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穿越小说 > 七零年代开挂生活 > 第78章 进货去!
    谢迎春那张嘴皮子可不仅仅是怼人厉害, 给人洗|脑也厉害。

    黑脸婶子听谢迎春这么一说,就好似看到铺天盖地的钱朝她奔来一样,激动地嘴都哆嗦了, 她一把抓住谢迎春的手,颤着声说, “迎春儿,你可真得帮帮周胜啊!让周胜跟着你和泽子做,姑相信你们。”

    “成,没问题, 您就放心吧,有我看着,周胜肯定走不上邪路, 还能赚大钱!”

    谢迎春又同黑脸婶子吹了一会儿牛皮, 猜测家里那些讨人厌的人都散了,这才领着两个孩子回家去。临回家前,黑脸婶子还给于繁和于亨口袋里各自揣了不少吃的。

    回到家中,谢迎春在屋子里转悠了几圈,没见着于泽, 问于泽他|妈,“妈, 泽子呢?去哪儿了?”

    于泽他|妈手中沾着面从厨房出来,问,“你干啥去了?泽子刚刚骑车出去找你了。”

    “啊???”

    谢迎春一脸迷惑,隔空遥遥指了指黑脸婶子家所在的方向, 说,“我带着俩孩子去姑家坐了坐,姑说让帮衬周胜一把, 就多聊了聊。”

    婆媳俩正说这话,于泽黑着脸进来了,把车往墙根下一停,说,“我还以为你又带着娃儿跑哪儿去了。”

    谢迎春戳了戳于泽,“你咋了?谁给你吃枪药了?说话火气咋这么大呢?”

    “你出门就出门,好歹同我说一声。发了一通脾气就走,我还以为你又领着俩孩子去火车站了!要不是我在村口看到槐花婶子,问人说有没有见到你领着两孩子出村,槐花婶子说没有,我这会儿已经在骑车去火车站的路上了。”

    谢迎春:“……”

    她伸手摸了摸于泽的前额,纳闷地说,“说啥胡话呢,我好端端地去火车站干嘛?这天寒地冻的,窝在家里不暖和吗?”

    于泽没了脾气,“反正你下次去哪儿前和我说一声,别吓唬我就成。”

    谢迎春突然想到同黑脸婶子说过的那给两个孩子安排上学的事儿,就当着于泽的面,同于泽他|妈说了。

    于泽他|妈倒是没什么意见,反正家里的地已经借给自家小姑子一家种了,她和于泽他爸都没什么活儿干,去年夏天说是回平沙市避暑,实际上还是因为谢迎春和于泽不在家,老夫妻俩住在南海苑里多少都有些人生地不熟,不如回到松原自在。

    要是谢迎春和于泽都在家,那老夫妻俩还回松原干啥?

    于泽他爸去问家里老太太的意见,看老太太还愿不愿意去闺女家住,本以为老太太年纪大了不愿意折腾,没想到老太太却说,她想守着孙子和重孙,要跟着一同去平沙市住。

    老太太虽然年纪大了,但身子还算硬朗,谢迎春和于泽提前往火车站跑了一趟,买到了软卧票。

    这次夫妻二人谁都没抠,老太太是软卧,于泽他|妈是软卧,两个孩子是软卧,谢迎春是软卧,于泽和他爸原先是做硬卧甚至是硬座的,这次也被谢迎春劝着买了软卧。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一路帮忙拎包背东西的周胜。

    周胜本来没有撇下水解厂的工作出来干个体户的打算,但架不住他|妈非逼着他出来闯一闯,他的小胳膊拗不过他|妈的大粗腿,只能乖乖地辞了水解厂的工作,跟着于泽他们一起南下。

    周胜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善于接受生活给的各种狂风暴雨。

    他原先觉得在水解厂工作就挺好,不怎么累,工资也很稳定,按点上班按点下班,除了工作之外就是享受美好生活,可他|妈非要逼着他辞职干个体户,他没办法,只能接受他|妈的安排。

    在南下的火车上,周胜就已经想通了,不就是南下闯一闯么?这闯一闯虽说可能累了点,但只要赚的钱多,那就累得值得。

    他要是在水解厂干,可能真得干一辈子,干到退休才能真正地休息,真正地享受生活,可他如果听了他|妈的话,跟着她表哥一块儿出去闯荡,说不定三年五年就能赚到足够一辈子花的钱了,他就当自个儿拿三年五年的时间去赌一把,赌赢了就能提前退休!

    一行人正月十五前就到平沙市了,这一年的开学比较晚,正月二十四才开学,开学后还有两周的军事技能训练,谢迎春和于泽没什么课,便把两个孩子和三位老人留在家里,他们夫妻俩带着周胜往更南方的羊城去了。

    当初羊城的发展规划就是于泽跟着他导师赵库龙教授一块儿做的,于泽对羊城这一片儿的经济分布了如指掌,他没带着谢迎春和周胜往那些比较知名的贸易商场去,而是走了拐路,去了一个挺村儿的地方。

    谢迎春瞧着于泽带着她和周胜越坐越偏,眉毛都快纠结地拧在一起了,她问于泽,“你这是要把我和胜子带到哪儿去?该不会是想着把我俩拐卖了吧。”

    于泽被自家媳妇儿这稀奇古怪的脑洞给气得脑仁疼,周胜却被自家嫂子这话里的幽默给逗笑了。

    于泽没好气地解释,“我这是带你们去专门生产那些供给商贸商场衣服的地方!那地方是我和老赵一块儿规划的,整个服装工业区的人都认识,哪家的衣裳做的好,哪家的衣裳收费高,我心里门儿清!”

    “再加上我之前将这片儿规划成服装工业区的事儿让我同当地的厂商打成了一片,胜子想要进货,肯定是从这儿进,不仅便宜,质量也能放心。”

    “之后如果生意做大了,店里安一部电话,需要什么货,直接打电话到他们这边的厂子来,说了款式和尺码后,让厂子直接把衣服给你邮过去!还有什么新货啊之类的,他们都会给你邮几件,让你试着卖。”

    谢迎春明白了,感情于泽是为了避免中间商赚差价!

    周胜一脸感激地看着于泽,“泽子哥,真是太谢谢你了。”

    于泽摆手,“一家人说啥两家话?”

    -------------------------------------

    等到了于泽口中说的那服装工业区后,谢迎春看着来来往往的三轮车,听着路边厂房里传出的哒哒哒的行针声,有些惊讶于这服装工业区的繁华。

    她问于泽,“这服装工业区发展几年了?”

    “没几年,咱大二快结束的时候,羊城这边才敲定要建服装工业区。先是划场地,然后就是有序规划民营企业进驻厂区。这边的老百姓普遍有钱,很多人都到这边来干个体户,基本上都是拿着各地企业的工作服练手做起来的。”

    “羊城这边的领导班子脑子活,老赵点过他们一次,说是这服装工业区想要做大做强做长久,必须得抓住老百姓日常的穿衣消费,羊城的领导班子就都明白了,由当地政|府引进服装新技术,免费给这些民营企业做科普,牛仔裤就是那个时候引进来的。领导班子引进那么一项技术来,养活了三十多家做牛仔裤的民营企业,还有的企业懒得同其他人抢牛仔裤的生意,自个儿砸钱去引进了冰丝技术和设备,做的冰丝衣服深受羊城这边的老头老太太的喜欢。你知道的,羊城这边的夏天很热。”

    于泽的本意是说,羊城这边的夏天很热,穿冰丝衣服能够解暑消暑,可周胜小声嘀咕了一句,“哪儿的夏天不热?”

    这一句话就把谢迎春和于泽夫妻俩给镇住了。

    对啊,又不是只有羊城的夏天热,哪儿的人不需要一件冰丝衣服来解暑消暑?

    花国四季鲜明,南北方的冬天或许有些许差异,夏天却是一模一样的热!

    谢迎春一拍于泽的肩,“走!看冰丝衣服去!”

    于泽脸上缓缓地打出一排问号,“现在才正月里,大冷天儿的去看冰丝衣服,是不是不大好?进这样的货肯定卖不出去啊!现在应当是去看那几个生产羽绒服的厂家,还有做牛仔裤的,高领毛衣的,羊毛衫的,灯芯绒裤子的,看啥冰丝啊……胜子进了货是要回松原去卖,松原这会儿地上的雪还好几寸厚呢,你是想让胜子的生意从开张就黄?”

    谢迎春:“……行吧,先看别的。等给胜子进完货后,咱好好逛逛,我买点儿时兴衣裳,平沙市一到三月就热了,给爸妈,奶,还有俩孩子都买点新衣裳,咱俩也穿几身新的。这边有做西装的吗?我想给你做一身西装。”

    谢迎春说这些的时候,于泽的眼角一直都在跳,他嘴角的笑止都止不住,看得周胜一阵牙酸。

    周胜没忍住提醒他表哥,“表哥,你把你脸上的笑收一收,再笑脸都要笑烂了。”

    于泽一脸收起了脸上的笑,斜眼看周胜,“我应该同姑说,不应该逼你出来闯荡打拼,应当逼你参加高考,好好学一学语文。瞧瞧你那都是些啥破比喻。”

    三人说说笑笑到了第一家厂子门口,于泽盯着门看了好几眼,朝厂里头喊了一声,“赵婶儿!赵婶儿在么?”

    一个胖胖的妇女从屋子里探出头来,一看是于泽,脸上的笑容都灿烂了许多,操着一口带有南方口音的不标准普通话说,“哎哟,这不是于靓仔嘛!咋想起来我们这边儿了?快进来,婶儿炖了筒骨汤,给你盛一碗喝!”

    “不用不用,我这次是带着我媳妇儿和表弟过来进货的。我表弟打算做服装生意,我就想着这不得来借赵婶儿的光么?赵婶儿,你这儿上啥新货了没?”

    赵婶儿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了,“难怪我一大早就听到鹊子叫呢,原来是财神爷要上门了!赶紧进来,新货多的是,我让人拿给你看!”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送到!月底了,有个营养液灌溉吧~

    感谢在2020-07-28 19:05:03~2020-07-28 21:57: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意如烟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