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穿越小说 > 七零年代开挂生活 > 第50章 安分?
    眼见着谢迎春这油盐不进的态度, 谢父谢母一时间也没了辙。

    两人打算徐徐图之。

    哪知谢迎春问,“你们晚上打算住哪儿?还是已经买好了回去的票?要不我现在就喊于泽去把你们送出学校,你们打道回府?”

    谢父:“……”

    杜秀梅捂着腰说, “闺女,妈要不舒服, 在你这边住两天呗,住两天就回。火车上太折腾人了……”

    “知道火车上折腾,你们还来干什么?图那一千五?想都别想,之后也打消这样的念想。行了, 吃饭吧,吃完饭早点休息,我明天让于泽送你们走。之后没事儿别来找我, 有事儿更别来, 忙着上课忙着学习,没空陪你们生气。”

    杜秀梅:“……”

    当晚那顿饭吃的叫一个尴尬,杜秀梅想靠着逗两个孩子来拉近一下她和谢迎春的距离,结果那俩孩子看到她之后,就如同看到了蛇蝎猛兽, 小闺女就别说了,扯着嗓子哭得天崩地裂, 那看着不怎么爱哭的小男娃也跟着哭声嘹亮。

    于泽夹在中间有点尴尬,他数落自家儿子和闺女,“这俩是你姥姥和姥爷,大老远跑过来看你们俩, 你俩哭什么?”

    “这是哭着送他姥姥和姥爷走呢,就是声儿有点大了些,好好一顿饭, 搞得像是殡葬现场一样。”

    谢迎春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整个饭桌上的人都险些被噎着。

    -------------------------------------

    当天晚上,谢迎春给两小只洗完澡,安顿两小只睡下后,于泽悄悄问谢迎春,“你爸妈来是什么事儿,有没有为难你?”

    “没,你别操心,我能搞定。”她说出自己的顾虑,“我就是担心明天咱俩去上课后,咱妈应付不过他们俩来。”

    于泽把手托在谢迎春的腰上,把人揽到自己身边,“没事,你相信我妈的能耐吧,我姑那么大的脾气,不也被我妈给收拾得服服帖帖的?我妈看着和气,要是真有事儿戳到她的肺管子上,她比我姑凶多了。”

    有了于泽这句话,谢迎春第二天就放心地去上学了。

    最近荀教授总喜欢拿一些静力学方面的问题来考她,还说手头接了个什么样的保密课题,需要让她来帮忙完成一部分。

    谢迎春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锻炼机会,就答应了。

    上午一二节有课,第三四节 空着,谢迎春从公共教学区去了精密制造系,从荀教授那儿领到了任务——一种高精度的复合能源发动机制造技术。

    谢迎春负责的部分是发动机的‘能源转换部件’,她研究的核心问题是如何将供能设备供给发动机的能量在最短时间内实现最大程度的利用。

    因为这个项目是保密项目,这种能源转换部件设计出来是要给什么用,荀教授没同谢迎春说,但谢迎春大致能够猜到。

    这么大功率的发动机,多半是用在飞机上。

    她领了任务之后就往家里赶,赶回去时,谢父谢母正坐在屋子里陪于泽他妈尬聊。

    谢父说,“于泽是个好后生,前途不可限量,比我们的大女婿要好很多了。”

    于泽他妈就笑着说,“真的吗?我觉得就应该这样。昨天我还听你们和迎春儿说呢,她那姐姐离迎春儿差远了。龙配龙、凤配凤,迎春儿的姐姐就不如迎春儿出色,找的男人自然比不上迎春儿。”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这样说有些不大好,于泽他妈又加了一句,“其实啊,龙生九子,各有不同,能出现一个好的,当父母的脸上就有光。我们家泽子之前虽然不错,但也就是在生产队上显得不错,别家后生只能在地里头做农活,他就凭借个不错的脑子考到了油田去,赚得比我们两口子加在一块儿都多。”

    “后来啊,泽子能考上大学,关键还是迎春儿命好,她也会教。我们家泽子之前初中都没学好,高中上学的时候皮,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没咋学,硬靠着迎春儿一点一点教,把人给教会的。”

    “要是没有迎春儿教,泽子估计一辈子都会在油田上干。有了迎春儿之后,泽子走出松原,来到了平沙市,念了大学,开阔了眼界……都是迎春儿的功劳!能娶到迎春儿,是老于家祖坟冒青烟!”

    于泽他妈吹捧了一波自己儿媳,然后又往杜秀梅旁边坐了坐,问,“我有点想不明白,这么好的闺女,你们咋就忍心不亲?难道真是老人说的那种,天生的贱骨头,一生下来就是操心命?守着宝玉不要,非要丢了宝玉找一块破石头抱着,你们是咋想的?”

    说这话的时候,于泽他妈是笑着说的,把杜秀梅和谢父都给恶心了一遍,还让杜秀梅和谢父不能发作。

    杜秀梅干巴巴地说,“没有你说的那样,就是希望三个孩子都好,这个孩子省心,花在她身上的精力肯定就少些,上头那个闺女没啥本事,下面那个儿子爱惹事,肯定就在这两个身上耗的精力多。我们两口子确实有问题,因为二闺女省心,所以就没再二闺女身上怎么用心,后来慢慢地就习惯了,让二闺女觉得我们偏袒另外两个……老姐姐啊,你说,三个都是自己生的,怎么可能偏心到她说的那种程度?”

    “老姐姐,我们俩实在没招了,你给我们俩支个招吧!”

    于泽他妈眼皮子一跳,计上心来,她把怀中抱着的小于繁放到学步车里,一边比划一边支招,“这还不简单?当初,人的心是怎么一点一点变凉的,你们现在就怎么一点一点把人的心给捂热。原来迎春儿觉得你们对她不上心,偏心另外两个,现在你们就偏心她,明明白白地偏心她,把一颗真心都捧在她面前,在她身上砸钱,砸到她看到你们的真心和诚意,这不就行了?你们好好做,让她把心头那口陈年恶气给消了,啥事儿解决不了?”

    “我要是你们,我就变着花样地给她送东西,她要是不收,那就给孩子送。做的多一些,时间久一些,就算是个臭石头,也能把她给捂热了!”

    杜秀梅和谢父面露难色。

    他们不缺钱的时候都舍不得在谢迎春身上花钱,更别提现在他们缺钱,他们的目的是找谢迎春要钱。

    可要是真就这样回去了,他们不甘心啊!

    谢迎春眼瞅着这老夫妻俩住下不走,口头劝(撵)了两次也不走,每次都是那副我们有难言之隐但就是不好意思说的样子,谢迎春也就懒得劝了。

    想住就住着,正好还能帮着带带娃,反正家里买了什么水果蔬菜和肉,都一块儿吃,她也不会因为那点儿怨气就针对自己的亲生爸妈,但这两口子想找她要钱,门早就给焊死了。

    谢迎春抱着论持久战的想法,一点都不慌,于泽他妈发现这亲家两口子也挺奇葩的,说脾气不好吧,其实人两口子脾气挺好的,带孩子也还算上心,可那蠢事儿做的真是一套一套又一套,她在心里总结了一下,得出一个结论来——这两口子脑子不开窍。

    这种情况一连持续了小半个月,谢迎春心里都纳闷儿了,这俩夫妻该不会是把津市的房子给卖掉,实在没地儿住了,这才跑到平沙市来投奔她的吧!

    她打算抽时间问问。

    殊不知,谢父和杜秀梅这会儿也实在熬不住了,夫妻俩打算同谢迎春再提一次,不像上次那样狮子大开口了,这次是能要多少就要多少,给不了一千五,给五百也行,如果五百舍不得给,那三百也能接受。

    晚饭后,谢父再次叫着谢迎春去开了个家庭会议。

    谢迎春一听就笑了,问谢父,“你们觉得三五百很少是么?谢盼春那工作一个月也就十几块不到二十,你们同她去要个三年五年的工资,看谢盼春给不给。我还以为你们已经死心了,打算住一阵子就走,没想到是一直都憋着呢!”

    “我就这么说吧,你们如果想在我这儿住,我也不撵人,只要住一天,我就管吃管喝管一天,生恩养恩都这样报。你们要是说想从我这儿拿了钱去给谢伟春,想都别想!就算谢伟春真需要这笔钱,那也得他谢伟春来跟我说,给我写借条,拿着房子的大红本来压我这儿,我才会把钱借给他周转。你们就别想从我这儿拿钱了,我看谢伟春比看你们俩还要顺眼。”

    杜秀梅傻眼了,“你看伟春比看我和你爸顺眼,你倒是帮衬伟春一把啊!”

    “我看他顺眼,是因为他没做什么惹我不愉快的事儿,偏心是你们偏的,和他没啥关系,但我又不是他爸他妈,凭啥给他钱?我赚钱不辛苦?我把钱花在我闺女和我儿子身上,之后这俩小的要给我养老,我花在谢伟春身上,谢伟春给我养老呢?”

    谢父劝道:“你们姐弟俩把关系处好了,之后你遇到问题,他肯定帮你啊!要是你没钱养老,伟春念着你帮过他这么大的事儿,肯定不会袖手判官。”

    谢迎春的白眼险些翻到天花板上去,“呵呵,还给我养老,他给你们养老么?”

    “就算他说给你们养老,你们敢信么?”

    “提要求的时候不看看自家父母的能力,要求满足不了就要绝食,就要倒插门,这样的人,你们指望他给养老,不如现在我出钱给你们种一颗歪脖树,改天实在活不下去了,找根麻绳就能自我了断!”

    一想到那倒霉兄弟做的事儿,谢迎春就气得心口疼,如果谢伟春现在敢站在她面前,她绝对要狠狠批一通,给这脑子有坑的弟弟好好洗洗脑。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7-16 14:41:08~2020-07-16 17:35: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请不要让我书荒 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