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穿越小说 > 七零年代开挂生活 > 第86章 布置
    黑脸婶子亲自去周胜做生意的那边看了看, 见自家儿子一天能赚那么多钱,她没忍住嘚瑟,“怎么样, 你-妈会骗你吗?你想想你现在赚钱多容易,再想想之前在水解厂的时候, 是不是现在的日子更有盼头?”

    在谢迎春和于泽的有意引导下,周胜最近也开始动起了脑子。

    其实周胜觉得这边的生意是没必要这么多人来照顾的,刚开业的那会儿天天都有很多人上门,他根本走不开, 后来顾客数量就没之前那么多了,周末的时候会多一些,平时都是在半上午和半下午。

    如果不是自个儿做饭的手艺实在太差, 周胜都打算自个儿起个灶做饭吃了。总让他舅给他送饭也不是办法。

    “妈, 要不你就留在这边吧,之前我表哥带着我去进了一次货,他那么忙,我哪好意思次次都麻烦人家?之后我估摸着得自个儿一个人去,你把店里这些熟悉好之后, 能留下来看店。”

    黑脸婶子满口答应,她看了看服装店赚钱的速度, 再想了想自个儿在家种田赚钱的速度,果断放弃了农业致富的打算。

    “行,我同你爸打个电话说一声,让他也过来吧。正好你泽子哥在咱们松原那边搞什么农业基地和轻工业基地, 上头回收土地的使用权,咱家也没有接着种地的打算了,不如响应国-家的政策号召, 家里也没什么好牵挂的。就是咱一家人搬过来后,住哪儿?总在你舅家挤着不大好吧。”

    周胜给他-妈递过去一个‘你放心’的眼神,拍了拍自己的腰包,说,“您放心吧,我这段时间在平沙市赚的钱足够咱在平沙市落脚了。得同我舅和泽子哥说一声,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推荐的地方。最好是距离这店近一点儿的,干啥事都方便。”

    回头黑脸婶子就同于泽他-妈说了这回事,于泽他-妈听说外甥要在平沙市置业,给提了不少建议,最后周胜没选楼房,而是选了一处面积比较大的院子,他想着那院子里的空房子多,再进回来的货可以往自家院子里放。

    干个体户与在水解厂上班的差别太大了,单单是长见识的速度就天壤之别。

    在水解厂上班的时候,每天面对的就那么几个人,大家谈的也都是家长里短的小事,可是干了个体户之后,周胜每天面对的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要求,虽然有些要求让他啼笑皆非,但确实开阔了不少视野。

    有人单买衣服还不过瘾,问周胜说,“老板,你咋只卖衣服啊,听说羊城那边现在可发达了,有没有别的时兴的东西?家用电器啊这些,还有就是吃的玩意儿,你要是有门路的话就多去问问,只要你能拿回好东西来,咱一定给你捧场!”

    说这话的人可能没怎么动心,但周胜动心了。

    他之前在羊城转悠的时候,就发现羊城哪哪都好,哪哪都新,他甚至还想,看了羊城的模样,大概传说中的伦敦纽约也就那么发达了吧!平沙市最近几年的发展速度相当快,但同羊城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周胜打算下次去进货的时候,看看能不能淘点除了衣服之外的货,希望能扩大一下生意经营范围。

    可他在羊城哪有什么时候门路?

    关键时刻,只能再把自个儿神通广大的表哥拉出来。

    -------------------------------------

    于泽最近也挺烦的,申报七五立项的事情遇到了瓶颈。

    之前在大会堂开的那次会给接下来数十年的发展方向都定了基调,不同学派的经济学专家各自去了自个儿的领地上死磕,充分挖掘地缘优势,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将地方经济给搞活了起来,可相应的问题也爆发了出来。

    不同学派的指导思想不同,有的提倡外贸,有的提倡内循环,纵然赵库龙教授给制定的方针是‘外贸内循环一体化两步走’,可真正到了执行的时候,各大学派依旧有自个儿的侧重点。

    充分发挥地缘优势的经济发展模式很快就将各种产业的产能给提升了上来,甚至出现了严重的产能过剩问题。

    人人都知道巫溪的水蜜桃又大又甜又好吃,负责巫溪发展的经济学派就充分利用了这个地方特色,一边鼓励当地的果农种植生产,一边扶持水果制品产业,比如果脯,果干,鲜果,罐头等。

    各种鲜果及水果制品生产了一大堆,对外的贸易渠道没有打通,只能依靠内循环来解决问题。起先本地人还愿意买单,可生产出来的水果制品实在是太多了,本地人都快吃吐了,商店为了尽快卖出货以加快内循环的速度与效率,只能降价……羊毛出在羊身上,水果制品降价,果农赚到的钱不就少了?

    巫溪的水蜜桃只是一个缩影,豫东的铁棍山药、氹山的梨、烟泰的苹果、青市的水产及水产加工……

    各种各样的问题累积在赵库龙的桌子上,赵库龙喊来于泽,指着桌上那些连篇累牍的控诉信,问于泽,“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办法很简单,打通交通。巫溪的水蜜桃是在巫溪本地卖不出去,要是拿到我们平沙市,绝对卖得很火爆。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市场,十万万人口,还消化不了巫溪的那点水蜜桃?”

    于泽觉得这问题根本不算问题。

    赵库龙笑了,他摇头说,“你啊,还是年轻,很多问题都看得不够全面。你说的没问题,打通交通就是最简单也最直接有效的解决办法。可你觉得,这么简单的办法,那些经济学家会想不明白?道理大家都懂,卡住大家的是该怎么做的问题。”

    “交通一直都是通着的,但现在每天的固定承运量已经满负荷了,如果说是走公路的话,一是耗时长,二是路上容易遇到的问题多,三是很多国道、省道、县道、乡道都在修,还有司机不识路的问题。这一桩桩问题累计在一块儿,打通交通这个解决办法就是一句空话。”

    于泽被赵库龙点破这一点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盯着目前现行的铁路交通网看了两个小时,最终直接将贴在墙上的那张地图拿回了家。

    别的经济学家做不到的事儿,不代表他于泽做不到。

    毕竟他有一个相当能耐的媳妇儿!

    -------------------------------------

    谢迎春回到家的时候,于泽立马殷勤地给谢迎春泡了一杯茶,还主动给谢迎春拿来了拖鞋,柔声问,“累吗?”

    谢迎春被于泽这反常的表现给吓出一身白毛汗来。

    她脑中浮现出一句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干啥?有事说事,正常点。”谢迎春默默退后一步,站得离于泽远了点。

    于泽深受打击,只能将谢迎春拽进了书房,对着铁道分布图说,正事。

    “原先我们开的经济会议,就是咱俩一块儿去京城开的那个,效果挺好的,可也有不少的后遗症。地域与地域之间的商贸渠道没有完全打通,导致有些地方出现物资供应不足,有些地方却产能过剩,所以我想出一个办法,打通商贸渠道,在一些关键城市构建仓储物流。”

    “仓储物流网络至关重要,目前能想到的最省时省力的办法就是沿袭铁路网络的布置。毕竟铁路网络的布置是迎合人口基数及人流量的,而人口基数及人流量就代表了购买力与消费主体。所以仓储物流与铁路网可以重合布置。但仓储物流作为中转站,没必要布置太多,全国范围内有五六个便可。”

    谢迎春听明白一些,问,“所以呢,你选了哪些城市?”

    “东北的点布置在奉天,黑吉辽三地通过奉天这一站便能解决,奉天之下,布置在国际庄这个京畿重地,既不会给京城增加太大的压力,还能完整地兼顾周边的西山省龙城、津市、京城、以及附近的青市。”

    “从国际庄再往南,我打算布置两条贯穿东西的网络,以豫南市为中心,东西向辐射到长安市与兰舟市,兰舟市便是西北第一中枢,豫南市承接黄海海域的连天港。”

    “再向东走,便是鄂州市与我们目前所处的平沙市,这两个地方与豫南市便是贯穿南北的主动脉,鄂州市西连山程,冬至徽州,进一步便可辐射到金陵,是上好地段。平沙市则可连同杭城、经过江西之地,西承滇黔之地,贵阳与春城二选一。最后在东南沿海的羊城设置一站,连通对外贸易,整个仓储物流网络便建起来了,你觉得呢?”

    谢迎春听的一脸迷糊,“所以,你说了这么多个城市,哪五六个城市是中央仓储?”

    “奉天、国际庄、豫南、鄂州、平沙市,羊城。”于泽越说越坚定。

    谢迎春看了一眼,这条线却是贯穿南北,“东西向呢?”

    “东西向的横向布置是以国际庄、豫南、鄂州、平沙市展开的,属于二级仓储网络,二级仓储网络的物资最为丰富,覆盖面积最广,所以我的初步想法就是,二级仓储网络的货物向一级仓储网络汇流,一级仓储网络大贯通,负责将这些货物输送向全国。”

    谢迎春这下终于明白了,她盯着地图看了几眼,手指点在了贵阳,“你刚刚不是在贵阳与春城之间纠结么?我给你支个招,选春城的话,物资丰饶的西广省就被忽略了,所以这个选项不必纠结,只能是贵阳。贵阳与山城连通,进一步就是天府,也是一条小动脉。”

    “除了这些之外,我还有一个不成熟的建议,不要均匀布网,要有侧重点,东南沿海的物资丰饶,福州、普天、下门、汕頭、文州等地的轻工业都已经发展了起来,应当单独布网,由先发展起来的东南沿海带动整个内陆发展,同时,我们也希望东南沿海这一扇已经打开的窗户,能将我们内陆过剩的产能及时输出,转化为外汇储备。”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应该会加一更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