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修真小说 > 毒宠万兽太子妃 > 第905章 逆转
    荆远帆笑道:“娘娘放心,小郡主好的很,只是想娘娘和太子殿下了。”

    虽不曾亲眼见到,但听到这些话,心里也总算安慰了一些。

    云轻微微点头,转头对夜墨道:“那丫头记仇的很,只怕要给我看好几天屁股了。”

    糖糖每逢生了云轻的气便不肯把脸对着她,而是背转身,只撅个屁股给云轻。

    小从到大,这么多带过他的人里,估计只有洛尘没受过她的胖屁股,其他人没有一个幸免的。

    尤其是宗靖,他估计见糖糖的屁股比见她的脸还多。

    “这习惯倒是得改改。”夜墨笑着,倒是认真考虑起来。

    一个丫头家,总撅个屁股给人看算怎么回事?

    说起糖糖,气氛顿时轻松起来。

    云轻几人并没有急着离开无极岛,而是驻在岛上看着这里的救援和清理工作。

    期间她去看过洛尘的母妃,也与东海子莹等人一样,并没有什么大碍,只需在那些液体里面休养,等着茧房自行破裂脱落即可。

    洛尘问起幻境中第三层的那些水姓族人。

    比起无极宫的弟子是犯了错才被关入天柱,第三层的那些水姓族人,就是无极宫刻意为天柱培养的养料了。

    白璇玑误解了天柱,一直以为天柱里面的人是越多越好,却不知人越多,天柱负荷反而越大,而那些人,也可算是枉送了性命。

    无极岛上除了无极宫还有许多别的建筑,但第三层那些人就生活在天柱周围,自然是在无极宫里面的。

    云轻在破开天柱的时候,也着意去感知了这些人的下落,此时倒正好能答洛尘的话。

    那些人念力十分低微,下场也各自不一,有些人没能熬过天柱几次启动熄灭造成的震荡,化成了血水融入天柱里面。

    有些人则运气好一些,最终活了下来,也在那些茧房里。

    但第三层最多的还是那些没有念力的普通人,这些人的下场就要惨得多。

    白璇玑爆开无极宫弟子血肉强行提升自己实力的时候,吸收的并不只是他们看到的那一些,而是无极宫中但凡有她种下禁制的人,尽都吸收了来。

    第三层本就是当养料养在那里的,自然所有人身上都有禁制。

    早在白璇玑使用禁术的时候,他们便已经不复存在了。

    洛尘闻言轻轻地叹了一声。

    第三层那些人其实很可怜,既不知为何而生,亦不知为何而死,一生中倒有大半时间,都生活在谎言里。

    这与洛尘先前的处境颇有几分相似,所以他才会格外多关心一句。

    但这些人已经死了,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云轻说以后会在无极岛上竖一个纪念碑,洛尘不太明白什么叫纪念碑,在云蒙,只有帝王封禅,又或者做了什么特别了不起的功绩战绩的时候,才会刻碑纪念。

    但云轻所说的,明显不是这一种。

    不过他也没有追究,不论云轻想做什么,到时候一起做了便是。

    又过了几日,东海子莹,雪妃等人先后苏醒,众人相见,自然又是一片欢喜滋味。

    东海子莹抱着云轻就大哭,喊着:“我以为以后都再也见不到你们了,云轻,我这辈子都不想睡觉了。”

    她在天柱之中,一直昏迷,但又好像隐隐约约能知觉一点事情,只是醒不过来。

    那种滋味太难受了,她实在不想再经历第二遍。

    云轻好笑地抱着她一边安慰,一边提醒:“形像,形像!”

    东海子莹可是向来很在意她第一公主的形像的。

    但东海子莹这次连形像都不要了,只是道:“都快死了,要什么形像啊!云轻你太狠心了,都这个时候了,还和我说形像。”

    弄到最后,这倒是成了云轻的错了。

    云轻也是无奈,只好继续拍着她。

    他们这些醒来的人多少都还有些虚弱,因此又在岛上逗留了几天。

    这几天各地都在发生着各种事情,而且处处都有些不太平,按说夜墨等人早就该离开无极岛去处理这些事情,可云轻却一直没有离开的意思。

    一日吃过早饭,云轻照常在岛上随意转悠,夜墨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边,随手为她披上一件披风。

    “不冷。”

    “早上还是有些风。”夜墨一边说,一边走在她的身侧。

    云轻看他一眼,没说话,继续在岛上前行。

    夜墨陪她走了几步,问道:“你在等什么?”

    不止是他,所有人都看出来,云轻一直不离开无极岛,似乎是在等一件事情。

    可究竟是在等什么,云轻不说,他们又谁也猜不出来。

    就连洛尘都猜不出来。

    如果不是云轻主动把念头透给他,洛尘是不会去窥测云轻的心事的,因此他的猜,真的就只是猜而已。

    云轻早知他们能看出来,也不奇怪,只是吸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只是隐隐觉得会有那种可能,可是事情如果不出现,我也不能确证。”

    “一定要在无极岛才能确证么?”夜墨道:“糖糖怕是很想你了。”

    算一算,他们和女儿真的分开已经很久了。

    云轻摇摇头:“别的地方也能确证,但在无极岛,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是最合适的。”

    “那还打算呆多久?”云轻这么说,夜墨转而问起了时间。

    云轻想了想,道:“再三天吧,若是三天之后还看不出什么来,我们便离开。”

    没有了无极宫在后面撑腰捣乱,云蒙大陆上的其他事情其实都已经在控制之中,倒也不在意多这么几天。

    夜墨点了点头,正想要说什么,就见前方有人快速跑过来,在夜墨与云轻前方一跪,气喘吁吁道:“殿下,娘娘,不好了,无极宫的人闹起来了!”

    无极宫坠落,白璇玑死亡,无极岛就被夜墨几人的人马彻底接管,这些无极宫的弟子们也被集中看守。

    云轻和夜墨很快到了无极宫弟子居住的地方。

    “他们在闹什么?”荆远帆在负责这里的看守,此时正指挥着人马,把整个院子团团围住。

    见夜墨到来,他立刻上前行礼,禀报道:“回殿下,他们说他们的念力突然不见了,一个个闹得厉害。”

    闻言,云轻的神色瞬间一动,夜墨正要追问,忽然想到什么,转头看向云轻。

    “这就是你在等的?”

    云轻没有回话,只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他们说的念力没有了,都是些什么表现?”荆远帆道:“从前两日就已经有人说自己念力减弱的事情,但属下等都不懂念力,也没有在意,想着可能是他们自己出了什么问题。但从今日开始,他们忽然大规模的闹了

    起来,个个都说自己的念力不见了,就是还有的,也都十分微弱。至于表现……”荆远帆想了想道:“属下也不太了解念力,只听他们说,原本能调动整个池塘水的,现在只能凝出一个小球,原本随意便能于手上生出火的,现在无论怎么施展手诀也没有

    用,还有人说自己听不到海底声音的,跑的没有原来快的,种种不一而足,属下也实在难以一一说明。”

    云轻听完,深吸一口气,道:“你守好外面就行,这里交给我。”

    荆远帆当即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夜墨一直看着云轻,此时又问了一遍,道:“你一直在等的,可是这件事情?”

    云轻依然没答,只问:“你这几日,可有感觉念力下降?”

    夜墨微微沉吟,才说道:“倒没有感觉下降,但确实对风的感知,不似往日那么敏锐。”

    说完,又道:“亲亲,这是何原因?”

    云轻微微吐了一口气,才说道:“那日消弭漩涡的时候,我逆转了念力。”

    夜墨微怔。

    那个时候,云轻不是这么说的,她那时说,她是用念力逆转了漩涡的方向,制造出了一个与原本漩涡方向不同漩涡,两两抵消。

    而此时她说,她逆转了念力。云轻道:“那个漩涡那么大,只制造出一个方向相反的漩涡来,怎么可能就解决,而且形成那个漩涡最重要的原因是念力,只有把那股念力消弭掉,才有可能让漩涡彻底消

    失。”

    “所以你逆转了你的念力?”夜墨问道。

    “是。”云轻点头,轻声道:“而且我这么做的时候便有一种感觉,那便是,我身上的念力,怕是维持不久了。”

    念力一途,本就神秘莫测,这是由外界而来,即使是云轻,吸收了那么多东西,到了现在,也并不能完全了解这种力量。

    可是当她逆转念力运行的时候,却清晰无比的知道,若是她这么做,那她的念力,就会逐渐消失。

    “那我们的念力又是怎么回事?”夜墨道:“还有无极宫这些弟子的。”

    云轻道:“我的念力远比你们的都要深厚,便是这世上所有人的念力加起来,也未必有我的三成,这一点,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夜墨微微点头,虽然这事实有些打击人,但是,得到了无极宫传承的云轻,确实就有这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