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修真小说 > 独占欲 > ☆、战斗场
    “这应该问你。”

    它把林文莹的手抱在怀里,小鸟依人。

    林文莹疑惑:“问我?”

    “我的种族,也就是虫族,可以说是一个追求毁灭的种族。我们曾抵达过诸多星系,那里文明的发展高度,是你无法想象的,我的脑海里残存着一些记忆片段。而我虫族,只要一开始没有被发现消灭,那么最后,注定都是那些文明消失。”

    “而紧接着,缺少了‘食物’的我们,种族也会走向灭亡。”

    “说灭亡也不确切,因为我们会留下一母虫,作为种子,用残留的能量进行时空穿梭,寻找新的文明。我们从诞生至死亡,就追求着杀戮与掠夺。”

    “那照你的说法,”林文莹理解的很快,“详细的记忆都在那个母虫种子里?”

    它笑了起来:“当然,我们种族的传承都由这颗种子来操控,因为力量强大,一开始它是被世界所抗拒的,只能慢慢苏醒。”说到这里,它的笑带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情绪,“现在它只有最弱的本能,等它适应了这个世界,苏醒过来,你自然会得到它的记忆,而那个时候,也代表你已经死了。”

    死……

    林文莹心头一惊。

    再想询问,它已经什么都不说了。

    那颗卵,能诞生出像它一样的个体,据它说明,曾经还毁灭过无数比地球还要高等的文明,这样的存在,岂是林文莹她一个普通人类能承受的?林文莹回到家,有些呆愣,沉浸在这种情绪中不能自拔。

    死,这次是注定要死了吗?

    “文莹,你不去吃饭?”赵诗从书房里面,提醒道。

    林文莹被惊了一下,反应很大的从沙发上蹦起来,迎着赵诗担忧的神情,她理了理自己有些乱的发丝,故作放松:“没事,就是最近训练太大了,有点累。”

    “你注意点身体。”赵诗劝了一句。

    林文莹胡乱点点头,心不在焉地回到了自己房间。

    夜晚,自然是睡得不太好。

    死亡是任何人都惧怕的事情。

    林文莹睁眼到天亮,等到了要起床的时间,才慢腾腾起来。发现自己注定要死,只是时间早晚问题后,饶是她,也有些提不起精神,怀疑自己做这些有没有用,或许,安静地坐在这里,等待着被丧尸吃掉,也跟被母虫吞噬差不多。

    她骨子里应该就是一个任人揉搓的人。

    林文莹不由想起自己在学校被欺负的时候,可那个时候,她的心是又迷茫又坚定的,迷惘于没有属于自己的追求,坚定于不让死去的父母失望,完成他们的愿望。

    可最近,学校没有了,社会秩序也频临崩溃。

    她的目标也从好好学习,变成了活下去,不然,这世上还有谁会记得那对死去的夫妇?

    然而,连活着这个目标现在也不给她了。

    林文莹忽然觉得自己可笑又悲哀,老天就是个贱人,把她的东西慢慢夺走,就像凌迟时刽子手手中那磨人的刀子,将犯人身上的肉一片片切下,备受折磨。

    她走进浴室,注视着镜子里有些疲惫的自己。

    随后,眉眼变得一如平常。

    林文莹不喜欢把自己的脆弱暴露在别人面前。

    走出卫生间,它已经在等待,林文莹带着它朝训练场走去。

    还没走进,就能听到一阵阵的尖叫。

    训练场外面已经围了一些民众,面孔有些很熟悉,他们一边面露惊恐跟铁丝网保持着距离一边又不肯离开。

    林文莹拿出身份证明进去。

    训练场的空地上停着一辆改装的货车,后车厢里传出隐约的吼叫声。

    林文莹跟其余战友排好队,没多久,昨天那个军官也来了。

    他的军阶比平日教她训练的人高了一级,过来没说什么废话,手一下挥。货车车厢缓缓升起,林文莹的战友,克制不住,都往后退了几步。

    倒是把林文莹和它给凸显了出来。

    那军官见状,嗤笑一声。

    其余的军官觉得有些没面子,自己手下训练出来的兵,竟然如此胆小!直接就骂了过去。

    林文莹看着车厢门升到最高,露出里面的场景。

    一个个被弄成粽子的丧尸,被固定在里面。

    两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走过去,把一个粽子架出来,往空地上架出来的铁丝网里一扔。这个铁丝网,明显是临时弄出来的,外面通着电,还有许多士兵严阵以待,它是要作为一个简陋的斗兽场,让他们这些菜鸟与丧尸战斗。

    粽子被扔进去后,一阵液体从架在铁丝网上的喷口吐出。

    包裹着丧尸那看似坚硬的白布,立马融化。

    一具惨白的尸体,吼叫着挣脱束缚,它还穿着衣服,有些破烂,露出腐烂的伤口,有雪白的蛆在蠕动,但数量不是很多,它张开嘴巴,有变成蝇的蛆从中飞出,带着令人反胃的恶臭。

    伴随着它的叫声,菜鸟们不禁战栗了一下。

    但碍于旁边虎视眈眈的教官,总归没有后退。

    那为首的军官冷笑一下,指着里面:“谁,第一个?”

    作者有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