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修真小说 > 独占欲 > ☆、第50章
    彭!

    白彦的脸被打得一歪,他张嘴,吐出一口血。

    他那原本就泛着病态透明的肌肤,几乎是立刻,就浮现出大片的青紫。他扭头,想看林文莹,想说些什么,结果,林文莹下一拳已经来了。

    林文莹把白彦按在地上,目露凶狠。

    她想起了当初白彦是怎么对自己的,先是手……

    林文莹抓住白彦的左手,狠狠一折。

    “哼。”白彦闷哼了一下。

    “你不是很喜欢挖人眼睛吗?”林文莹俯下身体,毫无感情地注视着白彦。白彦浑身冒冷汗,嘴角还沾着血,呼吸剧烈,但他在此刻竟然还笑了出来:“就这样,就这样看着我。林文莹,我喜欢你这种眼神,眼里都是我的眼神,哈哈,来呀,挖我眼睛呀,可是——”

    他笑容蓦然一冷,充满着玩味:“你敢吗?”

    白彦的双眼,从开始到现在,一直维持着黑色圆瞳。

    而林文莹,她不用镜子看,也知道现在是什么模样,碧绿的竖瞳,背后八条挥舞的肢体,腿上还有未褪去的甲壳。

    比起白彦,她现在更像一头吃人的怪物。

    林文莹冷冷地看着身下的白彦,后者有恃无恐地看着她,还光明正大地扭了扭身子,放松下有些僵硬的身体。

    “亲爱的,我了解你,”白彦笑道,“你不敢。”

    “我的确不敢。”林文莹的一只手已经放在了白彦眼睛旁,拇指和食指微微用力挤压,但最后,还是停住了动作,她的脸上带了一丝茫然。

    她心中的情绪很复杂。

    有愤怒、不甘,最后却化为无奈,无奈又演变为更深层次的愤怒。如果有机会,她一定会杀死白彦!

    可现在——

    她不敢杀死白彦。

    按着白彦的眼睛的手,良久后,也只能收回来,

    即使拥有了力量,在白彦面前,她依旧那么无奈无力,她还不够残忍,不够没有人性,或者说,她催眠着自己,认为自己应该保持人性,维持着原来的性格。

    林文莹两腿,分开跪在白彦的身上。

    就在她沉浸在思考中的时候,忽然,身下传来一炙热坚硬的感觉。

    林文莹身体一僵。

    白彦无辜地眨眨眼:“自然反应。”

    林文莹猛地从白彦身上站起来,她低头看了看那个位置,拳头握住又松开,松开又握住,最后额头青筋突突地爆出来,实在忍不住了,一脚踹过去。

    白彦捂住裆部,很狼狈地滚开。

    “你给我滚远点!”林文莹咬牙切齿,转身离开。

    “亲爱的,你不要我啦?你回去,怎么跟华天勤交差?”白彦呈人字状躺在地上,叫着林文莹,期间,抬头看了看,林文莹后背的衣服,由于破衣而出的肢体,出现了几个洞,露出白皙无暇的美背,他甚至能看到可爱的腰窝。

    欣赏了一下,见林文莹走远后,他才懒洋洋从地上坐起来,拍了拍满是灰尘的头发,忽然,胸腔又是一阵生疼。

    白彦吐了一口血。

    脸颊的肌肉被带动起来,传来一阵刺痛。

    白彦摸了摸脸:“下手真狠……”

    他眯起眼,舔了舔嘴唇,上面还带着血腥味,他贪婪地笑了笑,回味着刚才林文莹的眼神和气势:“我喜欢。”

    他又在地上坐了一会儿。

    没多久,那头虫子爬了回来,那具尸体重新动了起来,把白彦背起来,跟在林文莹离开的方向,走去。

    在半个小时后,林文莹找到了华天勤一行人。

    他们已经失散,只剩下华天勤和钱峰两个人,其余人在虫潮的冲击下,不知所踪。

    林文莹过去的时候,华天勤正狠狠地一拳打向石头,鲜血淋漓,他不甘骂道:“该死!”随后,警惕地朝林文莹这边看来,发现是她后,松了口气。

    “你有看见别人吗?”

    林文莹身上披着一块布,用来遮住后背,听到华天勤的问话,她摇摇头。

    华天勤面露苦笑:“那个大少爷惹的什么人……诶。”

    钱峰也愤愤道:“事先都不说清,只是让我们找人,现在……老大,我们可是损失大了,珂珂他们也不知道……”

    后面的话没说出来,但语气里的悲凉之意任谁都听得出来。

    因为怕还有危险,他们也没有分散开去找来。

    华天勤只是沮丧了一下,就做了决定:“我们回基地。”

    林文莹跟在华天勤身后,走了几分钟,回头看了下,视野里没有发现白彦,起初,她有感觉到对方跟在自己身后,可忽然,就失去了踪迹。

    他有那么容易放弃?

    林文莹摇摇脑袋,她自认头脑和心狠程度都一般,实在不想做浪费头脑思考的事情,或许,她得找一个人为自己理清事情?

    ----

    华越基地,距离这里要跋涉两天。

    中间华天勤找到事先藏好的摩托车,里面还有半缸油,稍微减少了下路途上花费的时间。路上,林文莹几乎没有看见人影,昔日的摩天大楼,缠绕满了茂密的植被,新生的生物存活于内,进食这些植被。

    偶尔,林文莹能看见几个衣衫褴褛的人。

    他们骨瘦如柴,比起李莫他们聚集地的人好不到哪里去。当这些人看到他们的时候,都会毫无理智地冲上来,双眼赤红,力道却比蚊子大不了多少。

    有几个聪明的人,甚至在沿路设置了绊马索一样的东西。

    不过异能者五官敏锐,几乎第一时间就发现了。

    第三天,林文莹抵达了华越基地。

    这是个很小的基地。

    它位于郊区,由一个个在地下的,类似铁皮房子的建筑组合而成。整体结构,是由土系异能者挖掘出地下坑洞,然后金属系异能者操控金属,建造成一个个铁皮屋子,用来防止病毒虫的入侵。

    “听说中央基地,用的是能量罩,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十几个异能者补充能量。麻烦是麻烦,但能晒的到太阳。”

    华天勤跟林文莹简单交代了一下基地的情况。

    基地大门,位于一个小山丘的侧面。

    这点倒是跟聚集地相同。

    华天勤过去,按了一个按钮,没多久,一个小窗被打了开来:“是我。”

    里面的人立马开门。

    这扇铁门很重,不是人力推的,而是通过一个类似蒸汽的结构,开门的时候,轰隆隆响了起来,灰色的烟雾从声响传来的地方窜出。

    大门打开,三个人走了进去。

    林文莹首先看到一长长的隧道,再看旁边,站着一个样貌比较刻薄的男人。

    钱峰笑道:“需要检查吗?”

    那人连连摇头:“华老大和钱大哥,怎么用得着检查,进去吧。”

    听起来,每个进基地的人都是需要检查的。

    林文莹仗了华天勤的便宜,也就没有检查,他们顺着隧道朝里走去。大约走过了十几米,前面豁然开朗。

    这是一个有足球场那么大的空间。

    应该是一个类似于基地大厅的东西,里面有很多人摆了摊位,有卖食物的,有卖武器的,吆喝声不断。

    林文莹从一个摊位面前经过。

    这个摊位没有别的,只有几个脖子上系着绳子的少男少女,他们蹲在地上,眼神灰暗地注视着半空中的一个点,摊主是一个体态正常的疤脸男人。

    角落还有一个,随便挂了一粉色布帘的屋子。

    布帘上倒影出几个人影。

    有一个男人,提着裤子,满脸餍足地走了出来。

    林文莹和华天勤三人,穿过大厅,又往里面走,又穿过了一个圆形空间,才抵达这个基地的心脏位置。

    “我等下要去见我叔叔,你要去吗?”

    华天勤和钱峰都是满脸疲态,他们准备去洗漱一下,就去见这个基地的创建者——华越,于是询问一下林文莹。

    林文莹对这个没兴趣,实际上,由于白彦的忽然出现,她的计划已经没打扰。

    她需要理一理思路:“不用了,你们找个人带我去休息的地方。”

    于是,华天勤招招手,一个人走了过来:“带林小姐去休息,好好招待,满足她的要求,我到时候会过去看。”

    林文莹颔首,跟华天勤两人道别。

    然后她就跟在这个人身后朝另一边走去。

    这个男人,只有一米六左右,背有些驼,嘴角从见面的时候就挂着谄媚的笑容:“林小姐,你喜欢什么样的房间?”

    “安静点的。”林文莹道。

    “走了一路,要不要给你准备洗澡水?”

    “不麻烦的话。”

    又问了几个问题,林文莹被带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屋子。

    屋子里面很简单,类似于酒店的套房,一个很小的客厅,摆放着一张桌子和椅子,里面是卧室,旁边还有一个洗手间,但没有通水。

    过了一会儿,几个人抬了两桶水过来。

    “林小姐,我们这有几个比较干净的,能让人放松的小玩意,要不要给你看看?”

    林文莹有些不明觉厉,她想去洗澡,就摆摆手:“随便你。”

    林文莹脱掉衣服,把整个人都沉浸在水里,浑身的每一个紧绷的细胞,都渐渐放松开来。

    提来的水,有一些温水。

    但很快就冰冷下来,林文莹深吸了一口气,把这两天的事情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但还是没有想出什么,林白,或者说白彦已经找到了,但又不能杀了他……那么现在,她要做什么?林文莹就如同丧失了目标的迷惘羔羊,白彦是她,对三年前唯一的联系和执念,现在,执念淡了,暂时放一边了。

    林文莹注视着这个三年后,变化过大的世界,内心产生了一丝恐惧。

    什么都变了。

    不论是人,还是景。

    她也不再是她了。

    林文莹打了一个哆嗦,从水里起来,披着衣服走了出去。

    从苏醒时,她的目标就是杀死白彦。

    或者说,她潜意识地把这个目标作为根本,注意力全放在这上面,可现在白彦消失后,她不得不,要面对这个世界。

    更为重要的事,她还没有做好准备。

    林文莹踩着拖鞋,从浴室出来,忽然听见一阵敲门声。

    “扣扣!”

    她过去开门,来的人是两个男人。

    或者说是一个男人,一个青年。

    男人大约二十七八岁,身强体壮,肌肉却不显膨胀,肌肤是巧克力般的颜色,他的面庞也十分俊朗,撇嘴的时候,有股特别的魅力。

    青年十七八岁,比起男人要矮一点,体型也较为薄弱,但浑身上下,透着干净的味道,他腼腆地笑着,露出可爱的虎牙,左侧有一个酒窝。

    他们抬头,看到林文莹面孔的时候,有刹那的惊艳。

    紧接着,那原本有些紧张的身体,都放松下来,这两人甚至带着点愉快的道:“是孙大哥叫我们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