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穿越小说 > 七零年代开挂生活 > 第104章 车祸
    于泽她奶奶年纪大了, 走到了人之一生必须要走的路上,体力与精神日渐衰弱,家人带着她去医院看过好多次, 医生查不出什么明显的问题来,检查结果无非就是你那么一句顺其自然吧。

    也算是寿终正寝。

    因为于泽出息了的缘故, 于泽他爸和黑脸婶子两家都搬来了平沙市,老太太的葬礼如果想要办得简单点,那两家聚在一块儿办就好,可若是按照松原那边的规矩, 就得喊很多的亲戚。

    于泽他-妈犯了愁,“这可咋办?要是不喊这些亲戚,人家说我们看不起人, 要是喊了吧, 这实在太远了,人家不愿意来,说不定还会在背地里骂……”

    于泽说,“通知必须到位,来不来是他们的事儿。如果愿意来, 我们管吃管住管路费,只要把我奶给体体面面的送走就好, 如果他们不愿意来,那也无所谓。我奶最亲的人都在这儿,还怕不能把我奶体体面面地送走?”

    家庭的更迭向来都是以权力为中心而转移的,谁在家庭中做出的贡献大, 权力的中心就像谁便宜,任何一个家庭都如此。

    原先于泽他爸赚的钱最多,对家庭的贡献很大, 所以家庭的权力中心就在他手里,小事琐事杂事或许于泽他-妈自己就做主了,但若是大事,肯定会和于泽他爸商量,两个人商量着来。

    到了后来,于泽赚上工资之后,对家庭有了贡献,于泽他爸妈做一些决定的时候,便会考虑于泽的态度,如果于泽的想法出了问题,于泽他爸妈都会劝一劝,一方面是为了家里人达成统一意见,一方面则是教会于泽为人处世的能力。

    如今于泽他爸妈没什么事情做,每天都是看看孩子遛遛鸟,出去同人扯扯淡,或者是搓几把麻将,日子闲下来,吃穿用度都是于泽给,家里的一些决定权也就落在了于泽头上,到了于泽撑起门户的时候。

    只要于泽的决定不是做的太离谱,于泽他爸妈都不会做出太多的干涉。

    这会儿听于泽说家里人‘爱来不来’的时候,于泽他-妈点了头,但他爸觉得有点不妥,还是想按照家乡的习俗来把老太太风风光光地葬了。除此之外,于泽他爸还有将老太太送回家乡安葬的打算,毕竟于泽他爷爷还在松原葬着,老两口自然应该合葬的。

    于泽听后,觉得挺有道理,便同意了,他还想了个办法,老太太的遗体是没办法运回老家安葬的,那就先在平沙市九龙山火葬场火化,然后带着骨灰回老家。

    带骨灰上火车可能会给别人带来不便,那就开车回,他和谢迎春都不会开车,但周胜会,让周胜开,实在不行就花钱雇一个司机开。

    于泽同谢迎春说了这事儿,谢迎春当天晚上守夜的时候就做了一个梦。她梦到自己开上了穿天遁地的大飞机,驰骋在星辰之间,还从太空深处的星辰上采掘各种矿石与能源,通过她驾驭的那种航空飞机运回地球。

    在梦里,谢迎春不止学习了那种航空飞机的驾驶技巧,还学了很多机械制造的理论与技术,甚至还包括许多与太空相关的知识。

    这个梦一醒来,谢迎春心中居然生出一种车很好开也很好控制的错觉。

    因为老太太的葬礼不需要招待太多人的缘故,在九龙山火葬场停了三天就开了遗体告别仪式,一个身高将近一米七的人,进去时还好好的,看着如同睡着了一样,出来后就变成了装在那小方匣子里的一捧灰。

    一家人哭的稀里哗啦,连带着被灌输了‘太奶奶去了天上’的于繁和于亨也跟着哭……闹哄哄地办完丧事,谢迎春和于泽从学校请了假,周胜和林知书把批发的事情交给了提拔上来的得力员工,一家人连同请来的司机,开着车踏上了回松原的路。

    谢迎春想着自个儿在梦中已经掌握了驾驶航空飞机的技术,驾驶一个地面上跑的小汽车还不是轻而易举?

    为了保险起见,谢迎春坐在周胜驾驶的副驾驶位上看了大概两个小时,暗暗总结了小汽车的驾驶方法,等到了一段荒无人烟的乡间小路上,谢迎春看周胜已经疲劳了,就出声说:“胜子,你来副驾驶上休息一会儿吧,我看你开车挺容易的,学了一路,我来试试开车。”

    周胜对谢迎春一向都是十分信任的,几乎接近了盲目崇拜的层次,听谢迎春这么说,便以为谢迎春真的学会了,将驾驶位置给谢迎春让了出来。

    车上的于泽她妈和黑脸婶子原先还有点担心,可是看谢迎春过了刚上手那一段不熟练的阶段后,开车特别稳,姑嫂俩也就放心了,还唠起了磕。

    就在于泽她妈和黑脸婶子商量回去该怎么办白事宴,怎么把老太太风风光光安葬的时候,异变突生,一头傻狍子不知道从哪儿窜了出来,直接横在马路上,一眨眼的工夫就到了车头前。

    周胜开车这么久,遇到的这种情况太多了,在市里开车不得时时刻刻提防着路两边窜出来的行人?那么多的行人都能避开,更别提这么宽的路上突然窜出来的一只傻狍子了。

    自个儿的开车手艺平平无奇,都从未出过交通事故,自家嫂子开车比自己稳那么多,怎么可能躲不过这只傻狍子?

    周胜对谢迎春保持着绝对自信,毕竟应对眼前这突发事故只需要转转方向盘就行。

    可周胜到底是高估了他嫂子的驾驶技术,或者说,谢迎春的驾驶技术确实不错,可她学会的驾驶技术是在三维空间中驾驶航空飞机用的,而不是驾驶在二维平面上跑的小汽车。

    大概是在梦中掌握的驾驶技术太过根深蒂固,谢迎春遇到眼前这种突发-情况,她的肌肉记忆告诉她的不是转方向盘绕个弯避开那只傻狍子,而是拔方向盘以抬高小汽车,使得小汽车如同航空飞机躲避障碍物一样腾空而起,远离地面,从障碍物的上方跨过去。

    周胜看到自己眼中无所不能的嫂子不是转方向盘而是拔方向盘的时候,整个人都蒙了,可狍子已经到了车跟前,再提醒谢迎春转方向盘也来不及了……

    “嘭!!!!”

    于泽她妈和黑脸婶子刚谈到回家后该请哪些家里的老亲戚,该请哪些人来一同送殡,结果就发现车头传来‘咚’的一声闷响,车以一个十分诡异的角度拐了出去,险些把车里的人都甩出车外。

    幸运的是,谢迎春的脑子还算清醒,她及时地踩下了刹车,慢悠悠地把车停在了马路牙子边上。

    被吓懵的周胜这会儿总算回过神来,问谢迎春,“嫂子,你刚刚不说打方向盘,咋就拔方向盘了?你就算是把方向盘给拽下来也躲不过去啊!”

    谢迎春:“……”不好意思,忘记自个儿开的不是航空飞机,而是周胜新买不久的小汽车了。

    一车人赶紧下车去看,周胜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车,他这车是国产的品牌,质量过硬,傻狍子已经被撞得进气多出气少了,车头上却只是装了一个小小的凹。

    于泽他-妈和黑脸婶子则是围着那被撞死的傻狍子转悠了好几圈,最后从车后座下面翻出一捆麻绳来,径直将那被撞着的狍子给捆了,拖到车后备箱里去。

    谢迎春坐在车内定了定神,见周胜要从她手里接过驾驶位,她摇头说,“不用,我刚刚是一时大意,再让我试试吧,我这次当心点。”

    她相信自个儿的驾驶水平,只要大脑不放空,由理智而不是肌肉记忆来控制方向盘,那就不会出问题。

    周胜心有余悸地问,“嫂子,你真的行么?”

    不等谢迎春解释,于泽他-妈就说了,“迎春儿,你要是不会开车的话,就让胜子开吧,被你这么一吓,我估计胜子就算再害怕,也惊得不瞌睡了。你来休息着吧……”

    “妈,没事的,我刚刚就是一时失误。”谢迎春解释道。

    黑脸婶子小声说,“那哪是一时失误?你这一时失误,险些把我们都送走,你是担心你奶一个人走太寂寞孤单,想把我们都送去陪你奶是不?真是好孙媳妇儿。”

    谢迎春额头上划过一排黑线。

    接下来的路程依旧是谢迎春在开车,因为她这次开车专心上心了很多,没再犯那种拔方向盘的低级错误,再加上黑脸婶子和于泽他-妈也不敢再唠嗑了,姑嫂俩就如同惊弓之鸟一样,一直都扒着车座紧盯着前方,五百米外有点什么风吹草动,她们都吓得要命……总算有惊无险地回了松原。

    这一路可把黑脸婶子和于泽他-妈给累坏了,一方面是因为坐长途车累,腰酸背痛腿抽筋,另外一方面就是心累,她们觉得坐谢迎春的车比自个儿开车还累。

    反倒是周胜,他刚开始确确实实被吓了一跳,可后来发现谢迎春开车很稳,之后绕过许多路障时都没出任何问题,他就不怎么担心了。

    谁还能不犯点错误?

    车进了青山公社后,先是都去了老于家,黑脸婶子压根儿没打算在送自家老娘出殡前回家打扫,她想着出殡这几天都在娘家忙,等出殡完之后还有头七二七三七……一直到七七过后,她们才回平沙市,等清明、中元与来年周年祭的时候再回来。

    家里也没什么好惦记的,再加上娘家这边得好一通忙活,黑脸婶子索性就在娘家住了下来,等把亲娘体体面面地打发下葬、入土为安了,她才和周胜他爸回了自个儿家,收拾收拾,住俩月走人。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