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穿越小说 > 七零年代开挂生活 > 第77章 随他爸!
    谢迎春这次没有回娘家, 她去的是黑脸婶子家。

    带着俩孩子往黑脸婶子家炕头一坐,屁|股都没坐热,黑脸婶子就端着盆盆碗碗的东西过来了, 里头装的尽是一些炒货干果之类,还有三四个乌漆嘛黑的冻梨。

    “姑, 别弄这么多,我就带俩孩子坐一坐,躲一躲家里那些烦心的事儿。”

    黑脸婶子嗔她,“你要是不想吃就别吃, 给两个孩子吃。俩孩子年纪小,正是长个儿的时候,多吃点东西长得快。不过你家这俩, 我听说奶粉喝着, 麦乳精从来不断,还有各种营养的东西都不缺,个头肯定低不了。”

    “应该低不了……我就是担心他俩的个头长太高。”谢迎春看了一眼于繁和于亨,姐弟俩的个儿已经超过同龄人半个头了。

    都说闺女小时候长得快,儿子稍微慢一点, 等过了十二三之后,儿子的个头才会像雨后的笋一样噌噌噌往上窜, 谢迎春生的这俩娃没这样长,姐弟俩个头是平行着长的,大概是于亨的饭量比于繁要大一些的缘故。

    黑脸婶子又说,“你的个头有一米七吧, 泽子一八五的个头。你们夫妻俩的个子都不低,生出来的娃儿能矮了?而且你们夫妻俩的相貌都好,这姐弟俩也一个赛一个的好看, 你就放心吧,长大之后绝对是祸害人家小姑娘和小伙子的祸水。”

    谢迎春:“……”

    于繁仰着头问她妈,“妈,老姑说的祸水是啥意思?”

    谢迎春一脸慈母笑地摸了摸自家闺女的辫子,说,“祸水是一种有毒的水,不能喝。乖,和你弟玩去吧,妈和你老姑说点事儿。”

    于繁从碗里捧了俩个头最大的梨,挑最大的那个给了于亨,自个儿捧着一个稍微小点的,姐弟俩吸溜着冻梨里面的汤汤水水出去玩了。

    黑脸婶子看着挺惊奇的,“哎呀,这大学生亲妈回来教,孩子就是不一样。之前你家这俩崽子甭管干什么都要争个高低,当姐姐的没个姐姐样,当弟弟的没个弟弟样,现在姐弟俩关系这么好了?都学会谦让了?”

    她还自顾自地感慨,“难怪人家都说孩子得有文化的人带,你说你爸你|妈帮忙带孩子,带了这么多年,带出俩无法无天的小土匪,来我这儿玩俩小时,就差上房把瓦片儿给掀了,你回来带几天,俩兔崽子都规规矩矩的。”

    谢迎春瞅了一眼在屋外玩雪的俩崽子,翻白眼说,“不是我会带,是他爷爷奶奶太惯着孩子,舍不得说舍不得骂,更别提打了。可能是担心把孩子打坏了我心疼吧,那真是多想。我刚回来那天,姐弟俩闹腾着要吃饺子,就煮了一盘,这个说要吃十个那个说要吃二十个,像是没见过吃的一样,疯狂地往自己碗里扒拉,结果大家还没上桌呢,一大盘饺子就被他们给扒拉祸祸了。把我给气得……”

    “正常,你爸你|妈当初也是这么惯泽子的,我回娘家看到泽子那样皮,上去就朝着那屁|股蛋子上给了几巴掌,后来泽子见到我不规规矩矩的?”黑脸婶子一脸怀念,还用手比划,“当初的泽子还没到我肚脐眼高呢,一晃眼多少年过去,泽子的娃儿都这么大了。”

    谢迎春乐了,“嘿,感情是遗传于泽了!我算是抓到这祸根儿了,回头父子父女一块儿治!”

    “治啥呀,孩子还小,长大一点就懂事了。”黑脸婶子劝,给谢迎春递了一把瓜子。

    谢迎春摆手,“我不吃瓜子,被家里那摊子事儿气得火大,现在啥都吃不下。姑,我和你说,我这脾气实在是憋不住忍不了,那么大一盘饺子,四个大人都没动筷子呢,俩小的全都祸祸了,关键是他爷他奶还笑呵呵地啥也不说,把我给气得够呛。”

    “我过去就是一人一脚,狠狠削了一顿,还给立了规矩,吃多少拿多少,谁要是多拿了吃不完给吃剩下了,回头啥好吃的都没有,顿顿喝稀粥去!姐弟俩估摸着不信我说的,也可能是觉得于泽在,他爷奶都在,还有一个甭管俩孩子怎么闹都看着可心的太奶奶在上头,还敢祸祸东西,我就给停了饭,让俩崽子看看他|妈的五指山有多大!”

    “灌着他们喝了三天的稀粥,别说是其它东西了,连口咸菜都没给,立马就规规矩矩了。这孩子就是欠立规矩,过了年就该上学了,我和于泽商量着得把孩子给接回去,就在国防科大附属学前班上,平时跟着上学,周末让于泽带着这俩去学军事技能,把身体给练好。”

    “等到寒暑假的时候,我找我们学校艺术系的老师,把这俩塞过去跟着艺术系的学生学画画术法跳舞唱歌去,艺术系那么多专业,总能找到他们喜欢的。学那些东西又不用什么文化,跟着写写画画唱唱跳跳就行。”

    谢迎春一边说一边比划,就如同唱戏一样,把黑脸婶子给逗得咯咯直笑。

    黑脸婶子去厨房翻了翻,给谢迎春泡了一杯菊花茶出来,说,“喝点这个,这个降火。”

    谢迎春见是菊花茶,就捧着碗喝了,喝到碗见底之后,她才问,“姑,你之前不是不爱喝菊花茶么?咋家里还攒着这个?”

    “这不就是当初泽子让我给你送的那些?当初你没喝完就走了,我也不爱喝,一直给你攒着。攒到我都快忘了还有这些东西了,刚刚你说你火气大,我才想到还有这个,就给你拿出来泡泡。”

    谢迎春脸上的微笑一点一点变凝重。

    她都大学毕业了,于泽那菊花茶是她在松原插队的时候弄的,那岂不是说,她刚刚喝的茶都有五六年的历史了?

    还能喝吗?

    谢迎春问黑脸婶子,“姑,我现在抠着嗓子眼去吐了还成吗?我怕这玩意儿放过期了,坏了!”

    “坏啥坏?坏不了,你就放心喝。我们家的老茶叶攒了十几年,你姑父和周胜夏天照样喝,没事儿的。很多中药不都是一放几十年的?都是草杆子和些枝枝叶叶的东西,能有多大差距?”

    谢迎春想想,是这个理儿,这才强烈催眠了自己想吐的欲|望。

    黑脸婶子组织了一下措辞,有些难为情地同谢迎春说,“迎春儿,姑想同你商量点事,就是吧,这事儿挺难开口的。”

    “一家人有啥难开口的?姑,你说吧。”

    且不说她嫁给了于泽,就算她没嫁给于泽,单凭当初知青点被水冲没之后,是黑脸婶子收留了她,黑脸婶子提出来的要求,她就得尽力帮。

    黑脸婶子豁出去了,“姑想让你帮周胜想个辙儿,带一带周胜。周胜那水解厂越来越不景气了,咱屋后那家的闺女在你们新世纪食品厂上班,人家一个月赚得都比周胜多,我想让你和泽子给周胜想一条明路,看看干啥能赚点钱。”

    “嗨,我当是啥事儿呢,就这啊!简单!”

    谢迎春抓了一把瓜子,嗑出瓜子皮后,用瓜子皮蘸了茶碗底的那点水,在桌面上给黑脸婶子比划,“现在经济放开了,但老百姓脑子里的见识还没放开,很多事儿都想不到。我和泽子成天都在外头跑,见识得比较多,主意也多,就给胜子支个招。”

    “姑,听我的,让胜子去卖衣服吧!我知道羊城那边有不少生产衣服、鞋帽袜子、皮鞋腰带的厂子,东西都挺便宜的,还有那穿起来好看还耐磨的牛仔裤!你让胜子做做准备,改天我和于泽带他去羊城走一趟。”

    “于泽懂做生意的那些弯弯绕绕,我眼光好,我们俩一个给胜子打关系,一个给胜子挑款式,拿到货之后,直接拉回松原来,或者是拉去长青市,开一个服装店,好好装修侍弄一下,一件衣服赚个三块五块都是正常事,生意好了,一天能卖个几十件,钱不像水一样,哗哗得就来了?”

    黑脸婶子听得云里雾里,她问谢迎春,“这不就是投机倒把吗?之前可是严打这玩意儿的。还有啊,你一件衣服的利润就三块五块的,那买一件得多贵啊,会有人买么?这开店需要本钱,进货需要本钱,把进到的货从羊城那么远的地方运回来也需要本钱,万一卖不出去,不就赔大发了?”

    谢迎春笑了,“姑,您的思维也应该解放一下了。您这思维就是我刚刚说的那个,我们国|家都已经把经济给放开了,但老百姓心里还是锁着的。现在搞这生意,不叫投机倒把,叫积极发展民营经济,国|家是鼎力支持的,只要你把个体税交上就成。”

    “至于您担忧的那有没有人买,真是想多了,现在别的地儿我不知道,就说松原,一个大姑娘一月都是几十块的工资赚着,之前谁敢这样想?大家口袋里有钱的,甭管是吃还是穿,自然舍得买。你想想咱周边那几个食品厂,之前村里有几家舍得吃饼干,现在饼干不都变成家家户户餐桌上的必备之物了?”

    “哪怕平时自个儿舍不得吃,客人来了肯定是要摆上一两盘的,家里有孩子的更别说,经常买。食品厂年年招工,不就是因为饼干生意火,全国各地的老百姓都有钱了,都舍得在吃上头花钱。要是大家伙儿口袋里都没钱,还得吃草根啃树皮,我们的食品厂早就关门倒闭了。”

    “还有一点,我没有贬低咱这儿的意思,就是实话实说,咱这边有股攀比风气,这个买了一件,那个肯定要跟着买一件儿,不然就觉得出去都抬不起头来。之前过年都是自个儿做衣服,可那样式又土又老打小穿到大,现在有成衣店了,虽然价格贵了些,但样式好看时兴啊!过年买一件,换季买一件,结婚订婚说亲的时候买一件,轮到一个人头上,一年可能买不了几件,但咱这边人多啊……周胜只要能吃苦,好好做,发家致富指日可待!”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更不确定在几点,大概率在中午十二点吧!!!

    感谢在2020-07-28 00:07:15~2020-07-28 19:05: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安安静静小世界 50瓶;呼啦啦啦啦 20瓶;14386454 5瓶;凤凰花又开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