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穿越小说 > 七零年代开挂生活 > 第54章 大砍刀
    所谓非常时期非常手段, 一共分为两种。

    一种是软手段,又称为人情手段,找找关系送送礼, 把这件事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在闹到明面上之前就压下去。

    另外一种手段比较硬核, 完全就是走在法律的边缘跃跃欲试,通过各种各样的昏招来强迫谢迎春和于泽放弃追究。

    红星食品厂最先采用的是第一种手段。

    二把手的助理带着大包小包的营养品去了于泽老家,找到了除了带孩子就是种地的老于同志和于泽他|妈。

    于泽他|妈伸手不打笑脸人,见来人拿着大包小包笑嘻嘻地登门, 客客气气地把人迎进了屋子,问那人,“你们找泽子和迎春儿, 是为了啥事?”

    助理当然是捡对自己有利的这方面说。

    “婶子, 是这样的,之前咱们国|家不是发大水了么?我们厂子去支援大浪底那边了,同您儿媳妇有个合作,就是她出配方,我们出工人, 最终赚到的钱三七分。”

    “因为大浪底那边的灾情严重,囤积了很多受潮的粮食得处理, 厂子里的钱不够,就从谢师傅的分红账上挪了挪,想的是等回本之后就还上的,这事儿没和谢师傅说, 现在谢师傅发现了,直接把我们起|诉到法|院,这真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做法。”

    “如果按法律途径走, 我们厂子可能得关门,谢师傅之后也就拿不到分红了。我这次来,主要是想让您帮着劝劝谢师傅和您儿子,我们愿意把欠谢师傅的钱给补上,还愿意多出一些钱弥补谢师傅的损失,只希望谢师傅和您儿子能把法律手段这个给撤掉。”

    这位助理传达给于泽他|妈的信息量很明确:

    一、我们不是故意不给,是国|家受灾,我们暂时挪用这笔钱去援助灾区了;

    二、如果你们接着起|诉,那之后我们的日子不好过,你们也一毛钱都别想拿到。

    于泽他|妈不知情,真就被这鬼话给糊弄着信了,她答应这助理,等晚些的时候就给谢迎春和于泽打个电话,劝劝小夫妻俩。

    在于泽他|妈看来,何必要和钱过不去?之前的钱是给的少了,让他给补偿上来不就行了?你现在置一口气,结果把自个儿往后的财路给断了,那又是图了个啥?

    当天晚上,于泽他|妈就给谢迎春打了个电话过去。

    彼时的谢迎春刚洗漱完,打算再看一会儿书就睡觉,听到于泽他|妈的声音,还以为是老家出了什么事,结果就听到于泽他|妈的这么一大通经验之谈。

    谢迎春深吸一口气,说,“妈,事儿不是您想的那样。他们给您说的,肯定都是好听的。怎么就没同您说说,如果不是于泽帮我发现了这个问题,他们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还是说,只要我们没发现,他们就一直瞒下去?”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红星食品厂既然做出过那样的决定,我就肯定不会再相信了,谁知道他们之后会不会想出别的损招来?他们厂子在我心里已经没有信誉了,就算不要那笔钱,我也能把日子过好。那张方子收回来之后,想再找一个厂子卖出去,根本不愁,所以我也不担心赚钱的事儿。”

    “妈,您在家看孩子的时候当心些,我怕他们狗急跳墙,想出什么损招来。”

    于泽他|妈愣住,“迎春,你是担心……他们对孩子下手?”

    “我不仅担心他们对孩子下手,还担心他们对家里其他人下手。这种事儿应当不会出现,但一旦出现了,后果就太可怕了。您和爸商量一下,要不还是带着孩子和奶到平沙市来吧,那套房子一直都空着,咱住在一块儿安心些。”

    “哪里用得着这么小心?我和你爸就是在松原这边土生土长的,还能被他们给撵走了?你和泽子商量着来,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家里肯定不会拖累你们的。要是你实在不放心孩子,我就带着孩子过去。”

    “我还真不信了,他们真有那么大的胆子!”

    -------------------------------------

    同谢迎春通了电话之后,隔天红星食品厂二把手的助理再来,于泽他|妈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这个事儿没得谈!我儿媳妇已经做好决定了,你们之前能骗一次,之后就能骗第二次第三次,我们凭啥相信你?”

    “还有啊,这事儿你们就别再来找我了,找我也没用。我哪能干涉得了我儿媳妇的决定?如果你们非要谈,去平沙市找我儿媳妇去!之前你们签合同的时候见过面,不用我告诉你们去哪儿找她吧!”

    那助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大娘,您昨天还答应帮我们说说的,怎么今天就……”

    “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你们有钱开厂子,没钱把欠我儿媳妇的钱给还了?这是哪门子的道理?要是我儿媳妇没发现,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给?还是干脆就不给了?”

    “你们想要援助灾区,这是好事,凭啥拿那些本应该分给我儿媳妇儿的钱援助?拿着别人的钱做好事,你们的如意算盘可真打得响!”

    于泽他|妈吧嗒吧嗒说了一堆,红星食品厂来的那二把手助理被怼的哑口无言,他走近一些,想同于泽他|妈说‘您消消气’,结果于泽他|妈以为这人是要同她动手,吓得后退两步,一下子就从柴火垛下面抽出一把之前进林子里砍柴用的大砍刀来。

    “你要干啥!这是说不过我,打算动手了?”

    一米长的大砍刀往出一亮,红星食品厂来的那二把手助理哪里还敢动?他吓得险些尿裤子。

    “别别别别别别啊!大娘,您冷静一下!咱谈不妥就不谈,没必要舞刀弄枪的啊,这刀剑无眼,万一伤着人咋办?”

    于泽他|妈一脸凶悍,“我都和你说了这事儿同我谈没用,你还磨叽什么?你要是识趣地回去,我用得着抽刀子么?”

    小命都可能保不住了,红星食品厂来的二把手助理哪里还有心思谈,他连着退后了几步,退出一段安全距离后,转身就走。

    他怕自己晚走两步,小命就得交代在这儿。

    等那助理走出去好远,于泽他|妈才把那大砍刀给放下,她也跟着擦了一把汗,嘀咕道:“吓死老娘了,还以为他说不成就要动手呢!”

    -------------------------------------

    红星食品厂的助理回去之后,心有余悸地同二把手说了自个儿的遭遇,拍着心口说,“领导,您如果还想谈,那下次就换个人去吧!我胆儿小,实在经不住吓。”

    二把手听后,一计不成,又生出一计来。

    他同那助理说,“这次不用你去了,你去同厂子里的员工说,就因为他们家的事儿,我们厂子可能办不下去了,厂子要倒闭,工资也发不出来,让员工们去他们家闹!我就不信了,他们家是不打算在松原过了么?能够冒着得罪那么多人的风险也要收钱?”

    助理一听,不用自己出面,立马就去把这事儿给办了。

    当天晚上,于家就迎来了好几个远房亲戚,都是来劝于泽他|妈,让于泽他|妈同于泽和谢迎春说说,能不能别同红星食品厂闹得那么僵,不然他们这么大一群人都要失业。

    刚开始是零零星星几个人来,于泽他|妈也没多想,可后来再来的人都是扎堆儿来的,临到睡觉的档口了,还有人要来当说客,于泽他|妈总算明白了。

    这些人多半都是有组织、有预谋的!

    明知道你们来是为了啥,还用得着好声好气地摆着瓜子花生招待你?

    于泽他|妈关上门憋了一晚上,憋出一个损招来,她就坐在院子里磨那把大砍刀。

    噌噌霍霍地磨!

    大砍刀上生着的锈迹被磨掉之后,看着就渗人。

    在她磨刀的过程中,又有一个八百年都没联系过的远房亲戚过来当说客了,于泽他|妈都没把人往屋子里迎,她觉得那样会浪费自家的瓜子花生和凉白开,直接给人搬了个小板凳,让人坐在她磨刀的对面。

    手里的刀磨得寒光闪闪,配合上她脸上那狰狞的表情,说客准备好的词儿还没说出一句来,就被吓得胆寒了,支支吾吾半天,一个字都不敢说。

    于泽他|妈抬眼问人家,“你今天过来是打算干啥?看我磨刀么?”

    那人脸上的假笑都快绷不住了,“没啥,没啥,没啥,就是想着好久没过来同你坐坐了,过来坐一会儿。听说你家泽子已经有娃儿了?大家都说你孙子孙女和年画儿上的福娃一样,我过来看看。”

    “哦,真的吗?”

    老娘信了你的邪!

    于泽他|妈挑起眼皮看人家,手里磨刀的动作却不停,把那人给吓得抖了三抖。

    “真的,真的,比真金白银还真!”那人连连保证。

    于泽他|妈这才停止磨刀,说,“于泽他爸带着俩娃出去转悠了,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回来。要不你多坐一会儿,我再磨一会儿刀?”

    那人脸上笑得比哭还难看。

    “不用了吧……你这刀已经磨得挺亮了,再磨下去,你是打算杀人呢?”

    于泽他|妈咬牙切齿地说,“这些天啊,天天都有人过来烦我,我憋不住了,靠磨刀来释放一下压力,如果改天真的有人触我霉头上,我该捅就捅该砍就砍,杀人偿命我也认了,整天和一群苍蝇一样在我耳边嗡嗡嗡嗡的,快把我给烦死了。”

    那人的鸡皮疙瘩都一粒粒地窜出来了,“那个,那个,那个,我想到家里还有点事儿,就暂时不同你唠了,咱改天再唠哈,到时候我看看你孙子和孙女长得有多好看,能让十里八乡的人都夸!”

    于泽他|妈拎着大砍刀站起来,“我送送你吧。”

    那人就仿佛是受惊的兔子,一下窜出老远,“别!别!别!咱不用这么客气,你接着磨刀,我就不打扰你了!我改天再来……”

    她心里想的是,老娘这辈子都不想来你家了,心脏受不了这么这么大的刺|激!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第三更匀到明天了,晚上有个朋友过来,要攒个酒局……

    ~感谢在2020-07-18 10:21:55~2020-07-18 14:53: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Junior 20瓶;诺诺麻麻 10瓶;老天使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