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来我怀里放肆 > 第65章 结婚纪念日
    白嫱心情不怎么好, 也没什么兴趣聊天,跟傅意说了一会之后她就嚷嚷着挂电话了。

    半个小时之后,电话挂了。

    她躺在床上继续玩自己的手机, 傅意还给她发了微信消息, 她有一下没一下的答着。

    今天是比较累的一天, 身体也不是很舒服,所以整个人都有点困倦, 昏昏欲睡。

    情绪不是特别高。

    其实时间也不晚,才九点多, 十点都没到。

    这个点对她来说可是很早了,平时这个点她从来都没有睡过觉, 十一点都算早睡了。

    但是今天她居然已经有点困了。

    于是白嫱切换回桌面,然后又回复了一下傅意的消息。

    最后他回她晚安,她就切到那个页面瞅了一眼,都懒得回复他了。

    直接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她果然睡到很就, 一睁眼卧室里还是黑的, 窗帘关的严实外面的光一点都进不来,她也看不出来几点了。

    还是感觉困困的, 没有立刻清醒,眼睛迷迷糊糊的。

    她打和哈欠, 半眯着眼睛伸手去摸自己放在床头边上的手机。

    按亮看了眼时间。都已经快八点了, 她仰面躺着, 手摸了摸肚子,感觉有点饿了。

    就保持着这个姿势躺了一整晚了,她现在感觉自己都快僵硬了。

    白嫱揉了揉肚子,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还好, 精神都比昨天恢复的多了。

    行动什么的也方便多了。

    她缓慢的掀开被子,下床,踩着拖鞋,揉着凌乱的长发下楼。

    昨天阿姨问她早上想吃什么,她让她早上八点再来喊她吃早饭,她可能起不了那么早。

    这个点如今正好。

    正好阿姨把早餐都准备好了,正在往保温杯里盛,准备端上去送给她。

    听到脚步声她立刻回头:“太太您起来了,来来来,就可以吃了。”

    “啊,好饿啊~”,白嫱有点撒娇的摸了摸肚子。

    阿姨笑着把早餐都端到桌上,一边开心的喊她:“饿坏了吧,就可以吃了,都不是很烫,赶紧吃。”

    白嫱笑嘻嘻的走到桌边坐下,开始吃东西,一边招呼阿姨坐下。

    “阿姨你也坐下一起吃吧,我一个人吃饭多无聊,吃的都不香。”

    阿姨笑眯眯的将牛奶推到她面前,“喝点牛奶,对身体好。”

    两个人说说笑笑,吃着早餐,相处非常融洽。

    毕竟在这个家里,阿姨陪伴她的时间比傅意都要多,两人相处的也还挺好,感情也还不错。

    还挺亲切的,阿姨这人也很慈祥,特别是笑起来。

    让她有时候还挺想妈妈的,不过她也经常回去看望家人,就是傅意很忙,经常没法跟她一起回去。

    他两一起回去的次数,好像也就几次,三五个月一次都算不错了。

    餐桌上,白嫱刚差不多吃完早餐,正满足的用纸巾擦着嘴巴和手。

    还准备在椅子上靠一会的,忽然家里响起了门铃声。

    阿姨立刻站起来去开门,“应该是先生回来了。”

    白嫱也睁大眼睛往门边瞄,但嘴上还是切了一声:“怎么可能是,他现在是没空回来的。”

    开打开,果然不是傅意。

    白嫱心里那点期待又落下去了,有点失望的收回视线,眼里的亮光也暗了些。

    门外是个年轻的陌生男人,嗓音却沉稳有力,礼貌中又透着一丝丝威严。

    “您好,我是傅先生的助理,他让我来接夫人过去。”

    “哦,我知道我认识你,你是先生的贴身助理吧?进来吧,夫人刚用完早餐。”

    ……

    助理?还有贴身的?接她过去?

    白嫱站了起来,盯着这位助理仔细看了几眼,还是认不出他是谁。

    她好像没有见过他?

    反正没有什么印象。

    傅意那么多助理秘书的,她哪里都能记得,况且平时也基本不见面,她一张脸也认不出来。

    那助理恭敬的微微低头,“夫人,您不记得我了,上次也是我回来接您的。”

    ???

    见白嫱似乎还有点疑惑,他又补充道:“上次先生说把你落在家了,就是我回来接您的。”

    ……

    白嫱眨眨眼睛:“哦,是你啊。”

    这事倒是想起来了,人反正对不上号,这张脸她看着还是陌生,想不起来。

    不过,傅意这家伙还真是物尽其用啊。这助理真是什么都能助,她知道为什么说他是贴身助理了……

    鸡皮蒜片的小事儿都得人家揽着,不仅得给他工作生活上助理,还得帮他接媳妇儿。

    白嫱随便收拾了一下东西,就跟着这位助理一块走了,还是跟第一次一样,一句话都没有说。

    这位助理看上去跟傅意一个样,表情淡淡唇线紧抿,一脸的严肃认真。

    接个人跟护送什么危险物品似的。

    还是熟悉的私人直升机,白嫱忍不住挑眉。

    嗨,又见面了。

    这一路白嫱自然是一点折腾都没有受到,不仅速度快,还把她照顾的很好。

    她在里面还能躺着,无聊的时候就看风景。

    傅意出差的地方不是很远,大约快两个小时到达目的地,她的行李全程都有人替她拿着。

    还负责把她护送到酒店。

    白嫱原来以为会跟上一次一样,她在酒店里等他回来,没想到她刚进去,就在酒店走廊看到傅意了。

    大约□□个西装革履的白领从侧面走过来,有男有女,脚步匆匆,个个神色严肃,提着公文包和档案袋。

    偶尔侧头,跟旁边的人低声交谈两句。

    领头的自然就是傅意,他脚下生风,旁边的秘书微微低头,恭敬的跟他汇报着情况。

    他淡淡嗯一声,没有过多交谈。

    酒店走廊上经过的人都不由自主屏住呼吸,多看了这边几眼。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西装革履一丝不苟的严肃男人,周身气场居然立即温和起来,眼角眉梢的冷冽都被笑意取代。

    他唇角掀起弧度,径直朝她走了过来。

    后面跟着的一群人都开始窃窃私语,八卦的偷瞄着这边。

    有个胆大的喊了她一声:“嫂子!”

    白嫱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傅意轻咳一声,转身看向他们:“好了你们都回去准备一下,晚上九点记得开会。”

    “知道了。”

    “好的。”

    身后那些人快速的散去,两个年轻男人还开心的脱下外套,搭在肩膀上,跟同伴勾肩搭背。

    “你也回去吧,辛苦了。”,傅意又看向送她过来的那个助理,上前两步,接过她的行李箱,“东西我来提就行。”

    助理点头:“那我就先回去准备晚上开会的材料了。”

    傅意点头。

    他提着白嫱的行李箱,刷开了酒店的房门。

    将行李箱随便放在地上,一抬头看到白嫱迫不及待的把高跟鞋脱掉,穿着丝袜在地毯上走着。

    傅意无奈,刚想提醒她两句,白嫱忽然转过身朝他走过来。

    他没有动,就站在原地看着她,她走过来忽然踮起脚尖,往他身上一扑,手臂张开抱住他的脖子。

    傅意笑了,配合的微微弯腰,低头,抱住她。

    “今天这么主动?”,他笑着问她。

    昨天晚上看她的情绪不好,他还准备今天过来好好哄哄她的,没想到她没有生气还主动过来抱他。

    白嫱娇嗔的翻了个白眼,眼珠子转了转。“有什么问题吗,难道你这么大老远费心思接我过来,就是放这看的?”

    好歹也是快十天没见了,虽然她现在还是特殊时期,没法小别胜新婚,但是亲亲抱抱肯定是要的啊。

    难道就过来大眼瞪小眼。

    她一只手勾着他的脖子,一只手缓缓下移,掐了下他的腰。

    “哼,不过今天其他事情是不能做了。”

    傅意笑意更深:“我有这么禽兽吗。”

    “算不算禽兽我不知道,但是这个办法不行,你肯定还有别的办法……”,她轻咬唇,又用手指在他腰上戳了戳。

    后半句说的比较弱弱的。

    “你不舒服我不会勉强你的。”,傅意亲了下她的耳朵,“等会九点我要出去开会,就在酒店前厅,会很快回来的你在这里等我。”

    白嫱哦了声。

    有点不爽的咬了下他的脖子。

    她又没有说不愿意,又没有说勉强……

    被咬了一口之后傅意笑着揉了揉她的腰,然后两个人就抱在一块,亲亲昵昵的缠绵了好一会。

    后来傅意出去的时候,脖子上都被白嫱弄出红痕来了。

    整个会议,几乎一大半的人都在看着他脖子上的神秘痕迹。

    窃窃私语,时不时传来笑声。

    差点威严不保。

    一转眼他们结婚都已经快一年了,白嫱那几天就天天看着日历,数着还有多少天。

    就快到了。

    但是她没有说出来,就是想看看傅意记不记得他们的纪念日。

    还有半个月的时候,他倒是说过这回事,现在只有几天了,越来越近了,他反而倒是不提了。

    好像忘了一样。

    其实也能理解吧,有时候不忙都会忽然忘记,别说他每天工作那么忙。

    反正还有几天,先不着急。

    大不了到时候她提醒他一下好了。

    接下来的几天,傅意依然没有任何的意思,依然一个字都没有提。

    白嫱就有点不高兴了,然而让她更不高兴的还在后面,第二天就是他们结婚纪念日了,而他居然这个时候忙工作去了。

    并且当天晚上给她打电话,说晚上不会回来了,让她先睡。

    她睡什么睡!气的她一夜没怎么睡着!

    本来想提醒一下他的,但是白嫱被气的没吭声,赌气的没提。

    而傅意没有听出来她情绪不对。

    第二天,白嫱起的也不是很迟,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注意力却一直在手机上,刚刚傅意给她发消息,说他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她哼了一声。

    心里还是很不高兴,但是总算气消了一点点。

    半个小时之后傅意到家,白嫱只是抬头瞄了他一眼,然后继续看电视,看都不往他那边看一眼。

    当他不存在,还在赌气呢。

    傅意换了鞋,脚步声响起,越来越近的时候,她才勉为其难给了他一个眼神。

    才发现他居然捧着一束玫瑰花。

    顿时,白嫱就忍不住想露出笑容了,刚刚还在气恼,看到他手里那束花立刻就消气了。

    甚至还惊喜的想迎过去,但她还是矜持的忍住了。

    哼,亏他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还知道顺便买束花回来。

    白嫱还是没有主动过去,依然坐在沙发上,只是假装无意看他一眼。

    傅意走过去,拿着花,因为站着不合适,他居然自然的直接半跪在她面前了。

    弄得白嫱一愣,有点惊讶的跟他对视。

    这搞得,比他们结婚的时候还正规,那时候他都没有正经求婚。

    怎么说跪就跪了呢,她也没有让他跪下啊。

    傅意将花递到她面前,同时递出去的还有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白嫱犹豫一秒,将东西接过来。

    瞪了他一眼,“赶紧站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家暴呢。”

    傅意笑了一下,在她旁边坐下来。

    白嫱还没从惊喜中回过神来呢,忽然就被抱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温暖到有点热。

    他将她抱得很紧,手圈着她的腰,亲了下她的唇。

    “纪念日快乐。”,他嗓音带笑。

    白嫱还没来得及回答,又被他封住唇。

    两个人亲到难舍难分,傅意的气息很不稳,将她纠缠的嘴唇麻木之后,他火热的吻又密密麻麻的开始蔓延到她耳后,脖子……

    他嗓音低沉,充满压抑。

    “我爱你,老婆~”

    白嫱脸颊红红,“我……我也……”

    她话还没说完,傅意忽然松开她,然后快速的将西装外套脱下,随手扔到了沙发上,然后又滑到了地上。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了哈,休息几天再更番外。

    贴一下我的预收文,瞧一瞧看一看啦~

    只许她撒娇

    文案:1.豪门圈的神话人物徐景寒,仅仅两年时间让徐家站稳了顶流脚跟,并且天生一副好相貌,眼尾浅色红痣,即便是疏离一笑也十足蛊惑

    却因清冷寡欲,高不可攀,被名媛们称为“最难摘的高岭之花”

    当贺家那娇滴滴的花瓶,身着旗袍,开始出没在他身边的时候,城里名媛们都在猜测,她什么时候会灰头土脸的从此消失

    直到半月后,有人亲眼目睹

    花瓶贺岚一袭妩媚旗袍,摇曳生姿的将徐景寒堵在豪车上

    他面无表情,“让开。”

    贺岚眉眼如花,嚣张的扬起下巴,“不让。”

    “你想怎么样?”,徐景寒眼神压抑。

    贺岚暧昧凑过去,笑得风情万种,“我不想怎么样,只是想问一下徐先生,我今天的口红好吃吗?”

    ……

    半个小时之后,徐景寒从车里出来,干净的衣领上,突兀的口红印暧昧又惹人遐想

    2.贺岚在白莲花堂妹的手机屏保看到徐景寒的照片之后,她就发誓要追到这个男人

    后来她却心虚的留下道歉信息,收拾包袱想跑

    那天,徐景寒脸色阴沉了一下午,不多久传出贺岚家失势,跟徐家联姻的人也即将换成她堂妹

    徐景寒的好友们还想恭喜他,终于摆脱了贺岚

    却不想,亲眼目睹徐景寒抱着贺岚,不停地亲着她的脖子和脸

    把人家嘴上的口红吃了个干净

    低声下气的求和,“那你再骗我一次。”

    好友们:……

    #女主一开始接近男主是为了报复堂妹

    #女主是男主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