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修真小说 > 独占欲 > ☆、吞噬同类
    细长柔软的鳍,瞬间变成了夺人性命的利器。

    远在彭好学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狠狠插入了他的脊背,刹那操控住神经中枢,猎物再也没有逃跑的机会。

    猎物的肉体越来越干瘪。

    浓黄色的液体顺着鳍,流入了它的身体。彭好学嘴唇颤抖,瞪圆眼睛,眼珠难以置信地轻微晃动着,可根本无法挣扎!

    紧接着,随着身体越发瘦弱,他的眼睛直接凸了出来。

    随后,又掉了出来,仅剩下银色的晶体拉着眼球让它不至于下坠到地面。最后,一层散发着恶臭的皮,还有余下的骨头,掉落在了地上。

    它身体微动,吐出一股酸水。

    一刺鼻的轻烟窜起,伴随着滋滋的声音,地板上只剩下一滩黑灰。

    林文莹从学校回来,一进屋,就觉得有股怪怪的味道,仿佛是下水道漏了一样。连忙先去卫生间看了下,没有异状,也没有其他发现,摇摇头,只能先把窗户打开通风。

    卧室里,她发现那条白色的家伙,蜷缩在那里,眼睛却是随着她的出现,紧盯着不放。

    林文莹这几天都是在隔壁书房打地铺睡觉,虽然对方让她有股亲人般的感受,可理智上,她对对方十分畏惧,不敢在这里久待,拿了几件衣服就去外面卫生间洗澡。

    已经变得坚硬的卵,已经能用巢穴来形容。

    它那翠绿的眼睛,一直望着林文莹,直到后者走出卧室。伴随着那个食物吸取而来的,还有一些残留的记忆片段和情感,这些对于刚出生才几天的它来说,有些庞大和难以理解,因此,一个下午都在努力消化着那些东西。

    这时,随着林文莹的离去,它照理应该继续呆在巢穴里。

    可如今,身体里传来一莫名的指引,让它跟着出去。它微微呆愣了一下,然而几分钟后,还是顺应着那感觉漂浮起来,如同一条鱼儿一样灵活地游了出去。

    林文莹刚刚洗了一个澡,穿着睡衣。

    她的睡衣相当保守,短袖短裤,胸前印着卡通图案,是随便去商城买的。她正侧着身子在擦头发,没有被吸取能量,她如今的体型还十分庞大,从后看去,根本没有任何美观可言。

    “潜力值九颗星!”

    “老子保证这女人瘦下来绝对是个极品尤物!”

    忽然,它脑子里窜出了这些信息,微微晃动脑袋,围绕着僵硬的林文莹转了几圈后,它倍感无聊地回到了自己的巢穴,整理着那些莫名其妙的情绪。

    夜晚,林文莹被身下传来的一阵冷意惊醒。

    一睁开眼睛,率先看到了黑夜中两簇绿色鬼火!

    “啊!”林文莹被吓了一跳,要不是睡在地上,肯定要跌下床去。她慌乱地开了灯,赫然发现,那鬼火是那“白蛇”的眼睛,一时间,稍微松了口气,可下一秒,又提了起来。

    它出现在这里做什么?

    林文莹缩着腿,又感觉到那凉意,忽然,她意识到了什么。

    掀开被子,果然,她又瘦了下来。

    而把睡裤打开一个缝隙看,又看到了一颗卵。

    林文莹:“……”

    一回生二回熟,她这回还淡定地去找了纸巾,把那颗卵摘下来,看了看还飘在空中的“白蛇”,把卵放到距离它不远的地方,然后爬起来,先去卧室拿了换洗的衣服,然后去卫生间洗刷,中间在客厅瞥了眼时间,凌晨三点,她叹了口气。

    书房里,它饶着卵转了一圈,又厌恶地离开,摆摆尾巴,换了个方向,跟在林文莹身后来到了卫生间。

    因为是晚上,屋子里没有别人,林文莹关门得有些随意,留了道缝隙。它是没有什么隐私观念的生物,直接游了进去。

    浴室里,热气蒸腾。

    磨砂玻璃上,投射着一曲线动人的身体。

    林文莹足有将近一米七的身高,胸前起伏诱人,腰肢柔软瘦削,一双腿又直又长,更别说是如今侧身的轮廓,魔鬼的S型,完美到令人流鼻血。

    “就这双腿,就足够老子玩一宿的!”

    “极品,这绝对是老子见过最极品的女人,操她操她!这辈子都够了!”

    那个男人已经死了,它无比确认,那么这些意识,是它自己产生的吗?伴随着它的思考,水声渐小,它尾巴一甩,钻到了毛巾架的上方。

    林文莹走淋浴间出来,通透的肌肤,带着诱人的红晕。

    身上有水珠缓缓落下。

    她弯身,拿起放在门口小椅子上的内衣,白皙无暇的背,细瘦的腰肢,与挺翘的臀呈现出一惊心动魄的弧度,对了,她还有两个很可爱的腰窝。

    它慢慢从毛巾架上飘了下来。

    翠绿的眼眸,飞快地闪过了一丝淫/欲和挣扎,下一秒,正在穿贴身衣服的林文莹猛地一惊,有什么东西从她两腿之间钻了过去!

    速度飞快,摩擦到了她敏感的私密处!

    顿时,一轻微的刺痛和酥麻穿过,宛如电流一样,林文莹忍不住发出急促的惊呼,连忙扶住湿滑的墙壁,避免发软的双腿支撑不住身体,瘫坐在地上。

    “什么东西?”

    林文莹定睛一看,发现那罪魁祸首完全没有躲藏的意思,大大方方飘在那里,摆着尖尖的尾巴,有恃无恐地看着她,就吃定了她拿不了它怎么办。

    对方只是个未知的生物。

    就像是小猫小狗不小心碰到,说不定它们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是觉得好玩。林文莹这样安慰自己,快速穿好了衣服,又忍不住奇怪地看了眼它,才出了卫生间。

    而外面那个卵,跟气球一样,见风就涨。

    比这条蛇成长的快多了,才过去了半小时不到,就涨到了篮球那么大,然后裂开缝隙。第二个生物跟前面那条很不一样,它更像是甲虫,有着坚硬的外壳,圆圆的体型,浑身黑色,带着黄色的斑点,看上去就很毒的样子。

    它的脑袋前面有两条长长的触角。

    这个“甲虫”爬出来后,没有朝着同类爬,反而是在空气里嗅了嗅,冲着“白蛇”呲呲牙,就朝着林文莹爬去。

    林文莹内心很讨厌虫类,“白蛇”总归体态比较优美,可这玩意儿,想来任何人都不想自己身上长虫子。

    她连忙后退:“别靠近我!”

    似乎是听懂了她的话,那“甲虫”停在了原地。

    可更快,它背部张开了一对透明的小翅膀,发出嗡嗡的声音,飞了起来。这一下大出林文莹意料,几乎在她还没反应的时候,“甲虫”就到了她的手上。

    它体型有十几厘米,重量也可观,林文莹手上一重,反射性扔了出去。

    “甲虫”一个跳跃,站到了她的肩膀上。

    它站立起来,前肢弹出锋利的刺刃,耀武扬威似的挥舞着。

    那刺刃闪烁着黑亮的光芒,看上去就看尖锐,距离她的脖颈只有不到几公分!林文莹不敢动了,整个人,僵硬在那里。

    比起这头“甲虫”,那条蛇不知道有多可爱!

    林文莹的惊恐,似乎让那“甲虫”更加的兴奋。“白蛇”冷冷地静立在半空,冰冷的翠绿眼眸里,倒映着同类炫耀体型的姿态,还有那个浑身都散发着抗拒气息的人。

    “兹!”它发出威胁。

    “甲虫”转过身子,绿豆大的黑亮眼睛,没有丝毫感情地看着自己的同类,那两把刺刃,就当着后者的面,扎入了林文莹的身体里。

    林文莹发出一道闷哼。

    “白蛇”尾巴都竖了起来,眼眸里怒火在凝聚,这是它的东西!

    “甲虫”还丝毫没有感觉威胁的到来,在它眼里,白蛇跟它是一个生物,而这区区人类不过只是食物而已,殊不知,危险正在来临。

    电光火石之间,一道白影猛地窜过,林文莹只觉得肩膀上一痛,那带着倒钩的刺刃带着小块血肉拔了出来,紧接着,又是一道黑影闪过,砰地一下!

    那只甲虫砸到了墙壁上。

    白影下一刻就逼近,粗壮的蛇形躯体毫不留情地缠绕住甲虫,慢慢,绕紧,这一幕,跟林文莹脑海里的蟒蛇吞鳄完美地重合了。

    她呆愣愣地看着这幕。

    它们……不是同类吗?不是一家人吗?

    就在她目瞪口呆的时候,“白蛇”张大嘴巴,具有腐蚀性的酸液流淌而出,甲虫发出刺耳的尖叫,它的躯体连同地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融化!

    初生的它,根本抵不过已经开始脱离幼年的同类!

    最后,坚硬的甲壳褪去。

    胜利者贪婪地享用着美味的肉体,锋利的牙齿,撕扯着一块块血肉,鲜血淋漓,喷洒到了旁边干净的地毯上。

    吃完最后一口,它细长猩红的舌头探出,卷走嘴边的血液。

    一眨眼,从凶狠的捕猎者,恢复成了优雅高贵的贵族。

    它舔舐完最后一滴血液,表情,有些享受,似乎在回味刚才的美味,紧接着,它若有所感,忽然转了过来。

    正对上林文莹漆黑的眼瞳。

    林文莹只觉得一股冷气猛地从脊背窜上脑门,顿时,一个激灵,蹦了起来,钻到了书房里,靠着门板直喘气,双手紧握,试图给自己一点安全感,却悲哀发现,连牙齿都在打颤,身体还记忆着那个眼神。

    那一刻,她有感觉,如果再在那里待下去,说不定会被食髓知味的对方,啃咬殆尽!

    距离天亮的几个小时,林文莹几乎是一秒秒数过去的,而等到天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她就已经压抑不住了,直接拽过书包,小心地看了眼外面,再没有看见对方的身影后,慌不择路直奔着大门跑,一路跑到楼下,才有种活过来的感觉。

    咬着牙,深吸几口气,林文莹朝学校走。

    她的身后,那五楼的窗户上,一道目光在她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后,才慢慢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