笔趣阁书屋 > 穿越小说 > 弃女轻狂:毒妃狠嚣张 > 第434章 血生花阁
    在白凰和洛景这两个搅事精消停了之后,整个下界仿佛又恢复了一片和乐融融的景象。

    所有人都拧成了一股绳,目标就是直接打通下界连接到中界的通道。

    而在这个过程之中,却有了一个变故,那就是当初袭击神女的那些黑衣人的势力逐渐被他们扒出来了。

    这个势力不是别的,正是之前和白凰他们已经有过交集的血生花阁。

    血生花阁的人大多都是死士,要么就是从小就培养起来的奴隶。

    血生花阁的手法实在是诡异到让人发指,他们可以用极其残忍的手法将别人身上的力量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而且这些人极容易失去理智成为只知道杀戮的怪物。

    可偏偏就是这样的怪物,他们竟然拿他们半点法子都没有。

    因为这些人很多都隐藏在各大势力之中,冷不丁就会冒出来在内部带来极大的灾难。 从发生血生花阁到如今,已经过去了一年的时间,这个势力不仅修炼方式十分诡异,连同思维方式也而很诡异,它们不需要盟友,只要他们想,他们会针对任何一方

    势力。

    没人知道这个势力的主人在想什么,只知道他最喜欢的事情便是杀戮,不管是天赋绝佳的世家弟子,还是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民众,他们都不心软。

    在着一年的时间里,就连格林拍卖场,天兹大陆皇室,包括白凰本家出羽国,大大小小的势力都被血生花阁的人闹腾过。

    它们之前仿佛一直都在蛰伏,而随着中界的通道打开他们也不打算只在暗处默默的看着了,不在避讳的在各处开始分布自己的据点,然后疯狂的开始吸纳新鲜血液。

    血生花阁不挑人,哪怕你天赋极底也没关系,他们有的是发自强行提升实力。

    这也导致了一大批因为自己天赋十分低下饱受欺凌的人涌进血生花阁。 他们带着对那些世家天才的憎恶,强行提高了实力之后肯定是要找人报仇的,而被报复的那些人曾经欺负过他们,所以一时之间,也无法判定这个对错的根源到底在

    哪儿了。

    这一日,格林拍卖场的段林,三个大陆皇室的王,邪道盟盟主,灵兽谷的谷主都聚集了起来。

    段林神情严肃,道:“这个月我们格林拍卖场有三间地级拍卖场都受到了血生花阁的攻击。”

    皇室的几个王也纷纷点头,“我们的几个城池都被血生花阁给打下了。”

    “你们这算什么。”邪道盟的盟主脸色非常的难看,眼睛下面一圈沉沉的黑色。“我们邪道盟已经有十多个天赋优秀的弟子被血生花阁的人给阴了!” 灵兽谷谷主沉默的盯着面前茶杯里的茶叶尖儿,疑惑道:“我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天赋一般的人,他们那边似乎都是直接就虐杀了,但是天赋好的人,他们却连

    神识都一块抽走了。”在这个世界,神识就是堪比灵魂一样的存在。

    “他们用的那些阴损的法子,指不定就是要去做一些令人齿冷的事情。”段林眯着眼睛,“这么久了,咱们也只是被动的挨打,是时候该换一下局势了。”

    邪道盟盟主眯起眼睛,“你的意思是?”

    “他们血生花阁不是喜欢在咱们这里安插眼线吗?那我们提早将这些眼线都拔掉不就行了。”

    “那我们如何得知他们的眼线是谁?”灵兽谷的谷主皱眉问道。

    “这简单。”段林将手指轻轻搭在面前的石桌上,“他们这种地方吸引的是什么人,那些修为低下,性格扭曲的人,还有……基数十分庞大的一批人。”

    想起那群背后印着蓝色莲花印记的血生花阁人,段林就恨的牙痒痒。

    “奴隶!”有人立刻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是啊,我们怎么没想到?”

    “奴隶是最好清理的一个群体,其他的对象我们可以慢慢排查,但是可以将奴隶列为第一项排查对象。”段林缓缓道:“先都抓过来,然后一个个排查。”

    “我不赞同!”灵兽谷谷主龙清皱眉道:“那也并不是所有的奴隶都是血生花阁的人,这样岂不是一竿子打死一船人?”

    “难不成你要为了奴隶放弃这次的清扫机会?”邪道盟盟主邪老鬼阴阳怪气的道:“奴隶才值几个钱,龙清,你不会是血生花阁安插在咱们这儿的卧底吧?”

    龙清神情冰冷的看了他一眼,作为整个下界唯一一只大满阶灵兽,邪老鬼还是有些畏惧的,被他冷冰冰的看了一眼便也收敛了一些。

    “别闹了,老鬼。”段林皱眉,“可别敌人没解决,咱们自己先内讧了。” “奴隶不能放过,去查吧。”到底还是少数服从多数,除了龙清之外,其他人都赞同先从整个下界的奴隶开始查起,“各方都派一些人出来,那些身上有奴隶印记的,都

    先带过来,是也不是,咱们排除过之后自然就知道了。”

    龙清一人不允许也没用,说到底这个下界还不是灵兽谷当家做主。

    很快,整个下界都陷入了对奴隶的疯狂搜捕之中。

    奴隶本就不值钱,且就算实力再高,也不会有人真的为他们鸣不平,奴隶开始过上了提心吊胆的日子。 各大世家弟子,还有一些大势力的弟子也都纷纷联手出动,还别说,这个方法虽然极端了一些,但确实是有效果的,和段林猜的一样,奴隶之中出现血生花阁弟子的

    机会率很大,而且在抓捕过程之中,一些行为反常的家族弟子也被揪了出来直接一网打尽。

    “嗤!”一个邪道盟的弟子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一脚踩在一个小小的少女身上,少女被打的全身颤抖,脸上更是没有一块儿好肉了,“一个小奴隶还敢还手?”

    他手臂上被这小奴隶用风刃抓破了一道,到现在还火辣辣的发疼,心中一恼,又是狠狠一脚。

    “差不多就行了。”周围人见那小少女出气多进气少,纷纷出言劝阻,“可别把人弄死了。” “弄死又怎么了?”那人显然不为所动,“区区一个努力,若是血生花阁的人,打死了正好,若不是血生花阁的人,一个努力而已,又何必管那么多。”他说完这话,还

    想叫人赞同自己,转身对领头的那男人问道。

    “你说对吗?雷晴?”

    雷晴缓缓抬眸,看向远方,神情冷冰。

    “赶紧把人带上,解决完这边的事情,我带你们去抓个有意思的人。”他眼中浮现一抹锐光。

    他记得……是叫芜赦是吧? 那个白凰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