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穿越小说 > 七十年代做大佬[穿书] > 第126章 番外二
    京城。

    沈煦有个习惯, 每天必看报纸。

    没办法,现在可不是互联网信息时代,什么东西都可以从网上获得。如今想知道有关时局以及社会等方面的新闻, 除了自己的人脉渠道外,便只有纸媒。

    以前在上水村, 沈煦就经常看报纸。只不过那时他是自己去邮局买。来了京城后,他订阅了不下十家报刊, 没事的时候, 总要翻一翻。

    周双莺成为临湘省文科高考状元, 考入京华大学的消息, 就是他从报纸上看到的。

    尤记得前两年,梁家与沈向安的事闹得沸沸扬扬,消息直接传到京城。彼时,沈煦便知是周双莺出手了。算算时间, 她跳过两级,该是那年便高考了才对。怎么反倒是今年传出喜讯?

    沈煦的目光落在高考状元四个字上,恍然大悟,心底嗤了一声,失笑摇头。这也确实是原女主周双莺能做得出来的事。

    蹬蹬蹬。

    沈双燕从楼上下来,“爸爸!”

    沈煦抬头,目露惊讶。沈双燕今天穿了件红底碎花长裙, 是时下港城最流行的款式,就连京城也没有几件。脚下穿的是棕色小皮鞋,手中握着小皮包。头发披肩, 耳畔别了个发卡,亮晶晶地,衬得沈双燕煞是好看。

    沈双燕走近, 一眼便瞧见桌边的报纸,咦了一声,“这是莺姐姐?”

    “嗯!”

    “莺姐姐居然是临湘省这届的文科高考状元!也对,小时候她读书就好,连跳两级呢!”说完,沈双燕怔了会儿,“奇怪!莺姐姐跟我同年入学,她连跳了两级,应该比我早两年高考才是!怎么……”

    沈煦神色淡然:“或许中间出了什么变故。”

    沈双燕点头,“可能吧!”

    她不过顺嘴感慨,并未放在心上。早在上水村,经由沈煦的引导下,她便发现了周双莺并不像她最初想的那么好。后来她们之间的关系十分淡漠,几乎已经不会一起玩耍了,甚至话都不太说。如今周双莺在她心里,也就是个过客而已。

    沈煦上下打量着她:“穿这么漂亮,要出去?”

    沈双燕转了一圈,“爸爸也觉得好看吗?”

    沈煦失笑,“好看,当然好看!我女儿能不好看吗?平时好看,今天更好看!”

    沈双燕抿唇,两只眼睛眯了起来。沈煦都能感觉到她浑身散发出来的喜悦,心底发笑。果然,女孩子都是爱美的。

    “爸爸,我约了同学,要出去一趟。”

    田松玉正好跟俞小绵两人手牵着手从庭院进来,听到这话,瞧了眼客厅挂着的时钟,“都几点了,马上开饭了!”

    “我不吃了。我跟同学约好在外面吃!”

    田松玉皱眉,“怎么又不在家吃!外面的东西就这么好吃!是不是去吃肯德基?我听说最近很多孩子喜欢吃这个。这东西都是油炸的,吃多了不好。”

    沈双燕回嘴:“我是去吃西餐!玉兰路那边新开了一家卡西特西餐厅,听说口味还不错。”

    这下田松玉没话了。

    沈煦笑起来:“去吧!跟同学好好玩!钱够吗?西餐可不便宜。”

    “够的!爸,那我走了!”

    沈双燕转身出门,沈繁跑过来,伸出一只手:“爸,我姐够,我不够啊!要不,你赞助点?”

    沈煦目光扫过去。沈繁讪讪收回手,摸了摸鼻子,怨念道:“别人家都是重男轻女,咱们家与众不同,重女轻男。爸,你这可要不得。重男轻女是封建糟粕,性别歧视;重女轻男也是!”

    沙发旁一直闷头看书的沈辰抬起头来,“爸给我们三的零花钱都一样。逢年过节以及生日的红包也一样。”

    沈繁一噎,张嘴还想说点什么。

    沈辰续道:“我们家三个孩子。我跟姐姐都没觉得爸爸有偏向谁。如果你有。那只能证明是你自己的问题。”

    沈繁:……

    沈煦以及田松玉俞小绵噗嗤笑出声来。沈繁欲哭无泪。反倒是沈辰,说完后,低下头继续看书,一秒入定,仿佛刚才的话不是出自他之口,而是别人的幻觉。

    沈向阳跟俞小绵结婚数年,如今膝下已有了一个女儿,名唤沈韵。沈韵跑过来抱着沈煦的大腿,两只圆碌碌的大眼睛充满了探知欲:“大伯,燕子姐姐是不是谈恋爱了!”

    俞小绵失笑,将四岁大的小不点提溜起来,“少作怪,你还知道什么是谈恋爱?”

    沈韵不服气,叉着腰说:“我当然知道。爸爸说了,他跟你谈恋爱的时候,每次约会,你都会穿最漂亮的衣服,化最好看的妆。还会特意洗头整理发型!燕子姐姐今天就穿了好看的衣服,化了妆!她也洗头了。我看见她在房间吹头发!”

    被自家女儿揭穿了自己跟沈向阳的那点事,俞小绵瞪了她一眼,可这话却是让她回过味来,“大哥大嫂,燕子是不是还喷了香水?”

    沈煦震惊了!喷了!绝对喷了!刚才,他都闻到香味了,只是没想太多!

    这一瞬间,他有些慌乱,“不……不会吧?”

    田松玉直接愣住:“燕子才十七岁!”

    俞小绵:“再过两个月就十八了。”

    沈煦蹙眉:“那也还没到。”

    俞小绵不以为然:“就算十七也不小了。谈恋爱而已,又不是结婚。”

    本来还想再说两句,眼瞅着沈煦脸色都变了,立马闭嘴。

    沈煦却越想越不对,终究忍不住站起来,转身就往外走。

    田松玉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一头雾水,“你去哪啊!”

    然而,沈煦走得太快,已经听不见她的声音。

    沈繁回答说:“这还用问,肯定是去找我姐!”

    说完,沈繁一顿,立马放下手中的游戏机,“爸,你等等我!我也去!我要看看是哪个王八羔子敢打我姐的主意!”

    父子俩鬼鬼祟祟来到卡西特西餐厅,没有直接进门,而是观察着周围环境,选了个餐厅对面视觉比较宽广的位子,蹲在柱子后头探着个脑袋往西餐厅瞧。

    沈双燕就坐在西餐厅靠窗的那张桌子。沈煦与沈繁能够透过玻璃将里面的情况一览无余。

    一共六个人,三男三女。

    看来真的是同学聚会。

    沈煦心中那颗石头落了下来,回过神来,有些尴尬。其实如果沈双燕真的谈恋爱,他也不太可能直接冲出去把人带走。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不受控制的想过来看看。

    这一看,放下心的同时,不免觉得自己有点过于紧张了。

    沈双燕若是知道,还不定怎么想呢。

    沈煦低头看向沈繁,刚好对上沈繁投过来的视线。

    “今天的事情不必让燕子知道了!”

    “今天的事情不必让姐姐知道了!”

    父子俩同时开口,皆是一愣,转瞬十分有默契地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踏着潇洒地步伐回家。

    次日。沈家迎来了几位客人。

    是一家人。爷爷奶奶并妈妈以及一位少年。

    他们是来道谢的。少年不会水,几天前意外落入河中,被沈双燕救了上来,免于一场祸事。

    那个少年,沈煦认识。沈双燕昨天聚会的二男之一。

    “谢爷爷,谢奶奶,阿姨,这些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能收。我跟谢忱是同学,我会游泳,看见他在水里挣扎,不可能见死不救,这对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算不得什么。”

    谢老爷子摇头:“对你来说或许是举手之劳,但对忱儿来说却是救命之恩。好孩子,收着吧。说起来,这事过去好几天了,我们早该上门拜访以示尊重的。只是家里有些事耽搁了,还望你们不要见怪。”

    “当然不会见怪。您老严重了。”

    两家人你来我往,客气了好几回,最终谢家放下厚礼离开。

    沈煦全程有点不在状态,等客人离去,他还在想一个问题,“这名字有点耳熟,哪里听过?”

    沈向阳以为他问的是谢老爷子,“大哥,谢老爷子去年刚调任民政部副部长。不过我们家跟他们没什么私交。你或许是在报纸上看到过他的报道,或者听爸爸说过吧。”

    沈煦蹙眉,他觉得耳熟的并非谢老爷子,而是谢忱。

    谢忱,谢忱!到底是在哪里听说过呢!

    突然,他倏忽站起来。

    “谢忱他妈刚才自我介绍说她叫什么来着?”

    在场诸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他这闹得是哪出。最后还是田松玉回答了他:“余清。”

    “对!就是余清!谢忱他爸是不是叫谢广申?他还有个小后妈叫林玉,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叫做谢懋?”

    沈赫抬头望了他一眼,“是有这么回事。你对谢家的事怎么这么了解,听谁说的?”

    袁素君奇怪了,“余清不还在谢家吗,哪来的什么小后妈?”

    沈赫一嗤,“这还得从十几年前说起。当年那场运动也波及了谢家。谢老爷子夫妻的情况可比我们要难多了。谢广申见情形不对,扫了家中的钱财,寻路子逃去了香港,后来又从香港去了英国。

    “据说他走之前是想带余清一起走的。但余清比他有骨气,不肯走。他就一个人离开了。当时余清已经怀了谢忱,肚子都五个月了,亏他狠得下心。

    “也正是因为他的逃离。谢老爷子本来并不是特别大的罪过变成了大罪,上头一度说他通敌。幸好有人帮忙斡旋争取,保住了命,却被送去了最苦的农场。本来按之前的形势,可不会受牵连的余清也被波及,一起送了过去。谢忱就是在农场出身的。

    “他们一家在农场受了不少罪。要不是余清照顾得细致妥当,谢老爷子夫妻俩恐怕早就活不下去了。这边过得水深火热,谢广申的日子倒是美得很。他到香港后没多久,便另娶了个女人,后来去英国也带着她,还跟她生了个儿子,就是谢懋。

    “前些年国家改革开放,呼吁各国华侨回归。谢广申就带着他们回来了。见谢老爷子平反,又身居要职,领着老婆儿子要回谢家,被谢老爷子打了出去。谢老爷子发话说,他只有一个女儿,就是余清。也只有一个孙子,便是谢忱。其他人跟他不相干。”

    沈家人听着,一个个都对谢广申生出不屑来。

    唯独沈煦,心中惊涛骇浪。

    卧槽!这不就是书中男主的家庭背景吗!男主就叫谢懋!

    书里,男主出场时已经成年。谢忱全程未出现,只在后来通过男主的回忆,有点一点少量的描写。

    在男主的回忆里,谢忱是他永远跨不过去的存在。他是谢家的少年天才,是谢老爷子临死都在怀念的孙子。可惜他死了。死在了十八岁,刚成为京城高考状元,被全国顶尖学府录取的那个夏天,溺水而亡。

    他的死,让余清过去在农场那些人为了干活以及照顾两老一小而损坏的身体彻底垮了下去,没撑过三个月,也跟着去了。谢老爷子夫妻俩病了一场,倒是挺了过来。

    谢懋就是在这个时候,听从父母的安排,接近爷爷奶奶,嘘寒问暖,忙前忙后的照顾。

    最初谢老爷子对他不假辞色。后来看他毕竟年少,心眼不多,虽然行事带有目的,却也有几分真心,而且他头脑还算灵活,学东西快。加之想着谢忱已经死了,谢家总要有个后。

    不论谢广申如何,他做的事都与孩子无关。慢慢地,在谢懋日复一日的照料下,谢老爷子终于松了口。将谢懋认祖归宗。只是谢广申和林玉,他到死都没让他们进谢家的门。

    谢家的恩怨,沈煦不想去管。

    他思忖着。

    现在正好是谢忱成为高考状元,被全国顶尖学府录取的那个夏天。前几天,谢忱也确实落水了,但却被沈双燕所救,别说死了,看刚才那样子,是半点事都没有的。

    也就是说,他的死劫过了。

    既然谢忱活着,谢老爷子就不可能去认谢懋。

    那么,原文男主谢懋,还会有往后的成就吗?须知他的那些成就,几乎全是依仗在高傲的家世和这个家世带来的人脉上。失去了谢家的庇护伞。就凭谢广申这个父亲?

    别看归国华侨的名头高大上,国家对他们在某些方面也有一定的政策优待。但谢广申的能力有限,这些年在英国,全靠吃老本。就是因为在那边过的不如意,才想着回国借着政策对华侨的优待做点生意捞一笔。可惜一直没搞出什么名堂。

    沈煦摸着下巴,如果男主不再有书中的成就,女主周双莺还看得上他吗?

    哦,不!周双莺也没了沈家的踏板,压根无从接触到这个层面上的人了。那么这两个起跑线与原书相比都降了一个瀑布级别的人,还有机会相见吗?

    沈煦眯着眼睛,他忽然有些好奇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所担心的男女主,照这个形势发展,都已经绝无可能对沈繁和沈双燕造成书中的影响。这便足够。

    作者有话要说:因为只剩番外了。番外是随缘更新。快了,毕竟番外总共也没多少。

    最多还有个一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