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穿越小说 > 嫡女奋斗记 > 130大结局
    皇上先召见了齐紫皓,齐紫皓一反出门时的愉悦,脸色阴沉如锅底……

    他讲了自己妻子这一年来如何的凶险,讲了自己在闫家的打压下如何憋屈……说完把闫若为了勾引自己而给自己的荷包递了上去……

    其实齐紫皓讲的时候皇上就信了,当初他可是非常清楚闫若的负面谣言是如何硬生生的被压下去的,他当时还想着,齐紫皓要憋屈死了……

    况且田大人那边确实证据确凿,否则以闫家的能力,要是假的,怎么可能让事情这样发展?

    如今再看到那荷包,最后的一丝怀疑也打消了,十几年前就往西北安了人,那个时候大皇子才刚刚出生……十几年了!他们会放弃十几年的谋算?傻子都不会信吧?

    齐紫皓对皇上说,自己早就接到了这个荷包,只是证据不足不敢妄下定论,所以一直在暗中搜集证据,说着,又呈了一沓账本上去,全是闫家在西北暗中的买卖……

    “……时间不多,臣只查到这些……”齐紫皓笑得十分苦,“臣没只想着安安分分的做一个闲散侯爷,儿女绕膝安宁度日,可闫家却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计臣,臣想着,臣仔细防着就好了,可最终却让妻儿陷入险境……您不知道,臣看着夫人了无生气的躺在床上……臣……”说到这里,齐紫皓不由红了眼眶,声音哽咽。

    皇上倒是真的有点动容,他对齐紫皓也算了解,铁铮铮的一条汉子,竟然哭了,可见当初被闫家逼得多狠。

    “当时臣就想,臣就是为了自己的孩子,也不能再这样下去了,”齐紫皓接着道,“就动用了自己能动用的关系开始调查闫家,本想着等查清楚了一并呈给皇上,奈何闫家根基之深,臣也就只查出了这些……”

    皇上翻了翻账本立刻就红了眼,闫家势力到底有多大?在西北齐紫皓的地盘上都有不小的赌场,更别说江南了,江南里面就账本上记录的都要赶上江南对朝廷上缴的税收了……

    皇上几乎可以肯定,闫家的银子,比他的国库还要丰盈……

    齐紫皓和皇上从御书房出来,径直去了慈宁宫,闫家雁和闫贵妃也在,皇上并没有表现的像在御书房那样激烈,只是适当的表示着愤怒,但闫家雁看着那黑沉沉不见一丝波澜的眸子却不由觉得脊背发凉……

    齐紫皓冷冷的将荷包送到了闫太后手中,平板的叙述了那天闫若对自己说的话,说到最后,也有点压抑不住怒意:“……亏得我还真以为她身不由己,却没想到为此臣的妻儿差点命丧黄泉……”

    太后看着手中的荷包和里面字迹气得浑身发抖,闫若的手艺和字迹她自然认得……没想到她竟然为了一个男人出卖闫家……这,这可真是闫家的好女儿!

    闫家雁却比闫太后想到的又多些,如果这是本家那边的主意……闫家雁瞬间觉得遍体生寒……本家这是要踩着他们保命么……

    “闫家真是一门英杰!”齐紫皓嘲讽的道,“连一个十五岁的女子都有如此心计!这次,臣无论如何要把闫若绳之以法!臣可不想哪一天回来,再也看不到臣的妻儿……”

    “齐紫皓!你休要胡言乱语!”闫太后怒了,这可事关整个闫家的颜面……

    齐紫皓却无畏的望过去,淡淡的回道,“太后,闫家不要欺人太甚!”

    闫太后还想再说什么,就被闫贵妃拽了拽袖子,闫太后看到皇上眼中的神情不由一惊,剩下的话就咽回了喉咙里……

    最后,缓声音道,“这不过是安宁侯的一面之词,哀家要亲自问一问若姐儿才信。”若是真的……为了整个闫家,她只有一条路可走了……

    齐紫皓不屑的勾了勾嘴角道,“可以,不过太后可不要大义灭亲,我妻儿受的苦,只有我才有权利讨!”

    “你!”闫太后被气的胸脯起伏。

    “太后只是来问问,”皇上开口笑道,笑意却未达眼底,“闫若只是个例外,不是每个闫家女子

    都如此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

    闫太后和闫贵妃都变了脸……

    皇上似笑非笑的扫了她们一眼,转身带着齐紫皓离开……

    蔷薇院,收到太后召见的口谕后,众人兴奋的忙成一团,闫若眯着眼冷冷的看着镜中的人,虽然狠狠的养了几日,但到底大伤元气,这身子单薄的似乎一阵风就能吹走……闫若自嘲的勾了勾嘴角,果然……

    想必她被关在家庙的事情被太后听说了,齐紫皓才扛不住压力把她放了出来……

    闫若想着一会儿要说的话,化了个更显苍白憔悴的妆,登上了马车。

    可事情有点出乎她的意料,没有人问她为什么瘦了这许多,为什么这样憔悴苍白……

    闫若跪在冰冷的地板上,无论如何不敢相信耳中听到的事情,明明都过去那么久了,怎么会被翻出来呢……

    “怎么?哑了?怎么不说话?”太后拍着桌子怒道。

    闫若一个激灵反应过来,现在可不是发呆的时候,急忙砰砰的磕了几个头,“若儿冤枉,求姑奶奶替若儿做主!”

    她的身体本来就没怎么好,这几个头直磕得头晕目眩,整个身子摇摇欲坠,像是随时能昏过去,可是这一次示弱却没有像往常那样收到半点效果。

    昨天皇上走后,闫家雁已经把本家那边可能的想法跟闫太后分析了,想到自己的亲大哥竟然想踩着他们保命,闫太后就觉得怒意一阵一阵的往上冲……连带着对闫若都没有了怜惜:“京都府尹都查的清清楚楚,证据确凿,你要拿什么证明你的清白?!”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闫若委屈的放声大哭起来,“若儿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过是生在闫家,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什么事都要扣在我头上……”

    闫太后却被她后面的话给气笑了,她原先还抱着一丝侥幸,是齐紫皓在胡编乱造,可她此时说的话,和昨日齐紫皓叙述的完全是异曲同工,昨天的意思是她和闫贵妃陷害的她,才不得已进了齐家,如今的意思却是是他的亲爷爷陷害她么?

    闫若正哭的伤心,忽然觉得脸上一痛,一个东西掉落在脚边,闫若一愣,捡起那香囊,脸色立刻就是一变……

    一直细细观察她的闫太后这一下算是完全确定了,闭了闭眼睛,忽然觉得满心的悲凉,这就是她的娘家,她的亲大哥,她们在这边拼命的为闫家争,他的大哥却不停的拆台想踩着他们来保命……

    闫若的反应总是很快,她立刻快速的抓起香囊,惊讶的道,“这个香囊怎么会在这里?我一直藏的严密……”

    旁边忽然传来一声嗤笑,闫若脸色一变,就见皇上和齐紫皓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齐紫皓鄙夷的看着她,“闫若,你知不知道,一个谎,需要一千一万个谎去圆,你的意思这香囊是我偷的?且不说我还没进过蔷薇院,退一万步说,这么机密的东西,你做成这样是为了什么?”

    ……

    闫若是被人从宫里架出来的,本就单薄的身子像片纸一样,软的站都站不住,看到同样从宫里出来正准备上马的齐紫皓,咬着牙站直了身体,出声叫道,“侯爷!”

    齐紫皓停下动作,扭头看她。

    “为什么,为什么……”闫若一步一步的走到他面前,眼中满是愤怒和恨意,“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就因为我是闫家人么!我不过是想求个安身立命之所……”

    齐紫皓嗤笑道,“事到如今,还说谎就没有意思了,安身立命之所?天下之大,你非要害死别人才能找到安身立命之所么?”说到这里,齐紫皓冷笑,“从你害玥儿的那一刻起,今天就是注定的结局……”

    闫若不由瞪大眼睛,齐紫皓在她耳边低声道,“你不会以为,你的那些把戏很高明吧?你第一次在宫里算计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否则,你以为你为什么能进的了齐家门?”

    “你胡说!”闫若咬着牙怒道,明明她精心策划的一切,怎么可能是别人的计中计?闫若绝对不承认这一点!“你不过是顶不住闫家的压力,又觉得不甘心才陷害我!”

    “为什么?为什么?”闫若脸上满是痛苦和绝望,“明明我都向你表了忠心,我可以帮你更多……我到底哪里比不上莫玥……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只因为我是闫家人么?”

    齐紫皓见她此刻还在垂死挣扎,仿佛看笑话一般看着她,“你未免想太多了,你到底哪里能比上玥儿?闫若,别以为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单心胸一项,你都不及玥儿百分之一……谋略?你那种下三滥的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也叫谋略?玥儿都不屑于与你斗。”

    说到这里,齐紫皓微微俯身靠近她耳边小声嗤笑道,“你以为玥儿不知道你的把戏么?可惜,我知道的时候,她也猜到了,所以,她在宫里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知道了你是那个通过莫琳给她下毒的人……”

    闫若猛的扭头看向齐紫皓,努力的想从他的神情看出一丝说谎的迹象来,可是,他的眼中除了鄙夷就是不屑……

    齐紫皓没理会她不可置信的表情,翻身上马,扭头最后说了一句,“好走不送!”

    闫若紧紧的捂着胸口大口的喘息,看着绝尘而去的背影,脑中闪过很多画面,她示好、她装病、她挑拨……那个女人从来都是淡淡的看着她笑,眼中清澈如山间清泉,她以为她藏的深,却原来,她只是在看她如丑猴般戏耍……

    “噗——”一口血雾喷出,闫若只觉得天旋地转。

    “姨娘!”

    “姑娘!”

    ……

    闫若是直接从宫门口被接走的,声势很浩大,整整四排二十个衙役。街上的人都跑出来看,据说附近的胡同都达到了万人空巷的地步,没办法,如今闫家嫡女在京城可是家喻户晓,一个小姑娘家家为了男人,要谋杀人家的原配,还差点就得逞了!

    拉着闫若的马车到了衙门的时候已经被石头、鸡蛋、泥巴等东西砸得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闫若在半路的时候已经醒了,听着一路的叫骂,脸上木木的没有任何表情,下车的时候终是没躲过,被砸了一个鸡蛋,在寒冷的天气里很快就冻成了冰渣挂在头发上……

    进了衙门三天,闫若什么都没有说,没了闫家的庇护再加上皇上授意,京都府尹田大人也不客气,该上的刑都上了,闫若就是咬着牙不吐一个字,倒是让对她上刑的男人都不忍起来。

    第四天,闫若终于开口,却是要求见莫玥,田大人有些惊讶,但还是去了安宁侯府,齐紫皓皱着眉不愿意,莫玥却叹了一口气跟着田大人去了。

    闫若披头散发,浑身血污,脖颈上全是血痕,十个手指似乎已经全断了,狼狈的像个乞丐,可她坐在那里却像个公主,那是一种百年世家才能养出来的傲气。唯一没变的就是那双灵动的大眼,亮的惊人,“你来了?”

    尽管知道是她咎由自取,此时莫玥还是有些不忍。

    “不用这样看着我,”闫若笑起来,“叫你来只是想问清楚,侯爷说我的胸襟不及你的百分之一,谋略也都是下三滥,你都不屑于同我斗……”

    莫玥愣了一下,她虽然知道闫若叫她来是因为不甘心,却没想到齐紫皓竟然跟她说了这些……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是我想害你的?”闫若忽然恶狠狠的问道。

    莫玥看着她眼中的怒火,叹了口气道,“进宫见到你那天……”

    “怎么会……”闫若失魂落魄的喃喃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说着,又忽然瞪着莫玥道,“是侯爷,是侯爷告诉你的吧?”

    说完,也不等莫玥说话,继续道,“我从小就跟在爷爷身边,我学东西比哥哥们都快,没有人能比的过我……

    “爷爷总是叹息,为什么我不是个儿子……可我觉得,为什么女人就不能比男人强呢?那些男人还不是一个个被我耍的团团转……进齐府这么久,你从来都是躲在侯爷的羽翼之下,你明明是什么都没做过,什么都做不了,他凭什么那样说我!你又凭什么霸占着那个位置!”

    莫玥叹了口气,算是明白了,这个姑娘也许根本就不是为了什么爱,只是太骄傲,太要强了。

    “你怎么知道我什么都没做?”莫玥道,“只不过我做的和你做的不同罢了。”

    闫若嗤笑一声,有些咄咄逼人的问道,“什么做的不同?你连我都比不过,一个妾都需要侯爷帮你出手收拾,你除了给侯爷添麻烦,你还能做什么?我站在你那个位置,绝对比你要做的好的多!”

    莫玥笑了,决定不跟她辩论这些东西,这姑娘是咽不下去这口气呢,“闫若,你的世界里除了争,就没有别的东西了么?”

    “你什么意思?”闫若斜睨着她道,“这个世上有不争就能得到的东西么?我不信你从来没有争过……”

    “有啊,为了我的哥哥,为了我的自由,为了我的孩子,今后为了我的丈夫,为了齐府我会继续争,可是除了这些,我还会做感受哥哥对我的宠爱,享受我的自由,爱护我的孩子,扶持我的丈夫……”莫玥第一次认真的看着眼前这个女子,“我不否认,你很聪明,可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谁比谁强,每个人都有做不到的事,每个人都有擅长的事,我从来没想过跟你比。人要争的东西,也是不同的。你争的,是一口气,而我争的,是我和我爱的人们的幸福,我们俩是没法比的。”

    “谁说没法比!”闫若的声音有些尖锐,“我比你聪明,比你漂亮,比你家世好,我难道不应该比你幸福么?”

    莫玥笑了,“是啊,你比我聪明漂亮,你比我年轻,也许你还比我有谋略,可是这到底有什么意义呢?可我的幸福就是我的,你就算比我幸福,那也是你的幸福而已……”

    “你胡说,只要我争过你,你的幸福快乐就将成为我的!”闫若的声音愈发尖利。

    莫玥叹了口气道,“傻姑娘,真正是你的东西是谁都抢不走的,就像我抢不走你的爷爷,抢不走爱护你的哥哥们,你同样也抢不走我的丈夫,我的孩子……你的那些手段,真的毫无意义。”

    “你胡说,你胡说!”闫若疯狂的摇头,“不对,不对,这次是我大意了,我若抢走了侯爷,你的孩子也是我的……”

    莫玥忍不住大笑起来,也许是真的绝望了吧,这个时候的闫若反而让人觉得真实,像个骄纵的小姑娘:“能抢走的爱人都不是爱人,如果你能抢走侯爷,那说明侯爷不爱我,我干嘛要稀罕?我会重新找宠我爱我的人继续我幸福的人生;抢我的孩子?你懂得孩子的意义么?看到他们就会觉得快乐,摸着他们的小手你会忍不住感动,看到他们笑你会觉得整个世界都是美好的,把他们抱在怀里的时候你想要感谢上苍把这样的宝贝赐给你……你会有这样的感受吗?不会的,就算他们叫你母亲,但那也不是你的孩子,你只会觉得厌恶,觉得累赘,……所以,你抢不走做母亲的快乐……”

    莫玥认真的问她,“你懂吗?”

    “你胡说,我不懂,我不懂……”闫若拼命的摇着头,却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像个孩子一样趴在地上嚎啕大哭,她输了,输的一败涂地……

    她确实没把她放在眼里,因为她坚信她抢不走所有的一切……

    她叫她傻姑娘……她像一个长着一样,宽容的的告诉她,你错了……

    不对,不对,她说的都是错的,她明明比她聪明漂亮,不应该落得如此下场……

    ……

    当天晚上,莫玥被齐紫皓按在床上狠狠的收拾了一番。莫玥受不住哀哀求饶,齐紫皓却是铁了心,咬着她的耳朵拷问,“不稀罕我?要重新找宠你爱你的人?嗯?”

    莫玥被他的断章取义弄的哭笑不得,紧紧抓着他的胳膊讨饶,“慢点,求你了,慢点,我……那只是举个……例子而已……”

    齐紫皓见她还辩解,狠狠一顶。

    “啊!”莫玥惊叫一声,脖子伸直,细腰高高拱起,眼泪都掉了下来了,“齐紫皓你混蛋!”

    齐紫皓动作慢下来,低头吻着她眼角的泪水,问道,“以后还胡不胡说了?!”

    莫玥缓过来,扭头负气不理他……

    齐紫皓霸道的将她的下巴扳过来,亲吻着她的唇,有些无奈的叹道,“我这么宠你爱你,你还要去找谁……”

    莫玥的心猛的一跳,但依然咬着唇不说话。

    齐紫皓感觉到她的软化,又温柔的动起来,含着她的锁骨笑道,“看来还是宠爱的不够……”

    半刻钟后……

    “够了么?”

    “……”

    一刻钟后……

    “够了么?”

    “不要了!不要了……”

    “够了么?”

    “齐,齐紫皓,你混蛋,停下……”

    “够了么?”

    “够了,够了……”莫玥终于忍不住投降,摇着脑袋,青丝散了一枕。

    齐紫皓低笑,“光够了不行,要多多的宠爱才行……”

    “……齐紫皓你个大混蛋!!啊——”

    这一晚是以莫玥晕过去而告终的,莫玥早上自然是没起来,齐紫皓端着药碗进来,带着些讨好的意味,莫玥却是不理。

    齐紫皓讪讪摸摸鼻子,习惯性的伸手揽人,莫玥却扭着身子躲开,齐紫皓继续发挥锲而不舍的精神将人抱住,自己喝了一口要,再嘴对嘴强硬的喂下去。

    莫玥气得直锤他,齐紫皓却只是笑,有些无奈的叹息一声抱住她,下巴搁在她肩膀上软声道,“以后别说那样的话了,我听了伤心。我以后一定好好宠爱你,好不好?”

    莫玥立刻就没辙了……这个男人真是……什么时候学会撒娇的!

    闫若死了,牢头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死的,因为她一直直直的坐在那里,像个骄傲的姑娘,直到连着两顿饭都没吃,牢头不放心,开门进去看的时候才发现她已经死了。

    最后京都府尹以闫若畏罪自杀结案,莫琳算是被骗,虽然心思不好,但到底不是故意,关了这么些日子,就在结案的当天放了出来。

    案子完结的第二天,就是除夕,京城人都在欢庆恶人遭报,这个年结束的圆满时,太后忽然中风瘫在了凤榻上,皇上大发雷霆,怒斥闫贵妃忤逆不孝,连降两级,贬为清嫔。

    众人本来还以为是闫若的事情把太后气着了,结果这个消息一出来,众人都在猜测,闫贵妃到底做了什么把太后气中风了……

    闫家两位身份最高的女子先后出事,一时间,闫家内部人心惶惶,动荡不安,闫家两派也将各自的损失算到了对方头上,虽然知道此时应该团结一致,渡过难关,但到底有了不可修补的隔阂。

    除夕晚上,莫琳蓬头垢面的抱着一个小小的青布包袱跪在了状元府门口。

    孟意直接派人拉了她送去了莫府。

    过了初五,孟意来齐府窜门。

    “……陆国公府也够黑心的,连收拾都不让人收拾一下,从牢里怎么回去的,就怎么赶出来,”孟意说到这里又冷笑,“都到这个时候了,白眼狼还算计着呢,不去莫府,却来我状元府。当我是活菩萨么,还会收留她?”

    莫玥笑道,“行了行了,她也够惨了,以后估计再也见不着了。”

    孟意叹了口气道,“也是,听说爹已经找好庵庙了,过了正月就送过去。”

    ……

    送走了孟意,莫玥胸口有些发闷,这件案子结束,人们都说京都府尹明察秋毫,恶人有恶报,春枝她们几个拍着手直叫痛快,她当时只是微微一叹。

    死,真的就想是一种结局,不管闫若生前怎样害她,可那一刻,随着她的死,好像一切都烟消云散。

    那么多的记忆里,莫玥只记得她狼狈的像乞丐,却如女王一般骄傲的样子,那才是真正的闫若吧,说到底,她不过是个被宠坏的孩子罢了……

    还有莫琳,要是能从小好好教……

    手上一暖,打断了莫玥的感怀,低头看着眼前的情景,不由失笑,原来是霁哥儿把他的小手伸过来了,一下一下的拽着她的手指玩。

    “么么……么么……”霁哥儿欢快的叫着,这几个月孩子们发出的音节开始慢慢丰富起来了。

    莫玥握着他胖嘟嘟的小手,心中的最后一丝阴霾也烟消云散……人生哪有那么多的如果和遗憾,那些都是她们自己的选择,她又何必浪费感情在她们身上呢?她要做的,是享受现在,为自己和自己爱的人编织未来。

    “两个家伙都醒着呢?”帘子挑开,齐紫皓穿着大氅从外面进来,上面覆着雪。

    “下雪了么?”莫玥扭头,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天空开始飘起了雪花。

    齐紫皓把大氅递给春枝,阻止了莫玥的靠近,“我身上凉,等会儿在抱你。”

    莫玥瞅着几个偷偷捂嘴的丫鬟,嗔道,“说什么呢?”

    齐紫皓也意识到自己口误,不由大笑,随即凑到她耳边小声道,“其实也没说错……”

    莫玥瞪了他一眼,趁着丫鬟们不注意,狠狠的去拧他的腰,齐紫皓似乎早就料到了她的动作,灵活的躲开,还小人得志般冲着莫玥挑挑眉。

    莫玥气结。

    床上的两个孩子都听到了爹爹的声音,霁哥儿一骨碌翻了个身,扑腾着四肢朝着齐紫皓咿咿呀呀,呜呜哇哇的乱叫,雯姐儿也慢悠悠的翻过来,咧着嘴无声的笑,经过半个多月的努力,她终于学会自己翻身了。

    齐紫皓脸上的表情温柔的能滴出水来,快速搓了两下手,觉得够暖和了,才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宝贝们今天乖不乖?有没有想爹爹?”

    “啊啊!么么……”霁哥儿仿佛回应般使劲扑腾着四肢要抱抱。雯姐儿则伸手抓住了齐紫皓的手指,软软的依依呀呀,齐紫皓忍不住俯身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我们小不点最可爱了。”

    霁哥儿不干了,立刻就哇的嚎了一嗓子,齐紫皓连忙在他额头上也亲了一口,“霁哥儿也乖,要是不老哭就好了。”

    霁哥儿听不懂,但是被亲了一口,也满足了,立刻停止了哭声笑起来,表情转换毫无压力,逗得齐紫皓大笑,“傻小子!”

    霁哥儿欢快的拍手,雯姐儿也露着粉嫩的牙床一起拍。

    莫玥看着自己的丈夫孩子,嘴角不由高高翘起来,她的人生如此圆满,她真的该知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