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修真小说 > 独占欲 > ☆、饥饿
    “季家那小子,手里能冒火!”

    “就昨天火灭的时候,军队就上门了,季家还不愿意,哭着喊着说要把他们家儿子抓住做人体研究,后来领导过去跟他谈了谈,签了协议,确保了不会强迫他做研究才好。现在呀,听说等下就有直升机过来接他们一家去市政府。”

    “市政府呀,那里好,好像食物都是走那里过,才分配给我们的吧?说起来,最近食物越来越少了……”

    林文莹听着周围阿姨们的闲聊,获取着信息。

    听完后,她也不急着去领食物,而是带着它,来到了不远处的另一个地点。这是个临时征集点,有许多正值壮年的人围着,旁边还陪着他们的家人。

    那个征收士兵的通告已经下达到各家各户。

    小区将登记在案的适龄男性都挑选出来进行体检,合适的就拉入部队。生活在和平社会的大部分人,连鸡鸭都没杀过,更何况是面对丧尸?一时间,人人都恨不得自己选不上,部队不得不采取了一些强制措施。

    也亏得那些措施,才硬是拉了几十个人进了临时小队。

    现在他们这些人就是过来登记,旁边,自然不缺大哭大闹,让军队把他家男人还回来的父母和伴侣。不过这种情况也算不多,因为大多数人也知道如今的境况,现在不出人不出力,只想着不劳而获,到时候,全家都得死。

    林文莹拉着它在外面等了一下,等人少点后,过去问。

    “你们还征人呢?”

    征集点站着两名男军人,穿着制服,因为缺水很少洗涤,显得有些脏。“征呀,你这是替家里人过来问?”他们有些好奇,要知道,只有他们招人的,哪还有自己主动上门的,那些人都恨不得自己缺胳膊少腿征不上了,就昨天,还有个人才听了自家父亲的话自残了,就为了逃避。

    林文莹笑道:“我替我自己问。对了,你们那个通知上写的,成功进入小队后,会有伙食补贴是真的吗?”

    那两个人暂时没理会她的话,而是神色诡异地打量着林文莹。

    林文莹这些天瘦了很多。

    虽然还达不到那种体态匀称的地步,但也胖的让人接受,是一个气质卓越的丰满女孩,也就是身高高了点。

    顿时,一个鼻梁长着雀斑的士兵笑了:“我们当然不会骗人,不过小姑娘,我们招的人可是士兵,要直面那些丧尸,出去搜集食物的,不是过家家,你别看着有食物,就过来了,况且,我们也不是什么人都招的。”

    “我知道,就是杀外面那些怪物而已,我在学校就干掉过一只。我严肃地说一下,我不是来开玩笑浪费你们和我自己时间的,别看我这样,但我力气很大,之所以想报名参加,除了食物,还是想要学点战斗技巧……总之,希望你们给我一个机会。”林文莹瞧着对面两人还有些狐疑的神色,二话不说,右手做手刃猛地往下劈。

    砰!

    实木的桌子轰然一阵,木屑四飞,仿佛下一秒就要裂开。

    后面站着的两个士兵都是反射性的一个后退,林文莹收回手,做了个请他们看的手势。那两人探头一看,都是瞪圆了眼睛,那桌子虽然没碎掉,但中间赫然已经出现了一条条蜘蛛网似的裂缝,再看林文莹,她拍拍手,手掌白皙依旧,只有一点点红痕,她的神情泰然自若,气息平稳,好像只是做了一件小事。

    旁边的一些人也被这里的动静吸引过来,看到桌子后,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奶奶的老子都没那么大力气。”

    “这姑娘看着娇滴滴,出手真厉害呀!”

    原本那两个士兵就是好意劝说,现在看林文莹这力气,的确有实力,自然也不会多阻拦,报名参加的人自然越多越好,这样筛选成为战友的也多,守护小区的压力也会相应减少,是件好事。

    林文莹报名完毕,正要走,忽然被拉了拉。

    一回头,只见顶着“吴悦心”那张脸的它,看向那两个士兵:“我也要参加。”

    顿了顿,瞥了眼林文莹,迟疑道:“嗯……我也力气大。”

    ……

    回到家,想着那张寿终正寝的实木桌,林文莹揉了揉眉心。

    “你想干什么?”

    它很苦恼地皱着眉头:“她太烦了,老是想杀你,呵……不要怕么,我暂时是不会杀掉你的,不过她的这种思想太危险了,我怕自己哪天就忍不住……”

    说着,少女嘴巴微张,有口水流下来。

    它好不掩饰地吸了吸,贪婪地目光扫视着林文莹全身上下,然后抬起手背擦了擦嘴巴:“你也不想自己哪天睡过去就醒不过来吧?那么,趁机出去,然后让她消失,再回来,是最好的了。也是你非要搞得那么麻烦,说什么不要暴露我的身份,还要继续装她。”

    “要我说,”它的眼眸里闪过冰冷的杀意,“直接杀光这里的人不就好了。”

    它贴上林文莹,抱着她,脸埋在她的胸前,颈部的透明触手蠢蠢欲动:“我要忍不住了,太饿了,这几天吸收你的能量太频繁,你身体要不行了,只能勉强换换别的口味,这几天,你要给我准备三个人,否则……”

    它抬起头。

    林文莹低头注视着,吴悦心甜美的面庞。

    “我不介意提前享受全部的你的味道。”它的语气里,满是无法隐藏的兴奋与迫不及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