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穿越小说 > 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 > 第1083章 全文完
    白洛回过神,努力挣开玉绝尘,小声道:“那个,你,你不去招待外面那些客人吗?”

    玉绝尘薄唇微抿,应道:“不用,我已经安排人过去了。”

    “哦,那,那你饿不饿?”

    白洛眸光一亮。

    玉绝尘深邃炽热的凤眸注视着面前小丫头那张白皙精致的脸蛋,微微点头,一脸认真的回答:“嗯,饿。很饿。”

    话音落,视线从她脸上移到脖颈,再往下。

    白洛清澈灵动的大眼睛盯着玉绝尘,见他表情不太对劲,眼神也太过炽热,她心脏砰砰直跳,急忙从床上滑下来,拉起玉绝尘的手就说:“那我们去吃东西。”

    玉绝尘低头看着紧紧地抓着自己的手的小丫头,感觉到她手心里的冷汗,他无奈宠溺一笑,“我让人送过来,你乖乖坐这里别动。”

    说着,将白洛抱回床上。

    白洛咬着下唇微微点头,“嗯。好。”

    玉绝尘则转身出了房间去命人备吃的过来。

    白洛仰头盯着那个高大修长的背影,心里胡思乱想着,玉绝尘不会是生气了吧?反正都已经成婚了,要不,就入洞房吧?

    可是她听珍儿和珠儿说,入洞房很惨的。珍儿还说,她以前在书上看到过,还会有见红,那会不会很疼?

    白洛在玉绝尘出去的这会儿,想了很多很多,包括万一怀了身孕怎么办,她还是个孩子。

    玉绝尘进来的时候,就见白洛一脸惊恐的模样盯着他下腹看。

    玉绝尘愣住,拧眉,大步来到白洛面前,好奇的问:“洛儿怎么了?”

    白洛猛地回过神,抬头,正视玉绝尘,急忙摇头:“没,没什么。”

    玉绝尘揉了揉她的脑袋:“饭菜马上就来。”说着,牵起白洛的手对她道:“过来坐。”

    白洛跟着玉绝尘走到桌前坐下,安静的等着自己的饭菜,偶尔偷瞄一眼玉绝尘的脸,想知道他是否真的不高兴。

    玉绝尘则倒了两杯酒,酒是果子酿的,不烈。

    他给白洛倒了一小口,递给她。

    白洛眨了眨眼,“这是给我的?”

    玉绝尘应声,“嗯,交杯酒。”

    白洛急忙接过,挪到玉绝尘面前,对他没心没肺的笑了笑,举起酒杯便往自己嘴里灌。

    结果被玉绝尘拦住,“交杯酒!”

    玉绝尘提醒。

    白洛愣住,反应过来,“哦”了一声,一只手拉起玉绝尘拿着酒杯的手,自己的手臂从他手臂绕过,“好了,现在可以喝交杯酒了?”

    玉绝尘被小丫头折腾的无奈轻笑一声,与她一起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白洛喝的太快,没尝出味道,不过嘴角残留的酒渍她舌尖舔了舔觉得还挺好喝的。

    就在此时,珍儿和珠儿端着饭菜上来,白洛盯着满桌食物,一脸开心的看了一眼珍儿和珠儿。两人会意,匆忙退下,顺手将房门关上。

    房间里面又剩下玉绝尘和白洛两个人。

    玉绝尘拿起筷子为白洛夹菜,“趁热吃。”

    白洛看着碗里的菜,满足的眯着双眼笑道:“嗯。”

    说着,便低着头开始吃了起来。许是饿了,嘴巴里面塞得鼓鼓的,玉绝尘看着她那像包子一样的脸,便宠溺的嗤笑出声。

    白洛听到声音,猛地抬头,圆圆的眼睛盯着玉绝尘,玉绝尘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恢复如常。

    白洛:“玉绝尘,你笑什么?”

    因为嘴巴里面塞得太满,吐字有些不清晰,玉绝尘视线落在白洛嘴角沾着的米粒上,他提醒她:“别动!”

    白洛很听话,一动不动看着他。玉绝尘伸手将她嘴角的米粒拿下来,白洛见状,张开嘴,“啊~”示意玉绝尘将她的饭还给她。

    玉绝尘愣住,白洛道:“不能浪费。”

    玉绝尘的手指落在自己唇边,指尖的米粒消失。

    白洛脸色瞬间通红。

    将口中的食物咽下去,她看着玉绝尘,心跳加速:“那个,脏……”

    她自己吃也就罢了,怎么被他给吃了?还当着她的面。他不嫌弃她吗?

    白洛觉得,若是自己,肯定嫌弃的。

    玉绝尘饶有意味的看着面红耳赤的小丫头,低沉的声音提醒她:“吃饭。”

    白洛回过神,继续埋头苦吃。

    直到吃饱了的时候,她才发现玉绝尘一点都没动。

    好奇的问:“你不是饿了吗?”

    玉绝尘:“嗯。”

    “那你怎么不吃?”

    “等你吃饱,我再吃。”

    白洛:“……”

    玉绝尘见白洛愣神,道:“吃饱了?”

    白洛微微点头应声:“嗯,饱了。可是都被我吃过了……”

    早知道她少吃点,给玉绝尘留着干净的。现在被她吃的都是剩菜了,他还怎么吃~

    白洛抬眼对玉绝尘道:“要不,让珍儿重新送点吃的过来?”

    玉绝尘道:“不用。”

    白洛:“可是这些不够吃了。”

    玉绝尘深邃的凤眸盯着白洛,“够了。”

    白洛接收到男人视线,她脊背突然僵住,为什么总觉得她说的话和玉绝尘说的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玉绝尘突然靠近白洛耳边,声音酥魅,“洛儿,我不吃饭,吃你,可好?”

    白洛脑子里瞬间嗡嗡作响,本能的回了一句:“我月事~”

    话还未说完,就听玉绝尘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洛儿说谎话的时候,这里会很烫对么?”

    说着,玉绝尘的指腹轻轻摩挲着白洛柔软的耳垂。

    白洛顿时无地自容,低着头也不看玉绝尘。她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自己吃饱后,是要被玉绝尘给吃掉的。

    为什么有一种大灰狼吃小山羊的错觉?

    玉绝尘邪魅的声音又传来,“洛儿,我们可以入洞房么?”

    白洛努力克制着自己急速跳动的心,喉咙一紧,犹豫了许久,就在玉绝尘准备放弃的时候,白洛突然开口道:

    “入!”

    那气势,像极了壮士。

    玉绝尘被白洛的反应惹的苦笑不得,“洛儿若是不愿意,我不勉强。”

    白洛一脸认真的点头:“我愿意,我想好了,早死晚死都得死,早入晚入都得入。玉绝尘,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玉绝尘拧眉,“嗯?”

    “以后只能疼我一个,宠我一个!”

    “好。”

    “不准娶其他女人入府!”

    “好。”

    “不准去花楼荷花酒。”

    “好。”

    “不准……”

    “洛儿不是说了一件事?”

    白洛不说话了,玉绝尘低沉的声音道:“洛儿可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是何意?”

    白洛不解皱眉,玉绝尘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她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玉绝尘笑:“若这世间真的要我做一人之下,那个人不是皇帝,是你!所以,洛儿的话,为夫唯命是从!”

    白洛定定的看着玉绝尘,看着他眸底真挚的目光,看着他冷俊绝世的容颜,她突然凑上去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轻啄一口,

    “那我们现在,入洞房!”

    玉绝尘宠溺一笑,抱起小丫头,大步往床榻走去。

    红色床帐落下,男人修长高大的身子撑在她身子两侧,深情的望着她有些紧张的脸蛋,“洛儿别怕。”白洛点头,声音软糯:“嗯,我不怕。”此时,心里却害怕极了。想着会不会疼,会不会流血,会不会怀宝宝……她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她害怕万一怀了,自己不会养,会

    不会被玉绝尘嫌弃。

    玉绝尘见她可爱的模样,实在受不住,欺身而下,咬着她的耳垂小声在她耳边道:“放松洛儿,别怕。有我在~”

    白洛内心抓狂,就因为有你在才怕的~但是还是听着玉绝尘的话,尽量让自己的心放松下来。

    耳垂被他咬住的那一瞬,白洛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种感觉,好奇怪。

    正在出神,脖颈一阵酥痒。

    白洛忍不住嘤咛一声,玉绝尘温暖的掌心拖着她的后脑勺,微凉的唇瓣轻吻她柔软的唇瓣。

    “洛儿,吻我。”

    白洛愣了片刻,学着玉绝尘亲她的动作,生疏的折腾他。

    门外,珍儿和珠儿听到屋内白洛的声音,两人相视一眼,羞涩一笑,叮嘱外面的人不准打搅,便急忙退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白洛大汗淋漓的趴在玉绝尘怀里,“奄奄一息”的骂着:“玉绝尘,我不要嫁人了!混蛋,还说什么不疼,还说没事。”

    玉绝尘轻抚着小丫头的长发,柔声应道:“好,洛儿嫁我一个就够了。哪里疼,我帮你揉揉。”

    白洛一个激灵从玉绝尘身上滚下去,不着寸缕的躺在他身侧,双手遮住自己的身子:“不准过来!”

    玉绝尘拉开被子将人卷起来重新抱到自己怀里,白洛不停挣扎,小声低骂。

    玉绝尘任由她撒娇发脾气。

    片刻后,白洛气消了,努了努嘴,对玉绝尘道:“我怕怀了身孕怎么办。”

    玉绝尘:“怀了岂不更好?属于我们的孩子,洛儿不喜欢?”

    白洛摇头:“不是不喜欢,我怕自己不会养。”

    “有我在,你和我们的孩子,都由我来养。”

    白洛抬头,一脸认真的盯着玉绝尘,“真的?”

    “嗯。真的。”

    白洛瞬间松了口气,心里担忧的事情都解决了,整个人瞬间瘫在玉绝尘身上。

    玉绝尘对她道:“累了睡吧。我守着你。”

    白洛闭上双眼,应了一声便沉睡了过去。

    因为白洛养父已死,所以也无需回娘家,白洛婚后就住在庄子里每天吃吃喝喝玩玩乐乐,过得格外自在。

    而这几日玉绝尘似乎很忙,甚至已经两天两夜都没有回来了。

    白洛心里七上八下,生怕他出事。又是一个晚上,白洛坐在寝殿外面的石阶上抬头仰望着漫天繁星出神。心里在想玉绝尘到底在忙什么?为什么两天了都没有回家。心里越想越难过,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

    落。

    肩膀上突然多了一条披风,味道很熟悉。

    白洛猛地回头,抬眼,喊着水雾的眼睛盯着面前那个高大的身影。

    男人看起来有些疲惫,他缓缓蹲下来,与白洛保持一样高的距离。

    有些憔悴的脸上带着宠溺的笑。

    白洛突然哇呜大哭,扑进他怀里,胡乱捶打着他的胸膛,问:

    “你去哪儿了,玉绝尘,你跑哪儿去了,我在这里等了你两天两夜了,算上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呜呜呜~我以为你再也不回来了。”

    玉绝尘掌心扣在她后脑勺,喉结滚动,在她耳边沉声道:“傻瓜,洛儿在家里,我怎么能不回来?”

    白洛吸了吸鼻子擦掉眼泪,看着玉绝尘哽咽问道:“那你告诉我,你做什么去了?为什么都没有你的音讯,问凛风他们也不说。”

    玉绝尘抿唇一笑,从怀里拿出白洛的那块玉佩,递给她:“洛儿的爹娘找到了。”

    “嗯?你说什么?玉绝尘,你说我爹娘找到了?”

    玉绝尘抿唇点头应道:“嗯。”早就猜到洛儿和天圣国皇室的关系,只是一直没有告诉她罢了。这些日子之所以这么忙,是因为处理天圣国的事情。只是他没想到,当年伤害洛儿生母的事情,玉慎禹竟

    然也掺和了一脚!

    玉绝尘并没有告诉白洛有关白灵舞弑君篡位之事,也没有告诉她皇室争斗这些黑暗的事情。他对她道:

    “你娘是天圣国的女帝,你爹与你养父是亲兄弟。当年天圣国发生了一些事情,你娘为了你的安全,拜托你养父将你带离天圣国。”

    白洛好奇的问:“所以我养父是真的被人害死的?”

    玉绝尘应道:“害死你养父的人就在摄政王府的牢房中。”

    白洛猛地抬眼,泪水在眼眶打转,犹豫了片刻,道:“那就让他吃一辈子牢饭吧。”

    爹爹养了她这么多年,她都没来得及尽孝。

    玉绝尘将小丫头揽进怀中,应道:“好。关她吃一辈子牢饭!”顿了顿,玉绝尘问白洛:“洛儿想不想做天圣国女帝玩?”

    白洛愣住,抬头看了一眼玉绝尘,不答反问:“天圣国女帝厉害还是摄政王妃厉害?”

    玉绝尘一脸认真的想了想,“摄政王都得听王妃的话,区区天圣国,怎么能比?”

    白洛皱眉,“那就不划算,还是做摄政王妃的好。”白洛抬头仰望着天空,觉得今晚的月亮比往日的都好看,还有月亮旁边那些明亮的星星,其中应该就有三颗,一颗是爹爹,一颗是娘亲,另一个颗是养她长大待她如亲生

    闺女的爹爹了吧?

    依偎在玉绝尘怀中,闻着他身上淡淡的香味夹杂着的汗水味儿,白洛小声道:“玉绝尘,我不疼了。”

    说完,脸色绯红。

    玉绝尘眸底一抹惊喜划过,自从被洛儿骂了无数次后,他都舍不得碰她。

    没想到,她竟然如此主动~

    “嗯?洛儿再说一遍?”

    白洛小声道:“我说,我不疼了!”

    话音刚落,整个人便被凌空抱起,玉绝尘语气中透着说不尽的喜悦,“我们共度鸳鸯浴,如何?”

    “如此,甚好!”全文完,如此,甚好

    本作品由笔趣阁书屋(www.bqgs5.com)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