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穿越小说 > 娇软女A,霸总男O > 第78章 结局章
    相处了这么久, 阮软和江言湛早就已经十分默契。

    江言湛变脸的时候阮软就仿佛发现了什么,紧跟着她就眼睁睁看着江言湛起身迅速走向洗手间……

    这个时候阮软也跟着变了脸。

    她丢下手里吃到一半的甜品,脚步迅速地跟着江言湛往洗手间的方向走。

    一般甜品店里是没有洗手间的,不过这家甜品店的老板就住在店面楼上, 店里刚好也有洗手间。

    这洗手间本来就没什么人用, 江言湛脚步飞快地冲进omega洗手间以后, 里面慌慌张张地出来一个男o,一边走还一边慌慌张张地回头,大概是以为刚刚冲进去的人是个alpha……

    阮软站在门口稍微等了一会儿,江言湛就从里面出来了。

    他的脸色十分阴郁,见到阮软以后稍微缓和了一点, 低声道:“怎么跟过来了?”

    “你是不是……”阮软小声说, “那个?”

    江言湛:“?”

    江总跟阮软的默契有几秒钟的暂时宕机, 江言湛一瞬间没明白阮软在说什么, 他只是觉得刚刚吃的甜的太多了, 有点腻味。阮软怎么就这么小心翼翼的样子?

    “什么意思?”他直截了当地问出口。

    能让生性傲娇的江总有话直说, 阮软的功劳大大的有。她还来不及感慨这件事,因为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

    “甜心, 我们先回家吧。”阮软说, “回家我跟你讲。”

    江言湛:“……嗯。”

    江总一头雾水地跟着阮软出了门。

    甜品店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 他们看见两个人先后去了洗手间, 还以为是今天做甜品的时候发生了什么非常严重的低级错误——比如把盐当成了白砂糖——才让今天来的两位大客户先后变脸。

    可这种错误发生的概率近乎为零。

    而且两位客户当中,那个一看就比较好说话而且似乎掌握了主导权的女alpha, 走的时候是喜气洋洋地走的。

    临走前,她还偷偷折回来,跟店员要了打包袋,把那个omega咬了一口的饼干小心翼翼包起来带走了。

    这是个什么操作啊?

    店员们和老板都很不解, 江言湛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有阮软非常高兴。

    她在走出甜品店时,作弊一般偷偷看了一眼手机。

    孕期信息素那栏终于被点亮了,里面的详细内容已经完成了不少。阮软抬眼看向身边的江言湛,温声说道:“甜心,我们打车吧,或者喊司机来开车……”

    江言湛:“?”

    他今天好像格外的迟钝,直到这个时候才隐隐约约地察觉到了一点什么。看着阮软的表情,江言湛的脚步停了下来。

    他还是有点反胃,因为身体不舒服连思绪都慢了半拍,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近乎迟疑地问开口:“……你的意思是……?”

    “你不是不舒服吗?”阮软过去轻轻摸摸他的肚子,“很可能是有宝宝了呀。”

    江言湛:“…………”

    阮软说得太直接,他本来只是隐隐约约有点猜测,被她一下子捅破了那层弱不禁风的窗户纸。

    而且她一边说还在一边抚摸着他的腹部,就好像里面真的有个小生命似的……

    虽然,似乎,可能,或许,确实是真的有。

    江言湛没说话,阮软抬头去看他,就看见他喉结上下滚了滚,神色复杂,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这一刻她忽然觉得,或许冥冥之中,父母和孩子之间确实是有心电感应在的。

    就像是之前,江言湛还没去检查身体,她也不知道手机app可以看出来这么多信息,按理说怀孕的概率比现在大得多,已经接近了百分之百……

    可他们两个人当时似乎都很平静。

    平静地思考如果有了孩子会怎么样,甚至还平静地考虑到了有可能没有孩子的情况。

    唯一的那一点激动,只是因为对孩子的期待——和现在的心情比起来,连万分之一都不到。

    阮软觉得非常紧张,心跳得飞快。

    江言湛之前多冷静啊,这会儿再看呢,他简直迟钝得好像一个小熊软糖了。

    阮软笑着抱了抱他,然后主动拿出手机给司机打了电话。

    江言湛垂眼看着阮软的侧脸,等阮软打完电话,他才缓缓地问了句:“你确定了?”

    阮软:“……”

    他的直觉好像也变得跟小熊似的了。

    阮软本身就不擅长说谎,更何况她从未想过要骗江言湛。这时候听他这么问,阮软犹豫几秒,老老实实地回答:“嗯,差不多可以确定了……”

    江言湛沉默片刻,移开了视线。

    “我也能感觉到。”他又扫了阮软一眼,若有所指,“一部分是直觉,还有一些证据。”

    阮软:“……”

    总觉得江总似乎在说别的事情是她的错觉吗?

    阮软眨了眨眼睛,一时间还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她想着要不干脆就和江言湛说了吧,虽然站在大马路上聊这个有点儿不太好,但他都已经这样暗示了,不说多少还有点尴尬……

    就在她犹豫的片刻,江总的司机赶来了。

    这地方本来就距离公司不远,司机过来快也是情理之中的。只是这来的时机也太不对了一点,阮软话都到嘴边了,又被迫咽了回去。

    她忧愁地瞟了一眼司机。

    她的表情让江言湛有点想笑,但刚刚差点说出口的话题又让他笑不出来。

    阮软和江言湛一起上了车子后座。

    这回是阮软先上的车子,她一上车就按下了车子后座上的一个开关。隔板在后座和前排之间缓缓升起。

    江言湛偏头看向她。

    “那个……”阮软组织了一下语言,“甜心,我想跟你坦白一件事情。”

    江言湛:“嗯?”

    阮软:“我其实不是人。”

    江言湛:“……?”

    阮软:“……”

    她觉得自己的语文课都白学了。

    人类的语言明明那么博大精深,为什么她学到最后只学了个短小精悍。

    就连江言湛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话。他虽然早就发现了很多蛛丝马迹,也对阮软的身份有着诸多的猜测——根据阮软平时无意识透露的那些信息,她很可能来自别的时空。

    刚认识的时候也查过她的信息,当时江言湛就觉得有点奇怪。追溯起她的过往,几乎每一条信息和过去的痕迹都非常的清晰明了,但竟然找不出任何一个和她关系密切的人。

    最“亲密”的那一对叔叔阿姨,也是在把阮软的信息上传到匹配系统以后,就被阮软断绝了来往。

    他们试图联系过阮软,甚至也联系过他。但他们两个都不予理睬,这对夫妻也很快地忘记了这件事情,重新回归到自己的生活当中——就好像阮软从未出现过一般。

    这些小事情单独拿出来看都不是很特别,串联在一起就能发现其中的违和之处。

    不过江总之前一直没有太在意这些细节。

    说到底,那些都只是查到的资料,还有一些没有证据的推测。它们只是一些统计得来的数据,是纸上谈兵。

    而眼前这个天天和他待在一起、对着他笑的小alpha,才是确确实实、真实存在的。

    她就在他的面前,她做的每一件事情说的每一句话他都记忆犹新。

    江言湛信任她,所以不会去追查,也没有深思。

    不过,那天领证的时候,阮软是真的暴露了。

    很多abo的婚姻她都不是很清楚,反倒是提起“新郎新娘”“爸爸妈妈”“只有男性和女性”这一类的话时,她很快的理解并接受了,完全不像是在听什么新知识。

    当时江言湛就在想,她可能是从另一个时空来的。

    另一个,“传说中”的,只有男性和女性存在的时空。

    这猜测十有八九是真的,他相信阮软,自然也相信阮软在当时做出的反应。

    不过江言湛没有直接的证据。

    阮软的身份信息应该有很多都是虚假的,他不知道阮软为什么会拥有那些信息,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出现在他的身边,更不知道阮软待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但阮软对他的好是真的,阮软从和他在一起以后就认认真真地充实着自己的生活,也是认认真真全心全意地对他好。

    ——她不是只在这个世界待一段时间。

    ——她不会离开,也不想要离开。

    有了这样的判断,江言湛就不再急着去探究阮软的小秘密了。毕竟,她有多藏不住秘密,他也是知道的。

    果然,他今天只是突然想到,顺带提了一下,她就全招了。

    ……就是招出来的内容和他想的有那么一点出入。

    “……不对。”阮软忽然道,“我现在应该已经是个人了。”

    江言湛:“?”

    阮软抿着嘴巴,像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看上去还怪委屈的:“你不会讨厌我吧?我是说……”

    江言湛缓缓地叹息一声。

    他伸手拍了拍阮软的肩膀,虽然脸上还没什么表情,但是动作轻缓得仿佛浑身上下都写满了“温柔”两个大字。

    这画面感染性极强,阮软一下子觉得自己像是犯了错还被包庇,感动极了。

    “别急。”江言湛道,“回家再说。”

    车子里虽然还是有隔音效果的,但万一呢?

    毕竟阮软要说出口的,可能是某些颠覆人类常识的东西……

    和阮软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江言湛早就准备好了要被,因此非常冷静。

    车子平稳地开到了他们的家门口。

    他们现在住的房子还是阮软之前租的。

    按照阮软现在的流量和收入,其实她早就可以在这附近贷款买一套差不多的房子。只是这房子住了一段时间已经有了感情,再加上房东人真的很好说话,周围的邻居也都熟悉了不少,住在这里没有半点不顺心的地方,暂时就没有考虑什么搬家。

    现在想来,之后有了孩子,还是应该要搬到更大的房子里去才是……

    上电梯的时候阮软就在想这件事情,她一面考虑孩子的房间要怎么布置、布置多大,一面开始暗自计算自己的存款、现在的收入水平和以后可能会发生的各种情况,想一想她可以在什么时候,在哪个地段买一套多大的房子……

    她发呆的样子太明显了,江言湛扫她一眼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还早。”他说,“不用担心。”

    怎么早呢!他都怀上了。

    没几个月就要生了,现在去买房子都不一定来得及装修散味道呢!

    阮软心里嘀咕着,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猛地抬头看向江言湛。

    “我,我虽然刚刚说我不是人类,可是,可是我的身体构造应该没有问题的!”阮软辩解了两句,下意识抬起手摸向自己的胸口,“之前去医院不是也做过完整的体检……”

    江言湛连忙抬手,按住了阮软的手腕。

    “我知道。”江言湛沉稳道,“你以为我在想什么?”

    “想一些不太好的事情。”阮软小声说,“我现在是人类了,如假包换的……”

    她有点心虚,越往后声音越小。

    因为手机app里的信息素还没收集完全。只要有一天没收集完,她就有一天不能够掷地有声地宣布——“我是人类啦!”

    江言湛失笑:“我没担心过这个。”

    古往今来那么多故事里,人类和神魔妖精什么的谈恋爱的故事可多了去了。再说,以前可是还没有什么穿越时空的故事时,就先有了人类和非人类在一起的传说——虽然这很可能是因为古代人类还没有穿越时空的概念——他既然能接受穿越时空,就能接受更玄幻的事情。

    他始终记得阮软之前对他说的那一句,“你应该很清楚呀”。

    清楚自己眼前的,是一个怎么样的乖小孩。

    江言湛又小幅度地笑起来。

    他牵着阮软的手,按了密码,打开他们的家门。

    阮软乖乖跟在他的身后。她始终记得自己现在是“犯了错误的小孩”这个人设,非常安静的没有再多说什么。

    进门以后,小孩立马抱住江总的腰开始撒娇。

    “我说实话。”阮软说,“我之前是小熊软糖,后来突然就变成人类了,现在身体和人类没什么区别的,之前也有认真学习人类的知识,通过考试证明了自己……”

    ……她说到这里,江言湛立马想起来,面前这个乖哒哒的小孩,还是之前高考状元来着。

    “我不是有意要骗你的。”阮软抬起头看着他,认真道,“这个事情不能随便对别人讲,需要保密的。”

    江言湛缓缓点头:“嗯,理解。”

    这下轮到阮软惊讶了:“你不觉得奇怪吗?”

    江言湛动作顿了顿,抬起手揉揉她的脑袋,沉声道:“之前奇怪,现在不奇怪了。”

    阮软:“……”

    江言湛:“……”毕竟没有哪个人类会浑身上下都是甜的。

    竟然是软糖。

    ……还是小熊软糖。

    江总虽然表面上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其实心里难免还是感到非常震撼的。他举起阮软的胳膊放到自己面前,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她胳膊上的软肉。

    阮软不解地眨了眨眼睛。

    江言湛:“……”

    因为是小熊,所以才力气那么大吗?

    因为是软糖,所以才到处都软绵绵甜兮兮的吗?

    ……听上去真是无懈可击的逻辑呢。

    江言湛抿了下唇,低下头在她的胳膊上慢慢咬了下去。

    这一口是贴着肉缓慢地咬下去的,虽然没有一下子用很大的力气,但就这么慢吞吞的磨下去,力气越来越大,阮软感觉到的刺痛感也越来越明显。

    她轻轻地“嘶”了一声,讨饶似地拍了拍江言湛的手臂,细声细气道:“甜心,痛。”

    江言湛慢慢地松了力气。

    他垂眼看着阮软手臂上的牙印,低下头顺着他的齿印舔舐过去。

    阮软小幅度地缩了下肩膀,小声说:“你在做什么呀?”

    江言湛停了下来,慢条斯理地回答:“吃……糖。”

    阮软:“……”

    你是在引诱我犯罪。

    她舔了舔嘴巴,心里默念他怀孕了不能下手他怀孕了要忍一忍……

    “你有这样被别的人咬过么?”江言湛不知怎么的突然说出了这种问题,“像这样。”

    说完还又用嘴巴碰了碰她的胳膊。

    这会儿大概是心疼她了,只是用上下嘴唇抿了一下,都没舍得用牙咬。

    “没有呀。”阮软理所当然地回答,“如果我被人吃掉了,那不是就变成——”

    她突然感到一阵后怕,没有继续说下去。

    江言湛:“你是从包装袋里变成人的?”

    “不,也不算是……”阮软想了想,解释道,“我是从软糖里面诞生的,却不是某一颗特定的软糖啦。就像巧克力大哥,好多牌子的巧克力都是他的本体——”

    江言湛面无表情:“巧克力大哥?”

    “啊,就是我刚开始变人类的时候,认识的……”阮软想了个人类更容易理解的解释,“认识的同事,跟我属于一个公司的”

    江言湛:“?”

    “我们变成人类以后会有绩效考核。”一个比喻贴合了以后,剩下的比喻就变得手到擒来了,“绩效考核通过了,就可以正式成为人类。现在只能算是人类练习生。”

    江言湛:“…………你没有通过吗?”

    “初步考核通过啦。”阮软拿出手机,“剩下的任务就是要收集你的信息素……”

    江言湛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阮软突然惊呼一声,连忙补充道:“啊!我不是为了收集信息素才接近你的,有这个任务的时候我们俩已经好上了——”

    江言湛失笑,拍了拍阮软的脑袋:“知道。在你心里我是有多不信任你?”

    “我怕你多想然后难过嘛。”阮软摸摸他的肚子,“听说孕期很敏感很脆弱的。”

    江言湛:“……是么。”

    他拽着阮软的手腕拉开,非常冷酷地开口:“我不会。”

    阮软想起某人来姨妈的时候软趴趴撒娇的样子,默默把到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纵容道:“嗯嗯。”

    江言湛满意地放开握住阮软手腕的那只手,转而握住她的手心,牵着她往房间里面走。

    阮软也没想到这个话题这么快就过去了,一般人突然听说这种事情,总该要震惊一段时间。

    她没想到的是,一来江总并不是一般人,他也不是突然听见,而是早就有了点心理准备。二来嘛,她从头到尾都很真诚,不论是对他,还是对身边的其他人,江言湛一直看在眼里。

    ……

    第二天一早,阮软就带着江言湛一起,去了之前去过的医院。

    虽然早就已经猜到了,但在拿到检查结果以后,阮软还是特别高兴。她看见身边的江言湛抿着嘴巴,一副要笑不笑的样子,霸总人设维持得很是辛苦。

    阮软勾住他的脖子,在他的下巴上亲了一口,快乐道:“甜心,我觉得好幸福。”

    江言湛也这么觉得。

    但他没说话,只是看着阮软开心的样子,伸手搂住了她的腰。

    “幸福?”他问,“是因为婚礼,还是因为……”

    阮软看了一眼他尚且平坦的小腹,犹豫了一瞬间,紧跟着反应过来,飞快地回答道:“当然是因为我们的婚礼就要来啦!”

    江言湛:“犹豫了。”

    阮软:“……”

    江言湛:“唉。”

    阮软:“……”

    不是,这,这就开始了吗!?她还没有准备好呢!

    昨天是谁说自己孕期不敏感也不脆弱来着!

    阮软抱着江言湛迅速捡起自己的求生欲:“我不是我没有别胡说,甜心啵啵啵啵——”

    江言湛冷漠地:“啵啵。”

    ……

    没过多久就他们的婚礼举行的日子。

    两个人说是只请几个人,结果朋友们还是拖家带口来了不少。

    江雪绯和段司是坐一辆车来的,来的时候横鼻子竖眼睛,就好像如果这不是个婚礼,他俩就已经要在现场大打出手了似的。

    紧跟着过来的是纸原。

    之前拍摄综艺节目的时候,纸原就曾经和阮软说过,之后会有不少的合作机会。果然,这段时间里,两个人一起做了一次直播,还合作拍了两期视频。

    但纸原之前孕期反应越来越严重,吃不好睡不好,只能先把工作放一放。

    现在孩子差不多五个月了,总算消停下来。

    他的肚子已经能够看出一个圆润的形状,大家都知道他是孕o,对他客气得很。

    纸原本来总是一副趾高气昂、看谁都不顺眼的样子,只有听八卦的时候能让他有点反应。

    而现在,大家都对他特别客气,他反而不好意思再摆脸色了,整个人都温和了不少。

    陪着纸原一起来的,是宋老师。

    阮软也没想到自己的高中老师会出现在自己的婚礼上。

    她和宋良哲打了招呼,让服务员把他带去座位。

    站在她身边的伴婚方栩差点昏厥,他跟在阮软身后拿着阮软的手包,一副随时去世的表情:“阮软,你这婚礼嘉宾名单好奇特……”

    阮软挠了挠头:“是吗?”

    “还能看见宋老师我是万万没想到的,刚刚差点离开这个美丽的人世。”方栩扶额,“宋老师是和纸原大佬终成眷属了吗?”

    “……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他们都是单身,也没有想凑一起过啦。”阮软提醒他,“纸原不是一个人怀着宝宝嘛,宋老师跟他认识挺久的,就顺带着照顾一下……和之前上学的时候照顾我俩也差不多。”

    方栩默默地移开了视线,“突然好想给宋老师发几张好人卡。”

    阮软:“嗯?”

    “……没什么。”方栩道,“江总怎么还没出来?我看客人都到齐了——”

    按照他们这里的传统,ao的婚礼上,一般都是由alpha站在门口迎接客人,在客人到齐后,omega再出现。

    这个时候alpha就可以在万众瞩目下、在耀眼的灯光之中,走过红毯,朝着自己的omega走去。

    一般alpha在走这段路的时候都会显得强势又霸道,而omega都乖乖站在宴会最前面的小舞台,等着alpha走到身边。

    阮软看了眼时间,也觉得有一点奇怪。

    “他会不会不来了?”方栩看着地上的红毯,“说不定从另一边突然滚过来另一条红毯,然后变成了他走向你……毕竟你们俩的婚礼很可能就不走寻常路……”

    阮软:“……”

    不会吧?江言湛一向很尊重她,怎么会不说一声就这样做。

    她还没来得及回答方栩——只听见“啪嗒”一声,大厅里的灯光突然全部熄灭了。

    紧跟着,一束追光灯突然亮起,准确无误地打在了阮软的身上——

    几乎是在同时,另一边,也亮起了同样的追光灯。

    大厅里一片漆黑,只有阮软,和不远处舞台上的江言湛,被追光灯的光线笼罩。

    江言湛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手里还捧着一束花——正是之前求婚的时候送给阮软的香槟玫瑰。

    他踩着红毯朝阮软走过来,追光灯打在他的身后,像是他在发光。

    但她的身后也同时有着同样的灯光。

    阮软只怔愣了一秒,很快露出了然的微笑。

    她的手里也捧着一束花,在江言湛朝她走了几步以后,一只手捧着花,另一只手提起裙摆,也朝着江言湛的方向走了过去。

    黑暗中突然响起了掌声,不知道是谁在带头很用力地鼓掌。

    随着阮软和江言湛的靠近,掌声此起彼伏,越发热烈。

    阮软感觉自己的眼眶有点发热,她看见不远处发着光的江言湛在朝她走来,越走越近。

    而她也在向着他的方向走过去。

    两个人在红毯的中间相遇,就如同求婚的那天一样,两束捧花的边缘轻轻碰撞在一起,捧花的包装发出轻响。

    两束追光灯交汇在一起,最终变成一束光。

    江言湛单手抱着捧花,另一只手碰了碰阮软的脸。他垂眼看着阮软,向来冷厉的脸上带了点微笑,不过他还昂首挺胸地站着,只有视线是向下看的,这笑就颇有几分霸总的傲慢。

    没有证婚人也没有主持人。

    江言湛低下头,刚刚去碰她脸颊的手指落在耳边,帮她把一点碎发别到耳后。

    四周的掌声停了下来。

    漆黑的大厅里变得一片寂静,唯独追光灯下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把花放在另一个人的怀里,张开手臂拥抱她。

    没有人来说一些设计好的台词,也没有人询问。

    江言湛靠在阮软的耳边,低声道:“……我愿意。”

    两束捧花被夹在他们中间,阮软干脆松开了手,抬起手臂勾住江言湛的脖子,在他的唇边轻声细语地也说了一句:“我愿意。”

    江言湛总算露出了真正的微笑。

    刚刚沉寂下来的大厅再次响起了掌声,原本请来在宴会开始时奏乐的乐队,这个时候也恰到好处地演奏起了适合的音乐。

    气氛热闹而又隆重。

    这并不是一场格外盛大的婚礼,也没有太多的见证者。

    可在场的人却都不约而同地觉得,这是一场伟大的婚礼。

    大家似乎都同时忘记了什么习俗和规定,没有人在意他们共同奔向彼此的举动是否不合规矩,也没有人会在意他们这样谁才是alpha,谁才是omega。

    明明是一段平坦的红毯路,他们却仿佛踏过无数崎岖的偏见和嫉妒。

    夹在两人之间的花束不知被谁高高地抛起——鲜艳的花朵散落开来。

    橙黄色的君子兰和奶黄色的玫瑰如同一阵鲜花雨,和众人真诚又热烈的祝福一同,纷纷扬扬地落下。

    在鲜花和掌声围绕之中,他们慢吞吞地接吻。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部分完结啦——

    后面还有番外!!

    ——

    说点完结废话吧!

    谢谢所有看到这里的姐妹呜呜呜呜!

    谢谢你们原谅我总是咕咕,没有扭头就走也没有鲨我煲汤(?

    写这篇文期间真的发生了好多事情,写得也不容易。

    一开始只是想满足一下自己的恶趣味啦,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姐妹喜欢呜呜呜谢谢大家

    这篇文肯定也有不满意的地方啦,写的过程中也曾经很痛苦,因为能力有限,一些想表达的东西写不出来,写出来的节奏、内容跟想象中根本不一样,之类的……好多次怀疑自己,也有想是不是自己太烂了,糟蹋了小软和小江(。)

    不过后来还是回归初心啦!想一想最初明明是为了爽才写的,干嘛还要不爽呢!怎么爽怎么来就好啦(?)

    最后总的来说写得蛮爽的!!希望大家看得也爽噢!!

    完结以后我还是会好好反思的!争取下一本能改正错误,还有进步!

    都看到这里啦,干脆就点进作者专栏,收藏一下作者吧(小声

    下一本写《反派投喂计划[快穿]》,女主是个刀子精!

    很沙雕的(?)感兴趣的姐妹们收藏一下啦!在专栏里就有!

    亲亲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