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修真小说 > 独占欲 > ☆、第51章
    孙大哥?

    林文莹来这里后,接触的人很少,因此一下子就联想到了刚才带自己来这里的人。

    她再看看这两人的样子,想起了这个“孙大哥”谄媚的笑容,还有外面那淫/乱的环境,怎么还不会不明白,他话里“让人放松的小玩意”是什么意思?

    林文莹皱起了眉头:“你们把水桶抬出去,其余的不需要。”

    “林小姐,这样走了,孙大哥肯定会觉得是我们的原因,我们日子就难过了。”青年脸上露出为难。

    而那个男人则是道:“林小姐,我们是专门培养的,不用怕我们脏,我们身上也没有病,绝对会让你满意的。”

    男人身上穿的的衣服很少。

    一件紧身衣,下身是松垮的裤子,露出内裤边缘,还有标准八块腹肌的腹部。

    林文莹摇头:“抬着水桶出去。”

    这两人不好得罪林文莹,只能抬着水桶出去了。

    “这小妞还是个处吧?”

    “这年头,鬼知道第二天是死是活,都恨不得天天快活个够,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人。不过那女的长的真漂亮,身材还好,要是能操一下,我们还赚了!”

    “孙大哥说她还是身体系的强化者……这几颗威哥算是白带了。”

    两人嘀咕着走远。

    林文莹坐在屋子里不知道做什么,过了一会儿,就躺在了床上。

    慢慢睡过去。

    她做了个梦。

    梦见她就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身体不能动弹。梦境真的是很神奇的一个东西,就比如现在,她明明是闭着眼睛的,却能“看见”自己正躺在床上。

    旁边都是烟雾。

    紧接着,一个朦胧的人影出现。

    林文莹身侧的床微微凹陷,那些人做了下来。

    林文莹忽然紧张起来。

    那个人坐了一会儿,忽然伸出手,摸上了她的脸颊,顺着往下,特别留恋地摸着她的脖颈。随即,那个人压了上来,舔上了她敏感的耳廓。

    林文莹眯起眼睛,想反抗。

    忽然,脑子里窜过一句话——鬼知道第二天是死是活,都恨不得天天快活个够。

    伴随着这句话一同的,却是一个她原以为早已经放下遗忘的画面。

    她在那个人手下,绷紧了脚趾。

    十分羞耻地叫了出来。

    林文莹不自觉并拢了双腿,只觉得,一股痒意从体内窜了起来,身体又记起了那如同潮水般拍打而来的快感。

    虫族本就是追崇杀戮和快感的种族。

    人,也是贪恋舒适感觉的。

    林文莹此刻没有了目标,对生活一片迷惘,她想着那个人说的话,就觉得,反正都要活着,为什么不活的肆意开心一点。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猛地响起。

    “亲爱的,你就是一个胆小鬼。”

    林文莹眼皮下的眼珠转动着,她想张嘴询问,却动弹不了。胆小鬼?什么意思?

    那人似乎听到了她内心的话一样,轻笑了一下。

    “林文莹,你就是个不愿意改变的胆小鬼。你从发现自己没死,而是融合了母虫后,潜意识就想继续过那样平稳的日子吧,要杀林白,不过是做做样子,不然,怎么会那么容易放弃?真的想杀他,那就应该不择手段地想办法!”

    “究根结底,还还是你习惯了这样的日子,想继续这样像个木偶一样没有目标地过下去,哦不,你还给自己找了一个目标,不过现在没了。当然,这世上大多数的人,都像你一样,浑浑噩噩这样过下去……”

    好像,的确是这样的。

    林文莹在睡梦中,听着这一番话,痛苦地皱起眉头。

    但这有错吗,对方话里也不是说了么,大多数人都是这样活下去,为了活下去而活下去。她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而就在这时,雾气渐渐散去,那个人的面庞缓缓浮现而出。

    白彦!

    他凑近:“如果是这样,那我会很没有成就感。”

    下一秒秒,林文莹睁开眼睛,从睡梦中惊醒。

    这里没有太阳,没有时钟,林文莹也无法判断自己沉睡了多久,梦中的事情又遥远又清晰,似乎白彦真的进入到她的梦中一样。

    林文莹想起了,自己和对方体内都有的一部分母虫。

    难道是因为这个,脑电波相同了?

    她在屋子里坐了一会儿,这里没有电脑、电视,甚至连广播都没有,生活似乎回到了古代,了无生趣。

    她也没有出去逛一圈的动力。

    就只能干坐在床上,林文莹觉得自己的状态,是前所未有的差。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送了晚餐。

    是烤好的动物腿,林文莹随便吃了点,就没兴趣了。

    “我应该去找些事情来做。”

    林文莹盯着天花板,心想道。

    现在人类最大的敌人,是病毒虫。

    而低级的病毒虫对她而言基本没有什么威胁,只要有足够的能量,六级的病毒虫也不是不能打,这种情况下,或许找一支队伍出去,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想起要面对那些不认识的人,林文莹又发自内心的抗拒。

    大约是下午两三点左右,华天勤忽然过来了。

    与回来时的沮丧不同,此时,他脸上竟然带了一丝罕见的喜色:“林小姐,我叔叔要见你,之前你不是说了一些条件吗?我自然可以负责,但有我叔叔的帮忙,当然会更好。”

    林文莹心里有了一丝不好的念头。

    在跟着华天勤来到大厅,目光落到坐在大厅左侧首位的那张椅子上,一幅病容,有气无力地举着杯子颤巍巍喝水的白彦时——

    不好的念头彻底成真。

    也有一种“果然来了”的轻松感。

    华越是一个精神矍铄的中年人,身体十分强健,不过他的发丝掺了几丝与年龄不符的灰白,林文莹猜测他的真实年龄应该比外表的要大,只不过异能让他延缓了衰老。

    “这位就是……”

    作为一个领导人,他亲切地看向林文莹,正要开口。

    没想到,白彦很兴奋地抢先道:“林小姐,你也没事太好了。”由于太过激动,说完这句话,他就咳嗽起来,脸上泛起薄红,眼里含着泪光,各种贪恋地注视着林文莹。

    这样的明显,就算是瞎子,也能看出白彦和林文莹肯定有什么。

    对此,林文莹只是冷淡地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