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茵茵的脸红成了番茄。

    看着门在自己眼前关上, 感觉可以当场用脚趾抠出一套豪华别墅。

    她自暴自弃地将头埋到沈哲怀里,但想到再不出去可能更加说不清楚,只能打发沈哲出去面对这个尴尬的局面, 自己鸵鸟地拿衣服去浴室冲澡。

    晚上出了不少汗,许茵茵烧已经全退了。

    她冲了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走了出去。

    许母在厨房给两人做早餐, 沈哲在旁边打下手,看起来挺和谐的。

    不一会, 早餐上来了。

    许茵茵本来还有点紧张,但是许母什么也没问, 她渐渐就放松了。

    因为天气原因,许茵茵上午不用军训,但是有个班会要开, 下午还是去报告厅听报告。

    许母想给她请假回家休息, 但是许茵茵觉得没必要。而且, 最后要想拿到军训学分是必须要参加军训检阅的, 她一个人缺席太多,在队伍里跟不上也不好。

    许茵茵和沈哲出门, 许母说要留下来帮他们收拾收拾屋子再走。

    许茵茵回学校开了班会, 临近中午的时候给自己母亲打电话,许母说她已经回去了,帮他们添了一些生活必需品。

    许茵茵也就没有回去,中午在宿舍睡了个午睡, 直到下午的报告结束才回去。

    许母将房间重新收拾了一遍,所有东西都摆得整整齐齐,还给许茵茵带了不少衣服过来。

    许茵茵回去后照常先去浴室冲澡,吹头发的时候,她去床头找梳子,拉开抽屉,结果看到了一抽屉的计生用品。

    许茵茵脸立刻就红了,将抽屉关上。

    沈哲站在门外:“茵茵,可以吃晚餐了。”

    “嗯。”许茵茵头发都没吹就跑了出去。

    “先吹头发。”

    沈哲拉着她进去,拿耳温枪给她量了体温,确定已经没问题后,将吹风机拿了过来。

    沈哲并不是第一次给许茵茵吹头发,上辈子许茵茵学的设计,忙起来经常熬夜,每次沈哲去看她,想说她几句,许茵茵就会整个人吊在他身上,“好累啊,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抱。”

    沈哲还能说什么呢,当然是将怀里的女孩抱起来,抱她去浴室,抱她出来,给她吹头发,有时候头发都没吹完许茵茵就睡了过去。

    沈哲将吹风机插上电,熟练地帮她吹头发,许茵茵也想到了以前的事情,顺便想到了一些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脸偷偷地红了。

    将许茵茵的头发吹干,沈哲习惯性地拉开抽屉,然后同样看到了一抽屉的计生用品。

    许茵茵本来想拦,但是已经晚了。

    沈哲的眸子变得幽暗了几分,他淡定地将抽屉关上,摸摸许茵茵的头:“先吃饭。”

    这个“先”字让许茵茵感觉到了莫名其妙的压力。

    晚餐是沈哲做的,他原本只会做西餐,现在中西餐都会做,而且厨艺很好。

    许茵茵觉得再这么让沈哲开小灶下去她迟早得胖。现在军训还好,每天运动量大,军训过后得将锻炼也加入日程,她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出现小肚子的。

    沈哲将脏盘子扔进洗碗机,榨了两杯果汁,然后打开了电影放映装置,问许茵茵想看什么电影。

    许茵茵选了一个海报最漂亮的。

    今天是阴天,时不时下点雨,外面已经完全黑了。

    两人拉了窗帘,一起窝在沙发上,许茵茵靠在沈哲怀里。

    房间里拉了灯,只有前面电影传出来的光。

    这是一个科幻爱情片,男女主角经过一系列艰难险阻后终于团聚,动情地吻在一起。

    后面电影画面逐渐往少儿不宜的方向发展,许茵茵不自在地动了动,抬起头,发现沈哲也在看她。

    外人眼中,沈哲是个很冷淡的人,眼神冷淡、气质清冷,只有看许茵茵的时候,他的眼神是深邃又温柔的。

    每次被他看着,许茵茵的心脏都会砰砰直跳。

    周围的空气都跟着躁动起来。

    沈哲低下头亲她,唇瓣相碰,身上似有电流涌过,沈哲含住她的唇,许茵茵主动搂住了他。安静的房间里可以听到两人接吻的声音。

    两人一路从楼下亲到了楼上,沈哲抱着她,从沙发上亲到楼梯,最后回到床上。

    许茵茵的身体陷在柔软的大床里,沈哲压着她,眸子深不见底,似乎已经忍到了极限,只用了最后一丝清明,声音喑哑地问她:“茵茵,愿意吗?”

    许茵茵红着脸点头,望着他的眼睛:“愿意……愿意愿意。”

    她抬起头亲了亲沈哲,“许茵茵每一辈子都想对沈哲说愿意。”

    最后一个字说完,沈哲便再也忍不住压了下来。

    壁灯照出床上两个人的影子,灯光跟着晃动。

    许茵茵喊得嗓子都哑了,睡过去前,许茵茵沉痛地想,她要收回刚刚那句话,憋了两辈子的男人惹不起。

    因为天气的原因,军训停掉了几天,到了周四,天空再次放晴,新生们又进入了下一轮军训之中。

    军训检阅那天,许茵茵作为新生代表讲话。

    许茵茵在老师的要求下写了一份非常热血的讲话。

    十八岁,未来还有无限可能。

    她知道,按照剧情,任西西将来会成为一代歌坛天后。

    她知道,顾瑞会成为一个有才华的歌手,最终证明自己。

    当然,剧情可能会变。

    她现在早就不再把这个世界当作一本书来看。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不管未来如何,她都会和沈哲牵着手一起走下去,不离不弃、携手到老。

    许茵茵满二十岁那天,她和沈哲一大早就到了民政局,排在了最前面。

    当天去登记的人很多,许茵茵和沈哲站在人群中,鹤立鸡群,非常引人注目。

    就连工作人员都忍不住多看了他们几眼。

    沈哲在旁边填表,许茵茵对照着填,时不时咬一下笔头:“这个怎么填。”

    沈哲伸手往她头上一敲:“笔脏,不准咬笔头。”

    “不咬就不咬嘛,你好凶。”

    许茵茵说着在他手臂上咬了一口,凶巴巴地说:“哼,我要凶回来。”

    沈哲无奈地摇了摇头,将手上的表填完,将许茵茵的表也拿过来填好了,让她签名。

    将手续弄好,两人拍了照,领到了两本红本本。

    照片里两人的肩膀亲密地靠在一起,就连沈哲这种表情不丰富的人脸上也带了笑意。

    沈哲拍了一张,发了朋友圈。

    许茵茵也发了。

    朋友圈下的点赞很快就排成一片,下面全是祝福,当然也有免不了调侃几句的。

    谢思齐:下次回家要多带一份礼物吗?

    许茵茵:?

    谢思齐:给我未来外甥。

    许茵茵:……

    周玥:我几年前掐指一算就算到了你们今天要领证,婚礼请千万选在我的假期,我要当伴娘。

    谢思齐回复周玥:我以为翘课达人压根不用担心假期问题。

    周玥:……

    周玥:茵茵,谢思齐欺负我。

    许茵茵:锤爆他的狗头(敲打)

    ……

    许茵茵的朋友圈下面很热闹,沈哲那边同样热闹。

    大家纷纷表示要敲沈哲一顿大的。

    沈哲幽幽回复:以后茵茵管钱,等我先通过批准。

    大家立刻表示受不了,并表示不想吃这顿狗粮。

    沈哲笑了一下,放下手机。

    当天两家一起吃了顿饭,坐在一起商量两人的婚礼问题。

    许茵茵说想等到毕业的时候,大家答应了。

    领证前和领证后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两人依旧时不时拌拌嘴,你噎我一句,我噎你一句。

    但是许茵茵想做的事情沈哲都会鼎力支持,沈哲爱乱吃飞醋的小毛病许茵茵也觉得可爱。

    毕业之前,许茵茵开了自己的小提琴单人演奏会,并且和临大的老师一起参加了一个央视展现艺术美的综艺节目。

    节目每一期都会请不同艺术行业的专业人士过来录节目,有国画、书法、乐器……

    许茵茵参加的就是一期关于小提琴的科普录制。

    这个节目更多的是教育和科普,本来收视并不算高,结果许茵茵出镜那期直接爆了。

    许茵茵颜值高、学历高,神仙拉琴,整期视频随便一截都能当壁纸,尤其是她拉小提琴的视频,在网上疯传。

    很多学小提琴的人出来膜拜大神,普通网友分不出技巧高低,纷纷出来舔颜,许茵茵微博粉丝疯涨。

    不过许茵茵对这一切毫不知情。

    她的微博是参加节目前应节目组要求开的,方便节目组@她,里面只有几条官方微博的转发,她很少上这个号。

    而且她上个月刚报名参加了一个高校联盟举办的活动,去贫困地区义演。

    这一走走了大半个月。

    贫困地区条件艰苦,许茵茵跟着活动团辗转演出,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

    山区民风淳朴,许茵茵收获了很多小朋友真心实意的崇拜和喜爱,也增长了很多见识,代价是累得去了半条命。

    回城那天,许茵茵没有跟车子回去,自己买了机票飞回临城。

    沈哲去机场接她。

    沈哲之前就想去看她,不过他们演出团并没有呆在一个地方,而是两天一换,大部分时间都在路上,很难刚好遇到。

    而且山区不像城市交通发达,很多路线连地图都搜不到,只能当地人带路,沈哲就没有去给她找麻烦。

    半个月看似很短,但对于心有挂念的人来说,已经足够长。

    许茵茵在飞机上睡了一觉,行李已经托运了,她只背了一个小包,戴了顶帽子。

    她从飞机上下去不久,周围突然跟了两个小女生过来。

    许茵茵奇怪地看了一眼,对方受惊一般移开了视线,许茵茵就没再管。

    过了一会,两人又跟了过来,这次还多了两个人。

    许茵茵感觉这几个人是在跟着她。

    她警惕地抓紧手机,一个女生大着胆子走了过来,“请问,你是许茵茵吗?”

    许茵茵停下来:“你是?”

    “真的是你,我就知道我没有认错。”对方显得非常激动,之前跟在她后面的人一股脑围了过来,你一句我一句。

    从他们的谈话中,许茵茵总算明白了,之前她录的节目播出了,而且,好像收视还不错,她竟然有粉丝了。

    这真是个非常新鲜的体验,许茵茵于是友好地和他们合了个照。

    几个人心满意足地一路跟着她出去。

    沈哲看到许茵茵的时候,见到的就是她左拥右抱的场景。

    这么说其实不准确,大家只是激动地围在她身边说话罢了。

    许茵茵带了个帽子,大半张脸遮在了帽檐之下,认出她的人不多,所以场面比较和谐。

    她一眼就看到了沈哲,像只归巢的小鸟一般扑了过去。

    沈哲伸手,将她抱了个满怀,两人温存了一会,许茵茵突然说道:“糟了,我行李箱还在后面。”

    “司机去拿了。”

    许茵茵还想往后面望一眼,被沈哲按在怀里,醋醋地说,“你还想看谁?”

    “看你。”许茵茵抬头,亲了他一下,“我老公怎么这么好看,吃醋也好看。”

    沈哲嘴角没忍住往上翘了一下,很快掩饰下来,将许茵茵按在自己怀里打包带走。

    到了车上,许茵茵整个人脱力一般靠在了沈哲身上: “晚上想吃鱼,要吃你做的。”

    “嗯。”沈哲把玩着她的头发,将弄乱的发丝理好。

    “还要吃烤扇贝。”

    “嗯。”

    “还有咕噜肉。”

    “嗯。”

    “还想吃茄子和鸡汁娃娃菜。”

    沈哲答应了。

    许茵茵抬起头,“我一次才吃不了这么多,你都不拒绝我。”

    “可以分量做少一点。”沈哲亲了她一下,“我为什么要拒绝我老婆。”

    许茵茵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她和沈铭放学后一起去游乐园。

    许茵茵玩碰碰车玩得很过瘾,沈铭告诉她要回家了,许茵茵假哭,赖着不走,沈铭只好留下来,陪她玩了个尽兴。

    因为回去太晚,沈铭到家后就被父母训了,许茵茵这才觉得自己闯了祸。

    等家长都走了,她拉了拉沈铭的袖子,认错道:“其实我之前是假哭,我以后再提这种任性的要求,你就拒绝我。”

    “笨蛋,我知道你是假哭。”沈铭站在她面前,用大哥哥的语气说道,“但是沈铭才不会拒绝许茵茵。”

    他想宠她,想看她任性,想让她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愿意为她遮风挡雨。

    她唤他,他就在。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