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姝女好逑[娱乐圈] > 第85章 八十五颗棋子
    两人倒完时差, 第二天倒是一起出去逛了逛附近的景区。赛前没必要再这么紧张地练习, 适当放松心情才是必要的。

    早上他俩出门后便随意找了个bar吃了点早餐, 裘姝没什么胃口, 吃了两口牛角包便饱了。江沉景怕她吃得太少血糖太低, 在路过一家甜品店时,买了点巧克力。

    “好怕吃了又胖。”她这么嘟囔着, 可江沉景一颗颗递过来时,她还是照吃不误, “红毯那天的礼服如果穿不上,卫遥会来杀了我的吧。”

    江沉景安慰:“今天多走点路就能消耗掉了,难得来巧克力之都,还是要吃点这里的巧克力的。”

    都灵确实是巧克力之都, 费列罗这样的品牌起源地便是在这里。当然,除了巧克力之都, 这里还是意大利的电影发源地。他们今天要去的, 便是都灵塔下的意大利国家电影博物馆。

    裘姝作为一名艺人,还是刚刚一脚踏入电影圈的电影人, 对于这样的地方自然不会错过。从大厅进入, 走上楼梯,便可见到电影最初诞生的模样。

    最早出现的电影放映机在那边陈列,裘姝从它身边轻轻走过, 遥想着当年,它是如何映出那一幕幕最初的经典。而后拾级而上,他们便看到了那一张张黑白画影, 即使是在黑白世界里,美人们的颜色却并没有一丝暗淡。

    明眸灿烂,一颦一笑皆是风情。裘姝几乎要看花了眼睛,拉着江沉景不停地絮絮叨叨说着这一幕那一幕背后的故事。而身边这位却听得迷迷糊糊,连人脸也记不住几张。

    最后裘姝问了他一道送命题:“这里的百大女演员,你最喜欢哪一位?”

    江沉景皱着眉头,在这整面墙前站了很久,才说道:“我喜欢第一百零一位。”

    裘姝猜到了他下面要说的话,跺了跺脚,便抬手捂住了他的嘴:“你别害我越级碰瓷啊!”

    江沉景拿下她的手,亲了亲她的手背,“以我自己的标准,实话实说也不行吗?”

    她微微并拢了双腿,站正了姿态,仰起脸看向他:“那你偷偷和我说。”

    他轻轻一笑,低头又牵住了她的另一只手,而后凑到她耳边道:“最喜欢你。”说完,便忍不住又亲了亲她,浅尝辄止,轻轻触碰。不过因为是在公共的场合,她还是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就这么被他哄得迷迷瞪瞪。

    两人又一路往上,乘坐观光电梯,最后到达了塔顶的观光台。

    高台之上,视线广阔,远远近近,目之所及,最远处有阿尔卑斯山白雪皑皑,另一边还能看到青蓝色的河水从波河河谷之间蜿蜒而来,再到近处,整个城市都是巴洛克与古典风格的建筑,路上行人悠然,午后还有人在阳台晒着太阳。

    日光正好,大概有和风习习,窗台上的常青绿植的小叶微微随风摆动。一时之间,令人生出无限感慨。

    裘姝靠在栏杆上远眺窗外:“等你比完赛,我们再一起去别的地方旅游,好不好?”

    当然好。江沉景回想起自己从前去过的那么多地方,因为比赛,一年到头总要到处奔波。可是每一次去的地方,他似乎都只是匆匆经过,而后便转战奔赴下一个地方。那些去过的城市,几乎都没有在他记忆中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

    不过他至今仍记得,前两年的冬天,在特罗姆瑟参加的一场团队赛中,当时比完赛,大家从赛场出来时看见的漫天极光。

    这一场极光是许多人从来参赛前便开始期待的,终于在最后一天看见。大家都非常激动,不停地拍照,与身边人分享喜悦。可是他却只是沉默看了许久,而后拍了一张照片留念。那张照片至今还留在他原来的相机里,一直没有导出来,与人分享。

    而他知道,从今以后,他路过的所有美景,都会有人与之共享。

    “你看!那边喷泉边还有鸽子!我们等会儿下去喂鸽子好不好!”

    他走过去,静静站在她边上,顺着她的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休息一天后,第二天便是开幕式,再转天,便是赛事第一天。裘姝一直在为他紧张,而江沉景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到了正式比赛那一天早上,还带着她在附近的小巷子里探店吃早餐。

    裘姝吃厌了牛角包,他便给她找合她口味的食物。

    “还有半小时就要进场了,我们快点买单走吧!”听到她这样催,他才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角,起身走向赛场。这悠然的模样,完全不像是之前集训状态时的他。

    江沉景确实不紧张,他们的比赛不是应试考试,还有赛前突击的机会。比到他们这个程度,有时候完全就是心态和状态的问题。所以他便是在全然地放松自己,调整自己的状态。

    当然看着身边的人叽叽喳喳为自己紧张,有时候也是一种乐趣。

    到了赛场门口,所有人都在翘首等着他,而他还站在原地,对身边人说道:“我进场了。”说完还把她新打理的发型揉乱了,才信步走进去。

    同时他的对手韦特兰德也才拿着一个面包,一杯牛奶,从另一边匆忙进场。

    看到江沉景,还打了个招呼:“不好意思,昨晚睡得有点晚,也起晚了。”他说着,往他身后看去,果不其然看到了视频里见过的他的女朋友,于是用他还拿着面包的手特意朝她挥了挥。

    裘姝也没认出他来,有些不好意思的回应了招呼。江沉景却挑了挑眉道:“春宵一刻值千金,您也多珍惜珍惜,早点休息。”

    “哈哈哈哈哈……”这位大叔闻言大笑,结果不小心呛了口牛奶,还是江沉景帮着拍了拍后背才平缓下来。

    这时候,边上的工作人员才提醒他俩:“两位先生,我们的直播在赛前半小时就开始了。”

    完蛋,两人皆是一脸不好意思。刚才那囧样,都被人看到了。

    实时的评论中,听得懂中文的,都开始刷起“恭喜江神大仇得报”的话语。

    幸好比赛准时开始,两人秒变回正经,裘姝也来到观众席,等候这一场冠军之间的最终对决。

    高手之间的对招,似乎往往常伴随着刀光剑影。但是有时候,又是大繁若简,至少在裘姝看来,这第一局比赛,两人还是在试探着彼此,下得都比较保守。

    最终第一天的比赛两人走成了和棋,倒也算开了一个比较平和的头。而接下来大半个月的比赛中,两人每天比一局棋,比完两局,又休息一天,再继续两天的比赛。

    一直到第十盘棋,江沉景以四胜三和三负的成绩,暂时领先了一分。

    而最后的两盘棋,与之前又不一样,中间隔了一天,才继续比赛。

    裘姝已经被卫遥亲自上门来催着走,可在江沉景进赛场前,她还是强留着,直到看着他走进去,她才离开。

    昨晚上教练和张院也如同往常一样,来到他们房间替江沉景做赛前的分析与赛后的总结。

    裘姝记得清楚,他们说今天的这一局棋至关重要,赢了便直接提前锁定冠军,和棋的话,最差不过再进入加时的快棋赛。而输了,两人便又回到了相同的起点,最后一局决定最终赢家。

    可是登机后,她在飞机上看直播时,听着讲评者的分析,便愈发觉得战局不利于他。

    可再看实时的赛场上,他依旧面色沉着,目光冷静,仿佛一点也不紧张。

    飞机即将抵达,裘姝关上手机,长出一口气。

    出了飞机,她便第一时间重新打开手机,江沉景的比赛还在进行,而此时守在机场的记者们却一拥而上。裘姝只好一心二用,一边塞着耳机挺实时讲评,一边又回复着记者们的提问。

    “姝姝,听说你是从都灵到法兰克福转机过来的是吗?你在都灵是一直在陪男朋友吗?”

    “是是是,”她点头,“景哥比赛很辛苦,我去给他加油的。”

    “这次入围,您有信心获奖吗?”

    “超级有信心!我景哥已经5.5:4.5领先了,目前胜率可是比他的对手韦特兰德老师高上许多的。当然韦特兰德老师也很厉害,之前可没有人能像他一样,蝉联冠军那么多年!非常令人尊敬!”

    她说完,身边的卫遥捂上了眼睛,边上其他记者也都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提问的记者尴尬道:“……姝姝我问的是,你自己有没有信心获奖……”

    裘姝:“……”耳机里,传来了裁判的判定声,裘姝来不及尴尬,连忙掏出手机,对边上人道:“先等等,我看一下结果。”

    屏幕上,出现了这一局的最终结果。

    是和棋。

    这还是江沉景苦战之后,求得的和棋。这一局确实是对方一开始抓住机会占据了优势,之后便一直把握这个优势,让江沉景下得很被动,也因此,失去了进攻的先机,一直在做后手的防御工作。

    裘姝脸上的表情肉眼可见得失落了下去,卫遥过来问她:“怎么了?”

    她抱着手机委屈:“景哥不能提前获胜,只能后天再比最后一局了。明天我们走完红毯,就立刻回都灵看比赛好不好?”

    “好好好。”自然全部随她,这祖宗啊。

    当晚裘姝这段采访传回国内,又上了一次热搜,一群人笑她憨憨,傻得可爱。

    江沉景自然也看到了,笑她傻,她却道:“你聪明就够了,你说过要拿冠军给我的。”

    他困惑了:“我什么时候说过?”

    “你就说过!”她这么强制要求,他只好回应:“好好好,我说过,冠军属于你。”

    裘姝这才满意:“你晚上好好休息,明天记得看我走红毯。我这次的礼服可好看了,欸,可惜你看不到真人穿的效果。”

    “好,那我期待一下。”

    第二天,众星汇聚于红毯前,整个柏林星光熠熠。除了他们这个剧组,国内还有另外两部电影也入围了,大家都想在红毯上争奇斗艳,期待着谋杀所有菲林,一个个整装待发,找好了最好的设计师,最好的造型师,当然也买好了最佳位置的热搜。

    裘姝就比较佛了,她知道这一次他们大概率是来陪跑的,所以一直一脸的淡定。和江沉景在一起久了,这份沉着淡定的模样倒是学了个九成九,不过人家是真淡定,她却是面上装的。

    这一次红毯有网上直播,江沉景问来了张翊临直播地址,和他同步看起了直播。

    裘姝在比较后面出场,江沉景看完前面的形形色色美人,始终面不改色,直到裘姝一行的车子驶到红毯前。

    坐在外侧的“男士”先行下车,一身纯白色西装又酷又飒,镜头拉近一看,哪里是什么男士,原来是越挽之啊。这高挑的身材,不用穿高跟鞋,都能碾压许多男士。

    只见她走到另一侧,帮忙拉开车门,翠色的裙摆首先影入观众的眼帘,而后她单手贴着胸口,在越挽之的搭手下,终于下了车,完完全全出现在镜头前。

    深V露背的礼服,收腰的设计更显得她的纤细,而胸口的大开大合又显得她分外地挺拔饱满。这一身纤秾合度,妆容浓丽,分外贴合,她整个人便仿佛是一朵人间富贵花,在镜头前热烈绽放着。裙摆是花枝,而她本身便是那朵含珠带露的花朵。

    下车之后,裙摆及地,越挽之帮她理了理,紧接着两人便一起走向了前方。

    一时之间,无数镜头对准她俩。一个是世界名模,自然不缺关注。而另一个,则如此美丽,所有的镜头,都忍不住想要捕捉到她的动人光影。

    妩媚清艳,精致妍丽,镜头之下她所有的美丽被无限放大,不仅摄影师偏爱她,直播画面前,也有无数人在赞叹。

    江沉景也看愣了好一会。她的美丽他比所有人的清楚,可他仍旧会被一次次惊艳,而她也总能一次次给他惊喜。

    红毯上,裘姝逗留的时间不算太久,没多少米的距离,本就可以一分钟内走完,不过凹造型多费了点时间。

    入场之后的社交便显得有些无聊了,颁奖晚会倒是有些值得期待,这一届中有不少好电影,她还是满期待揭晓的最佳会是哪一部。

    颁奖之前,她终于找到卫遥拿到了手机。于是便迫不及待和江沉景开始炫耀。

    “我的礼服好看吗!”

    “好看。”那边秒回,“回去再穿?”

    裘姝倒是想,但是这种礼服都是借来的,想买人家设计师可能还不舍得。她如实说了,江沉景却道:“设计师联系方式给我?”

    靠!就喜欢他这样直接的!

    颁奖终于要开始,裘姝的位置还算比较前面,越挽之和她坐在一起,她拍了拍她的手道:“导演说了,等会儿如果叫到我们的电影,就让我俩一起去领奖。”

    “我们领奖?”她诧异,“什么奖?”

    越挽之解释:“他说是有可能,艺术贡献银熊奖,颁给服装的,我们的服装设计师没来,她已经写好稿子了,让我们两个作为代表上去。”

    那倒也合适,裘姝今天身上穿的这身,便是这位设计师设计的。

    他们这部电影是时尚片,服装定然是关键,能拿奖,好像也不意外。

    在最佳编剧银熊奖颁奖结束后,终于迎来了艺术贡献奖,裘姝下意识挺直了脊背,果然在主持人口中,听到了他们这部的电影的名字。

    追光灯扫过来,越挽之率先起立,伸出手让裘姝搭上,而后两人一起走向了舞台。

    越挽之的英语更好,毕竟在国外打拼多年,获奖感言由她代说,而裘姝只是站在一边,说了一句:“今晚我的服装,便是我们的设计师亲手设计,大家看到我这一身,便能相信,这个奖她实至名归!”

    掌声如潮,这一晚在一波又一波掌声中结束。裘姝整晚都仿佛踩在云端,而踢掉高跟鞋后,才慢慢从云端降落,脚踏回实地。

    她本想连夜又赶往都灵,但是卫遥和江沉景都不允许,于是便在柏林休整了一晚上。第二天清晨她便早早起来,按耐不住,让卫遥给她订了最早的航班,先飞往法兰克福,而后再是换乘前往都灵。

    一路顺畅,车子从机场开出,裘姝便一直不敢看手机上的直播。比赛的是他,最紧张的人却是她。

    时间在分秒流逝,裘姝不停地想着可能回出现的情况,可就是不敢看实时的内容,生怕一看就看到他不利的局面。

    机场过来,也是一路畅通,但距离不算近,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后,才总算到达赛场。车子刚停下,她便甩下身后所有人,直接奔进了赛场。

    而刚一进去,裘姝看到了的便是台上的两人起身朝对方伸出了手的画面。

    这是……握手言和?还是?比赛,结束了?

    那结果呢?

    她转头看向右上方的大屏幕,赫然是几个加粗的数字——7:5!

    是江沉景赢了!赢了赢了赢了!他赢了!他打败了蝉联这么多届的世界冠军,成为了新一届的世界冠军,棋协棋联同时认定的,最具权威的世界冠军!

    裘姝忍不住地大声呐喊,欢呼雀跃,全场也随之沸腾!欢呼的欢呼,鼓掌的鼓掌,所有克制于棋盘之间的好胜好斗的澎湃情绪,一时全部汹涌而出。

    冠军的奖杯送上舞台,由原世界冠军传递到新世界冠军手中。那一刻礼花绽放,同空中纷纷扬扬洒落,两人共同举起了奖杯,那一瞬间,大家仿佛看到了两个时代的棋手的交接,与新纪元的开启。

    全场仍在欢腾,而裘姝转身激动地抱住了后面赶来的卫遥:“他做到了!他做到了!冠军!!我的冠军!!”

    她语无伦次,卫遥被她摇得也有点发晕,好不容易摆正了眼镜,找回一丝理智:“衣服,还有衣服!他估计等会儿就要出来接受记者采访了,你快去准备!”

    “对对对!”一经提醒,她也立刻冷静,连忙又转头往自己的车子跑去。

    车上的人都下来了,给她留下了足够的空间。裘姝在拥挤的环境里好不容易终于换好衣服,理了理褶皱的地方,轻轻拍了拍胸口。她觉得有些紧张,又深呼了两口气,才渐渐平复下情绪。

    没一会儿,卫遥敲了敲车窗,“来了。”

    她长出一口气,冷静下来,而后推开了车门。

    冠军的奖杯自此交到了江沉景手中。他抱着奖杯,走出赛场,果然迎面而来的都是等待已久的记者,他往外看了看,又看了看手机,仍旧没有裘姝的消息。

    如果昨晚让她赶来了,那她今天是不是就能在现场看到自己拿到冠军的画面了?

    记者的问题一个接一个追问而来,江沉景来不及遗憾感慨,只能先来应付他们,让他们一个一个来,才来得及回答。

    室内环境还是太过拥挤,于是大家把地方移到了室外。外面晴空一片,他点头示意下一个记者提问。

    只听对方问道:“江先生,刚才那局棋,残局前韦特兰德先生向您提出过和棋,和棋了其实您也锁定了冠军,可为什么您却拒绝了呢?”

    江沉景的目光飘向远方,为什么拒绝?韦特兰德只想要两人的差距小一些,输得好看一些,而他已有必胜的把握,为什么要答应?

    如此想着,他正要回答,却见不远处那辆有些熟悉的小车车门打开,而后便出现了一段翠色的裙摆,仿佛昨晚的画面重现。如心有灵犀般,下一秒,那裙子的主人走出了小车,抱着一束捧花,直直面向着他,脸上是按捺不住的笑意。

    一瞬间,他脑海中蹦出了这样两个词——

    语笑嫣然,顾盼生辉。

    “江先生?江先生?”他久不回答,记者疑惑地叫他,又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后方。

    他的目光没有移开,却也回答道:“从我下棋以来,便一直信奉一条原则,无论是如何艰难的棋局,我从不会轻易求和认输。”

    目光所及之人,越走越近。

    “但是现在,我只要一个裘姝。”

    不懂中文的记者,还是一头雾水他话中的意思。而边上懂的人,已经自觉为他让出了一条路,还帮忙着拉开了还没反应过来的同行们。

    两人之间的阻拦终于被清除,记者们也停下了采访,才是按快门的手却一直没有停下。闪光灯不停在两人之间亮起,冬日的暖阳之下,她的这一身绿色裙摆尤为地清新动人。

    裘姝终于走到了他的面前,把手中的花束朝他递去,“恭喜你啦,我的世界冠军。”

    江沉景接过了花束,递出自己的奖杯,却在她伸手拿到奖杯时,直接把人一拉,拉进了自己怀中。

    “说好了的,世界冠军属于你,奖杯和我,都要收下。”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