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欣喜相逢 > 第60章 第六十眼
    回深圳的火车上, 丁卯不经意地想起这些年来的过往,想起柳时源的那句话, 笑了。

    我本来就很幸福, 与你祝不祝福无关啊。

    她不知道, 也不会有人告诉她,柳时源是用了多大的勇气才说出那句话的。

    那年的圣诞节, 丁卯和于戈在深圳举行了婚礼。

    这是一场大家都期待已久的婚礼。

    陈欣携家带口地来参加了, 周思雨也带来了自己刚刚交往几个月的男朋友。

    两人还没出发的时候就在微信里互相嫌弃,见面了还是互相嫌弃。

    这就是青春年少的我们留给对方最好的记号,嫌弃你代表我喜欢你。

    不过好笑的是, 晚上两人竟不约而同地要求住在一个房间里, 把自己的另一半赶到了一起,美其名曰交流感情。

    丁卯也给柳时源寄了请帖, 但是他没有来,也没有回信,就好像那张请帖寄到了一个没有地址的地方。

    看样子新媳妇管的有点紧啊。丁卯这样想着,笑着。

    婚礼上的一切都是于戈亲自策划的,选了两人相识相知相遇的主题——平安夜。

    宴会厅里摆着很多苹果, 于戈笑着说这是爱情的见证。

    他还记得当年的承诺。

    婚礼上,丁妈妈情不自禁地热泪盈眶, 还说这下对得起早已经不在人世的丁爸爸了。

    于戈的父母破天荒地一起来参加了儿子的婚礼,这是丁卯早就联系好的,给他的惊喜。

    儿子见到父母的第一眼,看那表情应该是很欢喜。

    毕竟, 过去这么多年了,孩子都长大了,以前的恩怨应该被亲情代替了。

    两家在深圳也没什么亲人,来参加的大都是同事和朋友。

    所以婚礼显得小巧而温馨,精致而用情。

    于戈说,要让她做最独特最幸福的新娘,他做到了。

    丁卯想了想,从认识到现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于戈承诺过的每一件事,他都做到了。

    婚礼上,她热泪盈眶,抱着陈欣和周思雨哭个不停。

    旁人不知道为何,还以为新娘子不舍得离家,只有陈欣和周思雨懂得,她泪水中的感动。

    婚后,他们搬到了自己的小家中。

    平日里,在自己的小家庭中腻歪。

    周末,偶尔去大哥家中蹭蹭饭。

    日子过的普通,但也幸福。

    丁妈妈也乐于在儿子和女儿家往返来回,还说什么现在总感觉自己有点用处了。

    新年来临的时候,他们一大家子围在餐桌旁吃着年夜饭。

    气氛很是热闹,丁家很久没有这样开心了,于戈也是很多年没有这样过年了。

    “其实,有一年过年的时候,我也去过你们家,还在镇上的时候。”

    酒喝多了,于戈开始回忆往事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年来,他有些多愁善感。

    许是那颗冰冻已久的心逐渐被暖化了吧。

    “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丁卯问道。

    “是啊,于戈,妈怎么不记得了呢?”丁妈妈也跟着回忆,她实在是太喜欢这个女婿了。

    “那一年,是我上大学第一年的寒假。那天还在下大雪,我骑着自行车跑到你们老家楼下。本来想进去的,可是又想着不能在别人家过年,就回去了。”

    于戈笑着说。

    他没有说看到柳时源的那一幕。

    “你这孩子,哪有这种说法的。要是你那个时候就来妈家过年,妈高兴还来不及呢。”

    老妈还在絮絮叨叨,对于戈这个女婿她是一千万个满意。

    整天照顾的无微不至,连儿子都要吃醋了,更别提媳妇了。

    好在丁卯聪明会做人,经常给侄子买买衣服啊,给家里买点水果啊。

    丁卯突然想起来,那年过年就是柳时源来的那年。

    走回家的时候,她确实是感觉到身后还有一个人,只是没想到那人就是于戈。

    这件事情,于戈从未提起。

    “早知道就早点介绍你们认识了,我看咱妈都有点相见恨晚的意思了。”

    丁卯满眼深情地看着于戈,笑着说道。

    大家听罢都哈哈大笑,这其中的故事,只有两人知晓。

    吃完年夜饭后,二人相互搀扶着往家赶去。

    路上行人稀少,走去地铁站的路上,丁卯突然停下来亲了亲于戈。

    “怎么了?莫名其妙的。”

    于戈将她拦腰抱起,笑着问道。

    “没什么,就是想亲你了。”

    “哈哈哈,那我也要亲亲你。”

    “不要啦,胡子都没刮。”

    第二年的五一,周思雨结婚了。

    这个时候,丁卯已经怀孕三个月了,陈欣也怀上了二胎。

    两个孕妇在婚礼上交流的热火朝天,一旁的新娘子怎么也插不上话,气势汹汹地宣布今年一定要生个胖娃娃。

    于戈不放心自家的媳妇大着肚子去那么远的地方参加婚礼,也跟着去了北京。

    柳时源也来了,这是两人自高中毕业后第一次见面,第一次近距离地聊天。

    丁卯在一旁看着,还是觉得自己的老公特帅。

    “卯卯,看到没,我就说嘛,两人站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学长更有气质。”

    一旁的陈欣也挤过来说,这马上就要是两个娃的妈的人当年的那颗少女心还没变啊。

    “哎呀,我觉得还是你老公更帅啊。”

    丁卯努努嘴,陈欣的老公正在抱着他们家大宝,一个劲地哄着。

    那孩子看样子是坐车太累了,此时一个劲地哭闹。

    “是啊,我们家大宝最帅啦。”

    陈欣说完,点着小碎步跑了过去。

    哎,这幸福的一家子。

    不知为何,柳时源一个人来的,他站在角落里,看着台上正在照相的亲朋好友,看着丁卯,笑了。

    没想到真的会有那么一天,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女孩成了别人的新娘。

    可是你又只能祝福,因为他才是她可以依靠的那个人啊。

    年少的时候,我们满心欢喜的喜欢过的那个人,终究会成为心里的一颗朱砂痣,忘不了啊。

    婚礼结束后,丁卯和周思雨眼泪汪汪地告别,陈欣拉着自家的大宝和老公也跟着离开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朋友是生活中的调剂品,在你难过的时候给你安慰,在你幸福的时候替你祝福。

    有一天,宝宝睡着后,于戈突然问眼前的丁卯:

    “老婆,你就不好奇在周思雨婚礼上,柳时源跟我说了什么吗?”

    “你们男人间的话题有什么好好奇的?”丁卯不以为意。

    “真的不好奇?”于戈还一再追问。

    “不好奇。”丁卯一再强调。

    “他也没说什么,只说年轻的时候因为自己不懂事,做了很多让你伤心的事情,觉得自己对不起你,希望我好好待你。”于戈笑着说,一脸调皮。

    “他这人真搞笑哈,难道他不希望,你就不待我好了!”丁卯笑着回答。

    “是啊,我们都老了,我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还是高中二年级的时候呢,那时候你是高一。”

    “是嘛?我还以为你们之前没见过面呢。”

    “准确地说是我见过他,他没见过我。”

    “为什么?”

    “因为那时候我知道他是我的情敌,所以我要看看他到底哪点吸引你,好学习学习。”

    “你这人,太坏了。”

    丁卯笑着红着脸,给了他温柔的一拳拳。

    后来的某天,她正在家里晾晒衣物。

    突然想到一句看似很有哲理的话:我年轻的时候,哪懂什么情爱,不过是看着顺眼,觉得欢喜罢了。

    希望卯卯于归中的所有人能一直幸福下去······

    每个人的一生中,在不同的时间,会遇到不同的人。

    有的人会陪我们很长一段路程,有的人却转瞬即逝。

    在这段路程中,有的人会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有的人却只是飞鸿踏雪泥。

    我们要做的就是静静地看着这些人来来回回,同时用真心对待每一个从我们的生命旅程中路过的人。

    因为,我们同样也是他人生命中的过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