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穿越小说 > 七零年代开挂生活 > 第101章 还是算了
    谢迎春提出的问题让孟建国主任一阵牙疼。

    牙疼过后, 孟建国主任对谢迎春发出了灵魂拷问,“谢主任,可目前我们能用的, 就只有老美对全球开放的这一套全球定位系统,摆在我们面前的选项只有这么一个, 除此之外,我们根本没有别的选择。”

    孟建国主任的言外之意便是,就算我们不想用这一套GPS,我们也不得不用。

    这下轮到谢迎春头疼了。

    GPS实在太重要了, 连入老美这一套全球定位系统的用户越多,产生的信息点越多,她身为电子信息系的系主任, 虽然是一个半路出家的野路子, 但经过一年有余的专业知识恶补,对这方面的了解已经不弱于电子信息系花重金聘请来的那些教授了。

    谢迎春清清楚楚的知道,下一个世纪是信息时代。

    老美掌握了全球定位系统,那能获得的消息太多了,小到花国人喜欢去那儿度假聚集, 大到花国方面有什么重大的人员兵力调动,这还只是他们利用全球定位系统就能掌握到的信息, 如果他们在全球定位系统中做手脚,比如说更改一些航线的信息,可能会有很多航班飞着飞着就不见了,如果他们在军方请求的GPS信号中做手脚, 可能导.弹飞着飞着就飞偏了。

    当然,花国军方肯定有应对策略,一些应对固定目标的武器早就定死了目标物, 轻易不会再出现校正方位的问题,但这种软肋被别人捏着的感觉还是太让人难受了。

    谢迎春没再吭声,她继续看滨州工业大学设计的那一套自动追踪系统,利用红外感应技术、声波探测技术等实现目标定位的锁定与控制,结合地面雷达所接收到的信息,确实能够实现目标物的自动追踪,但这些程序落在谢迎春眼里,她总觉得有点傻。

    “不知道用小笨蛋能不能改进这一套程序?尤其是请求全球定位系统这一块儿,必须再多加一些保险。传统的单点信息定位已经不再实用了,应当优先建立一套备用的多点立体定位程序,就算那边真不要脸地修改一些数据,企图让‘后羿’与‘神风’失灵,我们也有第二套方案。如果真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那就当这一套多点立体定位程序是给‘后羿’和‘神风’装一道保险了。”谢迎春忖道。

    原先的单点信息定位,就是根据卫星实时返回的数据制定下一步追踪目标,并根据红外跟踪技术等进行路线的微调,但微调仅仅是微调,如果卫星实时返回的数据太过离谱,那就算微调再多遍,依旧会跑偏。

    而谢迎春计划中的多点立体定位,则是不断收集卫星返回来的数据,随机从卫星图中抽取一定的点,进行时间上的比对,一旦这些点发生偏移,便需要判定这些偏移究竟是因为自然原因还是人为因素,如果是人为因素,便必须得及时下调自动追踪功能对全球定位系统的依赖度,不然肯定会被控制全球定位系统后台的人给坑到阴沟里去。

    当然,谢迎春也明白,搞出这么一个多点立体定位系统,也只是无奈之举。要想从根源上解决这个问题,还是得建立一套属于自个儿的全球定位卫星网络。

    简单来说,要想不在这种问题上受制于大洋彼岸,就得猛猛地往天上放卫星。

    -------------------------------------

    看了滨州工业大学拿出来的那一套自动追踪定位系统后,谢迎春稍微有了些许想法,不过这些想法还不成形,她将这些想法一一记在本子上,然后就忙活其他事情去了。

    她在精密制造系承接的重载火车项目也到了中期验收的关键时期,同水利水电项目以及计算机操作系统研发项目相比,重载火车这个项目简直就是后妈养的,明明也是谢迎春亲自写申请书申请回来的项目,但实际上谢迎春在这个项目上投入的时间与精力最少,多数时间都是自己动动嘴,然后让精密制造系的研究人员忙活。

    那些研究人员嘴上虽然没什么抱怨,但谢迎春能感觉到,这些研究员心中多半是有怨言的,不过他们都没有荀秋生教授的胆子,敢直接同谢迎春发作。

    在谢迎春刚入学时,荀秋生教授就已经在精密制造系教书了,还带过谢迎春的课,虽说谢迎春现在牛逼得一塌糊涂,但在荀秋生教授眼里,谢迎春依旧是一个学生,顶多就是一个厉害点的学生。

    当老师的还不能训一训自己曾经的学生?

    荀秋生教授因为谢迎春对精密制造系的项目不上心而生了好几天的闷气,某一天吃晚饭的时候,他实在气不过了,愤愤地同自家老伴说,“这个小谢,真是太偏心了,土建系那边没给她职称,她把土建系那边的项目看得贼重。电子信息系的事儿我就不说什么了,项目好歹也是我们精密制造系给申请下来的,哪怕现在已经单独辟出去了,也同我们系里藕断丝连。制导系算啥?人家喊她帮忙,她就屁颠屁颠过去了,自个儿申请下来的项目都没见她那么上心过!明明是我们精密制造系走出去的学生,却和精密制造系这边的关系最淡,看看她这两年做出来的成果,哪个能和我们精密制造系扯上关系?”

    他老伴儿笑呵呵地说,“哪个和你们精密制造系扯不上关系?反正我们化工系这边一说起来就很羡慕你们精密制造系,复学第一年就挖掘出这么能耐的一个人才,目前已经算是国防科大的中流砥柱了吧。哪个系说起你们精密制造系来,不得真诚地夸一夸?”

    荀秋生教授怎么会听不出他老伴儿这话里的揶揄?

    他越发生气了,“怎么夸?夸我们精密制造系风水宝地?培养出来的学生厉害,但就是不做我们的老本行?是不是你们都在看我们笑话呢?”

    他老伴一脸促狭的笑意,连连摆手,“哪里哪里,你想多了,我们羡慕你们能培养出这么优秀的学生,羡慕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看笑话?现在的国防科大,系与系之间都挺独立,你们系里走出来的这个小谢算是一个怪胎,和你们精密制造系、还有土建系、制导系、她自个儿负责的电子信息系,关系都不错,我听说她和银河巨型机实验室那边的关系也挺好,还有化工系……”

    “这么年轻的一个系主任,同这么多院系的领导都把关系打好了,手底下的本事是真厉害。你可千万别狗脾气上来就去人家跟前拿乔,原本你们精密制造系就不怎么受人家的待见,万一你这狗脾气上头,跑到人家门口一通狂吠,不久彻底把人给得罪了?”

    “就算不离开你们精密制造系,那我估摸着之后也就是代代课批批作业了,说不准电子信息系招收的第一批学生到来之后,直接就把你们系的教职给辞了。能拉关系就拉关系,再说了,人家在你们精密制造系挂着那么大一个火车项目,虽说前段时间没怎么操心,但也得体谅体谅。”

    “那么年轻的一个女同志,七五项目拿下来的头一年都在野外,第二年就遇到了制导系的项目,还得完成国.家对水利工程项目建设的要求,另外还搞了计算机操作系统,成立了新的院系,我听说连孩子都顾不上管,她先生也是,整天出差,被经济系那边当成老黄牛一样用,虽说职称嗖嗖往上爬……家里的俩孩子听说全是爷爷奶奶带。”

    “现在制导系的项目完成了,计算机操作系统也搞出个大概来,水利水电工程的项目前阵子不也说差不多都做完了,学校还打算给个表彰?接下来就剩下你们精密制造系的那个项目了,你别着急上火,人家的项目,心里肯定有数,七五还有两年才结题呢,说不定人家接下来的两年都在干这个。那谢主任在有本事,也是一个肉.体凡胎的人,不是三头六臂的哪吒,你还能把人给掰成好几瓣用?”

    这些道理,荀秋生教授心里会不明白?可道理懂归懂,生气也是真的生气。

    听自家老伴儿又是吓唬又是劝解,荀秋生教授心里勉勉强强压住火气,没去找谢迎春的茬,打算看看谢迎春接下来计划干什么。

    你忙别的项目的时候,精密制造系这个项目能晾着不管,现在别的项目都忙完交差了,你要是还不管精密制造系这个项目,那就说不过去了吧!

    既对不起精密制造系内那些同你并肩奋战的研究员,也对不起国.家和组织对你的信任!

    荀秋生教授心里憋着一股气,第二天早晨老早就醒来了,翻来覆去实在睡不着,索性拎了吊在窗户外的鸟笼去遛鸟,结果出门走了没几步就看到带着丈夫孩子出来运动的谢迎春。

    他拎着鸟笼从谢迎春旁边经过,瞅了谢迎春一眼,‘哼’了一声,连招呼都没打就走了。

    谢迎春原本已经抬起手来打算打一个招呼了,结果见荀秋生教授是这反应,她又把手给收了回去,问于泽,“刚刚那个是不是精密制造系的荀教授?我瞅着应该是啊,咋见到我之后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我哪儿招惹他了?”

    于泽想到最近在国防科大内听到的那‘精密制造系培养人才留不住人才’的流言,温馨提醒谢迎春,“可能是因为你忙着别的项目,冷落了你在精密制造系申请的项目,所以对你有点意见吧……”他本意是想劝谢迎春,不要偏心偏得太明显,可没想到谢迎春的脑回路有点清奇。

    只见谢迎春缩了缩头,说,“那我最近还是少去精密制造系好了,他黑着一张脸怪吓人的……原本我还打算去同荀秋生教授说说给八五做准备的事儿呢,只能拖后了。”

    要是让荀秋生教授听到谢迎春说的这番话,准能气到三魂出窍。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8-09 20:55:24~2020-08-09 22:38: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烟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