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穿越小说 > 弃女轻狂:毒妃狠嚣张 > 第369章 双倍灵药额度
    众人:“……。”

    上官蝶:“……!” 她一见白凰松了口,立刻就擦干眼泪道:“对,你还不知道吧?我们去灵药蒲拿灵药,每一日都是有上限的,如果超过了这个额度,你还想要的话,就得拿铜点换取。

    ”

    “铜点?”白凰蹲下身,和上官蝶对视,“说清楚点。”

    只要不杀她,让她说上一整日也行啊!

    上官蝶憋的满脸通红。 “铜点就是咱们在化神学院需要用到的流通点,说的明白些就是只能在化神学院使用的‘钱币’,十个铜点可以兑换一个银点,十个银点可以兑换一个金点,这些都会储

    存在咱们的铜令之中,到时候要交易学院里的物品的话,就需要用到这些。”

    “咱们新生都是铜字班的,所以只能接铜字班的任务,获得的也都是铜点,银字班就可以接银级的任务,金字班则可以接金级任务,获得金点。”

    “我现在铜令上还有一百个铜点,那是新生都会有的点,我转给你吧!”

    上官蝶试探性的讨好道。

    白凰确实是担忧过,她现在连个一阶炼药师都算不上,肯定要耗费大量的灵药来练手。

    她还要兼顾修炼和驯兽师,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赚这些什么点。

    思考了一会儿之后,她就拿出自己的铜令,“给我!”

    上官蝶颤着手将自己的银令里的点都转换到白凰的铜令上。

    一边转她一边在心中安慰自己。

    还好还好,等月试过后新生分班了,她去她的银字班,白凰去她的金字班,就碰不到了,肯定会没问题的!

    白凰本来也没想真的杀了上官蝶。

    只是吓唬吓唬其他多嘴多舌的人,虽然不能全面压制,但总能让他们在背后嚼舌根的时候稍稍顾忌一些。

    “滚!”白凰冲着上官蝶扬了扬下巴,上官蝶立马连滚带爬的跑了。

    白凰拿着铜令,也没有继续让别人看热闹的心思了,对着洛景招手道:“洛景,我请你吃饭!”

    既然在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用这个点换的,那想必食物肯定也是。

    可没想到洛景只是压着她的脑袋摸了摸,“不行,我得走了,已经比原计划多出一个时辰了。”

    白凰抿了抿唇。

    “下次我再来看你。”洛景压低声音,哄着他的小姑娘,“别不高兴。”

    “只有三天,听说这里平常不让人进来。”白凰实话实说道。

    “那是别人蠢,我自然有我的办法。” 洛景轻笑了一声,“别担心,我肯定会想办法来见你。”洛景手指在白凰的眉心轻轻一点,一抹光芒悄悄潜入白凰的眉心,“你若是有危险了,我肯定过来,就算在这个

    学院,也别怕得罪人。”

    “我捧在手心上的小姑奶奶,不能是一个会忍气吞声的人。”

    他自撩人而不自知,白凰一路送她出学院大门,郑重的点头,“放心吧,今天这种忍气吞声的情况不会再出现第二次了。”

    吊在后面围观的众人:“……!”感情您两位把这么爽快的组队打脸叫做忍气吞声?

    洛景很快就离开了。

    他一走,一直跟在白凰身后的那群学生也松了一口气,但他们还是不敢上去和白凰搭话,生怕一句话说不好,她就让自己的灵兽冲上来一口咬掉他们的脑袋。

    看来不久之后,白凰凶残的名声很快就会被打出去了。

    “白凰!白凰!”

    芜赦乐呵呵的冲过来抱住白凰的胳膊,笑着说:“刚刚那是你男人吗?天玄者啊?看着好像比我们大不了多少啊?”

    白凰没回答,将手抽出来想要走人。

    “别这么冷漠嘛!”芜赦半点都没觉得白凰这样子有什么问题,立刻又凑上去,“你不是说想要吃饭吗?正好我也没吃,我们去看看这个化神学院的伙食吧?”

    芜赦一路纠缠着白凰走远了。

    剩下一群老生们面色复杂古怪。 “啧!”王黎还是那副欠抽的样子,看着支雪笑道:“怎么?我们小公主殿下心慌了?确实,换成我我肯定也觉得心慌,一个从来都不曾见过的毒系五星玄皇,一个五系

    全才还兼顾驯兽和药修两道的小怪物,小公主您引以为傲的冰系好像没什么用啊。”

    “闭嘴!”支雪上前一步,抽出自己的灵宝长剑,压在了王黎的颈间。

    “你还是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两人都是各自学院的大佬,战学院和灵药学院的人见状也立刻分成了两派对上了。

    ……

    这边白凰还不知道那边两个大佬已经针锋相对了起来。

    她和芜赦来到最化神学院的食堂,发现这食堂果真是秉承了学院一贯来良好的阶级作风。

    一层是铜字班的人吃饭的的地方,二层是银字班的人吃饭的地方。

    那最高层肯定就是金字班的了。

    “走,我带你去三层吃!”

    芜赦扬手就要把白凰往上面带。

    “抱歉,铜令持有者不能上三楼。”守在门口的是一个驯兽学院的学生,他看清楚芜赦带着的那个人是白凰的时候整个人脸色都要扭曲了。

    今天真是倒了血霉了!

    怎么会拦到这个煞神的!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白凰没有歪缠,在这种事情上居然意外的很好说话,二话不说直接就转身向下楼了。

    守在一层的同样是一个老生,按理来说,芜赦也是不能进下层的。

    可是一般守一层的都是铜字班的学生,若是有金字班和银字班的人想要去一层找铜字班的人麻烦,他们都是不敢阻拦的。

    于是芜赦就大摇大摆的跟着白凰进去了。

    饭堂比她想象之中的大多了,白凰粗略估计了一下,怕是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

    白凰看了一眼,里面的肉居然是灵兽肉,而菜则都是一些可食用且对身体好的灵药。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第一层的关系,灵兽肉也都是一到二阶的肉,灵药也是一到二阶的灵药。

    ‘二阶灵兽肉,肉质鲜嫩,一盘二十个铜点。’

    ‘一阶灵药汤,增强五感灵敏度,一碗十个铜点。’

    白凰一个个看过去,发现要想在这里吃顿好的,怕是发给新生的那些铜点根本就不够用。

    正纠结着,就听见了外面猛地传来喧闹的声音。

    “谁叫肖肖,给我滚出来!” 一个挂着银令的女人冲进来,一巴掌拍在了门口的桌面上,桌子轰然碎裂,木屑飞溅之中,她神情阴郁,“敢抢老娘的男人!我非得废了她一张脸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