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穿越小说 > 炮灰嫡女打脸守则 > 第二百六十七章 :洞房花烛 (大结局)
    尹箐都不知道,原来王嬷嬷年轻时如此好看,如同小家碧玉一般。秋娘亲眼看着王嬷嬷变年轻,差点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又得知王嬷嬷现在的身体也健康的不得了,很多暗伤都痊愈后,羡慕的不得了。

    尹箐这时也给秋娘灵元果。秋娘感激的跪了下来连磕三个头,以后彻底为尹箐所用。

    对于秋娘。尹箐坦然受了这礼,因为秋娘本就是欠她一条命。为她所用,才能偿还因果。

    而王嬷嬷要跪下。画诗荷还有尹箐都不让,因为尹箐上辈子欠了王嬷嬷一条命,王嬷嬷对画诗荷也有恩,这只是偿还因果而已,从此,王嬷嬷不再是奶娘,而是一个完全自由的人。以后造化多大,全由她自己的勤奋和天赋决定。

    不过王嬷嬷,也就是王雨灵。却说要一辈子都跟着画诗荷。

    ……

    见完王雨灵之后。尹箐带着画诗荷一起进宫,让秋娘她们等着她们的消息。应该不出几日,就能回域国了。

    进了皇宫,宫无殇带着尹箐几人直接来到樱妃的寝宫中。

    此时宮长鸣正在给樱妃请罪,求樱妃原谅,逗樱妃高兴,脸皮厚的很。

    当宫无殇他们前来时,樱妃都觉得一个皇帝竟然为了逗他而做鬼脸太失礼了,有些尴尬想要先进内院,可宮长鸣却紧紧握住樱妃的手,看到画诗荷等人,惊讶道:

    “尹清荷,真的是你?你果然生了一对好儿女,尹箐和我家殇儿实在太般配了,哈哈哈,我们什么时候去域国,我可很想赶紧替无殇给你们女儿下聘了。”

    画诗荷对宮长鸣亲和的笑了笑,觉得宮长鸣简直和二十年前一样,桀骜不羁,性子跳脱,当初闹出强抢她的误会,也只有宮长鸣能做的出这种事。

    “这位就是清荷妹妹?”樱妃看着画诗荷那张雅致的脸,眼里闪过一丝羡慕,她曾经听说过,当初宮长鸣喜欢上尹清荷的事,因为这事,她十分伤心,对宮长鸣越发失望。

    因此想到当初的事,樱妃突然挣脱了宮长鸣的手道:

    “我有些不舒服,先失陪了,还请见谅。”

    说着也不看宮长鸣,就直接进内院去了。

    宮长鸣一看就知道,樱妃是生了他的气,可偏偏他不知道樱妃生什么气,却打算好好哄着,于是也没有精力多陪画诗荷她们说话,而是直接吩咐宫无殇道:

    “你母妃生气了,朕要去哄哄,你岳父岳母就由殇儿你自己好好待客啊,去域国之事,殇儿你赶紧办好,把你四弟赶紧找回来当皇帝。”

    说着和画诗荷还有尹青玺等人说了句失陪就赶紧追进去了。

    尹青玺还没见识过像宮长鸣这样的皇帝,十分诧异,不过却也觉得宮长鸣这性子让他有些羡慕,自然不会觉得宮长鸣无礼。

    宫无殇对此也只能无奈,他知道自己父皇早就巴不得不要当皇帝了。

    安排尹青玺等人住下后,接下来的几天,宫无殇以最快的手段整肃朝纲,毫不手软,又发出通告,让四皇子宫无缺看到通告立即回来。

    ……

    郊外一处看起来十分简陋却很干净的农户,院中一个穿着妇人朴素衣裳的女子正在喂鸡。

    这时,门外路过的两个村民正在讨论京中的大事:

    “你们说,四皇子到底去哪里了?那告示都贴出来四五天了,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谁知道呢,不过太子实在太厉害了,那么短的时间,一手就把朝堂里的贪官污吏全部拔除。”

    “这算什么,你们都听说没,太子失踪三年回来,得了仙术,一挥手就把刘太傅和皇上毒变得好年轻,可羡慕死其他大官了。”

    “我们的太子就是厉害,当初还有说太子死了,看,现在不是回来了吗,那宫无抿的死实在大快人心,这几年,都把我们京城弄得民生涂炭,还想杀君弑父,罪该万死啊!幸好现在太子回来了。”

    两人边说边走,那妇人手中的鸡食惊得掉地上都没有反应过来。

    连忙跑出来喊道:

    “两位大哥,你们刚才说什么?什么太子回来了?是宫无殇太子吗?”

    那两人看到妇人,笑着招呼道:

    “原来是芸妹子啊,我心中的太子自然只有宫无殇一个,你还不知道吧,就是宫无殇太子,他回来了,芸妹子你也该去京城看看,现在京城可热闹了,那什么破天宗被一锅端了,两个丞相,舒什么和钱什么的,死的死,被赶出京城的赶出京城,现在京城又恢复往日的繁华了。”

    “是啊,宫无殇太子一回来就贴出告示,让四皇子赶紧回宫,说谁若是能把四皇子带回宫,赏金千两!!可羡慕死人了,芸妹子是该多出去走走,一直闷在家里多不好,出去走走,可能运气好就碰到四皇子,那不是撞大运了吗。”

    “嗯,谢谢两位大哥,我会和夫君去看看的。”

    那妇人红着眼眶连连点头进了屋。

    她一进去,就看向坐在床上,身形有些消瘦的宫无缺,喜极而泣道:

    “夫君,你听到了吗?宫无抿死了,太子回来了,他没死。”

    宫无缺也很激动,立马开口道:

    “芸娘,快,我们回京,回京,二哥回来了,太好了,快去叫你娘,一起回京!”

    这妇人正是舒易芸,当初宫无缺被追杀,双腿尽废,住在尹箐府中的舒易芸恰好救了他,舒易芸本就喜欢宫无缺,怕四皇子的行踪泄露,就打算带着四皇子离开,却因为心中挂念二姨娘,干脆寻了个机会,带着二姨娘一起离开,来到这个偏僻的村中落户,这些年深入简出,也是她们运气好,因为低调,所以一直没有被找到。

    舒易芸立刻去找正在不远处菜地折菜的二姨娘,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她,最重要是告诉二姨娘,舒意东落马了!!

    二姨娘得知舒意东等人不在京城了,宫无殇回来了,自然也很高兴,一家人收拾一番,就紧赶慢赶的回京了。

    快看到城门口时,这几年性子沉稳不少的宫无缺突然有些近乡情怯了,他有些紧张道:

    “也不知二哥这几年怎么样了,芸娘,我这衣裳不乱吧,这样直接去见二哥,会不会有些失礼?”

    舒易芸温柔的安慰道:

    “放心吧,夫君你一直都是最好看的,一点都不失礼。”

    宫无缺看着舒易芸,当年他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喜欢上舒易芸,那狩猎一行,他就觉得舒易芸挺可爱,后来舒易芸带着他逃离京城的毅力和坚决更是让他上了心,后来又被舒易芸的细心照顾而彻底沦陷,宫无缺看着这几年手粗了不少的舒易芸,心里产生一丝愧疚,这几年舒易芸为了他受苦了。

    他想让舒易芸过的好一点,只要二哥回来,他府中那些宝贝就能拿回来,可以让舒易芸过上好日子,因为这个,四皇子突然更加急切的要进城了。

    此时的四皇子还不知道,这一次回宫,等待他的就是强行坐上龙椅的结果,若是早知道,他定肯苦一辈子也不要整日都日理万机!!

    ……

    皇宫,当宫人禀报说四皇子回来时,宫无殇和尹箐早就通过神识感觉了,让人直接把人带进来。

    宫无缺和舒易芸他们一路上听着百姓们的议论,差不多了解了所有的情况。

    宫无缺对宫无殇的能力,那是感到无比自豪的,他就知道,若是宫无殇真的能回来,宫无抿连个屁都不是。

    他坐在轮椅上,一个宫人帮着推轮椅,宫无抿一抬头看到的就是并肩而立的宫无殇和尹箐。

    “二哥!!你真的回来了!!二嫂,你也回来了!!”

    宫无缺看到他们时,激动的大喊出声,眼眶却有点红。

    “箐儿姐姐……”舒易芸看到尹箐,整个人都不敢相信,她没想到还有能见到尹箐的一天。

    二姨娘也惊诧不已,又感慨万分,她和舒易芸都还欠尹箐救命之恩。

    ……

    他们寒暄了半个时辰之久,得知了宫无缺和舒易芸结成夫妻,宫无殇和尹箐都在心里为他们高兴。

    尹箐还将宫无缺的腿治好,让宫无缺惊呼不已,直嚷嚷着尹箐简直是神仙,让他莫名多了修为,还把这双骨头都碎了的腿治好了。

    舒易芸和二姨娘更是感激不尽。

    可宫无缺还没高兴够,宫无殇就说了他们要去域国,让宫无缺当皇帝的事。

    宫无缺嘴角一僵,立刻拒绝道:

    “我不!二哥,你可不能坑我啊,你知道我最讨厌当皇帝了,二哥你快去找父皇说说,让他选其它人,我和芸娘也要去域国!!”

    舒易芸和二姨娘都笑了,别人千方百计要当皇帝,可偏偏宫无缺,送给他龙椅,他都不想要。

    宫无殇强势镇压,让宫无缺乖乖当好这个皇帝,直到生出皇子,让皇子长大继位,又安慰说,会让他和舒易芸多个几百年的寿命,二三十年一晃就过了,到时候再带他们去域国。

    宫无缺简直是泪奔着在宫无殇一下棍棒一下甜枣之中答应了。

    ……

    转眼,到了大家前往域国的时候。

    这几天,大衍国全国上下毒轰动了,他们这些百姓竟然有机会去域国?!!这简直就是天上砸下来的馅饼。

    公告贴出,将域国的真实情况介绍出来,并表示若是有灵根的百姓,可以通过皇室的选拔,每年选十人前往域国,还没能去域国的有天赋的百姓也不用怕,皇室手中有专门的修炼功法,只要够努力,够天赋,就有机会前往域国,前往拥有更多机会的上界。

    而且最重要的是,只要对皇室足够衷心,贡献足够大,即使没有灵根,也可以赠灵果,让其拥有修为,如同刘太傅一家。

    而这一次,先皇宮长鸣和前太子宫无殇、宫千柳等人要去域国,会带一部分人回去,其中包括了变得十分年轻的忠臣刘太傅一家,还有尹箐和宫无殇身边的一些下人。

    能被选上去域国的下人,一个个简直要乐疯了,当然,这不包括其中一个没被选上的太子府的下人,王虎。

    他原本也应该可以去的,可王雨灵认出他就是当初推了她一把的那个下人,即使王雨灵没有开口,尹箐却看出来,直接逼问出答案,宫无殇也想起当初尹箐受家法,被打得奄奄一息的事,脸立刻沉下来,不但不让王虎去,还把王虎赶出太子府。

    王虎没能去域国,他的心里后悔的不得了,可再后悔也晚了,当初他骗了王雨灵的银子,伤了她还跑了,这就是代价。

    后来,王虎因为被赶出太子府,干起了偷鸡摸狗之事,最后被活活打死,若不是当初王虎一念之差,他可能已经在域国拥有了另一番的机遇,不会死的如此凄惨,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至于六皇子和舒易梦,早在宫无抿死去的时候,就吓得收拾包袱逃到塞外去了。

    前往域国之际,秋娘这里还出了一个小插曲,钱富和钱夫人她们找来,又哭又闹,说让钱富认回秋娘这个母亲,让秋娘去求尹箐带着他们一起去,秋娘见自己儿子为了利益,竟完全没有一丝亲情可言,她挥袖割袍断亲,从此和钱夫人钱富再无任何关系。

    钱富完全想不到以前从来对他无所不应的亲娘,竟做的这么绝,他都说要认回娘亲了,为什么没有用,钱富第一次感到慌了,也后悔了,若知道自己娘亲有机会去美好的域国,他就不会为了那点吃喝认了其它人当父母了。

    但再后悔却无用了,钱富注定这辈子都要活在后悔当中。

    这一次,尹箐不但把秋娘楚江灵等人带走,还有已经走投无路的二管家冬竹他们。

    说起来,这也是二管家他们运气好,原本要被发卖,却刚好遇到替王雨灵消除奴籍的尹箐他们,一起带回来。

    被突然的好运砸晕的二管家和喜娘等人差点以为他们是不是在做梦了。

    不过,当他们脑袋一晕,在一睁眼,发现他们竟然来到一处完全不熟悉的国家时,彻底相信了。

    将从大衍国接来的人大多数安置在一处,宮长鸣和楚江灵等人成为新的家族势力,慢慢发展,他们都被域国的繁荣和大街小巷出现的各种神奇的宝物给彻底吸引,很快就适应了这里的生活,没有一个人想着回大衍国。

    而宫无殇等他们都适应之后,就迫不及待的让宮长鸣去下聘,定成亲的好日子了。

    宮长鸣早就已经和樱妃解除了误会,正在蜜里调油中,见自己儿子急的不行,笑着带着能绕域国一圈的聘礼去了尹家,在尹青玺和画诗荷的见证下,正式下聘定亲,并火速选了一个最近的上好日子成亲。

    当尹家宣读聘礼时,看热闹的修士们被一件件堪称神器的聘礼給惊的差点成为痴呆,冰灵果九千九百九十九个,灵元果九千九百九十九个……裂神荆、奔雷锤、开元鞭等九十九个神器,十二阶灵药草九千九百九十九株。

    当整整两个时辰才宣读完聘礼的司仪,也已经彻底麻木,他最后把聘礼单子给尹青玺他们时,整个人都是飘着的。

    别说司仪,就连尹青玺和画诗荷他们,都不敢相信那些聘礼是真的。

    宫无殇下聘完没有几天,整个玄幽大陆再次彻底轰动,他们一碰面,说的都是宫无殇给尹箐下聘之事。

    “听说了没,域国万无沐大能给太轩琳的聘礼,每一个拿出来,都能把我们玄幽大陆的宝物给碾压下去。”

    “早听说了,你的消息太落后了,你不知道吧,几乎玄幽大陆的隐世大族和各个国家的皇室全都奔向了域国,要去参加他们的婚礼呢。”

    “啧啧啧,他们都是腆着脸去的,毕竟比起万无沐大能的那些神器聘礼,其它去参加婚礼的人的贺礼那是完全拿不出手啊!!”

    “你们肯定不知道一件事,鬼婆知道吗?她原本是玄幽大陆最强的炼丹师了,可你们不知道,鬼婆亲自跪在太轩琳大能面前认错,说是当初占据了太轩琳大能的丹药大全,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太轩琳大能说,那丹药大全对太轩琳只是一本最基础的炼丹书籍,但鬼婆这些年心术不正,往后两百年必须任由太轩琳大能驱使,以还清这些年太轩琳替鬼婆抗下的因果。”

    直到成亲前,几乎所有国家都在围绕着这些事津津乐道。

    ……

    七月七日,宜嫁娶、忌祭祀。

    当日锣鼓震天,红妆漫天,玄幽大陆最强的大能就在今日成亲。

    十里红妆看不到头,百姓们在两旁欢呼映彩,宫无殇骑着脖子上带着大红花的第一凶兽墨麟兽,后面跟着也带着喜庆大红花的五大凶兽护航,半空中紫蛟游弋,时不时发出龙吟,无数修士拿着神器将炫灿彩技打在半空炸响,五彩缤纷,美的令人顿足。

    两个容貌上乘的丫鬟小葵和雪儿笑容灿烂的一路撒着能治百病的灵花,花瓣飞舞,乘载喜庆。

    整个迎亲队伍前所未有的壮阔震撼,久久刻印在众人的心中,即使几百年过去,再想起来时,已经仿若昨日,令人心神震荡。

    踢轿门,牵红绸,迎新娘。

    高大挺拔的宫无殇拿着一头牵红,目光温柔,穿着十锦嫁衣的尹箐拿着另一头,在众人的祝贺声和礼炮声中,慢慢走进大厅。

    宮长鸣和樱妃坐在高堂,尹墨画画天皓他们脸上红光满脸。

    宫无缺和舒易芸还有几个表现良好的官员也参加了,可别提多激动了。

    秦凌风和草谷子当初出来玄幽秘境之后就没能再次和尹箐碰面,这次他们的婚礼,早早就准备了前来。

    秦凌风早已得知月墨就是宫无殇的真相,看着他们终成眷属,只有释然的笑容。

    司仪高声宣唱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最后一句送入洞房,众人簇拥着宫无殇和尹箐进入洞房。

    尹箐坐在灵枣桂圆花生压床的喜床上,头上虽然盖着红盖头,可神识却将周围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

    小葵和雪儿激动的陪在一旁,一边说着喜庆的话,一边等待着天色慢慢暗下来。

    外面宫无殇一直被恭敬的敬着酒,他那张常年冰冷的俊脸此刻也带上了喜悦,只要是别人敬酒祝福,他都爽快喝下。

    这些酒可都是难得喝道一口的各种灵果酒,而尹墨画等人喝得更是尹箐亲手酿制的紫竹酒,整个宴会上酒香扑鼻,无数修士当场醉倒,到了夜深,只剩下宫无殇依旧看着无比清醒,被尹墨画他们这群醉鬼推着前往新房,说是要闹洞房。

    打开新房,尹墨画正要推着宫无殇进去,小葵和雪儿识趣的将喝得路都走不稳的尹墨画等人都拖走,最后只剩下宫无殇一人。

    他跨过门槛走进去,反手将房门关上,一双深眸看着坐在红床上的尹箐,在烛光的映照下那双眸子灿若星辰,带着无限的深情。

    没有使用灵玉接盖头,宫无殇步态稳健的一步步走向尹箐。

    尹箐其实早就通过神识看到宫无殇灼热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听着宫无殇的脚步声,尹箐的心也随着脚步声而越来越快。

    当宫无殇郑重的双手捧起红盖头,尹箐微微抬眸,就撞进了宫无殇那双晶亮幽深的双眸之中,心前所未有的安了下来。

    宫无殇牵起尹箐的手,带着她来到桌前。

    交杯酒下、相缠相守,生生世世,不离不弃。

    红烛之下,两人的影子慢慢靠近,融为一体。

    一整夜烛光摇曳,气息交融,颠鸾倒凤,从此两人形影不离。

    ……

    府外院子里,几只威武不凡的上古凶兽趴在那里。

    金餮兽眨了眨眼,疑惑道:

    “主人是不是忘记了什么,比如把我们收回空间?”

    白灵兽鄙夷道:

    “笨蛋,你不知道主人和大魔王还等着把上一世没能出声的小主子给造出来吗,哪有空理我们!”

    蚩魅兽他们惊讶道:

    “啊,双煞,今日好像真的是上一世主母和主人结合之日,也是小主人正是来到这个世界的日子!”

    尹箐到后来才反应过来,上一世她也是在今日怀上的孩子,所以上一世无缘的孩子,这一世依旧成为了她的孩子。

    “哼,那是自然,你们所有兽加起来的智商都没有我一半好,好了,反正无聊,我带你们去吃好吃的。”

    一听说好吃的,金餮兽第一个附应,魑魅兽和墨麟兽苍魃兽它们也半推半就得跟着白灵兽吃东西去了。

    于是,宫无殇和尹箐的大婚之日第二日,整个域国,好多家族都发现他们藏宝阁珍藏的天材地宝不翼而飞,连个线索都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