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 李若雨在几个人的建议下还是选择了毕竟轻松且有兴趣的计算机专业。

    江希辰和林姨他们都说,不靠她赚钱养家, 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专业, 以后出来想出去上班就上班, 不想出去工作就回公司。

    大学三年, 恋爱了三年, 正如江希辰所说, 他确实对她一直很好。

    他们之间的感情似乎一直挺稳定的。

    就算是吵架, 李若雨生气,一天也会被和好。

    除非江希辰真的生气了, 就说明事情严重了。

    李若雨还记得大二时,江希辰发过一次火。

    她的学校在隔壁xx省。

    开车走高速的话大概需要四个小时。

    学校里,恋爱圣地嘛,多的是情侣, 在这样的氛围下,异地恋的李若雨就心里就有些难受了。

    之前和江希辰一直生活在一起,大一的时候李若雨都是周五下午做高铁回去,周一上去在坐高铁回来,下午上课。

    可这种生活难免会疲惫。

    例如其他异地恋的情侣, 大多都是男生提着不少礼物和零食在看女生的, 两个人在校园里散散步,去饮品店里喝喝奶茶和咖啡, 晚上去小吃街吃遍美食,晚上开一房间, 翻云覆雨,恩爱异常。

    只有她,在室友都赖在宿舍吃饭都点外卖时,她激动的收拾东西打车去火车站。

    弄的她多廉价似的往江希辰那边扑。

    反正那段时间就是被刺激了。

    非要和他闹着分手。

    江希辰刚开始没当回事,就给她回了个微信说别闹了,等她回来了去看电影,之后连电话都没打。

    李若雨气急了,周五就闹性子没回去,去超市里买了一大包零食,窝在宿舍的床上玩手机。

    这样懒散的周六还真是她没有体验过的。

    越想越觉得委屈,最后一遍看着喜剧一边吃着零食,一边掉眼泪。

    场景有点诡异,所以引起了室友的注意,她就说和男朋友分手了。

    结果周五晚上江希辰加班到十点多,回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打电话也不接,发短信也不回,直接开着车来了她学校,到大门口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多。

    江希辰也没想到自己都已经二十七八了,竟然还会做这么冲动的事情。

    被关在大门外,给她打电话,李若雨也不接,发短信也不回,在门外站了两个多小时的江希辰最后终于怒了。

    这次冷战时间最长,差不多半个月时间。

    直到李若雨因为天气变冷,回家拿衣服被他堵个正着。

    后来等她过了20岁生日,江希辰就拉着她去扯了证。

    还让她签了一个特别搞笑的合同。

    合同的大内容是,结婚满三十年,江希辰的一半财产就转入她的名下。

    李若雨疑惑,问他:“为什么结婚满三十年,就给我这么多财产?”

    而他的回答是,这样他们中间婚姻出现了问题涉及到离婚时,她就会因为他的那么多财产而犹豫,甚至想着也许忍一忍就过去了。

    李若雨无语,又问他:“为什么是三十年,不想离婚,干脆写五十年,七十年不就好了,说不定到死也不一定能离婚。”

    江希辰这个腹黑男的回答是:五十年,七十年会有没有诱惑力,三十年你也许会想着忍忍就过去了,但是时间太长,以你的性格,会直接不要,也要闹着离婚。

    “……”李若雨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看着他。

    紧接着他又说了句:三十年,你都五十岁了,五十岁的老太太,除了我,谁还会稀罕?

    李若雨暴怒,我擦,江希辰你个腹黑男,能不能不要总是套路我,欺负我智商低是不是!

    她插着腰,站在坐在沙发上的江希辰又问:“你就不怕我闹得你最后忍受不了,想要离婚?”

    江希辰淡定的用食指指了指合同下半页:“合同上写了,如果我提出离婚,我的全部财产都归到你名下。”

    说完顿了顿,又补充一句:“为了自己不被饿死,我不会提出离婚,栽你手里,我认了。”

    这句话感动的李若雨直接扑他怀里,眼圈都红了。

    签完字,江希辰还拿去了认证,将合同交给她,还开玩笑说让她藏好了,这份合同价值不菲。

    现在想想,竟然过去四年了。

    恋爱三年,结婚四年,他们也差不多到了在一起七年之痒的时候。

    可能是刚开始他们之间的恋爱就不是特别的火热和激烈,导致李若雨产生了还是和以前一样的错觉。

    直到有了孩子之后,生活开始有了变化。

    现在他们儿子已经一岁半了。

    三十二岁的江希辰原本就沉稳的气质,在时间的沉淀下变得更加沉稳,也变得更有魅力。

    导致李若雨假想了不少情敌。

    跟他说如果发现了他有外遇,她也出去找,两个人相互不影响,直到他忍受不了,跟她离婚,净身出户,或者等到三十年后,她提出离婚。

    江希辰无语,怎么也没想到她会拿自己给她的承诺威胁自己。

    气极反笑,直接拉进卧室啪啪啪打一顿。

    婚后,李若雨和江希辰也面临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原本亲近可人,在李若雨眼中老可爱的林姨竟然也加入了婆婆催生的队伍。

    作为沉默寡言的江怀军老是躺着中枪。

    林姨催生的理由就是江怀军年龄大了,想要当爷爷,如果他们在这么拖下去,江怀军可能就看不到孙子孙女就嗝屁了。

    说的声泪俱下,弄得李若雨和江希辰只能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

    最终,还是怀上了。

    转眼间现在儿子都已经一岁多了。

    家里江希辰还专门请了保姆,李若雨也暂时当起了全职太太。

    一岁多刚学会走路的年纪,小家伙整天跟在李若雨屁股后面,哒哒哒的跑,精神也很旺盛。

    江希辰也升职了胸腔外科的副主任。

    生活还想依旧很美好。

    原本高冷内敛的江怀军倒是变了,整天让林姨打电话让李若雨带着会老宅。

    看见小孙子,原本面无表情甚至有些严肃的面容上挂着合不住的笑意。

    唯一不开心的就是江希辰。

    孩子小粘人,有专门的婴儿房不睡,非要闹着和李若雨睡在一起,严重的影响到了他的性生活。

    保姆一般都是六点半下班回家,也就是说江希辰回家后,就会看到小家伙粘着李若雨。

    为此,还给他起了小命叫年年,谐音为黏黏。

    就例如此时,晚饭过后,江希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李若雨倚在她的肩膀上,多美好的场景。

    结果客厅旁边传来一身厉声啼哭。

    原本还看电视的李若雨惊得瞬间站起来,跑过去时,就看到圈在栅栏里的年年正趴在栅栏边上喊妈妈。

    在例如,江希辰加班很晚回来,深夜十一二点,有点饿,李若雨起身想给她做份面条。

    江希辰倚在门框出,看着她被围裙系起的纤细腰肢,没忍住,从身后将她环起。

    两个人正调情高涨,李若雨都能感觉到身后有个硬东西顶着自己的腰。

    快要煮好的面都被他关了,直接抱起她朝卧室走去。

    都要进去了,身后响起一身尖锐的啼哭,直接将他们之间暧昧的气氛搞得瞬间破裂。

    江希辰气的恨不得直接将他从窗户扔出去。

    真是个不懂事的孩子。

    李若雨抱歉的在他唇上亲了一下,着急忙慌的跑去隔壁房间。

    第二天,江希辰为了自家熊孩子耽误他家老爹的大事。

    直接给他爸打电话,将他借走了。

    那晚,他总算是吃的心满意足,就连看自己家儿子都顺眼了不少。

    给他买了套玩具作为奖励。

    而年年似乎就是来和江希辰作对的。

    学说话时,先叫妈妈,晚上下班他抱着他教他喊爸爸。

    结果,一直都不学,直接跳着他喊爷爷奶奶。

    整天和他在李若雨面前争宠。

    要不是这孩子是江希辰看着长大的,还真以为是仇家的孩子派来做卧底的。

    后来两岁,学的说更多了,也有了自己的思想。

    江希辰一惹他不开心,小家伙就听着他那□□十公分的小身板,话都说不清楚的跟在江希辰身后喊:妈妈是我的,是我的。不准你和妈妈说话,不准你睡妈妈房间。

    江希辰也懒得理他,上洗手间,直接关了门。

    小家伙就在外面啪啪啪的拍门,说的什么话,江希辰也懒得去猜。

    江希辰还会趁着李若雨忙事情时,欺负小家伙。

    就例如看他吭哧吭哧的伸着小短腿往沙发上趴时,他会不经意的伸手给他推下去。

    下面是专门怕他摔着垫的地毯,沙发也不高,所以不疼。

    但几次都是要爬上去了,结果莫名其妙的掉下来,小家伙直接急了,坐在地毯上哇哇大哭。

    哭声将李若雨引过来时,她就会看到江希辰慈父一般,将小家伙抱在怀里低声安慰。

    小家伙说话不清楚,也不知道是江希辰在背后捣鬼。

    这种小打小闹的事情似乎成了常识。

    谁又能想到外表沉稳,性格冷淡的江希辰在家如此幼稚。

    整天和自家两岁的孩子斗智斗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