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霸道总裁爱上我 > 第263章 全文完
    电梯门一合上,夫妻两人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方荣面色不太好看的瞪着妻子,“你怎么不让我把话说完呢。”

    “说什么说!”何秀珍不服气的瞪了回去,“十多年没来找过人家,你以为一箱土鸡蛋就能把人收买,让她答应欣欣住进她公寓里了?”

    方荣又是焦急又是心疼,“那怎么办,欣欣说了,再不让她搬出宿舍,这书她就不念了,可城里房子这么贵,我们哪儿来的钱让她搬出去住。”

    提起这个唯一的宝贝女儿,何秀珍也很是头疼,“回头我再想想办法,今天就先这样吧。”

    方荣还想说什么,眼角的余光瞥了眼站在电梯另一边的陌生男人,下意识将话吞了回去。

    瞅见丈夫目光不对劲,何秀珍顺着丈夫的视线望去,愣了一愣,随后面上不自觉露出惊艳之色。

    这么俊俏的男人,她活几十年了,还是第一次看见。

    简直比阮星辰她妈以前跟的那个富家男人还好看。

    而且从这身衣服以及周身气质看来,此人亦是非富即贵。

    只是,这男人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看起来有些可怕。

    何秀珍忍不住的往自己丈夫的身边靠了靠。

    电梯在一楼停下。

    夫妇两人没有动,两个人四只眼睛看着男人离开,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方荣抹了把冷汗,“这男人是谁啊,光是站在他身边都觉得渗人。”

    “谁知道呢。”何秀珍叹道,“那男人不仅生得俊俏,看起来还很有钱,虽然年纪是大了些,可若是我们家欣欣以后能嫁给这样的男人,我这辈子的心也就安了。”

    这么想着,更加坚定了何秀珍要让方欣住进阮星辰公寓的念头。

    ……

    从梧桐公寓出来,陆靖远直接开车回了陆宅。

    今天是周日,也是劳动节假期的最后一天,陆靖远打算回去拿了东西,吃完晚饭便直接离开,所以进屋后一整天下来都没有多说半句话,充当着透明人。

    只是陆老太太并没有打算放过这个儿子,特别是听说了儿子拒绝了所有她喊过去的女人之后。

    饭后,筷子一搁,凌厉的双眼扫向斜对面的陆靖远,“你是打算等我和你爸都进棺材了,才肯安安分分的娶个媳妇回来是吧。”

    正埋头吃饭的陆小白吓得筷子差点儿丢了出去。

    在陆宅,最可怕的人就是当家女主人,也就是她的外婆,陆老太太了。

    她生起气来,就连外公都拿她没办法。

    陆小白忍不住递了个同情的眼神给陆靖远。

    可陆靖远仍旧自顾自的吃着自己的,仿佛没有注意到周遭的动静一般。

    眼看着妻子就要动怒了,陆老首长轻咳了一声,“靖远啊,不是我和你妈非要管着你,你看你今年都三十好几了,和你同年的兄弟连孩子都有了。”

    陆靖远吃完最后一口放下筷子,语气淡淡没有丝毫起伏,“和我同年的表兄弟只有少卿。”

    “你,你这臭小子!”看着小儿子这副油盐不进的样子,陆老太太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可小儿子说的话,偏偏让她没法反驳。

    陆家人丁并不兴旺,陆老首长只有一个妹妹。他们夫妻两人育有一儿一女,小姑子有两个儿子,小儿子正好和陆靖远同年,两人同样的三十多岁了仍旧是光棍一条,听说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为此不仅他们愁,小姑子也是愁得不行。

    陆老首长看着自己的儿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见两位老人家不说话了,陆靖远站起身,“明天还要上班,先走了。”

    “舅舅,等等我。”陆小白三口两口扒掉碗里的饭,语速飞快道:“外公外婆,我明天要上学,我也和舅舅一起回市里去了,再见。”

    看着那一大一小离开的身影,陆老太太一时间觉得心里头不是滋味。

    大女儿长期呆在部队里,丈夫过两天也要回部队去了,小儿子要去上班,外孙女要上学,这么大个房子里只剩她一个老太婆,心里自然不好受。

    陆老首长轻轻的拍了拍妻子的手背,无声的安慰着她。

    ……

    车子平稳的开出陆宅,陆小白回头望了眼宅子的方向,突然想到了什么,扭头看向陆靖远,“舅舅,听阮萝莉说你给她找了份工作?”

    陆靖远淡声道:“你要是闲着,也可以一起过来。”

    “为什么呀?”陆小白双目微睁,脱口道:“舅舅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咳!”

    眼见着就要说错话了,陆小白反应极快的改了口,“……有爱心了?” 前面就是红绿灯,即将靠近斑马线的时候正好红灯亮起,陆靖远停稳车子,侧眸看了陆小白一眼,“偶尔发发善心,需要理由?”

    陆小白没有说话。

    别人或许不需要,可您老人家这个“偶尔”,确实有些可怕。

    要知道她舅这个人,若不是至亲或是挚友,死在他面前他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可他现在居然帮没有任何关系,甚至还有过过节的阮星辰。

    简直太不正常了!

    陆小白还想再说什么,包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只好作罢。

    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

    是阮星辰打来的。

    陆小白下意识看了眼陆靖远,才将电话接起,“阮萝莉?”

    绿灯亮起,陆靖远发动车子的动作微微一顿。

    不知道电话那头的阮星辰说了什么,陆小白拧紧了眉头,“亲戚?你除了姐姐我,哪儿来的亲戚。”

    闺蜜两人自打念小学开始就认识了,那时候阮星辰的母亲还在,那个女人温温柔柔的,煮的饭菜可好吃,陆小白放学后没少去跟着去阮星辰家蹭饭,可从未听说过她们家还有什么亲戚啊。

    陆小白越想越不对劲,“阮萝莉你等着,我现在过去你那里。”

    挂断电话后,陆小白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陆靖远就在自己身旁。

    双眼咕噜噜一转,笑得一脸讨好的凑近,“舅舅,能不能去……”

    “不能。”陆靖远声音很淡,语气却不容置喙,“明天你还要上课,今晚必须回宿舍。”

    陆小白不满的扬高了声音,“舅舅,你的善心呢!”

    “善心不是什么时候都有,乖乖听话。”

    “……”

    陆小白泄气的垂下脑袋。

    又过了好一会儿,瞅见陆靖远绷着脸仍旧没有半点儿松动征兆,只好重新拿起手机,给阮星辰发了条信息过去。

    十多分钟后,车子在陆小白念书的高中大门口停了下来。

    陆靖远目送着陆小白进去后,才调转车头,往梧桐公寓的方向开去。

    ……

    阮星辰蹲在客厅里,对着那箱土鸡蛋发起了呆。

    印象中,她似乎很多年没有见过土鸡蛋了。

    当年母亲还在的时候,隔三差五的会托人弄一些回来煮给她当早餐吃。

    时隔多年,正宗土鸡蛋散发出的那股淡淡的鸡屎味儿,至今仍旧记忆犹新。

    阮星辰打开箱子,果不其然的一股陌生又熟悉的气味扑鼻立即而来。

    这些鸡蛋个儿小小的,某些鸡蛋上面还沾着鸡粪,看来确实是土鸡蛋无疑。

    想着等会儿陆小白要过来,阮星辰挑了四个外表看起来干净些的土鸡蛋去厨房煮。

    刚刚拧开煤气灶火,放在客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几声。

    阮星辰擦了擦手,走回客厅,从沙发上拿起手机。

    是陆小白发来的短信,说她舅不放行,非要送她回学校,今晚不能过来了。

    阮星辰有些失望。

    她煮了四个鸡蛋呢,一个人怎么吃得完。

    接连着叹了两口气,阮星辰走回厨房拿出烧水壶烧水,打算等会儿再泡一杯牛奶。

    横竖都要被撑死,那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阮星辰拿着泡好的牛奶和煮好的鸡蛋从厨房出来,门铃声忽然被人按响。

    都快十点了,这么晚谁还会来。

    阮星辰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沙发前的矮桌上,走玄关处,透过猫眼往外看了眼。

    大叔?

    他怎么过来了。

    阮星辰将门打开,仰头看着面前风尘仆仆的男人,“大叔,有事吗?”

    陆靖远幽深的双眸凝着小姑娘五官精致的小脸,在她疑惑不解的目光下,淡声开口:“小白不放心,让我过来看看你。”

    “哦。”阮星辰了然的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叔,你等我一下。”

    说完,飞快的跑回了屋内。

    陆靖远看着那抹逐渐消失在视线内的身影,眉头轻轻拧起。

    阮星辰跑回卧室翻了好一会儿,最后拿了个巴掌大小的小提篮走出客厅,从矮桌上抓了两个鸡蛋放进小提篮里,折身走回玄关处。

    将小提篮递到陆靖远面前,眉眼弯弯的笑道:“大叔,这是刚煮好的土鸡蛋,我煮了四个,一个人吃不完,给你两个。”

    陆靖远垂眸,看了眼小提篮里的两个土鸡蛋,视线最后落在小姑娘握着小提篮的那只白皙的小手上,眸色暗了几分。

    见陆靖远没有动,阮星辰喊了声:“大叔?”

    陆靖远目光重新落回小姑娘的小脸上,忽然往前走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