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穿越小说 > 弃女轻狂:毒妃狠嚣张 > 第224章 恶鲨生来就食肉
    “你翅膀硬了!”费盈盈冷笑,伸出了手,在虚空中一划,一柄长长的赤红长剑出现在她手上,地阶高级的灵宝,且是曾经沐浴在鲜血之中的凶戾灵宝。

    “但是没关系。”费盈盈像是在自言自语,眼睛却牢牢的定在白凰的身上,“折断就好了!”

    两者气势相交,无数正在休息的老兵飞快的穿上了自己的裤子奔了出来,军营的晚上是真的冷,不少人只穿了单衣出来,眉梢上都凝结了一层浅薄的霜雪。

    可他们却仿佛感觉不到现在很冷一样,只皱着眉头看着立在半空之中的两人。

    “那是……白凰和费老大?”

    “卧槽!她们这是要开干?”

    “可我看费老大神情很难看啊,是不是白凰做错事情了?”

    最后说话的这个人挠了挠脑袋,又自己推翻自己,“不对,白凰每一天都做傻事,也不见费老大打她,那是……。”

    她猛地一拍自己的手掌反应过来了,“我知道了,一定是白凰这个不怕死的终于觊觎上了费老大主将的位置!”

    凤钰也站在人群之中,白凰和费盈盈两人都不是他这边的人。

    所以现在两人闹起来他其实是很高兴的,甚至很不得两人闹的再狠一些才好呢。

    凤钰有心挑拨,抓到了一个老兵就问:“白凰和费教员打起来,你们心中希望谁赢呢?”

    白凰最近这段时间很得人心,凤钰自己也能感觉得到,比起保守派的费盈盈,白凰作为年轻一辈的代表,骨子里那点不羁和骄傲更得这群老兵的喜欢。 老兵却没空搭理凤钰,一把甩开他的手就冲着天空之上的两个光团喊了起来,“费老大,让白凰看看你的厉害,还给自己弄个火翅膀,还弄的这么嚣张这么美,快,把

    她打趴下!”

    凤钰虽然有点恼怒她的举动,但知道了这人是费盈盈那边的,也沉下了气。 却没想到这人喊了这一句之后,又冲着白凰喊:“白凰!你想想你第一天来的时候被费老大踩在脚底下的样子,报仇!必须报仇!把费老大干趴下啊啊啊!”她卖力的

    呐喊着,似乎并不觉得自己这样两边倒有什么不好的。

    凤钰:“……?”

    而且还不只是她一个人,所有的老兵都跟吃错了药一样,给这个人添一把火之后,又去那个人面前打个气!

    还有没有节操了?

    他们似乎一点都不着急,不认为这是一场堵上了尊严的决斗。

    “你们疯了吧?”凤钰忍不住出声,“这可是内斗啊!” 一个老兵终于绷不住了,转身看着凤钰,眼中带着轻视,“哦,我说是谁能总在这儿说些有的没的,原来是三殿下,三殿下来这里的时间还短,估计不清楚,咱们羽煞

    军里可没有什么内斗之说,有口角,有矛盾?正常!看不爽了就是干!干完了大家还是一家人。”

    老兵飞快的说完这些话,又转身目光炽热的看着天空之上的战局。

    这可是费老大啊!

    自从上一次主将选拔赛之后她一战成名,就没有人胆敢冲着费老大做蠢事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

    狮王仍在,也处于鼎盛时期,但却来了一头更加年轻的小狮王。

    这一战无论谁赢,对他们来说都无所谓!

    重点是谁输都很爽啊!

    半年过去,有长进的也不只是白凰,费盈盈更是已经一跃变成了八星玄王的实力。

    近乎于玄王巅峰的实力。

    白凰毫不迟疑的施展出了自己的双生魔焰诀。

    无数的玄力疯狂的往她身上汇聚过来,她就像一个无底洞,那些玄力汇入她的身体里,半点波澜都生不出来。

    成为玄王之后,她的身体强度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早就不是当初那个为了寻找一个平衡点差点爆体而亡的小菜鸡了。

    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实力正在一点点的提升,她缓缓道吐出一口气。

    二星玄王,三星,四星!

    不够!

    远远不够!

    她再一次加大了力度,面前的破风声却突然凌厉的对着她的面门奔来。

    “你以为我会傻傻的等你调整好状态再揍你吗?”

    费盈盈冷冰冰的声音响起来。

    长剑带起的白色剑刃直接穿透她的身体。

    众人猛地提了一口气,这就结束了?

    剑光划开了白凰的身子,却没有想象之中鲜血奔涌的场景,她的身形一阵扭曲,缓缓的散在空中。

    “虚影?”费盈盈眯起了眼睛。 “同样的话送给你,你以为我会大大方方的把后背露出来给你吗?”白凰的声音就在费盈盈耳旁响起,她面色猛地变了变,飞快的闪身避开,而于此同时,一柄巨大的

    冰剑从天而降,对着她刚刚站着的地方就狠狠的刺了下去。

    雾冰化成一粒粒的冰晶,凝聚在她身侧,仿佛是一个巨大又古老的深奥阵盘。

    白凰屈指一点,无数冰晶飞快的对着费盈盈奔了过去,似乎要划开虚空燃烧空气。

    费盈盈冷眼看她,抬手,一条巨大的水龙凝聚而出,整个天空都沉沉的压下来仿佛要将白凰整个人都压进地底下。

    “水系……。”白凰凝眉,看着费盈盈,“你居然是水系?”

    底下的凤钰也吃了一惊,他自己就是水系的天赋,水系确实不能算是好天赋,不是有个词儿叫做温柔似水吗?

    水系在所有的天赋之中就是这么一个存在。

    他不止一次痛恨自己的天赋,可却也无力更改。

    “水系天赋怎么了?”费盈盈身上可没有半点温柔似水的意思,她冷眼看着白凰,一挥手,手上的水龙咆哮着对着白凰冲了过去,“你这是在看不起水系?”

    白凰看着迎面而来的水龙,此刻她的玄力已经涨到五星玄王的实力了,雾冰从她指尖缠绕而出,凝成一个巨大的手掌,稳稳的抵住了那条水龙。

    ‘咔嚓咔嚓’!

    冰晶凝结的声音宛如玉珠落盘,清脆动听。

    一条水龙很快就从龙头,缓缓的被凝结沉寒冰。

    白凰脸上没有什么神情,“凤凰养不出老鼠崽,恶鲨生来就食肉,有些等级制度,是天生就定好的。”

    “你为水,我为冰。”她看着费盈盈,仿佛只是在说一个微不足道的事实,“我的天赋生来就强于你,这是不辨的事实。”

    这番话实在是太过于扎心,不少老兵都到吸着凉气。

    “白凰此人!”他们面色深沉,下了一个结论,“着实欠揍!”

    费盈盈缓缓抬头,夜色下,她眼眸清凉,似乎是笑了笑,她猛地握了握手掌。

    ‘砰’的一声巨响,那些包裹在水龙身上的寒冰寸寸碎裂。

    水龙长大了嘴巴,一口将白凰吞了进去。

    费盈盈闭了闭眼。 “谬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