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修真小说 > 独占欲 > ☆、第35章
    门外,王兴国夫妇正在等待林文莹开门。

    结果房间里忽然传出一尖锐的叫声,紧接着,林文莹表情慌乱地打开门:“林白呢,小孩不见了,他怎么不见了!刚才上楼的时候还在的!”

    “什么?”

    林文莹的声音太过尖锐响亮,根本听不清楚。

    林文莹平时淡漠,脸上的表情很少,一时间也表现不出多大的紧张慌乱,只能演个大概:“林白不见了!”

    紧接着,她仿佛忽然想到了什么,瞪圆眼睛,看向他们。

    “王骁勇在哪里?是不是他做的。”

    林文莹话题跳跃太快,另外两人根本联系不到,怎么忽然跟王骁勇扯上关系了,发出疑惑的单音节:“啊?”

    “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林文莹冷笑道,“可这里,只有他最讨厌林白,他甚至想把林白扯下来摔在地上!那才是个三四岁的小孩呀……”

    蔡凤终于听明白了,的确,按照王骁勇那性格,说不定还真有可能。

    但她还是劝道:“人都在楼下呢,他哪有那么大本事。”

    “除了他,还有谁?”林文莹一副无理取闹的模样,像一个因为失去孩子而失去理智的母亲,“他自己也不是忽然就失踪了,呵呵,我早就怀疑他是自己出去玩了……窗台,我没有锁窗台,外面都装有空调,肯定是他爬过来的,肯定是为了报复我,刚才对你们说了那种话。”

    “易鹏呢,季成浩呢?我要找他们评理。”

    林文莹边叫,边挥开他们,朝楼下走。

    身后,是王兴国夫妇急切追赶的脚步声,还有劝导声。

    林文莹走到楼道中央,忽然感觉到一阵不对劲。

    这幢楼隔音设施不好,她还是在楼道里喊得,易鹏在天台,季成浩在楼下,就算季成浩在房间里听不到,可易鹏,总会听得见吧。

    可是,至今为此,一点动静也没有。

    一阵毛骨悚然的凉意骤然顺着脊椎,窜上林文莹的后脑勺,她全身汗毛都忍不住竖了起来,有情况,肯定发生了什么。

    她心脏剧烈跳动着。

    力道大到,胸膛都要炸裂开来。

    林文莹快步朝下走,本来就快的步伐,又快了起来。

    王兴国和蔡凤,根本追赶不上。

    他们两人相视一眼,都闪过疑惑,林文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不久前,他们说好,易鹏和林文莹都交给他们来处理,蔡凤知道林文莹在睡觉,就先处理了易鹏,再从天台上跟楼下打招呼,让祖孙开始动手,而他们继续处理林文莹,结果,没想到林文莹根本不安排理出牌,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连强行击杀的时间都不给,就冲了下楼。

    这种意外,不在他们的思考范围之内。

    按照时间来看,楼下那祖孙三人还在处理季成浩,现场不知道有没有清理干净,如果是关上门解决,那林文莹跑下去可能发现不了,还能有能机会让她放松警惕解决。

    如果正好看到,那就麻烦了。

    林文莹跑到拐角,这里正对季成浩所在的房门,她站在高处,先看到空荡荡的房间,接着,看到视野里出现的几个人头,她顺势往下看。

    刹那,血液都凝结了。

    林文莹感到无穷的寒意。

    房门口,季成浩脖颈被一个人粗壮的手臂牢牢勒住,他已经跪坐在了地上,而那个老头一只脚的膝盖,也紧紧顶着他的脊背,让他动弹不能。

    另一位老婆婆则是抱住了季成浩的左手。

    季成浩的右手,被王骁勇抓住。

    就在林文莹下楼的时候,那位老婆婆往后退了点,改为抓住季成浩的小臂,往手肘的反方向,把她全身的重量都猛地压了过去。

    “咔嚓!”

    一声脆响,手臂呈现一个恐怖骇人的不正常角度。

    林文莹看见,闭着眼睛似乎昏迷过去的季成浩,身体抽搐,瞪圆了眼睛,只能看见眼白,肌肉紧绷,压抑地释放着他的痛苦。

    下一秒,林文莹的眼睛,和那老头的不期而遇。

    “王兴国,她怎么会在这里!”

    王兴国和蔡凤叫道:“她孩子丢了,发疯一样的跑下来,她看到了,拦住她!”

    林文莹连忙反应过来,往门口跑。

    她现在表面看上去很冷静,但其实很慌乱,她还有点难以理解,事情怎么发展都这个地步了?这群人,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一短语从她脑海中闪过。

    斗米恩升米仇!

    而就在她迈下楼梯,打算往门口跑的时候,林文莹忽然看到了季成浩。

    不能让季成浩跟他们待在一起。

    她需要季成浩这个身为异能者的队友。

    只要能救,那就要尽力救他。

    林文莹迅速冷静下来,分析情况。架住季成浩的有三个人,但他们手中都没有什么凶器,就算他们想把季成浩活活勒死,也是需要时间的,这个时间足以支持她救援。

    然而,她的身后还追着两个人!

    林文莹自认,自己解决那祖孙三人,救出季成浩的片刻,王兴国那对夫妇肯定能追过来。他们手里有利器,还抱得杀死她的念头。

    看易鹏没有下来,说不定已经惨遭毒手。

    刚杀过人的他们,狠辣无比。

    而林文莹自认,她的力气虽大,反应敏捷,但也对对丧尸表现还行,可她对人,活生生的人,下手肯定会有犹豫。两者一对比,说不定没救出季成浩,反而会把自己给折进去。

    难道就没办法了?

    任由季成浩在这里,然后自己去逃命?

    这一支队伍里,林文莹也就跟叶欣相处时间比较多,略有好感,其余人都是淡淡的,就算死在她面前,也最多感伤一下。

    可现在这种情况,看到季成浩的惨状,一兔死狐悲的感觉,让她不救季成浩,有种良心过不去的感觉。

    然而,机会渺茫。

    而她自己的命更加重要。

    林文莹已经准备放弃了,可忽然,她的目光落在了王骁勇身上,她眼睛一亮,转变了方向,朝着那纠缠在一起的四人迅速冲了过去。

    她眼睛直勾勾看着季成浩,似乎目标就是他。

    老头惊慌失色,他也是知道林文莹力气的,立刻拽着季成浩往后退,然后和老婆婆一起,八爪鱼一样的缠在季成浩身上,想要撑到王兴国两人追上来。

    王骁勇身体粗苯,一时没反应过来,留在了原地。

    林文莹在快要接近的时候,她左手一伸,拽住了王骁勇的衣领,往自己这边一带,然后迅速急退。

    王兴国和蔡凤,几乎是擦着王骁勇在半空的身子赶过来的。

    “啊痛!”

    王骁勇被衣领拽得呼吸困难,又被林文莹毫不温柔地转了个身,禁锢在怀里。

    林文莹另一只手从腰后掏出一把匕首弹开,紧紧抵在王骁勇的脖颈处,尖锐的刀尖与脆弱的肌肤相触,一滴血珠沁了出来。

    本来还在挣扎的王骁勇,感受到轻微刺痛,立马停住了。

    他惊恐地看向自己的爷爷奶奶:“爷爷奶奶,救我!我不想死!”

    “乖孙!”老婆婆再也顾不得季成浩,就要扑过来。

    “站住,不然我杀了他。”林文莹也有些紧张,手心出汗,但她僵硬的表情很有麻木性,至少别人看不出她的情绪。

    老婆婆也不敢动了,只能可怜巴巴地注视着自己的孙子。

    林文莹舔了舔嘴角,继续道:“把季成浩扔过来,我就放了你们孙子。”

    “我怎么信你!”老头还有些理智,抓着季成浩,不松手。

    林文莹淡笑道:“你孙子的命,和季成浩的哪个更重要?你放了季成浩,我抓你孙子又没用,如果你不放……你连这点风险都不敢冒的话,那就等着你孙子死吧。”

    在孙子的性命面前,两名老人都失去了理智。

    老头缓缓松手,就要把季成浩推过去。

    林文莹心中一松。

    “不能放!”

    骤然横生枝节。

    林文莹顺着声音望去,说话的人,赫然是蔡凤。

    她慌乱上前,抓着那老头往旁边一推。季成浩可是唯一从林文莹手中换孙子的生路,老头哪有那么容易松手?

    蔡凤推了一下没推开,就转而抱住季成浩。

    然后叫道:“你们两个老糊涂!放了季成浩,等他醒过来,肯定会杀了我们的!到时候你孙子还是得死!死鬼,快过来帮我!”

    “啊?哦!”王兴国楞了一下,迅速过去。

    那老头叫道:“我不管,我只知道,现在不把季成浩给她,我孙子就得死!”

    “傻子呀,”蔡凤破口大骂,“那女人说不定连鸡鸭都没杀过,哪有胆子杀人,她吓唬你们的,她不敢动手的!”

    “我们不敢赌,赌不起!王家小子,要是还记住以前老子对你家的好,就松手!”

    老婆婆也转身扑了过来:“你们这是要害死我孙子呀!”

    五个人纠缠在一起。

    林文莹眯着眼睛,想找空隙冲进去救人。

    忽然,“哼!”那老头眼睛一瞪,从喉咙深处传出一阵闷哼。

    暗红的血液从他背部流淌而出。

    蔡凤一把拔出水果刀,踹开老人,又踹了王兴国一脚:“把那老婆子也弄开。”

    老头蜷缩在地上,痛得嘶嘶叫。

    “老伴!”老婆婆眼睛红了,下一刻,就被王兴国抓住肩膀,往那老头身上一扔,送做一堆。

    蔡凤用沾血的水果刀,抵在了季成浩脖颈,跟林文莹相对而立。

    王兴国站在蔡凤面前,全身戒备。

    蔡凤轻蔑笑道:“你那手里的小兔崽子,可是对我们一点威胁力也没有。”

    听见这话,被她从脊背捅了一刀的老头,抬起头,喷出了口血,啊啊地叫着。

    老婆扭头,对着蔡凤叫道:“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做!”

    王兴国有点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什么!”蔡凤呸了一口,又转头看那两名老人,笑了起来,“哈哈这不是你们教我的吗?你们为了自己的孙子,都让我们死了,我们难道还要像个菩萨一样供着你们?”

    “你们,你们……”两名老人被蔡凤气的浑身打哆嗦。

    至于林文莹,她已经彻底被这幕狗咬狗的戏剧性转场,给镇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