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穿越小说 > 弃女轻狂:毒妃狠嚣张 > 第337章 不惜一切代价
    雷升本来都做好求饶的准备,却没想到化神学院的人来的比他们预想之中的还要好。

    白凰亲眼看见他一改脸上的震惊软弱,变得强硬又扭曲起来。

    “老师!化神学院的老师们!”他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个银色的令牌,玄力注入,猛地射出一道银色的光芒,直通向天机。

    天空之上的那艘巨轮停了下来。

    随后,无数细小的黑影从天儿降。

    落地之时将地面都踩到崩裂。

    领头的是一个光着膀子的光头大汉。

    他身上有大大小小十数道伤口,不少伤口上还有狰狞的纹路,显然是新伤口。

    他长得浓眉大眼,看起来还有几分可爱,和脑袋以下那一身的腱子肉十分不搭。

    白凰眯起眼睛。

    在这人身上感受到了浓厚的威压。

    这人至少是天玄者级别的。

    “入学银令?”男人开口,声音洪亮,“不错!没想到这种偏僻的小国还能受到银令的学生。”

    雷升松了一口气,将龙尹影也赶紧拉过来,“他也是银令的,老师,有人要为难化神学院的学生!”

    刚才白凰对他的惊吓有多大,这会儿他想除掉白凰的愿望就有多强烈。

    光头男人挑眉,意味深长的目光投向了白凰,“哦?”

    他们脚下还踩着白凰的冰霜花。

    “你……。”光头男人刚说出一个字,就感觉地下徒然冒出寒气,寒气凝练成细绳,直接缠绕在了雷升和龙尹影的脚脖上,两人话还没说完徒然就被拉了一个踉跄。

    雷升更是被直接拖在了地上,见白凰还不依不饶的头皮都要炸开了,厉声尖叫道:“白凰!你这是在像化神学院宣战!你敢动我,老师不会放过你的!”

    他声音刺耳,光头男人下意识的厌恶皱眉,一个大男人,不过就是摔倒了,还是被一个小姑娘弄的摔倒了,有什么好叫唤的!真是给男人丢人!

    不过他身为化神学院的老师,不管面前的学生如何废物,也只能出手保下,不能在外人面前失了化神学院的威信。

    所以在白凰第一时间拿出匕首准备隔断这两人脖子的那一刻,男人一角踏出。

    所有的冰霜花在顷刻之间被连根拔起,连带着不断被拖拽过去的两人也重重的跌在地上。 “小丫头!”男人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我不和你这个小娘们计较,但这两人有可能会成为我化神学院的学生,所以你若是和他们有什么仇怨,只要我还在这里,就不能

    容忍你杀了他们。”

    白凰表面上看起来仍旧是那个神情,站在原地将背挺的笔直。

    但实际只有她自己知道,对面那个光头男人一边说话一边将浑身气势对着她这边的方向沉沉的压过来。

    “他们两个欠了我十五条人命。”白凰深吸一口气,神情带着几分杀气腾腾的偏执,“你们化神学院难不成是什么圣母学院?”

    男人受不得别人和他顶嘴,只是看在白凰是个娘们的份上不和她一般计较,可声音还是冷了好几度。 “不是生母学院,只是比一般的学院都要护短,咱们活着,不就是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规矩吗?你今天要是一个九星天玄者,别说是这两个还不一定能成为我们学院的试

    入生,就算你现在要的是我的命,我今天都奈何你不得。”

    男人似乎是在嘲笑白凰的自不量力,冷冷道:“如果你没有这份绝对的实力,就还是听话一些,遵守这个世界的规则比较好。”

    直白又戳人心的话。

    可偏偏这话并没有错。 “小丫头片子,没什么要说的了吧?”男人挑眉,“你今天取不了他们的性命了,要么祈祷他们两个不要通过我们的入学测试,那自然他们以后的生死和我们不相干,要

    么就是你自己能创造出一个和我们化神学院相抗衡的势力,这样你要宰谁就宰谁……不过第二种情况就算你一直努力到老死都是不可能完成的。”

    男人嗤笑,“走!”

    他一挥手就要带着龙尹影和雷升走。

    雷升似乎是不甘心,想让男人帮忙杀了白凰。 男人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想法,斥责道:“和一个娘们唧唧歪歪,浪费自己的时间有意思吗?再说了你现在还不是我化神学院的学生,更不是我化神学院金字班的学生,

    还不值得我为你大动干戈,明白了吗?”

    他不喜欢白凰,可也不代表他喜欢这个被白凰打的嗷嗷叫的软蛋。

    “学生明白。”雷升恭敬的垂头,掩下自己心底的一抹怨毒。

    眼看这两人就要被带走,白凰掌心捏了又松,松了又紧。

    “慢着!”

    她缓缓抬眼,眼中浮现出做了重大决断才有的坚定神情。

    光头男人有些不耐烦了,正要蹙眉给她一点厉害尝尝,就看见这个满身是刺的小丫头居然从自己怀中掏出了一枚全金色的令牌。

    “入学金令?”

    光头男人手掌一松,失声错愕道!

    ……

    中界万兽玄境之中。

    战曜回到了自己的地盘,无视一群前来卖乖讨好的灵兽,皱着眉头,坐在家门口的那块大石头上。

    他垂着头,整个人像是在沉思,又像是在凝眉苦思着什么事情一样。

    “主人?”

    身边的灵兽不敢去打扰他,只能站的远远的看着。 “他怎么了?”一只小山般大的灵兽盯着面前一只袖珍灵兽,“上一次他坐在这块大石头上露出这个神情的时候还是以前实力全失,不小心闯入了下界,结果一回来就说

    自己失去了苦苦坚守的童子身的时候吧?”

    袖珍灵兽慢悠悠的吃着地上的灵果,毕竟不慢的往自家主人身上睨了一眼,一抹嘴巴正要开口说话,

    却突然看见自家主人猛地站了起来。

    他乌黑的双瞳突然变成了一大片银白色。

    和白凰那双眼睛一样。

    “呜!”

    吃着东西的,打盹的,正在八卦的各种灵兽纷纷疯了。

    它们对着男人的方向猛地趴了下来,尾巴夹进屁股里表达自己从身到心的全部臣服。

    “主人……。”

    有灵兽颤颤巍巍的开口。

    男人轻轻眨了眨眼睛。

    随后他猛地伸出了一只手,一阵无形的波动直接从万兽玄境之中扩散出去。

    中界凤族玄境!

    一座座山脉上的灵兽全都开始暴动。

    玄境掌管者猛地睁开眼睛,血红一片里都是惊愕。

    “战曜那家伙疯了不成?”

    中界千药玄境!

    药山上,良药师们正在驯养着自己的试药小灵兽,买年前突然拂过一层奇异的波动。

    小灵兽们纷纷一怔。

    随后疯了一样对着山脚跑下去。

    “这个气息是……战曜?他疯了?”

    随后一道声音自天际炸响。 “中三界诸兽听令!自此刻开始,全力冲击于下界接壤通道!不惜一切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