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穿越小说 > 暴君强占夜夜痛 > 49.-049
    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任世间千娇百媚,我只为你一人醉

    ++++++

    雪儿眉心一拧,暗想:这个女子着装大胆,说话也完全没有一般小女儿家的娇羞模样,看她的身手也不错!

    她可不想这个时候节外生枝,当下眉心轻展,笑道:“姑娘貌美如仙,能娶到姑娘,那倒是在下的福气…….”

    岂料她的话还未说完,就听到那女子大声叫道:“不是你娶,是本姑娘娶你回去,听明白了吗?”

    “你娶我回去,跟我娶你,又有何区别,不都是要在一起么!”雪儿还真不想跟她磨唧,耐着性子与她周旋着:“姑娘,不管是你要娶我,还是我要娶你,都得等我把手头上的事情做完,不是么?”

    那女子估计没想到雪儿那么爽快就答应了,怔了怔,问道:“这个大块头跟你们有什么仇,为什么你们要联手杀了他?”

    “这不关姑娘的事!姑娘没事的话,请退一旁,免得刀剑无眼,伤了姑娘!”易寒冰那冷如冰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那女子可能是第一次听到如此冰冷的声音,愕然的回首朝易寒冰望去,跟着妖娆一笑:“哟,这个小哥可真有型啊!也对我的胃口,不如都嫁给我好了!”

    “就怕你没命享!”易寒冰可没时间跟她耗,手中长剑一翻,以剑柄朝那女子飞去,他同样不想伤害无辜,只是想吓退她而已!

    却没想到那女子娇笑一声:“哟!还真下得手啊!”也不知道她使了什么功夫,易寒冰出手的剑居然倒着飞了回来!

    易寒冰旋身接过剑,猛然觉得手心有种刺痛感,心头一凛,低头一看,一条红色似虫子一样的东西正往他的手心里钻去!

    “盅虫?你是苗疆毒女?”易寒冰失声道,伸手想去拉住那条小虫,可那只小虫早已钻进他的手心里不见了踪影!

    雪儿听见易寒冰的惊叫,心知有异,当下顾不上冯斌,旋身来到易寒冰身旁,急道:“易哥哥!”

    易寒冰伸手占住自己手臂上的穴道,汗珠从他的额头直冒下来!

    只听到那个女子咯咯地娇笑起来:“哟!你小子见识挺广滴嘛,没错,刚才你中的就是我们苗疆的盅虫,若一年之内没有我的解药,那么,那些虫子就会在你的身体里繁衍生长,直到一点一滴地将你的五脏六俯吃干!”

    她的话让他们只觉得头皮发麻,雪儿凤目一瞪,怒道:“妖女!好狠毒!马上交出解药,我可以不杀你!”她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女子,心居然这么狠毒!

    那女子像是听到了什么稀奇的事情,笑得花枝乱颤:“俏公子,你还真不知道惜香怜玉啊!想要我交出解药,那么,我们洞房之日,就是他拿到解药之时!”

    “你!”雪儿气极,冯斌还没杀,现在易寒冰又出事,再者,她哪能跟这个妖女洞房啊!

    见雪儿生气了,那妖女媚笑一声,指着冯斌道:“你们要杀他,对我来说,简直易如反掌!不过,你得乖乖跟我回去,做我男人才行!”

    雪儿也不想再浪费时间,等待会天亮了,一切都来不及了!当下沉声道:“好!那等我们先杀了他再说!”

    “就凭你们吗?找死!”冯斌从刚才比斗中,已经清楚,雪儿他们当中除了易寒冰的武功高一点之外,其他两人联手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现在易寒冰又受伤,就算加上那个妖女,他也有本事赢了他们!

    “我最恨看不起女人的男人了!你这个大块头,长得丑不说,嘴巴还真是讨嫌,好!本姑奶奶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女人!”

    那女子操着一口四川话,身形一晃,便与雪儿她们站成了一条线,不过,关键时刻她还趁机在雪儿白嫩的小脸上摸了一把!

    “你!”雪儿可不喜欢一个女人在脸上摸来摸去,气得她真想砍了那女子的一只手下来。

    “夫君生气了?呵呵,这小模样还真是可爱!好!本姑娘喜欢!”那女子哈哈哈大笑着,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抽出来一根鞭子!

    那根鞭子在她的手中如蛇一般舞动,直逼得冯斌只有防守的份!

    她舞鞭的动作优美极了,雪儿不由得暗赞,这是一个在鞭子上跳舞的女子,虽然她的行事做风,令雪儿有些反感,不过,还是有那么一丝欣赏她不做作的作风,只要她交出易哥哥的解药,她不为难这个女子!

    “啊!你这个妖女,居然敢使诈……”

    雪儿听到冯斌一声怒骂,回首一看,只见他脖子上身上缠着无数条蛇,可怜的冯斌就那样活生生的被蛇缠死,死状惨不忍睹!

    “怎么样?俏公子,他已经死了,你现在考虑好跟我一起走了吗?”那女子手一收,那缠在冯斌身上的蛇全部都进了她的袖子里。

    雪儿看得瞪大了眼睛,说老实话,她真的怕蛇,幸亏她的脸上易容过,要不然,还不知道惨白成什么样了!

    “怎么不说话了?莫非想反悔不成?”那女子朝雪儿迈来一大步!

    雪儿下意识地后退:“你不要过来!你身上的蛇!”

    夏荷横剑挡在雪儿的面前,冷冷地说:“不要再靠近我们家公子!”

    那女子一怔,随即哈哈大笑:“俏公子,原来你是怕我身上的蛇啊!别怕,它们可都是我的宝贝来着!”

    可能是看到雪儿那惊恐的眼神,她忽然做出一个举动出来,袖子一甩,那些进去的蛇全部都掉到了地上,她有些不舍的说:“宝贝们,去吧,等我找你们的时候,再出来!”

    说来也奇怪,那些小蛇像是听得懂她的话一样,扭着身子,不一会儿,果然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雪儿暗暗吞了吞口水,虽然她不讨厌那个女孩,可是,一想到她身上可能还有其它的软体东西,她就不敢靠近她!

    那女子双手一摊:“我现在身上什么也没了,你可以过来了吧?”

    夏荷手中剑一指,怒道:“大胆!不可对我们公子无礼!交出解药!”

    “哟!看不出来你这个俏公子还是大有来头,这气势不小啊!”那女子环抱着手臂站在那里,忽变了一种语气:“想要解药,有本事过来拿啊!”

    “找死!”夏荷冷哼一声,仗剑就是冲上去!

    “住手!”雪儿及时地抓住了夏荷的手臂,低声道:“我们不是她的对手!”她指的不是武功,而是,那个妖女那防不胜防的妖术!

    “公子,可……”夏荷担心望着一旁的易寒冰。

    “交给我!”雪儿轻抚了她的手,示意她退下去,正要上前。

    一旁的易寒冰却忍着身上的疼痛,拉住雪儿:“我没事,不要去!”他不愿意她为了他受到任何的伤害。

    “易哥哥,我不会让你有事!”这个男人一直在凤非雪身边保护她,她欠他的太多了!伸手迅速地点了他的穴道,然后将他扶到夏荷的身上。

    “可我更不想你有事!”他在心底呐喊着,温柔的目光里只有她,世间千娇百媚,可他却只愿为她一人醉!

    雪儿懂,一直都懂,给他一个温柔的笑意,然后回身朝那女子走去:“姑娘,到底要怎样,你才肯交出解药?”

    “只要公子跟我回去,洞房花烛之日,他就可以拿到解药!我花怜星说话算话!”

    原来她叫花怜星!

    夏荷则怒道:“好个不知羞耻的女子,天底下哪有女子如此强娶男人?”

    那女子不气反笑道:“你还真是说对了!我花怜星从来都是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情!男人可以娶,女人也一样可以娶男人啊!羞耻值几个钱啊?你有吗?我买了!”

    “你!”夏荷气得差点吐血,恨不得将眼前的妖女撕成两半。

    雪儿半眯起美眸盯着眼前亦正亦邪地花怜星:“看来姑娘是不肯交出解药喽!”

    “嗯哼,如何?公子可是想清楚了?”那女子一脸不在乎,脸上的邪笑越来越浓!

    雪儿冷哼一声,她也不想再跟她磨下去,目光顿时一变,手中折扇一扬,朝花怜星攻去:“姑娘,得罪了!”

    那花怜星可能没想到雪儿会突然出手,更没想到她的身手会突然变得如此快!

    反应慢了一步,居然被雪儿的折扇抵在了喉间,不过,她还是一脸邪笑,反而将那半露在外面的酥/胸往雪儿身上蹭了蹭:“公子真是性急,这么快就想抱我入怀了?你早说嘛,我会乖乖入你怀的!”

    饶雪儿是来自开放的现代,在看到花怜星那半祼的酥/胸,也有些难为情的犹豫了一下,当下放开她,但手中的折扇还是直指她的咽喉:“姑娘,在下不想伤害你,交出解药,我绝不会为难你!”

    花怜星妖娆一笑:“你舍得为难我么?”她的模样简直就是活脱脱的勾引,幸亏雪儿是女子,若是男子,又有几人能抵挡得了!

    “我的目的不是伤人,只想得到解药!”看到易寒冰那已经开始变了颜色的脸,雪儿也急了,手中的折扇不禁又抵近了半分!

    花怜星脸色似乎变了变,眼角瞟了瞟地上一旁的易寒冰道:“糟了!看来你那位哥哥的血不是那么讨虫儿的欢心,它开始造反了!”

    “你说什么?”雪儿真的急了,当下小手掐上了她雪白的脖子,若是易哥哥有事,她也不会放过花怜星!

    花怜星指了指她的手,一副难受的样子,雪儿无奈松开手,花怜星揉揉了被掐得生疼的脖子,一副不情愿地说:“这种虫子认血,碰到它不喜欢的血,它就会在体内乱钻,直到那个人痛死为止,除非…….”

    雪儿听得又气又急,手中折扇翻转如风,再次抵上花怜星的咽喉:“说!除非什么?”

    ++++++++++++++++++++

    宝贝们,文文明天就要上架了,本来上周就要上架了,蝶儿一再拖到了这周,就是想让宝贝们多看些免费章节。

    至于更新,跟过蝶儿几本文文的宝贝们都知道,蝶儿更得快,上架后从未断更,不会让宝贝们天天催着。

    谢谢宝贝们一直以来的支持,谢谢你们的不离不弃!也希望文文上架后,还能再看到你们的身影!

    其实千字三分,白金VIP的还只要两分左右,真的不贵,蝶儿一个晚上码几千字,加上修改,通常都熬夜才能完成,宝贝们就当是每天发个短信给蝶儿作动力吧~=3=

    聊聊剧情吧:

    宝贝们现在最关心的应该是想知道那神秘的无心人到底是谁?蝶儿的简介改过,如果没改,其实大家都想到了。

    易寒冰是否会死?雪儿能否为夫君夺回一切?简介上面的她为何会变成如此?很快蝶儿将一一为宝贝们揭晓。

    大虐大爱,大起大落,这是蝶儿一惯的文风。

    +++++++++++++++

    还是那句话:你喜欢或者不喜欢,蝶儿就在这里不离不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