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穿越小说 > 弃女轻狂:毒妃狠嚣张 > 第36章 不许看别的男人
    不用想都知道这声音的来源地是哪里。

    这两天白凰一直都在闭关修炼。

    什么时候结束都好,为什么要在他珍贵的灵药好不容易要开放的时候来这么一出!

    洛景冷眼看过去,别人修炼进阶成功都是温柔的吐出一口浊气,然后伸伸懒腰什么的。

    为什么就她要弄得这么惊天动地,而且这哪里叫吸引玄力啊!

    明明就跟强盗一样在掠夺好吗?

    影歌倒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叫白凰的小姑娘弄出的阵仗,下意识的感慨了一句。

    “咦,这小姑娘修炼的架势怎么和主子一样呢?”

    洛景猛地转过去,玄王气势全开。

    影歌差点没扑倒在地上。

    “下属知错!”他又是那句话惹主子不高兴了?

    影歌不明白。

    “我过去看看,你再去找一株新的昙榭。”洛景无奈揉额,顿时让影歌更加吃惊了。

    难道洛景不去宰了她吗?

    果然和四方说的一样,这个小姑娘对主子来说很特别啊。

    白凰此刻正在做一波最后的冲刺,上品灵液最后的药效了,当然要不遗余力的用来抓玄力了。

    如果说别人修炼都是把外面的玄力光点当祖宗一样供着哄着的,那白凰就是把他们当儿子一样,我指东你就得往东。

    我说我需要,你就得麻溜儿的收拾好自己滚过来。

    你要是不愿意进我的身体?

    可以啊!

    等爸爸把你抓进来之后,爸爸身体里的玄力前辈们分分钟教你们重新做人……不对,重新做光点!

    终于收往最后一波玄力。

    她睁开眼睛,扑鼻而来的臭味让她差点没晕过去。

    “水!我要洗澡!”

    她冲着门口大声喊道。

    正要一把推开门的洛景讪讪的收回了手。

    妖藤并没有撤下去,但是和之前的凶狠不同,现在那些小丫头端着水盆进去,妖藤还会扭着身子和她们打招呼。

    那些严肃小心的丫头一个没忍住,就发出了清脆的笑声。

    影歌远远的瞧着,都觉得洛府多了几分生气和人情味。

    不然他总觉得住在这府上的都是一群行尸走肉的一样的活死人。

    收拾好了自己,白凰顿时又觉得饿的前胸贴后背。

    “洛景!”她跑出去,正好看见在外面坐着脸色阴沉的洛景。

    “你还好意思叫我?”洛景还在想刚才昙榭的事情。

    “洛景我饿了。”白凰伸手要吃的。

    他脸色一沉,“你刚才毁坏了我最珍贵的一株药材!”

    白凰饿到失去理智,再一次伸手,“我说我饿了!”

    洛景按住她的手,“那可是一株五阶的药材!”

    白凰眼冒绿光,凑近了过去,怎么看洛景那张脸怎么像一盘漂亮的白切糕。

    “我说……我真的很饿了!”她眼中已经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洛景还要再说什么,就觉得脸上一痛。

    小姑娘已经张开嘴巴,一口叼在了他俊俏的侧脸上,眼中冒出凶狠的光,就好像他变成了一盘美味的糕点。

    下一口就要咬的他皮开肉绽!

    “白凰!”他彻底怒了,一把拉开白凰,将已经半疯的小丫头给按住。

    狠狠一拍桌子,将站在一旁揪心的看着白凰的丫头们吓了一跳。

    完了完了,主子这是生气了!

    “来人!”洛景声音阴沉。

    数十个暗卫顿时出现在她面前,仿佛只要他一声令下,他们就会上去将这个挑衅主子威严的女人碎尸万段。

    “上菜!”

    暗卫们:“……。”

    这种小事好像还用不上他们,他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最终洛景也没拿白凰怎么样。

    倒是白凰自己狼吞虎咽的吃了一整桌的菜之后,后知后觉的想起了自己好像把洛景的脸都看成一盘白切糕了。

    真是罪过!

    乱吃东西可是要拉肚子的!

    “不过他之前说的昙榭是什么东西?”白凰皱着眉头没想明白,而洛景又因为看见她就觉得头疼,早早的吃完饭就走了,留下她一个人在原地思考洛景说的话。

    “罢了,想不通,不想了!”白凰干脆就放弃了思考这个事情。

    反正是洛景的事情,不重要。

    接下来,她就开始梳理她身上多余的玄力,一下子从一星玄师跳跃到三星玄师。

    她需要压制一下自己的基础,只有打好地基,以后的路才能走的更远。

    庭院之中,白凰运转冰系玄力,抬手一挥。

    一片冰针迅速的就浮现在她的身后。

    施展玄技的速度比起之前来要整整快了一倍。

    她冷着脸,将冰针尽数射到面前的一颗大树上。

    足足需要五个人合抱的一颗大树直接被冰针割断,咔嚓一声砸下来。

    “居然连威力也增长了?”白凰欣喜的看着自己的手,“再遇见那花呈的话,不用蒲蒲,我也能靠着自己一手就碾压他了!”

    “这这这……。”旁边传来一个惊恐的声音。

    四方瞪大眼睛,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这可是主子的二阶灵药生灵树啊,死……死了?”

    白凰:“……?”

    闻讯赶来的洛景黑沉着一张脸,白凰警惕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我会赔的!”

    她脸色讪讪。

    “你拿什么赔?”洛景冷笑着,伸出手掐住了她一边的脸,这脸颊也太瘦了一些。

    她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

    都瘦的皮包骨似的。

    “我……。”话还没说完。

    就觉得脸颊一热。

    随后猛地瞪大眼睛。

    “洛景。”她吃痛,一把推开在她脸上狠狠咬了一口的洛景,“你属狗的啊!”

    洛景懒洋洋地看着她,“一报还一报。”

    白凰张牙舞爪的就要扑上去。

    被他一手压住。

    “别闹了。”他眼中泄露出几分笑意,“准备一下,我们去宫宴。”

    白凰抹了一把脸。

    “顾家人也会去?”她后退几步,和洛景保持距离。

    洛景好笑的将她拉回来。

    “恩!”

    “那挺好!”她笑开,两颗小虎牙尖尖的,看着就不怀好意。

    “你想你娘亲了?”洛景问。

    “当然不是!”白凰皱眉,“就之前那个嚷嚷着要我滚蛋的那个顾嚣!”

    “我是要去揍服他的!”

    “是嘛。”洛景往前走了两步,又突然转身,饶有兴趣的道:“对了,有件事情忘记告诉你了。”

    她警惕的看过去。

    “这次宫宴,实际上是为三皇子凤钰准备的一场相亲之宴……你?”

    白凰顿时举手表示。

    “我对那种眼神不好的公子哥儿没兴趣!”

    洛景温柔一笑。

    “那如此甚好。”他接着道:“你要是敢多看他一眼,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你。” 白凰顿时觉得……脸颊又开始发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