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有种你再撞一下 > 第六十五章 番外二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有种你再撞一下 笔趣阁(www.bqgs5.com)”整本免费阅读!

    陆腾送给关泽的生日礼物是福利院的阿姨教他用塑料吸管做的一只小猪, 做得挺难看的, 林耀第一眼都没看出来是猪还是狗还是别的什么, 不过看得出小家伙做得很认真, 还给关泽画了张贺卡。

    打从上车开始,陆腾就没停止过说话, 每说个几分钟就会夹上一句“爸爸生日快乐”, 关泽抱着他坐在后座, 始终微笑着应对。

    “陆腾, 一会去游乐园, 你想玩什么?”林耀从后视镜里看着陆腾,小孩儿对生日永远充满兴奋,哪怕是别人的生日。

    他小时候也这德性,林宗过生日他提前三天就开始兴奋,尽管林宗一直说“我生日有你什么事?”但他还是忍不住一个劲儿跟林宗念叨,生日啦,要吃蛋糕,有新衣服啦……

    “我想去鬼屋玩。”陆腾想也没想就回答。

    “你不够年龄,”林耀乐了, 每回带他去游乐园问想玩什么,陆腾都是这个回答,“还有别的吗?”

    “可是今天是爸爸生日, 不可以有例外吗?”陆腾问, “我特别想知道鬼屋里有什么。”

    “你再长几年就可以去了, 要不一会儿咱们先去玩碰碰船?”林耀想了想。

    “哥哥。”陆腾扒着驾驶座的靠背叫了他一声。

    “叫叔叔。”林耀纠正他。

    “叔叔哥。”

    “这不还是哥么?”

    “哥哥叔。”

    “……行吧, 好歹是叔了,什么事?”林耀有点儿无奈。

    “鬼屋里都有什么呀?”陆腾似乎完全没有听到碰碰船的建议,还在琢磨鬼屋。

    “不知道,我没进去过。”林耀对鬼屋没什么兴趣,他不相信有什么鬼,但鬼屋这种成心就为了吓人存在的地儿他觉得自己可能会扛不住。

    “你也不够年龄吗?”陆腾很同情地问。

    关泽在后座上乐了,手指撑着额角很有兴趣地看着他俩。

    “我……”林耀从后视镜里能看到陆腾的眼神,“我是没去,不是年龄不够不让进。”

    “那你帮我进去看看好不好,我就想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好吗?”陆腾咬咬嘴唇,回头看了一眼关泽,又转回头在林耀耳边小声说,“爸爸胆子大,他陪你一起进去,你就不怕了,好不好?”

    “我不是怕!”林耀拍了一下方向盘,叹了口气,“得,我帮你进去看看行了吧?”

    “爸爸你陪哥哥吗?”陆腾回头扑到关泽身上。

    “不用!我不怕!”林耀吼了一声。

    “陪吧,”关泽搂着陆腾想了想,“我不担哥哥怕,我是担心哥哥迷路。”

    站在鬼屋入口,林耀回头看了看正捧着一堆吃的坐在休息区长椅上的陆腾,陆腾一脸期待地冲他挥了挥手,他也挥挥手。

    “我真不用你陪。”林耀斜眼儿看着站在他身边的关泽,之前排队等着的时候,陆腾冲他喊了声哥哥别怕,让前后几个小姑娘全都盯着他乐,弄得他很没面子。

    “一个人进去无聊,”关泽小声说,“而且我想进去看看,我也从来没进过。”

    “是么,”林耀突然觉得精神挺抖擞,“你怕不怕?你要怕就抱着我胳膊。”

    “好,”关泽笑着看看他,“突然抱你胳膊会不会吓到你?”

    “吓个蛋,”林耀很不在乎地摆摆手,想想又补充了一句,“要不你一进去就抱着吧……”

    游乐园这个鬼屋不算太大,一拨进去四五个人,林耀和关泽跟在几个小姑娘后边儿从入口走了进去。

    一进去是条不长的走廊,有昏暗的灯,墙上涂满了像血迹一样的东西,林耀还伸手摸了一下:“鸡血么?还是颜料?”

    “一会儿……”前面的小姑娘突然回过头看着他俩,“咱们几个别走散了。”

    “啊?”林耀愣了愣,看到小姑娘一脸紧张有点儿好笑,他点点头,“行。”

    “那你们走前边儿行吗?”另一个小姑娘停下脚步,靠到墙边给他俩让了条路出来。

    “……好。”林耀走到了几个人的最前面,本来他还没害怕,被这几个小姑娘这么一折腾,他心里开始有点儿没底了,好在关泽就在他边儿上。

    走廊没几步就到头了,拐个弯就是漆黑一片,没等林耀看清,身后走廊的灯突然灭了。

    “靠,”林耀小声嘟囔了一句,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照一下,往哪儿走都看不清。”

    就在林耀想要按亮屏幕的时候,屋里突然传出了奇怪的声音,声音很低,像是有人拖着脚走路,走得很慢,还伴随着粗重的呼吸声。

    “出来了……”身后一个小姑娘紧张得颤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兴奋。

    “什……”林耀刚想再细听一下,屋里的灯突然闪了一下,只在一瞬间就又黑掉了。

    但就这一明一灭之间林耀猛地看到自己面前站着一个全身白衣的人,距离他的脸只有几公分,半个脸都是血,正瞪着眼盯着他。

    “啊——”林耀愣了一秒钟爆发出一声惨叫,扭头就想躲开。

    “啊——”几个小姑娘的尖叫比他的更惨烈。

    本来林耀喊到一半的时候就想着这是个人扮的,但没等他镇定下来,几个小姑娘的尖叫把他再次推向了恐怖的边缘,他吓得直接转身一鼻子磕了在身后关泽的下巴上。

    “哎……这才第一个房间啊,”关泽赶紧搂住他,在他背上很快地抚摸了两下,“鼻子还在么?”

    “在。”林耀捂着鼻子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

    几个小姑娘在尖叫之后也安静了,林耀按亮手机往屋里照了照,那个白衣半边脸已经不见了,手机的光线不怎么亮,但能看到身边的墙上有一条像是血迹一样的箭头,指向一个门,还有几个歪歪扭扭的字:逃生方向,门那边是条很窄的通道,尽头隐隐透出昏暗的光线。

    “这边吧。”关泽摸摸自己的下巴,感叹了一下林耀的鼻子还挺有劲儿,撞得他下巴麻了好半天。

    关泽走到了最前面,他不想再被林耀撞第二次,顺着墙往前走了几步,刚出了这间屋子,就听到了一个女人的笑声。

    这笑声挺慎人,尖锐而诡异,像是指甲在玻璃上划过的感觉,正在关泽感觉有点儿紧张琢磨着这次会不会有人突然出现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裤腰被人一把抓住了,他心里猛地一收,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想要回手劈过去,好在很快反应过来这是林耀。

    “你别撒手了。”关泽捏了捏林耀的手腕。

    “嗯,”林耀的声音很低,“后面的美女,你也别撒手了,突然这么抓过来我让你吓得想去厕所。”

    女人阴冷的笑声忽远忽近地围绕在他们身边,几个人都没有说话,跟在关泽身后走到了下一个房间。

    房间很小,屋顶有一盏感觉是快坏掉了的灯,一会儿亮一会灭地闪着。

    关泽停下了脚步,林耀一直低头跟他后面,利用关泽的身体挡住自己的视线,以防被什么出然出现的东西再吓着,看到关泽停下了,他才抬起头,目光越过关泽的肩往屋里扫了一眼。

    “我……操……”这一眼扫过去,林耀的声音都抖了。

    房里只有两个门,从这边进去,对面一个门出去,屋子里摆着几张像是手术台一样的床,上面白色的床单已经被染成了血色,上面还一动不动地躺着血淋淋的几个人甚至还在往下滴血,屋角还有几个缩成一团的瘦成骨架了的人,同样是一动不动。

    “我不敢过去。”抓着林耀衣服的小姑娘手一直在哆嗦,哆嗦得林耀衣服一直往身上扇凉风。

    “都是假人,”林耀安慰她,又拉了拉关泽的裤腰,“过去么?”

    “嗯。”关泽盯着躺在手术台上的人,他其实并不害怕这些东西,但在这种环境氛围之下,还是会紧张,就算全是假的,也没法估计下一步会出现什么状况。

    “那走,快一点儿。”林耀推了推关泽,他实在不愿意在这里多呆,耳边若有若无的笑声和忽明忽暗的灯光让眼前血淋淋的场面看上去格外吓人。

    几个人慢慢从屋子中间的几张手术台中间穿过,谁都没有说话,就听见一片紧张的呼吸声。

    林耀觉得自己特别无聊,明明挺害怕的,却偏偏还要在经过这些玩意儿身边儿的时候仔细盯着看,他就想研究一下这些都是真人还是道具。

    他觉得应该是道具,特别是那几个被砍掉了半边身体的人……这么想想,他平静了不少。

    没走两步,他注意到台子上躺着个似乎还挺漂亮的女人,道具做得这么细?他正想多看两眼,还没等凑过去,那女人一直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了,空洞的眼神准准地跟林耀对在了一起。

    林耀实在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吓得差点儿直接冲着那女人就跪了下去,连惨叫都被惊得卡在嗓子眼没惨出来,只是指着那边一个劲儿地往后退。

    那女人穿着件病号服,满脸满身都是血,很突然地从台子上坐了起来,跟乍尸了似的,坐在台子上瞪着他们。

    “啊——”

    “天哪——”

    “啊——救命——”

    几个姑娘扭脸看到这样的景象,同时发出了惨叫,拼命往林耀和关泽身边挤过来。

    林耀本来就是在往后退,重心不稳,被几个姑娘这么不要命地一挤,脚底下一滑,撞到了后面的台子,一团乱七八糟中他不得不往后伸手撑了一下,却发现撑住的不是台子,而是软的什么东西。

    他顿时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赶紧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的手正撑在台子上一个半边尸体的手掌上,他心里一阵发毛,刚抬起手想躲开,那手掌突然动了一下,没等他反应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我操啊——”林耀本来不想再惨叫,当关泽面儿叫也就算了,关键是还有几个不认识的小姑娘,他想给自己留点儿面子,但半个身体的人还能动实在超出了他的想象,这一瞬间他还是没扛住,嚎这一嗓子声音都有点儿破了,他狠狠甩开那只手,“你大爷——”

    屋里顿时乱成一片,除了关泽,所有人都在嚎,一边嚎一边夺门而逃。

    那个穿着病号服的女人跳下了床,面无表情地向他们靠了过来,手里居然还拿着一把刀,刀刃在不停明灭交错的昏黄光线下闪着光。

    “跑!”林耀觉得自己已经分不清这是在哪儿了,直接觉得身处恐怖片儿实景当中。

    关泽一把拽住他的胳膊,拉着他就往对面的门冲了出去。

    林耀这辈子估计都没这么跑过,跟在关泽身后也顾不上看路,腿轮得跟风车似的,都快能发电了,小时候他一跑快了老妈就会说鬼撵的,没想到他还真能让鬼撵一回。

    这个门出去是一条长长的走廊,整条走廊都是血红色的,红色的灯光照亮了上面布满各种斑驳的痕迹,走廊两边是一个个关着门的房间。

    关泽拉着他穿过去的时候,一扇门突然在他们旁边打开了,冲出来一个拖着脚走路的人。

    “你妹啊!”林耀吓得头发都快从头皮上发射出去了,嗖嗖的,他顾不上跑,对着那人一拳砸了过去,正好砸在那人肩膀上。

    “啊!”那人喊了一声,捂着肩退回了屋里。

    跑到走廊尽头,两边都有路,墙上向左指着的血色箭头写着通往死亡,向右指的写着重见天日。

    “这个可信么?”林耀指着重见天日那几个字,一边喘一边回头看。

    “不知道,”关泽也跑得有点儿喘,“那几个小姑娘跑丢了啊?”

    “啊?”林耀这时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剩他俩了,小姑娘一个都没了踪影,“我靠,太对不起她们了,还说不要走散呢怎么办要不要回头去找她们,虽然我有点儿怕但要真一会儿出去了碰上她们我丢人哪吓得把人跑没了都不知道。”

    “那回头去……”关泽回头看了一眼,话说到一半没再说下去。

    林耀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明显愣了一下,刚缓下去一点儿的情绪又冒泡了,他回过头往走廊上看过去,立马有点儿肝颤,压低声音:“重……重见天日吧……”

    走廊两边的门都打开了,房间里飘出来几个人,慢慢向他们这边飘了过来。

    没错,是飘,上身的姿势都很正常,但几个人的下半身看上去都很……飘逸,脚下全是空的,没着地。

    没等关泽回答,林耀拉着他就往右边冲了过去。

    右边拐过去是个空荡荡的房间,灯光依然不明亮,但却没有什么吓人的东西,屋里还有一扇关着的门,门上有一个牌子,写着“逃生通道”。

    “就是这儿了,”林耀站到牌子前,进来之前工作人员说过,中途受不了的话,看到有这样的牌子的门,可以从这里出去,“咱撤吧,我经不住这么一惊一乍的。”

    “随便,那出去吧,”关泽乐了,“有这么吓人么?”

    “操,”林耀回头看着他,提了提裤子,“你不知道,那人抓我手的时候我他妈直接吓硬了。”

    “敲门吧,”关泽笑得靠在了墙上,“您这点儿出息还不如陆腾了。”

    “闭嘴吧,我算知道小朋友为什么不能进了,这跟那种放几堆假骨头的鬼屋不同,小孩儿进来肯定会吓出毛病,”林耀在门上敲了两下,“救命啊!”

    门没有打开,也没人回应,他愣了愣:“怎么个意思?”

    关泽走到他身边,伸手拉门上的把手拧了一下,门开了,那边一片阳光明媚。

    “我靠,我这一身汗。”林耀走出鬼屋之后才发现自己T恤后背都湿了。

    “出汗正常,一会吹吹风就没了,”关泽搂搂他的肩,“硬了才带劲儿呢,我摸摸下去了没?”

    “滚!”林耀推开他,往入口那边走,陆腾小朋友还在那边等着他汇报。

    走了两步他突然发现前面有三个姑娘拍着胸口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他愣了愣,回过头看着关泽:“是刚才那几个吗?”

    “是,”关泽看了一眼,“丢人了吧。”

    “啊帅哥!”一个姑娘看到了他们,喊了起来,“是你们吧?刚才跑散的,哈哈哈……”

    “哈哈,”林耀被她笑得有点儿不好意思,只好跟着哈了两声,“你们也出来了啊?跑半道发现你们不见了。”

    “还没跑进走廊就不知道从哪窜出来个人,我们只好从中间那个门跑进去了,结果看到门了,实在怕得不敢再继续就出来了,”另一个姑娘笑着解释,又指了指关泽,“我以为你有男朋友陪着能撑久点儿呢。”

    “我男……”林耀看了看关泽才反应过来这姑娘说的是什么,脸立马有点儿发烧,被人这么淡定地跟说这是你女朋友似地点出关系来这还是他头回碰上,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回了。

    “我俩都胆儿小。”关泽笑笑。

    把陆腾从入口那边带出来之后,关泽给林耀和陆腾一人买了一个冰淇淋:“你跟陆腾一块儿都吃吧,压压惊。”

    “哥哥,里面是不是很吓人?”陆腾坐在草地上仰着脸看他。

    “嗯,是很吓人,所以小孩儿真不能进去,”林耀蹲下冲他笑笑,“有飘来飘去的鬼,还有突然跳出来的全身是血的人,还拿着刀……”

    “那你有没有受伤啊!”陆腾瞪圆了眼睛,很担心地问。

    “没有,我跟你爸跑得可快了,他们没追上我俩。”林耀吃了口冰淇淋,是跑挺快的,人丢了都不知道。

    “林耀哥哥还揍了一个鬼,”关泽靠着旁边的树,想想就忍不住乐,“你这究竟是胆儿大呢是胆儿小啊。”

    “意外,实在是吓了我一大跳,我没一脚踹过去就算是万幸了,”林耀自己想想也嘿嘿乐了,“这鬼屋里上班不容易啊,得上保险。”

    “一天像你这样的多来俩,人估计就得请假了。”

    “关泽,”林耀吃了两口又停下了,“我问你啊。”

    “嗯,什么?”

    “你说,刚你没被吓着吧,怎么也没发现那几个妞都没了啊?”林耀还是对自己把几个大活人跑没了都不知道的事有些郁闷。

    “我没顾得上看她们,你下盘不稳我总怕你摔了,再说那会儿挺身临其境的,就想拉着你跑。”关泽笑笑。

    “真会说话,”林耀很满意这个回答,坐到了草地上,靠着关泽的腿,“给捏捏脑袋吧寿星。”

    关泽伸手在他脑袋上轻轻抓着:“舒服么客官?”

    “凑合吧,”林耀闭上眼睛,“爪子还不错。”

    “嗯,我爪子厉害着呢。”关泽笑笑。

    “你丫说话注意点儿!”林耀看了一眼正在旁边专心吃冰淇淋的陆腾,“当小孩儿面什么屁都敢放。”

    “我不是小孩儿,”陆腾看了他一眼,“不是太小。”

    “嗯,不是,”林耀乐了,招招手,“过来,给你捏捏脑袋。”

    “好。”陆腾马上过来坐在了他面前往他身上一靠。

    林耀在陆腾脑袋上轻轻按着:“陆腾啊,哥……叔叔对你好不好?”

    “挺好的,”陆腾点点头,“跟我爸爸一样对我好。”

    “以后就别叫哥了好不好,”林耀捏捏他的脸,“我不想跟你爸总差着辈儿啊。”

    “为什么?差着就差着呗,”陆腾满不在乎地回答,“要不以后叫你二爸爸。”

    “什么爸?”林耀愣了愣。

    “二。”

    “凭什么啊我就二啊!”林耀对于陆腾管他叫爸一点儿意见都没有,但这个二让他不能接受。

    “因为你比爸爸小啊,这都算不明白吗?”陆腾扭头看了他一眼。

    “还有商量么?不要二的话?”林耀一面想要这个爸爸的称呼,一面又不愿意当这个二。

    “我想想,”陆腾叹了口气,想了一会儿,“小爸爸,行么?”

    “行!”林耀乐了,搂着陆腾亲了一口,“这比哥哥强多了,比叔叔也强。”

    “小爸爸。”陆腾又叫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