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穿越小说 > 七零年代开挂生活 > 第44章 找外援啊!
    红星食品厂的人多精明啊, 他们从电话中听谢迎春说这张方子采用‘保底+分成’的模式后,心就凉了半截!

    要求抬高了,门槛也抬高了!

    谢迎春的便宜不好占了!

    果不其然, 谢迎春提出了‘单张方子三万,之后所有依托于这张方子的盈利分红三成’的要求。

    红星食品厂负责同谢迎春谈的那人苦笑着说, “谢师傅,分成这个……不太好吧,您看这样行不,我们给您加点钱?单张方子三万, 我们给您翻一倍,到六万,分成就算了。”

    一个是源源不断的活水收入, 一个是到此为止的死水收入, 谢迎春又不傻,她说,“我也觉得单张方子的价格有点低了,毕竟红星食品厂靠着一张甜饼干的方子就赚了那么多,又是新厂址又是新生产线的, 这样吧,单张方子六万, 分成还是按照原先的三成,你看怎么样?”

    电话那头立马就没声音了。

    有你这样谈生意的吗?

    我们这边才砍了一刀,能不能砍下来都得另说呢,你就坐地起价了!

    过了好一会儿, 电话那头的人才苦笑着说,“谢师傅,你这价格谈的有点不诚心啊。”

    谢迎春反问, “这方子能赚钱是大家公认的,你们赚了那么多,开出来都得价格那么低,是谁没诚意?我原先看在合作过两张方子的基础上,要价并不高,结果你们不顾念情分要砍价,那我也就不顾念情分,只能给你们涨涨价了。”

    “就六万加三成分成的红利,愿意谈就带着合同来国防科大找我签,不愿意谈就不浪费电话钱了。我还有点事,先挂了啊!”

    电话‘嘭’地一下挂断,红星食品厂那边的人懵了好一会儿,从桌上抄起本子来就往厂长和厂里书记的办公室走去。

    这可不是小事,他的和厂里的一把手与二把手请示。

    红星食品厂的一把手和二把手听属下汇报了谢迎春坐地起价的事儿,一把手听说谢迎春开出的价格后,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看向二把手,“你觉得呢?”

    二把手想了想,咬着牙根子说,“买吧。除了买之外,我们没有别的选择。”

    “配方有多么重要,我们都心知肚明。当初的青山食品厂多么风光?现在同我们比起来,他们哪里还有什么可比性?两张配方能把我们给撑起来,也能把别人给撑起来,别人还能借鉴我们走出来的路少走很多弯路。我们已经乘上了这艘逆流而上的船,根本没有后退的路。别说退了,只要不前进,就是退步。”

    “有一个现状摆在我们面前,那就是,如果我们花钱买下这个方子,我们能赚,但是赚得不会像之前那么多。如果我们不花钱买这个方子,我们一毛都别想赚,还会亏钱。”

    一把手听不明白了,“我们不买这个方子的话,继续做我们原来的配方,怎么会亏钱?你这说的也太玄乎了吧。”

    “市场就那么大,舍得花钱吃饼干的人就那么多,供这些人选择的东西多了,均摊到不同东西上的利润可不就少了?”

    “我们的喜饼刚开始卖的时候,甜口饼干的销量就受到影响了,青山食品厂的咸口饼干也受到了影响,不过不如我们甜口饼干受到的影响大。主要原因不就是甜口饼干和喜饼都是甜的,好甜口的人买喜饼多了,自然就买甜口饼干少了,咸口饼干受影响的原因不就是买咸口饼干的人也去尝试着吃喜饼了?”

    “饼干市场就那么一大块,青山食品厂当初起来的时候,就把一些东粤、闽南那边的饼干厂给挤垮不少,后来我们加入进来了……我们要想保住自己手头的利润,并且尽量多赚,只能继续从别人手里抢利润,抢不过来,那就只能被别人抢走,道理就这么简单。”

    一把手仔细品了品这话里的意思,同那个负责同谢迎春谈价格的人说,“听厂长的吧。另外呢,我布置一下工作,我们得两条腿走路,一条是抓紧谢迎春这边,就算变不成合作伙伴,那也绝对不能变成竞争对手。”

    “另外呢,我们得自己抓紧配方这一块儿,自己找人尝试,也可以高价去一些厨子手里买他们的面点方子等等,只有自个儿能搞出配方来,才能不受制于人。至于说找什么厨子,去京城啊、金陵啊……这些地方之前都出过御厨的,花钱找他们买几个方子,我们总不能一直都在谢迎春这棵树上吊死,万一她哪天不和我们合作了,我们总不能都饿死。”

    “还有分三成这个,钱的数目在我们手里,我们不说谁知道?我们说三成是多少,那就是多少,每年意思意思糊弄过去就成了。”

    二把手猛然抬头,一脸不敢置信。

    -------------------------------------

    合同是在七月中旬签的。

    彼时,大浪底水库溃坝造成的影响已经渐渐消退,从各地奔来的援助队伍也逐渐回返,李彧教授的尸骨还没有找到,杜云红教授带着李彧教授的行李以及戴过的草帽、用过的钢笔以及保存下来的手稿回了国防科大。

    土木系前,学生和老师站了一排,手里捧着或黄或白的菊花,自发地来为李彧教授送行。

    是衣冠冢。

    将李彧教授生前穿过的衣裳、用过的纸和本子一并烧了,装在骨灰坛里,就葬在距离国防科大不远的公共墓地。

    国防科大对李彧教授的追封很快也就下来了,追封为烈士。

    谢迎春和于泽参加了李彧教授的告别仪式,于泽见谢迎春的情绪不大对,一直都盯着谢迎春的反应,二人回到家后,于泽见谢迎春坐在床上翻起了书,心里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他给谢迎春倒了一杯水,递给谢迎春,说,“我真挺担心你的。如果这次是你去了,咱俩的缘分是不是到那会儿就断了?”

    谢迎春了怔怔地看着书,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别瞎想,生死有命,造化在天。而且就算我去了,也不可能挺着个肚子上大坝,你别瞎想。”

    于泽坐到了谢迎春跟前,把手放在谢迎春的肚皮上。

    谢迎春的肚子发出一声清楚的‘嘟’……

    于泽一脸惊喜,“是不是你肚子里的孩子放屁了?我听到嘟的一声了!”

    谢迎春满脸冷漠,“是我肚子饿了。”

    于泽:“……哦。”

    “我去做饭,你想吃点啥?”

    “锅包肉、红烧肉、过油肉、梅菜扣肉……我想吃肉!”谢迎春像是报菜谱一样说出一堆菜名儿来,她说完之后,一脸希冀地看向于泽。

    于泽起身,自言自语地说,“好了,今晚吃粥,白水煮粥。”

    没过多久,厨房里就飘来了阵阵肉香。

    -------------------------------------

    大浪底水库溃坝之后,所有人都担心中下游的水库会受到影响,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导致中下游一连串水库都跟着溃坝。

    幸运的是,上天还算眷顾华夏这一片土地,一众专家学者们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红星食品厂同谢迎春签了协议之后,谢迎春在自己家里教了他们怎么配制烤馍片的调味配方以及发面时需要注意的地方,最后烤出了一盘咸香酥脆的馍片来。

    红星食品厂到了大浪底水库下游,在一个受灾情况不算严重的地方设立了厂址,然后便把红星食品厂二厂给办了起来。

    积压的粮食迅速地消耗,民间资本凭借其特有的活力特性而为大浪底水库中下游经济注入了救命的活力。

    谢迎春一整个暑假包括后来的秋季学期都在忙着计算别的水坝的溃坝率的事儿,因为汛期已过,各地的防洪抗洪压力都减轻不少,她也终于能喘息一阵子,每天都能抽出一段时间来运动了。

    眼见着十一月临近,于泽慌了神。

    生孩子的事儿虽然已经联系了国防科大附近的妇幼保健站,若是谢迎春发作,直接从国防科大的校医院转去妇幼保健站,但孩子生出来之后谁带?

    他和谢迎春都没有经验啊!

    关键时刻,于泽想起了十个月没见面的妈。他给青山公社打了一个电话过去,拜托接线员将电话转到了他们生产队,终于联系上了他妈。

    “妈,迎春要生孩子了,你看家里能不能走得开?你能不能伺候月子?”

    于泽他妈懵了,“迎春要生了?啥时候怀上的?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之前都不和家里提一下?”

    “啊?没和你说吗?正月里就怀上了,这会儿快到预产期了。你买从松原到平沙市的火车,不用带太多东西,我们这边都有。你看我爸方便不?要是我爸方便的话,让我爸也一并过来。”

    松原那边这会儿正忙着种冬小麦呢,而且于泽他奶也在家,总不能让老太太也跟着坐火车去平沙市吧……可于泽他妈又担心一个人伺候不过来,她也清楚谢迎春和娘家的关系不大好,于是想出一个主意来——找外援!

    外援能找谁?当然是于泽她亲姑黑脸婶子啊!

    虽然于泽在电话里百般强调,说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让他妈什么都别带,但于泽他妈根本不信于泽的话。

    能将怀上孩子这种大事儿都忘了和家里说的人,嘴里还有什么话能信?

    于泽他妈是从孩子的尿布开始准备的,还有小被褥这些,都挨个儿准备上了,有些东西临时做很明显时间不够,于泽他妈就翻箱倒柜地把于泽当年用过的都翻了出来,用开水烫洗了好几遍,然后放在太阳下晾干,塞进蛇皮袋子里。

    姑嫂二人一人扛着一个蛇皮袋子,踏上了南下的旅程,就如同逃难一般。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7-13 00:09:23~2020-07-13 20:51: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蕃暝弃冬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