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来我怀里放肆 > 第64章 一并做完再睡
    第二天一早, 天还没大亮,傅意也没有醒,白嫱是习惯性睡到凌晨四五点会醒来一次。

    醒来她就习惯性摸到手机, 各种软件摸一会, 然后半个小时之后继续睡。

    不过这一次, 里面的内容吓到她了。

    原本她还是昏昏欲睡的,眼睛还有点不利索, 但是看到视频内容之后,她瞬间被吓清醒。

    那是她经常玩的一个直播软件, 平时画画也是在这里面,发布作品和粉丝互动的某平台。

    她本来只是习惯性想刷几个视频瞅瞅, 然后继续睡觉,没想到一打开就是劲爆内容。

    瞬间就把她吓得毫无睡意。

    视频居然是关于她的新闻!

    不对,准确来说是关于网红画手“小白兔”的八卦消息。

    标题黄色的大字,明晃晃挂着“五百万粉丝网红主播小白兔, 疑似身份被扒!”

    内容就是昨天晚上的截图。

    有理有据的猜测, 她因为钱嫁给了一个又老又丑的老头子。

    白嫱看着一脸懵。

    她不就是说了句她先生只是个普通人,长相一般般, 怎么就又老又丑的老头子了?怎么就成了她因为钱糟蹋自己委身于糟老头了?

    虽然她当初答应嫁给傅意,说简单点确实因为钱。

    但是人家不老不丑!

    评论区也很热闹。

    看样子不少人都认识她这个小有名气的小主播, 其实标题夸大了, 她粉丝根本没有五百万, 只有四百多万而已。

    还有不少僵尸粉。

    原本只是白嫱的粉丝们八卦,但是大部分人都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少部分恶意揣测看不得别人好。

    后来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带的节奏,忽然画风就变成这样了。

    评论区也讨论的很热烈,也有人根据各种蛛丝马迹, 发挥侦探天赋在猜测她可能是谁,昨天晚上那只手又是谁的。

    “小白兔?我以前好像关注过她,画画挺好看的,不过有段时间她很久不更新我就取关了。”

    “是她啊,我觉得她很好啊,我让我女儿看她的视频学画画的!”

    “不可能吧,没有证据不要恶意猜测行不行,真服了。”

    “我觉得没什么不可能的,我之前看过她的直播,虽然不露脸但是有一次她忘了摘镯子,那镯子可价值不菲!之前我记得也有人提过,她直播时候露出的衣服件件都是高档东西。”

    “有一说一,我觉得她水平一般,拍的视频也很无聊想不通怎么这么多粉丝的。我就觉得挺装的,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天仙吗还不露脸。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不关心网红。”

    ……

    白嫱火速把个人介绍改了。

    “正常结婚,没有生子,先生不老不丑”。

    想了想,她又觉得这样改不太好,于是又删掉重来。

    十几分钟了,她一直在不停的改不停的想,前后改了两次了。

    要说这网友和媒体们消息更新还挺及时,不一会,她居然就刷到“小白兔深夜改个人介绍!”……

    看到这小白兔三个字,她都莫名其妙觉得略尴尬。

    白嫱还在纠结这事,忽然感觉旁边的床榻动了一下,有人朝她这边贴了过来。

    随即,一条胳膊搂过来,搭在她腰上。

    身后传来傅意微哑的声音,因为刚醒还透着些疲倦,带着一丝丝鼻音。

    “怎么了?”

    白嫱叹口气,翻过身去平躺在床上,傅意的胳膊就横放在她胸前。

    随即他又往她身边挤了挤。

    “昨天晚上直播的意外好多人议论,我刚刚看到还有不少人带节奏,猜测我什么为了钱委身于又老又丑的糟老头。”

    傅意一愣,随即抬起脸看向她。

    又老又丑的糟老头?

    这几个词居然能跟他联系上?

    白嫱委屈的补充一句:“我昨天就谦虚的说你是个普通人,长相一般般,这跟又老又丑的糟老头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啊。”

    傅意笑了,情绪不明的嗯了一声。

    两个人都醒了,但是时间还早,又有窗帘遮着,卧室里可以说没有一丝光线。

    还是漆黑一片的,凌晨的夜更加寂静。

    出了这事,反正她现在也睡不着了,索性傅意也醒了,于是白嫱就抬手开了盏台灯。

    光线比较柔和,并不会觉得多刺眼难受。

    傅意将横在她身上的胳膊抽回,一阵动作之后,他坐在床头,拨打了一个电话。

    火速让人给他注册了一个账号,并且弄了官方认证。

    随即,他忽然掀开被下床,走到梳妆镜前,翻找了一遍。

    白嫱也从床上坐起来:“你在找什么啊?”

    “戒指。”,傅意继续翻抽屉,言简意赅回答。

    她有点疑惑地看着他,刚准备下床,傅意已经找到了两枚戒指,朝她走过来。

    他将她是那枚递给她,“戴上。”

    白嫱依然疑惑的眨眨眼睛,但还是听话的接过,戴到了手指上。

    傅意满意的垂眸,将另一枚戒指戴在自己手上。

    做完这一切,他倾身把自己的手机拿过来,张开手握住她,跟她十指紧扣。

    然后拍下一张照片。

    选好了角度,能看到两枚戒指,虽然没办法做到两枚都清晰,但也不碍事。

    够用了。

    傅意松开她的手,回到床上去。

    注册了账号之后,他立刻发了一个视频。

    内容就是两人这张十指相扣的照片,并且配上文字“很恩爱,没有高攀”,然后艾特白嫱。

    轻松热门,热度蹭蹭飙涨。

    转发的更是遍地开花。

    至于他老不老丑不丑,这个账号的昵称和认证已经说明了一切。

    即便很多不清楚豪门事情不清楚商界的人,看到他那些头衔都会惊叹一番,更何况还有一批一批各种激|情解说的媒体和吃瓜群众。

    不仅热情解说,还贴心的把照片一并给配上了。

    西京的傅家,最神秘背景最大的豪门望族,基本上没有任何家族能与之相提并论。

    而傅意是傅家二少爷,如今的傅家掌门人,手段强势狠辣,仅仅两三年时间就让傅家更上一层楼,在商界更是无人能撼动。

    更令吃瓜群众沸腾的是,这种神话般的人物,不仅强大还张着一张人神共愤的帅脸,有钱有颜有身材,还专心一人从未有过任何绯闻。

    不仅仅是这个视频软件沸腾了,这件事还迅速蔓延至整个网络,估计微博热搜都要预定了。

    网友们纷纷转发留言评论,尖叫哀嚎。

    “啊啊啊这就是那个又老又丑的糟老头?!”

    “来来来,谁说又老又丑的?这特么是不是对又老又丑有什么误解?标准也太高了吧,那我老公那样的是不是只能称为某雄性动物了?”

    “我也想要这样的糟老头,请问要去哪里领?”

    “不敢置信系列,兔子姐姐居然是这种阔太!兔姐也太谦虚了,就这,普通男人?长相一般?”

    ……

    白嫱看着这些评论,有点不知道该高兴还是叹气。

    高兴的是事情解决了,她不用背锅了,叹气的是……

    所有人都知道她这个尴尬的昵称了,最终还是掉马了。

    唉,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意外来了也没办法。

    只能坦然接受了。

    掉马就掉马吧,小白兔就小白兔吧,时间久了大家都会忘记的。

    况且,她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话说回来,应该只有她跟傅意才会觉得小白兔这个昵称怪怪的吧,本来这就是个正常昵称啊,多可爱。

    网上一搜,一溜一溜的呢。

    无所谓了。

    白嫱打开自己的账号,要来傅意拍的那张照片,也发布了新作品。

    她没有写文案,就一个红心,艾特了傅意一下。

    并且关注他,立刻就显示互相关注。

    解决完这个问题,白嫱才感觉有点困,还有点点饿,但是她现在懒得吃东西,就想睡一会。

    她以手掩唇,打了个哈欠。

    抬手去把台灯关了,立刻卧室就陷入一片黑暗,因为有窗帘一点也看不出几点了。

    还跟夜里一个样,最适合睡觉了。

    甚至还想说声晚安。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睡着,就被旁边男人抱得有点喘不过气,并且那人还把腿都压到她身上了。贴的很近,恨不得黏到她身上,那手还在她身上拼命暗示着什么。

    怕她不知道他有什么想法似的。

    白嫱掀了掀眼皮,把他的手推下去,他又重新捞过来。

    还更肆无忌惮,更得寸进尺。

    暧昧味道更浓厚,一点都没有掩饰他那不要脸的想法。

    呸,真是一会都安静不下来。

    傅意一直贴着她的后背,甚至温热的唇开始贴在她肌肤上,暧昧越来越浓烈。

    他沉声道:“一并做完再睡吧。”

    “……”

    白嫱咬了咬牙,暗骂他一声不要脸。

    这种话都能说得出来。

    要不是他做的这动作,动手动脚的,她还真没法一下子就解析出他的意思。

    还以为除了视频还有别的什么事情需要解决呢,一并做完……

    可真是一语双关啊……

    男人的胳膊正好在她胸前,往上一点点,她不爽的低下头就往他手臂上咬了一口。

    白嫱是不想理他,她困想睡觉,但是有个男人在旁边一个劲撩拨,谁能顶得住。

    睡又睡不安稳。

    只得一边骂,一边配合,最后又累又困,才沉沉的睡去。

    睡觉的时候这男人的手还搁在她身上,舍不得挪走,她嫌重,推下去之后他又重新搂上来。

    这么重复了两三次,她抵不住困,就睡着了随他去了。

    不过这种浓情蜜意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傅意又出差了。

    白嫱倒是不觉得什么,就是她很快来了亲戚,心情有点不大好。

    浑身不舒爽。

    晚上通电话的时候,她就没忍住满口怨气的跟他撒娇,语气有点赌气还有点不耐烦。

    反正就是哪哪都不爽。

    “说什么说,我就是心情不好,就是很不爽!你又不能怎么样。”

    “你又不能陪我,不想说了……”

    那时候傅意已经出差快十天了,确实她也想他了,加上特殊时期情绪比较低落。

    其实也不是真的故意不懂事。

    她也没有逼他回来的意思,毕竟那是生意那是在工作,傅意这样的人他足够理智也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就耽误工作。

    她就是说说而已,发泄发泄情绪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 不出意外明天正文就完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