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穿越小说 > 寒门闺秀 > 第234章大结局(正文完结) (7)
    ,如何能烦劳御医?”

    在尹母看来,一般的大夫他们都请不起,更何况是御医?当然,这位顾公子既然这么说了,肯定就是要为他们垫付诊费的,但他们如何能心安理得的接受?

    顾少霖含笑道:“伯母不必客气,这位御医与其他的御医不同,他不是那等趋炎附势的人,对待病人,他向来是一视同仁的。您尽管放心好了,晚辈出面,定将他请来。”

    说着,顾少霖就要赶着去请御医,也不多坐了,尹母和尹明玉留也留不住,也拒绝不得。

    顾少霖的从人都等在外面,见主子出来,赶紧将马车赶了过来。

    若是其他大夫,顾少霖就让自己身边的小厮去请了,但他打算请岳先生过来,却非得自己出面不可。岳先生可是皇后和太子的专用御医。

    顾少霖离去后,尹母又详细问过尹明宇顾少霖的情况,得知他竟然是皇后的表兄,不由更加震惊。儿子这是转运了吗?竟然与这样的贵人结识。

    下午,顾少霖就将岳朝城请到尹家。

    岳朝城是个很有医德的大夫,并未因尹家贫困就摆什么脸色,反而因为顾少霖对朋友如此尽心而心中感动,对尹母更加温和,诊治也很细心。

    尹母见此,心中更是感动。

    “老人家不用担心,您这是风痹之症,想来是年轻的时候腿上受了寒气。虽然无法完全根治,但减轻痛苦还是可以的。”这病症与顾老太太的差不多。

    尹母客气道:“多谢岳大人了!”

    “老人家不用客气。拙荆是蜀王妃义女,我与顾家不是外人,既然您是商秋朋友的母亲,也是我的长辈了。老人家不用担心,今天我先给你打个火罐,晚上用药酒按摩一下,明日让商秋把口服的药送过来,我再每日扎几针,三天就能见效。”

    尹母听得岳朝城这样说,再一次对顾少霖道:“实在是多谢顾公子了。”

    顾少霖含笑道:“伯母不用客气。”

    拔火罐可不是个轻松的活儿,但尹母很能忍,一点没叫痛。不过,过程虽然痛苦,效果却很好。

    就在顾少霖和岳朝城离开不久,尹英杰就回来了。得知顾少霖请了御医为自己母亲诊治,他心中感激莫名,又听说顾少霖似乎找他有事,当即决定第二天去国子监请半天假,去顾家拜谢顾少霖。

    顾少霖现在还在吏部实习,昨天是沐休,今天也是请了假来尹家的。送了药,又说了几句话安慰尹母,便很快告辞离去了。岳朝城找到了地方,以后就自己抽空过来,倒是无需每次都让顾少霖陪同。当然,这也是岳朝城和顾家关系好。

    这天午后,尹英杰带着薄礼到顾家,感谢顾少霖对自己母亲请了御医,还贴了这么多贵重药材。别的药材尹英杰不知道,但那虎骨他还是知道的,那东西贵得很。

    顾家门房早得了吩咐,一路热情地将她请进去,让尹英杰对顾少霖的看法越发好起来。他从前觉得有钱有势的人家大多是为富不仁的,就是看门的都狗仗人势欺负人,没想到顾家身为皇后舅家,居然如此平易近人。

    顾少霖迎了出来,将尹英杰带到自己书房去,称兄道弟的很是亲热。

    杨氏就在书房里见,隔着门帘听外面儿子和那位姑娘的兄长说话。

    尹英杰是来感谢顾少霖的,顾少霖与他寒暄了几句,就进入正题道:“昨日去找英杰兄,其实是有事相询。”说起这个,顾少霖还是有些不自在。

    “哦?商秋贤弟有事尽管问。”尹英杰其实只比顾少霖大半岁,但因为生活清苦,看起来至少比顾少霖大上四五岁。

    “是这样的……”顾少霖红着脸道,“不知道令妹许了人家没有?不怕英杰兄笑话,小弟自上次无意中救了明宇,就很喜欢她聪明伶俐又孝顺。得知她是英杰兄的妹妹,小弟也很意外……如果明宇尚未许配人家,小弟想娶她为妻……”

    顾少霖因为不好意思微微低着头没有看尹英杰的表情,因此错过了尹英杰眼中的错愕和震惊。

    尹英杰迟疑了一下才道:“多谢商秋贤弟厚爱小妹。只是贤弟身份尊贵,为兄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

    顾少霖忙道:“英杰兄千万别这样想。其实我们顾家之前也不过一介商贾,直到小弟这里才开始读书参加科考,要不是表妹当了皇后,其实我们顾家和尹家也差不多……”

    尹英杰略沉默了一下,又问:“不知令尊令堂那里……”

    顾少霖听到这里,自然知道明宇是没有婚约的,要不然尹英杰不会这样问,他赶紧道:“英杰兄请放心,小弟之前已经禀报过母亲了,母亲也是喜欢的。请大哥放心,若能娶明宇为妻,小弟一定会好好待她的。”

    尹英杰见顾少霖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只好答应道:“商秋贤弟能看得上小妹,也是她的福气。只是小妹的脾气,商秋贤弟真的清楚?”

    顾少霖连连点头道:“清楚清楚,其实,小弟喜欢的就是她这个性格,跟一般女子都不同。”

    尹英杰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暗自叹息一声道:“如此,那我们尹家就高攀了。”

    顾少霖欢喜道:“英杰兄说哪里话?那是小弟的福气!呵呵,英杰兄,不如我们现在就写下婚书,好好商议一下六礼的事情?大哥你是不知道,我娘盼着我娶妻盼了好几年了……大哥你看,我们明日就请媒婆上门正式下聘可好?”

    ……

    尹英杰写下婚书后离去,说具体的事情等明日请了媒婆看过日子再说。

    杨氏在后面听了尹英杰的话,觉得他不是那种为了攀附富贵什么都不顾的人,心里很喜欢,对这样家教下教出来的姑娘也很期待。

    却说尹英杰回到家,跟母亲说起此事,尹母大惊:“你说什么?你竟然将小羽许人了?她可是你媳妇儿!”

    “娘,我早说了,我不会娶她的!如今有人肯娶她也好,省得儿子耽误了她。再说顾家那样富贵,她嫁过去也不会吃苦。儿子看那位顾公子是真的很喜欢她。”

    原来,明宇不叫尹明宇,而是姓明,名羽。她不是尹英杰的妹妹而是他的童养媳。

    尹英杰一直不喜欢明羽的性格,觉得她经常女扮男装出去,跟男人一样说话走路做事,实在不像个女孩子。等他考中以后,这样的女人如何能当好官夫人?尹英杰梦想中的妻子,是那种温柔娴雅的大家闺秀。

    尹母一直不同意尹英杰另娶就是因为心疼明羽,她是真心将明羽当自己女儿一样疼爱的,她知道一个姑娘要是无故被休,后半辈子就完了。不过听了儿子的话,再想想那位容貌出身都不俗的顾公子,觉得儿子这样做似乎也不错。

    既然顾公子喜欢明羽,儿子又正好不想娶明羽,这倒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于是,尹母将明羽叫过去,跟她说了此事,问她的意见。要是明羽也愿意,她就正式认明羽为女儿。

    明羽低着头,强忍心中激动点了点头。其实她一直当尹英杰是兄长,又不喜欢他那古板固执的样子,对尹英杰这个未婚夫真是半点男女之情都没有。后来顾少霖在街上救了她,她就不觉有些动心了。

    既然当事人都愿意,尹母也不做恶人。

    第二天,顾家就请了媒婆上门,两家交换了庚帖,正式定下婚事,随后的六礼也安排得很紧,婚期就敲定在两个月后。

    喜讯传到宫里,杨彦和安然都很欢喜。

    安然欢喜道:“等表哥成婚的时候,我要去喝喜酒!”这些年表哥一直不肯娶妻,安然心中其实也有些愧疚。如今表哥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她终于又可以放下一桩心事了。

    杨彦摇头道:“我看你还是别去了吧?你要是去了,只会让其他客人不自在。”

    安然想想也对,但还是觉得可惜。

    “要不到时候我微服去?”

    杨彦笑道:“到时候再说吧!”

    让安然万万想不到的是,两个月后,她还真的去不成了。因为,她再次怀孕了!

    ------题外话------

    下一章,盛世大隋,番外皇后篇就完结了。貌似该交代的,都交代得差不多了。

    上一章筝后来有修改,最后定稿时七千五百字,如果看的时候不是这么多字的,可以到回去看看。

    明天有事要出门,不能更新,下次更新预计在周日

    番外14盛世大隋(上)

    康乾元年,新皇令北方百姓试种棉花,获得丰收;工部开始棉纺工具的研究。

    康乾二年,皇后生下二皇子杨麒。杨彦令内书省修改大隋律,提高了工匠和商人的地位;修改了婚姻法,简化了和离程序,强调女子的权益,提高了女子的地位。棉花的种植进一步扩大。

    康乾三年,太皇太后去世。棉花的种植正式在全国推广,棉纺工具的改进取得重大进步,棉布棉袄开始进入普通百姓的生活,大大提高了百姓的生活水平,皇帝得到万民称颂。

    康乾四年,大隋在全国各地开办医院、附属医学院和技工学院,免费招收学员,签订合同,学员可在毕业后慢慢偿还学杂费。

    同年,崔义带领远洋舰队第一次远航,因气候太过寒冷,不得不在即将到达白令海峡之前返航。

    康乾五年,南方大水,皇帝号召全国各地为灾区捐钱捐物,同时推行以工代赈之法,在各地修路。

    灾后,大隋在全国各地开办国家孤儿院和老人院,接受社会捐助。百姓称康乾皇帝为千古“圣君”。

    康乾六年,皇后生下三皇子杨轩。崔义带领远洋舰队再次远航,寻找美洲大陆。

    ……

    康乾十年,六月,皇宫。

    安然挺着大肚子扶着齐夫人的手慢慢在御花园中散步。

    “娘娘,累了吧?不如去前面的亭子里坐下歇一歇?”沈怡招手,让后面跟着两个宫女赶紧将准备好的垫子拿到前面的亭子里铺好。

    安然轻笑道:“表姨母,这都六月了,这垫子就不要了吧?”

    沈怡劝道:“那石桌石椅都是大理石的,又硬又凉,娘娘现在的身子如何能坐?臣妾让她们准备的是藤垫,不热的。”

    安然听到是藤垫,便没有多说了。她是最喜欢坐藤椅的,只是觉得自己散个步就让人搬着藤椅跟着一起走似乎不太好,便没有提。表姨母能想到给她准备藤椅,实在是很细心。

    此时已经申时末,阳光不太烈了,不过安然平常这个时候还没出门。昨日傍晚雷雨,她没能出来,所以今天出来得早一点,御花园里花木多,又有绿枝掩映的廊道,其实并不热。她好多天没有画画了,今天打算画一幅六月火红的石榴图。

    安然在树荫掩映下的小亭子里坐下来。宫女摆上糕点,取出温开水供皇后娘娘和齐夫人取用,两名宫女站在她们身后,轻轻摇着团扇。

    阳光透过花木的枝叶在凉亭外洒下斑驳的光点,凉风徐徐,带着花叶的清香,只让人感觉极为舒爽,一点暑气都感觉不到。

    休息了一会儿,安然让在石桌上摆出她的画具来,她要画画了。宫女们早有准备,很是利索地做好了准备工作,而后便远远地站到一旁,免得挡了皇后娘娘的风。

    安然之前就细细观察过亭子外面的石榴花,怎么布局怎么画她早已经成竹在胸,因此其提笔便开始画起来,很快就勾勒出了花枝轮廓。

    皇后画画的时候自然是不能打扰的,不管是沈怡还是几名宫女,都安安静静的。

    忽然,石榴林那边传来一个女子的惊呼声:“皇上?臣女丁香给皇上请安,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安然一怔,继而轻轻一笑,哥哥今天倒是回来得早,想来是想陪她出来画画吧!昨晚她好像提过今天下午想出来画画的。

    就听杨彦淡然道:“起来吧!”

    杨彦说完就要走,他今天特意早回寝宫,是想陪着安然画画的。

    不想丁香姑娘竟然追了两步道:“皇上,臣女,臣女有谏言……”

    听到“谏言”两个字,杨彦不得不停下脚步,转身回去问道:“嗯?你有什么谏言?为何不告诉你父亲在朝中上书?”

    虽然杨彦心里并不认为一个闺阁少女能说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但作为一个敢于纳谏的皇帝,却不能在这个时候拒绝。

    丁香抬头望着杨彦,一双水汪汪的漂亮眼眸闪闪放光。

    “皇上,臣女自幼以三字经启蒙,皇上在臣女心里就像天神一样。臣女也是看着《大隋之音》长大的,见了皇后娘娘的字画诗词文章,对皇后娘娘的才华崇拜不已,曾经皇后娘娘在臣女心里,就像天上的仙女一样……”

    杨彦很敏感地注意到丁香说的“曾经”两个字,不由细细打量了这位丁香姑娘一眼,暗自沉思。

    这位丁香姑娘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五官精致几乎没有任何瑕疵。一双极其明亮的眼睛,唇角含笑,天生一副温婉的气质,有如四月江南的烟雨,又好似六月随风起舞的柳枝,能让人一见之下便心生怜爱之意,而不会产生任何防备之心。

    那么,她现在在御花园里拦着自己的目的便几乎是呼之欲出了。

    这些年来,各部上书请他广纳后妃繁衍子嗣的折子不少,他从来都是扔火盆里烧掉,有大臣在朝上提出,他就驳斥几句。若识趣,他也不计较;若是不识趣,一再纠结这个,他就在事后让凌云抓对方的小辫子,撵出朝堂去。

    尽管如此,宫里宫外仍然会有不少女子与他“偶遇”,眼中的倾慕就是瞎子都能看得见。特别是在安然怀孕的时候,那些女子特别大胆,好像他这个皇帝几个月不碰女人就过不下去一样。

    而眼前这位丁香姑娘,据说在京城里广有贤名,丁侍郎拒绝了很多名门公子的提亲,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

    知道他喜欢才女,就用十多年的时间打造一个才女出来,就连那气质,也是刻意培养的吧?他们以为,这样温婉的女子,皇后一定容得下,他也会喜欢?又正好现在皇后年纪渐长,他们以为这个时候他这个皇帝就算对皇后再是情深,也该纳妃了。

    “丁姑娘是说,现在的皇后,已经不是你心中的仙子了?”杨彦语气淡淡的,既没有喜欢,也没有生气的样子。

    “不!皇上,在臣女心中,皇后娘娘永远都是大隋第一才女,是臣女心中的仙子。可是,在民间,却有些愚民在诋毁娘娘名誉,说皇后娘娘善妒无德,有违女诫,实在不配母仪天下……臣女恳请皇上为皇后娘娘辟谣!”

    杨彦怒道:“什么人如此大胆竟然敢污蔑朕的皇后?”

    丁香见皇帝动怒,立即俯身一拜道:“请皇上息怒。这,这不是臣女说的,这都是宫外那些愚昧的百姓不懂得皇后娘娘的好,胡乱说的……”

    杨彦皱眉道:“皇后明明贤良淑德,当为天下贤妻良母之表率,那些愚民都是如何说的?”

    “那些愚民说,说女诫有言,‘夫不贤,则无以御妇;妇不贤,则无以事夫。夫不御妇,则威仪废缺;妇不事夫,则义理堕阙。’又说‘夫妇之好,终身不离。房室周旋,遂生媟黩(音亵渎)。媟黩既生,语言过矣。语言既过,纵恣必作。纵恣既作,则侮夫之心生矣。’皇后娘娘身怀有孕,不能侍奉皇上,却不肯为皇上纳妃,岂是贤妻所为?”丁香低着头,声音比起刚才小了些。

    一般百姓也知道女诫?杨彦冷笑道:“果真是愚民!不知以丁姑娘之意,此事,朕该如何为皇后辟谣?”杨彦心中清楚,只怕这话不是百姓说的,而是朝中官员及其家眷因为他不肯纳妃而说的吧。

    丁香抬起头来,小心地注视着杨彦的神情,面上却是一片坦然道:“臣女以为,只要皇上广选嫔妃,这等污蔑皇后娘娘的谣言自然不攻自破。”

    杨彦忽然笑了笑,说:“此话倒也不错。只是丁姑娘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说这样的话,似乎不太妥当吧?”

    丁香面色微红,微微垂下眼睑,羞涩道:“臣女实在是仰慕皇后娘娘,想到有人这样败坏娘娘的名誉,心里就愤怒。所以刚才看到皇上,一时激动,就……就没有想那么多……”

    杨彦忽然笑道:“难得丁姑娘对皇后一番心意。既然如此,不知丁姑娘可愿为皇后分忧?”

    丁香眼中闪过一道惊喜,却依然低垂着头,柔婉道:“能为皇后娘娘分忧,是臣女的福气……”

    “既然如此……”杨彦忽然停顿了一下,再次看着丁香问她,“朕再问你一次,你可是真的仰慕皇后,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

    “愿意!只要对皇后娘娘好,臣女就是粉身碎骨也心甘情愿。”说到这里,丁香脉脉含情地望着杨彦,好似一束雨后清新柔婉的丁香花。

    “好吧!既然丁姑娘如此忠义,朕就成全你。”杨彦看着丁香的眼睛,唇角含笑,眼中却闪过一抹残忍。“朕正担心皇后此次是否能平安生产,丁姑娘就去水月庵出家为皇后祈福吧!”

    丁香眼底的喜悦慢慢凝滞,她疑惑地看着杨彦,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是否听错了。皇上刚刚说什么?

    “怎么?没听清楚?”杨彦唇角轻扬,带着几分讥诮道,“你方才不是说为了皇后好,就是粉身碎骨也心甘情愿?朕也不要你粉身碎骨,只让你去给皇后祈福就好。怎么,你不愿意?”

    丁香樱唇微启,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难以置信地望着杨彦,不知道皇上怎么说出这样残忍的话来。不是都说皇上最是宽厚仁慈,是千年难得一遇的明君圣主吗?

    杨彦看着丁香那难以置信的神情,忽然变了脸色,沉声道:“怎么还不谢恩?难道方才你跟朕说的话都是假的?你胆敢欺君?”

    “不,不,臣女不敢……臣女……皇上……”丁香再也忍不住落下泪来,惊恐地望着杨彦,连连磕头道,“臣女错了,求皇上宽恕……”

    杨彦冷声道:“还不接旨谢恩?”

    丁香听到杨彦冷酷无情的催促,彻底绝望,不由吼出了心里话:“皇上!您为什么要这样做?您是一代圣君,如何能让皇后娘娘坏了您的名誉?皇上,您多纳嫔妃,不管是对您还是对皇后娘娘都是最好的,如此简单的事情,谁都知道……为什么您要这样?”

    “哼!”杨彦冷冷地看着丁香,讥讽道,“为什么朕不纳妃?因为你们这些女人的虚伪和丑陋让朕恶心!你以为你长了一张美人的面孔,朕就看不出你内心的丑陋?”

    内心丑陋?丁香震惊地看着杨彦,含泪摇头。这个世上,哪有人在乎女人的内心是美是丑?为什么皇上就非要看得那么清楚?

    杨彦嗤笑道:

    “可笑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女人,明明心里觊觎皇后的地位和宠爱,却装模作样摆出一副一切都是为皇后分忧的虚伪脸孔。你们以为朕就那么傻?你都说了朕是千古难得一见的圣君,又怎么会被你这样的小把戏骗过去?”

    丁香恍然明白过来,忽然趴在地上失声痛哭。

    “皇上,臣女错了,求您饶了臣女这一次吧!皇上,臣女以后再也不敢了,皇上……”

    这时,安然终于扶着沈怡的手,慢慢转了出去,轻声唤了一声:“皇上?”

    杨彦回身,就看到安然挺着大肚子站在一树火红的石榴树下,目光如水,脉脉含情,唇角含笑,灿若桃李。这次怀孕以后,安然的气色比前几次更好,岳朝城说,这次她怀的是位小公主。对此,杨彦非常期待。

    “来人,送丁姑娘回去!告诉丁侍郎,丁姑娘自愿去水月庵出家为皇后祈福,朕允了,特赐黄金一百两以作嘉奖!”

    “皇上!?皇上饶命!娘娘饶命啊……”丁香哭倒在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上,但很快就被杨彦的近侍卫打晕,送出宫去。

    “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杨彦大步走过去,小心地扶着安然道,“就在前面的亭子里画?”

    安然点头,微微仰头看他,一缕金色的阳光从花木的缝隙中射过来照在他头顶的金冠上,折射出道道金光,使得他原本就俊美威严的容貌又多了几分神秘高贵。

    四十出头的男人,又勤于锻炼,保养得当,安然觉得他跟自己初见时似乎也没有两样。若说一定有变化,那也是比以前更加英俊有气势。

    “哥哥,你真好看!”

    杨彦微微一怔,而后忍不住低着头笑出声来。成婚这么多年,孩子都生了好几个了,她才忽然发现他长得好看?

    杨彦低头看着她眼如秋水,面若桃花,皮肤好似牛奶一般光滑细腻,哪里看得出来她已经年近三十,是几个孩子的母亲?

    “安然,你好像比我们刚刚成亲的时候更美了。”杨彦伸手摸摸她的脸,唇角轻扬,眉梢眼角都是幸福和满足,又低头在她唇边亲了亲,含笑道,“今天我们的小公主乖吗?”

    “当然!”安然含笑点头,一手放在腹部轻轻抚摸,“今天该你弹琴了吧?”

    杨彦点点头,略带几分不悦道:“那三个臭小子,弹又弹得不好,还非要弹给妹妹听,我真担心我们的小公主被他们影响。”他的小公主,若没有音乐天赋可怎么是好?

    安然靠在杨彦胳膊上笑道:“呵呵,我怎么觉得我们小贝喜欢听几个哥哥弹琴说话呢?”

    小公主尚未出生,不过乳名已经有了,就叫小贝。

    ……

    半个时辰后,杨彦扶着安然回寝宫。三个孩子已经做好功课等着了。

    “爹,娘,你们去哪儿了?”已经十二岁的太子杨瑾蹙着眉头,赶紧上前扶着安然道,“娘,您身子重了,怎么能走那么远?”

    “唉,自从你入朝历练以后,真是越来越爱唠叨娘亲了。”安然嘟着嘴道,又伸手抚平儿子蹙着的眉头,回头瞪着杨彦道,“你到底怎么教他的?”

    杨彦无奈道:“太子年纪还小,到了朝中,要是不学老成一点,只怕有些老臣倚老卖老心里轻视他。”

    安然瞪着他道:“既然知道儿子年纪还小,你这么着急让他到朝中历练做什么?”

    “现在都没有太傅能教得了他了,不让他入朝历练,你让他整日里无所事事吗?”说起这个,杨彦又是头疼,又是得意。

    或许是胎教早教教得好,宝儿的智力非同一般孩子,太上皇自他一岁多就给他启蒙,两岁半的时候就正式请了师傅习文学武。这还不到十年,已经换了好几位太傅,而每次更换太傅的原因都只有一个,这些人深深觉得没有什么可以教太子的了,太子的学习能力让他们深受打击,还是早点请辞的好。

    从诗词歌赋到天文地理,从自然科学到算学医卦,从骑马射箭到兵书阵法,他以那几乎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和超出年龄的理解能力,在这十年里都学得像模像样。

    安然撇撇嘴道:“儿子才十二岁,还是个孩子呢,要是在……才上小学六年级吧?这么小的孩子,本是该玩乐的时候,你就让他学这些国家大事,我想起来就心疼。”

    杨彦轻轻叹息了一声道:“可惜,我们在大隋,而他是太子!”

    杨瑾立即道:“娘,宝儿喜欢去朝中历练。书上看到的知识,能运用到具体的朝政上,儿子很喜欢。”

    安然听到儿子说喜欢,这才不生气了,却还是叮嘱道:“你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可别太累了。”

    “娘亲放心,宝儿知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宝儿会爱惜身体的。”

    “你两个弟弟呢,怎么还没做好功课?”

    “他们去御花园找娘亲去了。”事实上,是杨瑾诱哄两个弟弟出去找人的。他自然知道,时候到了,娘亲肯定会回来的。他都好久没挨到娘亲的边儿了,今天机会难得。

    想到这里,杨瑾偷偷看了父皇一眼。父皇最阴险了,一个人霸占了娘亲大半的时间,还总是振振有词。他知道,父皇这么早就让他入朝历练,是想早点让他继位登基,父皇好退位带着娘亲过逍遥日子去。

    不过,看在这也是娘亲的心愿的份儿上,他就假装不明白遂了父皇的意吧!

    “娘,娘,你回来了!”一个欢喜的童声从身后传来。

    杨瑾微微皱眉,怎么三弟怎么快就回来了?三弟来了,娘亲的注意力就会放到三弟那里去了,小的总是最吃香的!为什么他要长大呢?唉!

    “娘亲,娘亲,轩儿想你了!”四岁的杨轩飞跑过来,就要扑到安然怀中。

    杨瑾及时挡住,将他抱在怀中教训道:“跟你说过好多次了,娘亲怀着小妹妹,不能往娘亲怀里扑!”

    “轩儿一天没看到娘亲,想娘亲了嘛!”杨轩小声嘀咕了一句,而后便抱着哥哥的脖子,叭地一声在大哥脸上亲了一口道,“大哥别生气,轩儿也想大哥了。”

    杨瑾眉头微微抽搐了一下,他虽然很想装老成,脸上还是忍不住有些泛红。他是大哥,小的时候娘亲和爹爹只疼他一个,算起来他得到的爱应该是最多的,是不应该跟弟弟抢娘亲的关心疼爱。而且,弟弟还是他求着爹爹娘亲生的。

    这时,九岁多的二皇子杨麒也回来了,一边跑还一边喊着:“大哥,大哥,娘亲回来了没有?我在御花园没看到娘亲……”

    安然忙招手道:“麒儿你跑什么?看这满头大汗的,快去洗洗,等会儿该吃饭了。”

    等三个孩子洗了澡坐下一起吃饭,安然看着聪明可爱的三个儿子,又侧头看了杨彦一眼,只觉得满心满眼都是幸福。

    ------题外话------

    本以为能写完的,谁知道才写了一半,看样子还得有一个盛世大隋下。下一章明天或者后天更新。

    15盛世大隋(番外皇后卷完结)

    康乾十年九月廿九,皇后发作,要生小公主了!

    产房布置在浴室里。这几胎安然都是在水中生产的,能缩短生产时间,并减轻痛苦。

    杨彦陪在安然身边,不时帮她擦去脸上的汗水,一边安慰她“别怕”,一边又亲吻着她的额头,感激道“安然,辛苦你了”,一边还学着接生嬷嬷加油鼓劲道,“来,深吸一口气,用力——”

    ……

    产房外面,三位皇子着急地走来走去。

    “大哥,娘亲怎么还没把小妹妹生出来?真是急死人了!”二皇子杨麒性子有些急。

    三皇子杨轩拉着大哥的手,小声道:“大哥,轩儿听到娘亲在叫,娘亲一定很痛是不是?轩儿很害怕……”

    太子杨瑾一脸沉稳道:“急什么?这才多久?娘亲生你们的时候比这还久呢!放心吧,没事的!父皇在里面守着呢!”

    话虽如此,其实杨瑾如何不急?他已经长大了,知道得比两个弟弟多,他知道很多女人都是生孩子死的,虽然说娘亲已经生了他们三个,没有意外应该不会难产,但这种事情谁说得准呢?让他如何不担心?

    “为什么父皇可以在里面守着娘亲,我们却不准进去?”杨麒不服气道。

    杨轩也摇着杨瑾的胳膊道:“大哥,轩儿想进去看娘亲!”

    杨瑾皱眉,看了看产房门口守着的两位嬷嬷,忽然将两个弟弟拉到一旁,小声道:“我记得这间浴室后面应该还有一个小门吧?”

    杨麒双眼一亮,立即道:“对的,对的,后面还有一个小门,走,我们偷偷过去!”

    等三个孩子避开宫女绕到浴室后面,悄悄开门钻进去。三人将通往内室的门帘掀开一条小缝,三颗小脑袋竖着排成一列偷偷往里面看。

    只见娘亲抓着爹爹的手,原本躺在浴池里的身子忽然抬起来一些,满头满脸的汗水,因为痛苦脸色有些狰狞扭曲。只听她大叫一声,随即接生嬷嬷便欢喜道:“生了!生了!”

    三个孩子看着那一池子流动的药水已是被娘亲的鲜血染得通红,心中的震撼难以言喻。

    过了许久,杨轩才道:“大哥,娘亲生我们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吗?娘亲流了那么多血……”他想起自己不小心磕伤了腿,只流了一点血就好痛好痛,娘亲流这么多血,该有多疼啊!

    杨麒更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道:“原来生孩子这么可怕……”

    杨瑾忽然要紧牙齿,半天才开口道:“明天咱们就去对父皇说,以后不要弟弟妹妹了!咱们有兄妹四个,够了!以后大哥会保护你们的!”

    “嗯,别让娘亲再生了!”

    “轩儿以后会孝顺父皇和娘亲的。”

    杨麒和杨轩连连点头,双眼都有些湿润。

    “皇上,是位小公主!”

    “恭喜皇上,恭喜皇后娘娘!”

    安然强撑着看了女儿一眼,就晕了过去。

    “娘亲!”

    “娘亲你怎么了?”

    “父皇,娘亲没事吧?”

    三个孩子一看娘亲晕倒了,什么都顾不得了,当即从帘子后面跑了出来。

    “谁让你们偷偷跑进来的?出去!”杨彦冷着脸瞪了杨瑾这个大哥一眼,回头熟练地抱着安然从池子里起来,放到床上。他要帮她上药,并换上干净衣物。

    见三个儿子红着眼睛看着他们娘亲不肯走,杨彦心中一软,放低了声音道:“别担心,你们娘亲只是太累,晕过去了,让她好好睡一觉就好。你们先去看妹妹吧!不是嚷着要小妹妹?”

    三个孩子听说娘亲没事,这才微微松了口气,立即又欢喜地去看娘亲如此辛苦才生下来的小妹妹妹。

    “小妹妹怎么长这样?”杨轩惊呼。又红又皱的,怎么那么像小猴子?

    杨麒皱着眉头,憋了半天才道:“不好看。”

    杨瑾小心地将妹妹抱在怀中,用手指轻轻点着妹妹细嫩的脸蛋,唇角含笑道:“你们懂什么?小孩子生下来都是这样,慢慢的长开了就好看了。你们两个刚刚生下来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杨麒想了想,忽然笑道:“我想起来了!三弟刚刚生下来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我还说他像小猴子来着!”

    杨瑾和杨轩都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心中暗忖,怎么二弟(二哥)跟自己想的一样?

    当天晚上安然就醒了,睁开眼睛,尚未看到自己刚刚生下来的小公主,却看到三个趴在自己床边已经睡着了的小脑袋。

    杨彦靠坐在床边,一只手放在被子里抓着她一只手。她刚刚醒来,手微微一动,他就醒了。

    “你醒了?还疼么?要不要去更衣室?”

    安然嗯了一声,一边由杨彦扶着坐起身来,一边问道:“他们三个怎么在这儿?”

    杨彦微笑道:“他们见你晕过去了,不放心,非要在这里守着等你醒了才放心。”

    杨彦小心地抱着安然去屏风后面的更衣室小解,又由他抱回来放回床上。

    “饿了吧,先喝点鸡丝粥吧!”说着,杨彦拉了拉床头一根绳子。

    虽然杨彦动作很轻,还是惊喜了趴在床边的杨瑾。他抬头看到娘亲已经醒来,正靠坐在爹爹怀中,气色看起来还算不错,总算是放心了。

    “娘亲,您还好吗?”

    安然伸手摸摸儿子的小脸,温柔地笑道:“别担心,娘亲好好的。你和弟弟都回去睡吧!明天再来看娘亲和妹妹!”

    其实这个时代原本是不允许男人进产房的,女人就是生了,未满月之前也认为是不洁的,说男人要是进了产房会倒霉。但杨彦自然不信,因而才让三个儿子也能跟着进来看他们的娘亲和妹妹。

    “那娘亲您好好休息,儿子带弟弟回房去了。”杨瑾点头,小心翼翼地抱起杨轩。这时,沈怡进来,将一碗鸡丝粥放在床头,而后抱起杨麒跟着杨瑾一起回房。

    后宫很大,有很多空着的宫殿,但安然却没有让三个孩子分出去住,而是跟他们住在一起,就住在偏殿里。这样他们和三个孩子早晚都能见面,三个孩子相互之间也能相互照顾相互影响,感情也好。

    第二天,杨瑾很慎重地对杨彦道:“爹爹,娘亲已经生了我们兄妹四个,您以后别让娘亲再生了吧!我们兄弟以后会好好孝顺你们的。”

    杨彦诧异地看着儿子如此严肃的样子,笑问:“以前不是追着要小弟弟,后来又想要小妹妹的?”

    杨瑾认真地看着父亲道:“儿子看到娘亲生妹妹那么辛苦,很是心疼。娘亲每次生产都要流那么多血,都那么吓人,难道爹爹就不心疼不害怕吗?”

    杨彦听到儿子的话,不由轻轻拍着他的肩膀,欣慰道:“宝儿,你真的长大了!好,以后爹爹和娘亲不生了。我们有你们兄妹四个,已经很知足了!你们都是天底下最可爱最懂事的孩子,是爹爹和娘亲的骄傲!”

    “那是爹爹和娘亲教育得好……”杨瑾已经好几年没听到父皇叫自己小名了,又听到父皇夸赞,一时间忍不住心中激动,双颊也不禁有些发烫。

    比起三个哥哥打小的懂事听话,小公主杨璐却是脾气最不好最娇气的一个。

    吃奶只吃娘亲的,平时只让爹爹娘亲和三个哥哥抱,每次醒来都要有她喜欢的人给她说故事弹琴,不然就哭给你看!

    杨彦将政务搬到了寝宫,亲自照顾女儿,抱她吃奶、游泳、给她换衣服换尿布、哄她睡觉等等,等他的小公主睡了才能看奏折。

    事实上,四个孩子出生时,他都是这么过来的。

    杨瑾不是第一次看父皇做这些事情,他记得以前二弟三弟出生的时候,父皇也是这样照顾他们、哄他们睡觉的。他想,他刚刚出生的时候,父皇应该也是这样疼爱他的。

    但以前,他都没有细想,原来父皇对他们的疼爱是这样与众不同。他听说,有些男人是根本就不会抱儿子的,更别说亲自给孩子换尿布了。父皇还是天下至尊,是圣主,只要他愿意,自然会有很多人帮他照顾孩子,可是父皇宁愿自己辛苦,也要亲自照顾他们。

    他们都喜欢小妹妹,可据说在民间,重男轻女,生了女孩产妇都不能睡床,得睡在地上……

    就是在民间很有名气的好丈夫,他的舅舅赵安齐,在舅妈生了小表弟以后,也从来没有亲手给小表弟换过尿布。

    只有父皇与众不同,他不要嫔妃,皇祖父说那是父皇怕别的女人生下孩子会对娘亲和他们兄弟不利,父皇这样做是想保护娘亲和他们三兄弟。杨瑾觉得,父皇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父亲,也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好丈夫!

    还有娘亲,虽然他们都有奶娘,却都是吃娘亲的奶长大的。他自己小时候的事情记不得了,但二弟三弟小妹他都是看着出生的,他们都是吃的娘亲的奶。娘亲说,给自己的孩子喂奶,她能感到很幸福,而且孩子还能少生病。

    娘亲都是为了他们,才不顾惜自己的身体。他知道,在宫外,只要稍有家底的人家都是请奶娘喂奶的。

    他的娘亲,不但是大隋第一才女,是大隋最最尊贵的女人,也是天底下最好的母亲。

    能给父皇和娘亲当儿子,是他最大的福气!他一定会好好孝顺父皇和娘亲的。

    ……

    康乾十年年底,崔义带领的远洋船队历时四年,终于回到大隋,按照皇上皇后的指点,他带回了红薯、马铃薯、花生、向日葵、橡胶等作物的种子或树苗,小心翼翼地培育着,总算是不辱使命地回到大隋。

    为嘉奖崔义的重大功绩,杨彦封其为扬威侯。

    安然一听,不禁想到那两个谐音字,暗地里好笑,也不知道杨彦是不是故意的。明知道崔义风流,却偏偏封了他一个扬威侯。

    杨彦将红薯、马铃薯、向日葵和花生的栽培要点整理出来,先在京城附近培植,经过三年的培育繁殖,正式向全国各地推广。而橡胶树,则直接送去福建海南一代种植,又慢慢引种到南亚东南亚一带。

    有了橡胶,很多发明便都可以动手尝试了……

    康乾十三年,第一盏沼气灯诞生了。同年,大隋之音上刊登了沼气池的制作和使用,并由工部赶制了很多沼气灶具和沼气灯,在全国售卖。

    沼气灶和沼气灯的使用极大地方便和改善了人们的生活,并节约了能源。在乡下,人们只需将动物的粪便和野草什么的扔在沼气池里发酵就能产生沼气,供他们煮饭照明,实在比使用柴火方便,更比使用油灯省钱。

    对于发明沼气这一新能源的皇帝,在百姓心里已经上升到神明的高度。而皇帝专一痴情,只娶皇后一人,又诞育几位聪明的皇子,也同样被百姓们津津乐道。

    这样的皇帝古往今来从未有过,百姓们都说,皇上和皇后一定是天神派来的……

    而红薯、土豆和棉花的广泛种植更让绝大部分百姓基本摆脱了饥饿和寒冷,再加上发达的海外贸易,大隋盛世之相已显。

    康乾十五年,太上皇杨昊驾崩,帝后和几位皇子都很悲痛。杨彦写了悼词发表在大隋之音上,并做了专题回顾太上皇祁丰帝的一生,其间很多温馨的父慈子孝的片顿,令人感动。

    杨彦希望用这样的方式,让全大隋的百姓一起怀念父皇,并永远铭记父皇的功绩。

    杨昊离世前唯一的遗憾是没能看到太子杨瑾大婚生子。

    这十多年来,杨昊最大的乐趣就是帮着皇后带孩子,还亲自教导太子帝王心术,对二皇子三皇子四公主也很疼爱。原本,皇子十六七岁也也可以成婚了,但在杨彦和安然看来,十六七十还是孩子呢,自然不着急。

    而且,安然是希望儿子可以像自己和他爹爹一样找到自己真正心爱的人,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自然也没有催促他。哪里想到,这竟然成了太上皇最后的遗憾。

    太上皇过世以后,杨彦有心将皇位传给太子,自己退位好好研究发电机、点灯等基本电器。当然,有了时间,也可以带着安然和女儿一起出去游山玩水。

    杨瑾舍不得父皇母后离开,以自己尚未成家,还是孩子为由,一直拖着不肯答应。如此,一拖又是三年。

    康乾十七年,塑料轮胎问世,自行车和点灯被制造出来,并很快传到民间。为此,皇帝的声望再一次高涨,大隋各地百姓自发给皇帝建了生祠,完全当成神明一般祭拜。历朝历代,从未有哪位皇帝有过这样的民心。

    康乾十八年,大隋国富民强,百姓安居乐业,处处都呈现出一片繁华景象。

    这一年的万寿节(皇帝生日),西域诸国、高丽、日本、南亚和东南亚等各属国都派了使臣前往大隋京城朝贺。其中高丽使者除了送上高丽土特产之外,还送来三名绝色美人,在当晚的宴会上跳了一支舞,而后当着各国使臣的面被敬献给皇帝。

    要说这三位美人,确实是五官精致至极,几乎毫无瑕疵,身段更是凹凸有致,增一分则胖,减一分则瘦,那气质也是温婉和顺楚楚动人,声音也有如黄莺出谷,舞姿更是婀娜动人。朝中大部分大臣的目光都忍不住在三位美人身上扫来扫去。

    杨彦今年整整五十岁了,因为坚持锻炼,看起来也不过四十来岁的样子,很是年轻。而皇后虽然看起来也很年轻,不过二十多岁的样子,但所有人心里都很清楚,皇后娘娘已经年近四十了。就算再保养得当,一个年近四十,生过四个孩子的女人,如何能比得上好似带着露珠的花骨朵一般的十六七的少女?

    这些年来,皇帝从不曾纳妃,据说,就是在皇后怀孕生产的时候,皇上也没有碰过别的女人。听说,很多大臣都打过将自家的女儿送进宫去的主意,可惜都没有成功。据说,为此惹怒了皇上最后被罢官抄家的都有。以此杀鸡儆猴,后来这等事情才少了些。没想到事隔多年,高丽使者居然也打起这个主意来。

    满朝文武都偷偷看着坐在主位上的帝后二人。以前的事情都是听说,不知道皇上会如何处置?高丽是属国,可跟朝中的臣子们又不同。而皇后娘娘真的那么善妒吗?到现在仍然不让皇上沾染别的女人?

    杨彦看了看跪在殿中的三名美丽少女,忽然侧头对太子道:“太子,你年纪也不小,要不要送到东宫去?”

    杨瑾一怔,淡淡地瞥了一眼地上的三位美貌少女一眼,唇角轻扬,带着几分讥讽道:“父皇,我大隋什么样的绝色找不到?”

    闻言,杨彦不禁哈哈大笑道:“太子说得不错,若朕想要,我大隋什么样的美人没有?不过,既然是高丽国主一片心意,不收倒是不给高丽面子。这样吧,扬威侯才从美洲回来,也该好好休息放松一下,朕就将这三位美人赐给扬威侯吧!”

    扬威侯崔义,带着远洋船队两次渡过重洋到底美洲,带回好多种高产物种,为解决大隋百姓的温饱做出了巨大贡献。而这位侯爷,除了此项功绩令人传诵,最大的名气就是他的风流之名了。整个京城,谁不知道这位侯爷是最喜欢各色美人的?

    “臣崔义谢主隆恩!”崔义起身出列谢恩,欣然笑纳。能帮着皇后解决麻烦,又有美人相伴,何乐而不为?

    看着崔义鬓角忽然有了几缕华发,杨彦忽然有一种别样的感触。他已经五十了,也不年轻了。谁知道还能活多少年呢?又有谁能保证他们死后真的能回到二十一世纪去?

    这些年政务上有蜀王和太子看着,但他也并不轻松。他为了这个国家的经济和科技发展费尽心力,陪伴安然和孩子的时间实在不多。他希望剩下的时间他能陪着安然好好出去走走,好好看看大隋的大好河山,也不枉他们一起穿越一场。

    杨彦坚定了传位的决心,也跟自己父皇当初一样,懒得跟太子商议,不顾群臣反对,直接吩咐礼部准备禅位仪式和新皇登基仪式。

    太子杨瑾得到消息,找来抗议,希望父皇收回成命。

    杨彦淡淡地看了儿子一眼道:“君无戏言,难道你想让父皇言而无信?”

    “可是,父皇,儿臣还小……”

    实在太突然了,杨瑾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他怎么能代替父皇坐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呢?他觉得自己比父皇实在差得太远了,他不知道自己当了皇帝能做什么。可是,这些理由他却说不出口。

    “马上都二十了,还小?你十二岁今日朝中历练,六部和内书省都实习过,也跟着我处理政务好几年了,少跟父皇找这些借口!再说……父皇和你母妃年纪也不小了,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年好活,父皇想带着你母后出宫走走看看我大隋的大好河山。难道你真要父皇走不动路了才肯帮父皇将这肩上重担接过去?”

    “可是,父皇,儿臣还没成家呢,俗话说‘成家立业’,总要先成家,再立业吧?”

    “那你什么时候成家?”杨彦淡淡地问了一句,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都要把皇位传给儿子。

    杨瑾忽然嬉笑着凑到杨彦身边,抱着他的胳膊道:“父皇,你看母后都说了让儿臣自己找个喜欢的再成婚,您就再给儿子一点时间吧?父皇你和母妃成婚好像是二十八岁?要不您给儿子宽限到三十岁?”

    杨彦抬头淡淡地看了儿子一眼,板着脸摇着头道:“父皇早就想过了,最多再给你五年时间,你可以慢慢挑选。不过,传位之事没得商量,不管你说什么。”

    杨瑾一看父皇这个样子就知道父皇这回是铁了心了,只好灰溜溜的回去。难道真的要被皇位套牢了?杨瑾想着父皇退位以后就会带着二弟三弟和四妹出去游山玩水,留自己一个人在这皇宫里,就很不甘心。

    而想着父皇这一生的功绩,他再想想自己,忽然间一点信心都没有。他当了皇帝,又能为百姓做点什么呢?好像能做的,父皇都做了……

    可是,父皇辛苦了一辈子,如今想休息了,他这个做儿子,要是拒绝也是不孝啊!

    就在这天晚上,杨彦将几个孩子都叫过来,屏退了所有的宫女内侍和暗卫,给他们讲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今天将你们几个都叫来,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们。这也是父皇母后这一生最大的秘密。其实,父皇和母后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杨彦缓缓道来,安然时不时地补充,说了一个时辰才说完。而后,四个震惊的孩子又问了很多关于未来的事情,如此又说了好多天。

    其他三个孩子只是感到震惊、好奇,而太子杨瑾却更关心父皇说的那些未来的历史和未来多动多样的政治制度。他将父皇说的全都记了下来,而后暗下决定。

    高丽那个弹丸小国以后竟然如此无耻,以后一定要彻底收拾了他们!陆路不好过去,就从海路过去!大隋的海军如此强大,哪儿不能去?

    那个小日本最可恨,侵华战争、南京大屠杀令他愤怒不已。这个卑劣的民族就不该存在于世上!等他当了皇帝,第一件事就是收拾小日本!

    还有那东南亚的菲律宾,西边的天竺,以及远在欧洲的英法德意等国,虽然隔得远,但大隋海军发达,而那些国家都还很落后,现在正式收拾他们的时候!

    他一定要让大隋强大起来,绝不给别人欺负的机会!

    对了,还有以后的蒙古、满族,都要防备。不过,最主要的不是打压别人,而是强大自己。

    自从知道了父皇母后的秘密,杨瑾热血沸腾,他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和奋斗的目标。

    之前,他很排斥继位登基,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永远不可能达到父皇的高度,但现在,他有了动力,还有了目标。

    ……

    杨彦决心已下,谁劝都不听,朝臣们见皇帝是真的想退位,又知道太子聪明能干,也没什么好说的。两个月后,杨彦退位,新皇登基,大隋又翻开了新的篇章。

    在退位仪式上,杨彦说了几句话,被史官记录下来,感动了后世无数人。

    那一日,杨彦当着满朝文武总结了自己的一生。从三省六部制的改革,到大隋律法的修改;才发展远洋贸易,到提高商人和工匠的地位、创办医院和学校等等。他说了自己取得的成绩,同时也点出了这些制度的不足之处以及以后需要改进防范之处,令百官感动不已,基本上所有人都红了眼睛。

    他们有幸能在史上最伟大的君主手下为臣,实在是他们的幸运。可惜他们的英明圣主竟然要退位了……

    拿得起放得下,历朝历代,如此不看重权势,如此不喜好享乐的皇帝,也仅此一位吧!

    最后,不想杨彦忽然起身握住身边安然的手,拉着她站起来,而后举高两人紧握在一起的手,对着百官朗声说道:“在此,朕要感谢皇后!她聪慧、善良、坚强、仁爱,是当之无愧的母仪天下的国母!如果没有她的这些年的支持陪伴,没有她帮着出谋划策,就没有现在繁荣富强的大隋!朕所有的功绩,都有她一半的功劳;朕的所有尊荣,愿与她共享!”

    百官们又是震惊,又是感动,不禁再次跪下叩拜道:

    “皇上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这时,杨彦忽然低头,深情地望着安然的眼睛道:“这一生,我最幸运的,不是生在皇家,而是排除万难坚持着不肯成亲,终于等到了你,娶你为妻;这一生,我最大的满足,不是这帝王之尊的身份,而是我挚爱的妻子给了生了几个聪明孝顺的孩子……安然,谢谢你!谢谢你这些年的陪伴,谢谢你给我生了四个天底下最可爱的孩子……安然,我爱你!”

    那一刻,安然再也忍不住起身扑到他怀中,热泪盈眶……

    哥哥,我也爱你,永远爱你!

    灿烂的阳光照射下来,又因为帝后二人身上的金线折射开去,给这一对必将流芳千古的帝后罩上一层金色的光雾,远远望去,好似有一条金龙一只金凤在帝后二人头顶飞舞盘旋。而帝后二人深情相拥的一幕也永远铭刻在当场无数百官侍卫等人心里……

    ------题外话------

    番外皇后卷就完结了。

    后面的番外有两个部分,一个是其他人物的番外,想看哪些人的,亲们留言,筝考虑。

    另外一个是两人回到现代的番外是肯定要写的,但是估计不长,几章交代一下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