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然出车祸了。”

    这个消息传过来的时候,苏悦正在家里挑选着她下场宴会要穿的晚礼服。

    金鸡奖电影节即将到来,苏悦作为最佳女主奖的入围者之一,当然是要应邀前去参加电影节的颁奖现场。

    L.T早就把她走红毯时要穿的衣服准备好,并且还送过来了搭配礼服的项链跟首饰。

    苏悦看着那串钻石项链,假装不知道它跟刘珏手上戴的手表是情侣款,笑着收下了。

    她听到消息,试戴首饰的动作停缓下来,转头问温路:“你刚才说什么?”

    温路看着手机上显示爆了的热搜,“林乔酒后驾驶的新闻上了热搜,她跟一辆车相撞,并且把对方的车子撞得不成车形。”

    “林乔报警自首了,媒体们闻声赶来,纷纷报道了这一消息。我收到可靠消息,被撞的那辆车是苏然的。她那车要赶去车站,车站必经的地方正好是北街口那座后山的马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跟林乔发生冲突,出了车祸。”

    监控里很明显能看得出来是故意撞上去的。

    林乔毕竟是曾经走红过的艺人,她酒后驾驶造成车祸的新闻可比普通的车祸新闻要有爆炸性得多。

    所以警方刚刚公布这一消息,那些媒体记者就好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扑了过来。

    消息里只提到了林姓女士酒后驾驶,且受害者现在在急救室抢救两个重点。

    尽管警方没有再透露出任何的消息,但也足以让他们脑补出一段剧情来。

    再加上那辆车被撞成这个德行,一看就是有意为之。

    是情杀还是仇杀,究竟是怎么样的原因,才会使一个带有知名度的艺人不顾一切,哪怕毁了自己的前途,这辈子只能在牢里度过,也要撞上来?

    媒体为了热度,写的报道用词暧昧,根本不会有人关心被撞者是谁,到底有没有生命危险,他们更关心的是这件事背后所能带来的热度跟关注。

    苏悦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她把项链戴上,转头问刘珏道:“好看吗?”

    刘珏伸手,将她的一缕头发弄到耳后,认真地欣赏了两秒,才点头道:“好看。”

    苏悦便笑了,“我也觉得好看。”

    再过了段时间,温路带来了另一个消息。虽然苏然抢救回来,但脸部受到极大伤害,无法做修复手术,并且脊椎严重受创,下半辈子恐怕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

    苏然得知自己毁容跟残疾的消息时,又哭又笑,十分癫狂,歇斯底里地把屋内能砸的东西全都砸了,但不管怎么样,除了上半身还有知觉外,她没办法再重新站起来。

    “而且,我还听说,上次的火灾跟苏然有关,监控器拍到火灾当天,她曾经出现在现场,没过多久屋子就被烧了,现在警方正在进行调查。”

    但是不管怎么样,无论纵火的人是不是苏然,她都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这对于一向骄傲的她来说,这样的生不如死无疑比死亡更让她接受不了。

    原本苏悦以为自己听到苏然现在的状况,心里会产生一种快意,但奇怪的是,什么都没有。她的内心平静无比,就好像苏然只是她的生命中一个毫不相干的人。

    也的确是没有关系了。

    容晋坐在办公室内,翻阅着几张照片。

    秘书已经看他盯着这几张照片很久了,也不知道它们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值得留意这么久。

    虽然没有看清上面到底是什么内容,但左看右看,也还是普通的照片。

    容晋把东西放进抽屉,又抬头看了眼时间。

    秘书以为他在等什么人,但却始终没有再听到容晋有其他的吩咐。

    过了会儿,办公室的门却被打开了,门外走进来一群警.察,秘书的瞳孔微微收缩。

    容晋却毫无波澜,仿佛眼前的人不是来找自己的一样。

    外面显然引起了轰动,员工看到这样的情景,纷纷躁动起来,以为公司发生了什么大事。

    他们就听到警方说道:“容晋先生你好,经过警方调查,几日前北街口的一桩车祸与你有关,你涉嫌教唆他人犯罪,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北街口的车祸?!

    那不是林乔酒后驾驶出车祸的地方吗?容晋怎么会跟那次的车祸有关?

    一瞬间,公司的人更加躁动不安起来,讨论声一片。

    容晋却很淡定地站了起来,点头道:“那就走吧。”

    容奇看着电视上报道的新闻,容晋坐上了警车,离开了公司。

    他心里不由感觉到一阵畅快。

    不管最终结果如何,容氏都会因为这一次的事情而经历一场大清洗,就算容晋到时候再回来,他也不可能再坐上总裁的位置。

    容初还是个毛头小子,不足为惧;老头子的年纪又大了,到时候容氏还不是会落到他的手上。

    容奇脸上露出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容。

    这不能怪他,他也不想这么快对容晋下手,但谁让容三这小子竟然要对他赶尽杀绝呢?

    他手头上还有批货没送出去,没想到就被容晋察觉到,直接断了他的后路。

    要不是多亏了自己干的这些事情,能攒得到这么大笔钱吗?

    容晋竟然也跟老头子一样糊涂,还妄想破坏他的好事。

    可惜了,本来这批货有一部分是要用在苏悦身上的,但她现在对容晋毫无用处,再加上又有苏家跟简家保护着,身边还多了几个护花使者。

    要是能让她成为容晋的软肋,到时候还不是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容奇想到自己被容晋坏了好事,不由得暗骂了一句粗话。

    但一想到未来,他又不由得对美好的生活展开了畅想。

    这次他倒要看看,还有谁可以破坏他的好事。

    房门突然被打开,容奇以为是哪个佣人不长眼来打扰自己,不耐烦地骂道:“我不是说了,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进来吗?!”

    容奇抬头,正想训斥两句,当他看到外面走进了的竟然是警.察之后,整张脸顿时变得发白起来。

    他心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完了……

    最近发生了好几桩的爆炸新闻,第一件就是女星林乔蓄意报复撞人的车祸事件,尽管警方没有明确提出嫌疑犯的名字,但是高糊的熟悉车牌号,以及林乔所属公司新媒公布的与林乔解除合约划清界限的通知,差不多等同于默认了网友的猜测是对的;而这第二件,就是这场车祸竟然跟容氏的总裁容晋有关,这两个可以说是毫无关联的人联系在了一起,事情变得越发扑朔迷离起来。

    至于最后一件事,就更加让人震惊了,容氏曾经的二把手容奇,竟然涉嫌走.私。

    这件事可以说是在A市引起了轰动,国民对于跟毒.品相关的事情最为敏感,并且对此物深恶痛绝。

    这样害人的东西,不知道害得多少家庭分崩离析,但凡沾上一星半点,都会让人走向无法挽回的绝境。

    它就不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警方对此展开了调查,尽管证明了这件事跟容氏无关,只是容奇犯下的罪行,但这样的负.面消息对于容氏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容氏的股票跌了很多,公司内部更是一团乱,如今的重担都放在了苏瞳身上。

    苏悦打电话过去的时候,苏瞳过了很久才接起电话,尽管语气听上去一如既往,但她还是能感觉得到他声音里透露出来的疲惫。

    “小瞳,你没事吧……”苏悦担忧地问道。

    因为有着原著的记忆,苏悦一直对容家的人怀有警惕,她想要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所以从来没有放弃过对于这件事的调查跟警惕。

    无时无刻不在寻找证据,好将这些人绳之以法的。

    她拜托刘珏让人私底下调查此事,却得到了一个跟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的结果,原本以为跟毒.品有关系的容晋,跟这件事竟然一点关系也没有,而一直进行违法勾当的是容氏的二把手容奇。

    之后苏瞳回了容家,苏悦担心他的安危,就把这件事情告诉给了苏瞳。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一切调查都在秘密进行当中,直到有一天终于找到了证据。

    苏瞳大义灭亲,亲手将证据送到了警局。

    “我没事。姐,你放心,容氏没有那么脆弱。如果不是我们找到了证据,把容奇送进了监狱,也不知道他还会酿成怎样的大错。”苏瞳的声音听上去很累,但还是在安慰着她,“你可别小瞧我了,这种事情对于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姐姐,我已经长大啦。”苏瞳小小声地说道。

    苏悦见他还不忘强调自己已经是一个男子汉的事情,就知道苏瞳并不是在强撑着,心里也放心了下来。

    原本她还担心他的父母会因为这件事对苏瞳有隔阂,但经过一番谈心后,发现他们是真的爱着他,并且还是他们提议让苏瞳将证据交到警局的。

    尽管容家的人或多或少有着一些小毛病,但对于苏瞳的爱倒是无可指摘的。

    “你要保重身体,处理的公司的事情,如果有遇到不懂的地方可以问你的父母,或者……问苏霖也可以。如果不是涉及到公司内部的问题,应该没什么是不能问的。”

    “苏霖很厉害。”苏悦下结论道。

    她旁边的人在听到这句话时,不由抬头看了眼苏悦,微微抿了抿唇,但苏悦没有看到。

    “好吧。”苏瞳有些不乐意地撇嘴,“那哥哥厉害,弟弟就不厉害了吗?”

    他还是没有办法接受自己的姐姐不只是他一个人的姐姐的事实,跟苏悦拥有血缘关系的是苏霖,能让苏悦叫“哥哥”的也是苏霖。

    本来苏瞳还跟姓氏沾上边,现在他甚至都不姓苏了。

    苏悦哄道:“都厉害,都厉害!”

    苏瞳听着她这么敷衍的回应,就知道苏悦又在哄自己,但嘴边的笑意却怎么也止不住。

    苏悦挂断电话后,就听见刘珏幽幽地问道:“我不厉害吗?”

    苏悦一愣,随后想到他竟然因为这件事在暗戳戳的吃醋,扑哧笑出声来。

    她一把抱住他,笑眯眯地说道:“厉害!你最厉害啦!”

    他们是“都”,但他是“最”。

    所以,他在苏悦心里是最特别的。

    刘珏联想到这个,脸颊不由发烫起来。

    苏悦见他这么容易就又害羞了,更是轻笑出声。

    ……

    苏瞳挂断电话,眼底的笑意还没收回,看向眼前的人,声音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暖意,“怎么了?”

    “我们在容三爷……”那人很快又改口,“容晋的抽屉里,找到了一样东西,想了想,还是应该要拿给您过目一下。”毕竟照片上的人是……

    苏瞳挑了下眉,接过几张照片。

    竟然是苏悦演过的几部电影的剧照。

    苏瞳翻过背面,在上面发现了一行字,是一段让他有点看不懂的话。

    ——“那年冬季的寒雪,是不是很冷。”

    苏悦回房间的时候,发现床头的小人似乎动了一下。

    起初,苏悦还以为是自己眼花出现了幻觉,但认真地看了一阵,发现系统变成的小娃娃真的在动。

    它隐隐地发着光亮,慢慢地,系统睁开了眼睛,对苏悦眨了眨眼。

    苏悦欣喜地唤道:“系统!你活过来啦!”

    系统肢体僵硬地活动了一下,随后对着苏悦说道:“恭喜你,成功地摆脱了之前的命运。”

    它的语气里充满着真挚的祝福。

    之前的命运?

    苏悦心里困惑了下,很快又被系统接下来的话吸引了注意力,“之前我能感觉到你在找我,但很抱歉,我的力量快要用光了,所以一直没能及时回应你。”

    “原本按照这个世界既定的轨迹,你的女主身份会被逆袭,从而被苏然夺走气运光环,幸好……一切都还来得及。”系统笑了笑,看向她时的目光很温和。

    不是以前那样暗淡无光的机械目光,苏悦可以从它的身上感觉到一种暖意。

    “我知道……一开始你就说过,我的身份是,被逆袭的原女主。所以,原本这个世界的苏悦,才是真正的女主,对吗?”

    系统点了点头,“是……”

    苏悦问道:“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这件事情,缠绕她很久了,苏悦一直都想要得到答案。

    系统似乎猜到了她想要问什么,点头:“你问吧。”

    苏悦问:“你知道……苏悦她,去哪里了吗?她过得好不好?”

    苏悦问的,自然是原主“苏悦”。

    “你放心,她过得很好很好……”系统看着她的目光无比怀念,随后欣慰地笑了。

    苏悦总觉得这句话是在对她说的,这样的目光很熟悉,它仿佛认得自己。

    这样奇怪的想法还没在心里停留多久,系统便已经从床头柜上费劲地爬了下来。

    它对着苏悦说道:“现在,我要颁布最后一道任务。”

    苏悦正想要帮忙扶起它,听到系统的话,忍不住笑道:“不是吧?重逢的好时刻,你还要说这么扫兴的话?”

    系统伸出小短手,揪住苏悦的衣服,费劲地往上爬,直到够到她的脸庞。

    它凑过去,在她脸颊落下一个冰凉的吻,声音无比柔软地说道:“宿主苏悦,从此万事如意、一切顺心。”

    苏悦怔愣了下,就听到它在耳边轻轻地说:“苏悦,我要回总部去了,很高兴认识你。”

    系统的这句话刚说完,它就化作了一道白光,一点点贴近她的脸颊,带来阵阵细凉的触感。

    然后消失不见了。

    苏悦恍神了会儿,就听到有人问道:“怎么了?”

    她回神,对上刘珏关怀的目光。

    苏悦进房间这么久都没出来,也很久没有回应,刘珏担心她在里面出什么问题,这才进来看了眼。

    苏悦下意识看向床头柜的方向,原本应该放着一个Q版小人的地方,现在空荡荡一片。

    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金鸡奖电影节现场,走红毯的几乎都是能占据热搜头条的人。

    而当某一个剧组出现的时候,媒体的镜头迅速对准那边的方向。

    苏悦穿着旗袍,优雅大方,衬得她肤色白皙,更加地落落大方,宛若民国时期的世族贵女。

    当记者们看到她身边的男伴时,不由吃了一惊,苏悦身边的竟然是苏家的大公子,也是A市赫赫有名的贵公子苏霖。

    苏霖从来不会出现在这样的公众场合,现在却能为了苏悦破例。

    他们不由想到圈内的一个谣言,相传苏悦的背景不简单,难道苏霖就是她背后的靠山吗?

    苏悦笑着挽住苏霖的手走红毯,苏悦跟苏霖的同时出现,瞬间燃爆全场,所有的镜头都对准了他们,其他人再无半点光芒。

    于清怡在后面看到,不由得佩服起自己的机智来,“还好我没有选择在苏悦后面出场,不然的话多倒霉呀。”

    她虽然是这么说着,但眼里却满是调侃的笑意。

    记者举着话筒,努力凑到两人面前来,话却是对苏霖说的:“苏先生,请问您与苏悦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来走红毯,网上的传闻是真的吗?第一次走红毯的感觉如何?”

    他接连问了好几个问题,都是在场的人心里好奇的。

    张圆远远瞧见,不由偏头看向旁边的经纪人,语气里满是纳闷,“他们这是什么意思?苏悦姐跟霖少长得还不够像吗?”

    尤其那双漂亮的眼睛,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为什么他们还能往龌龊的方向想啊?而且苏霖也从来没在外人面前掩饰过自己有妹妹的事情,怎么就没人往这边想呢。

    苏霖微微一笑,看了眼苏悦,语气满是温和,“第一次陪妹妹走红毯,感觉尚可。”

    妹妹?!

    苏霖的这句话一出来,可以说是直接回答了前面的所有问题。

    能被苏霖叫做妹妹的能有几个,当然就是苏家的大小姐!

    苏霖,苏悦。

    即便两人拥有着相同的姓氏,也从来没有人往这方面想过,毕竟这个世界上姓苏的人多了去了。

    但现在听到苏霖这么说,再认真一看,两人的确有相似之处。

    苏悦点了点头,“后面还有人要走红毯,我们就不耽误大家的时间了。”

    她拉着苏霖,往内场走去。

    而转播现场,观看直播的粉丝却都震惊了。

    苏悦竟然是苏家大小姐!

    原本以为需要小心呵护的小可怜苏悦,竟然是大佬的千金!

    “呜呜呜,女儿原来这么厉害!怪不得气质这么好!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

    “我本来还想赚钱包养苏悦的,算了,还是等苏悦来包养我吧!”

    “富婆,软饭,饿饿!”

    “楼上几个菜啊,醉成这样。”

    苏悦跟苏霖进入内场之后,她看到前方的人,对着苏霖说了句话,很快就跑去跟刘珏会合。

    苏霖轻摇头,笑着目送她离开,转头与旁边过来问候的人员对话。

    原本苏悦是打算跟刘珏一起走红毯的,只是经过商议之后,决定让苏霖陪她。

    为了避免日后再有人拿她的身世做文章,他们就打算直接对外人公布苏悦的身份,而在镜头面前宣布,无疑是最快捷方便的做法。

    “我猜,今天的头条大部分都跟你有关。”于清怡坐在嘉宾席的第二排,正好跟第一排的苏悦是一前一后的位置。

    苏悦现在已经可以凭借自己的实力跟地位,坐在第一排的位置上了。

    苏悦的作品部部都是精品,又有奖项在身,还是娱乐圈里最年轻的大满贯的视后。

    以她这样的年纪,能达到这样高的成就,的确是非常了不起的本事。

    于清怡跟苏悦都入围了最佳女主角,媒体们都等着看她们两个互相冷眼,但没想到她们相处得倒是很和谐。

    “我这个女主角是镶边的,也就是挂了个名号,这部电影其实是大男主戏,所以拿不拿奖对我来说也不重要。倒是你,一定要给我拿奖!狠狠打那些说酸话的黑子一耳光!”说到这里,于清怡的语气也变得凶狠起来,似乎下一秒就要冲去打架。

    她一想到黑子们说的什么灵异片一看就不是金鸡奖的喜好,苏悦入围肯定是有黑幕。

    放屁!国家级的奖项,黑幕它个大头鬼!

    苏悦反倒还要来安慰她。

    但那些人有些话倒也没说错,金鸡奖的确是有它的喜好,一般会颁给更为正能量含义的电影。

    苏悦对于这次能不能拿奖看得很开,她还年轻,未来还有很多的机会。

    其他人看上去比苏悦还要紧张。

    随着一个个奖项的公布,重头戏终于来到了主角奖。

    主持人说着俏皮的话,把在场的艺人们逗笑,大屏幕上也开始回放几位女主角在电影里的出色表演。

    主持人拿着信封,缓缓拆开,当看到里面的名字时,笑着喊出了那个人的名字,“让我们恭喜,最佳女主角获奖者——苏悦!”

    于清怡高兴得鼓着掌,简直比她拿奖了还要开心,“苏悦!快上去拿奖啊!”

    尽管没有做好拿奖的准备,但苏悦已经不像上次金像奖那样,没有备好领奖词。

    她从容地走到台上,接过奖杯,对着所有人鞠躬。

    “感谢所有支持我的人,尤其谢谢我的粉丝。是你们陪我走到现在,没有你们,就没有今天的苏悦。”

    说着,苏悦笑着晃了晃手中的金杯,语气认真地说道:“这份荣誉属于我,也属于你们。”

    颁奖典礼结束之后,苏悦为了躲开媒体,几乎是刚散场,就拉着刘珏跑了,留下一堆烂摊子给温路收拾。

    温路客套话都快要说累了,脸上还努力挂着笑容,“嗯,接下来苏悦有什么打算,还请各位多多关注工作室的微博动态,以及近期的记者发布会。”

    至于“罪魁祸首”,这会儿已经趁乱跟刘珏跑出了现场。

    苏悦乔装打扮,跟刘珏低调地来到一处半山腰,欣赏着夜间的风景。

    晚风凉凉的,她舒服地眯起眼睛。

    两人坐在石凳上,抬头看着天空。

    就在这个时候,天上突然盛放烟花,五颜六色的光芒初绽,瞬间将漆黑的夜色点燃。

    苏悦仰起头来,认真地看着,斑驳陆离的烟花也仿佛盛开在了她的眼底。

    她突然问道:“你记不记得,那一晚的烟花,也是这么漂亮耀眼。”

    刘珏轻轻握住她的手,笑了笑,点头:“当然记得。”

    那个夜晚,她双眼微亮地看着他,眼里似有星辰万千。

    那一晚的璀璨笑意,就都在他一个人眼底了。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

    预定的几个番外大概是:系统前世跟苏悦的关系、前世苏悦死后的剧情、还有苏悦跟刘珏的番外。

    前世的肯定不像现在这么轻松,应该还有点虐,我到时候会备注好,大家不喜欢看的跳过就好。番外估计也没几章啦,我尽量这两天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