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修真小说 > 独占欲 > ☆、进来的小偷
    一条白色的东西从里面爬了出来。

    它的头部前额浑圆,后面略扁平,近似乎于鱼类,然而却有两个绿豆大的角。因为刚从卵里出生的原因,浑身带着粘稠的液体,皮肤也皱巴巴的,它闭着眼睛甩了甩,瞬间,浑身就变得干燥起来,雪白的身体如同白玉般没有瑕疵。

    它的身体有点像蛇,却没有蛇类的鳞片,整体给人也是温润的感觉。

    紧接着,它睁开了眼睛。

    碧绿的眼眸如同最上品的绿宝石,随即,越来越近。

    “咦?”林文莹发现这个生物竟然凭空飘了起来,从颈部有五六条轻纱般的鳍蔓延出去,呈现条状,随着它的动作,在空中漂浮。

    这完全不像是从卵里爬出来的可怕东西。

    更像是某种未经发现的美丽生物!

    林文莹根本无法对它升起恐惧之心,甚至在对方靠近的时候,不由伸出手想要碰触。它凝视了林文莹的手几秒,就慢慢蹭了过来,绸缎一般的触觉。

    林文莹发现它的嘴微张,发出舒服的噜噜声。

    接着,这张嘴越张越大。

    足足咧到了它的脑后,满嘴的利齿一圈圈生长着,而那几根飘荡的鳍,竟然竖着裂开来,满满细密的牙齿,这根本就不是鳍!

    仅仅一秒,温顺美丽的高贵生物,就变成了凶兽!

    林文莹被骇的连声音都发不出,只能连忙后退,可它的速度更快,直接缠了上来。林文莹曾经看过动物世界,记忆最深的就是一条大蟒蛇吞噬鳄鱼的那幕,人类的嘴巴只能张开三十度,而蛇类,却能延伸至一百三十度,它足能吞下自己体积数倍的猎物。

    蟒蛇没有毒液,不能一击致命,通常都是通过缠绕杀死猎物。

    随着猎物的每一次吸气,它们就会缠绕的更紧一些。

    直至猎物无法呼吸。

    然后再缠绕数秒,猎物骨头碎裂,确保已经死亡后,它们会开始享受美食。

    林文莹的呼吸越发困难,她努力想要挣扎,却只能让体力消耗的更快,最后,她的视网膜里残留着,对方注视过来的那抹,幽深的翠绿。

    ※※※

    临海市三中,教职员办公室。

    老师们大多都有课程,拿着备课本,踩着上课铃声去了教室。此时,只剩下一班的班主任,和一个叫过来的学生。

    那名学生有着粗壮的腰背,庞大的体型,然而,扎起来的马尾透露了她的性别。

    “文莹,这次的名额,老师没能给你保住。”

    柴海音年近四十,语气沧桑,满是歉意:“我知道你这孩子的目标,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距离高考只有半年了,如果不是这次的事情,我也不想提出这个建议。文莹,你想换一所学校吗?”

    “老师认识隔壁市二高的校长,以你的成绩,进去没有问题。在那里,秦岚找不了你的麻烦,你安心学习就可以了,就是这一来一往,浪费的精力多。”

    那名学生,也就是林文莹低着头:“老师,我再想想。”

    柴海音:“的确要好好想想。”

    林文莹应了一声,道了声别,走出办公室,顺便轻轻带上了门。她揉揉眼角,低头看着自己如今的体型,依旧有些失神。

    她本来以为自己要死了。

    可能在几天后,发臭的尸体才被邻居发现报警。

    可没想到,却在几个小时后苏醒过来,体型也恢复了原本的样子,而那条白色的生物,静静地盘绕在那颗卵里,似乎在那里安了窝。

    林文莹不敢去惹它,只能抱着疑惑认真回想。

    自然,什么也想不出来。

    这也不是件坏事,至少,她能回去学校了,况且,这样一来,那些人根本不会联想到那天瘦弱的身影是她。

    晚上做饭的时候,她发现冰箱里的食材,大半只剩下一层枯萎的皮。

    仿佛里面的能量都被吸光了。

    林文莹立刻就联想到了那个诡异生物身上。

    接着,她仔细观察经济方面的新闻,赵家还没有动作,可再细心地去看一下有关化妆品方面的新闻,会发现,早上刚刚报道了一些不法商家掺入了有害化学剂的新闻……

    赵家,已经在行动了。

    既然身体已经恢复正常,林文莹也不准备继续在家里,选择消了假,去学校,而一来到学校,才上了两节课,就被班主任叫了过去,说了这样一番话。

    如果说这学校里,还有谁是对她抱有好意的,那无疑就是柴海音了。

    当初看她状态不对,找心理老师来的也是她。

    不过柴海音是让心理老师不经意来到她身边的,比如食堂的一次偶遇,学校小公园的一次交谈,本意是好的,却被某个学生泄露了出去。

    “换一个学校吗?”

    对于林文莹来说,她最痛恨改变。

    就她而言,宁愿照着过去每天的节奏,上学,放学,被秦岚欺负,也不愿改变原本的生活轨迹,这样对她而言很痛苦。

    可就算是以前那样下去,她也总会有一天离开这里,去上大学。

    每天是不可能都一样的。

    相比起来,父母的愿望更加重要。父母希望看到她成绩优异,考取好大学,能自己照顾好自己,那么林文莹就努力朝这个目标进发,这样一来,照柴海音说的,换一个环境,好好读书,的确不错。

    林文莹要好好考虑一下。

    除去没有竞赛名额,被秦岚过来炫耀了一下后,林文莹今天一切顺利。不过下午的时候,柴海音忽然过来宣布一个消息,最近流感又流行起来了,隔壁市的医院已经挤满了人,排不到床位,因此,从明早开始,校门口会有人检查体温,并且也让学生和家人自己做好预防工作。

    几乎每年都有那么一次,学生们哦了一下,也就没放在心上。

    第二天,隔壁班有两名同学生病请假。

    第三天,有十几名请假。

    等到了第四天,林文莹的班级也出现了流感患者。他们一班是学校的重点班级,学习压力大,那名同学早上来的时候,就脸色有些苍白,等到了下午数学测试的时候,就直接晕倒在了地上,学校连忙叫了救护车,并通知了对方的家长,还再次警告了学生,不要强撑着。

    “你说,赵浩怎么混过早上检查的?”

    “检查的是高一的体育老师,跟赵浩熟着呢,那老师估计还当没什么,帮个小忙就让他进来了。不过这次流感也太严重了吧?我家隔壁就是市二医,每天救护车滴度滴度的声音就没停过,路过的时候,那队伍排的老长……”

    学生们自然也讨论起来,一些都开始幻想学校停课了。

    林文莹也有做好预防工作,可她突然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越来越健康,以前因为体型肥硕,走几步路都喘的厉害,现在,倒是好了许多,面色红润,皮肤也是相当白皙滑嫩。

    就算是胖,也是个看着比较舒服的胖子。

    这天,她在报纸上如意看到了秦氏集团丑闻的爆发,她有让赵家顺便警告秦家,不要恃强凌弱,耗子急了都会咬人,这样秦家在不知道掌握了他们黑材料是谁的情况下,应该会收敛举动,先寻找这个人。

    而再细心地查一下,就能知道打给赵家的公用电话亭在哪里,那个电话亭虽然偏僻,但还是有零星几个监控探头的,只要打开看一下,就能发现变瘦削之后的林文莹,接着他们就会按照这个人查下去,可这个人,其实根本不存在,查不出来,接着,可能他们会不根据这条线查下去,而是找最近跟秦家有恩怨的人。

    当然,这些只是猜测。

    放下报纸,她出门去学校。

    而就在她走出小区门的时候,一个男人走了进来,他戴着帽子,熟门熟路地走到五楼,看了看门牌号,又注意了下走廊里的监控器——前天被一个小孩砸坏了,再观察了下四周,就从袖子里滑出一根铁丝,快速地撬开锁,反身钻了进去。

    彭好学,他父亲因为希望他好好学习,考一所好大学取的名字。

    可他无疑辜负了父亲的期望。

    从小就不学好,小学垫底,勉强读了个中专,就出去工作,接着又不耐烦在一个小乡村里憋到老,又来到了大城市打拼,结果,被那个带他出来的乡亲骗光了所有的钱。

    走投无路,还有机缘巧合之下,他认识了一个颇有经验的老扒手。

    从此就走上了一条注定不光明的路。

    可他觉得没什么不好的,虽然这职业是不好听的点,可有钱赚,有钱,就有漂亮的大胸女人陪他,开豪车,住豪宅,没什么不好。

    他也不像他师傅那样死守着那一碗饭,彭好学在这个行业里混了一段时间,就朝着私人侦探,商业间谍等方面发展,现在已经超越了他的师傅。

    这次,他接到一个生意,就是找出最近放他客户“黑材料”的人,并且对方给出了重点怀疑对象,其中之一就是这里。

    这种生意他每年都要接几百个,从来都是给他的徒弟去,不过这次客户来头大,出手也大方,并且说,会让他们家的一个私生女,陪他一晚……唯一没玩过的,就是这种大家里出来的女人!彭好学心头叫那个火热,直接就亲自出手了。

    这屋子布局很简单,彭好学轻轻一扫,就找出几个最可能藏东西的位置。

    他的第一目标,是对方的卧室。

    走进去,还没来得及观察,他就被里面,一个巨大的卵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一个雪白的卵,破开了一个洞,因为角度问题,看的不是很清楚。

    彭好学仗着艺高胆大,走了过去。

    然后发现里面趴着一条蛇一样的东西,看起来,白玉一样,没有生气。

    “啧,没想到那女胖子喜欢这调调。”彭好学以为是某种工艺品,嗤笑了一下,不过看着怪发毛的,就先去扫罗了别的地方,顺便开了林文莹的电脑查了下,结果毫无发现,不由,就把目光放到了这“工艺品”的身上。

    “怕什么,就个假货。看起来还挺漂亮的。”

    彭好学起初第一眼,觉得发毛,可越看,越觉得这工艺品有着一股致命的魔性,吸引着他愣在那里,直着眼睛猛看,直到,他对上了一双碧绿的冰冷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