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穿越小说 > 夫君死了我怎么办 > 第128章 大结局
    楚璎移步往木屋走,红泪往前一步将她拦住,她转头张开双臂挡在她的面前

    “娘子,不能去!”

    楚璎自然知道不能去,平安是她的儿子,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如果她不去,霍蔺对谢君淮恨之入骨,他定然会对平安下手,她岂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唯一的儿子受苦

    “让开”楚璎冷下脸来,对着红泪低声呵斥了一句。

    红泪自知拦不住她,只得为难的退开到一旁。

    楚璎走近木屋,站在霍蔺的面前,她那张脸如珠似玉,嫣红的小嘴,挺翘的鼻梁,眼波柔软娇媚,可此刻,那双眼睛里装满的却只有冷若冰霜的距离感,这让霍蔺很不习惯。

    他往前走出一步,将门关好。

    这时,楚璎看到木屋内,有一张小床,床上躺着一个小小的婴儿,身上盖着被,正睡得十分香甜。

    楚璎在看到儿子的这一刻,一个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她快步走过去,扑到床边,掀开被子将平安抱起,正要往外走,被霍蔺伸手扣住肩膀,他目光沉沉的扫过平安的脸,冷声道

    “孩子给我,你留在这里!”

    楚璎见霍蔺一丝商量的余地都不给,无可奈何的将平安交出去,霍蔺从她手中夺过孩子,转身就出去了,楚璎扑到木窗旁边,推开窗门一看,霍蔺果然还是将平安交出去了,等他再次回来时,手中的孩子已经不再了,楚璎亲眼看到红泪抱着孩子上了马车才放心的将目光收回来。

    屋内只剩下两个人,霍蔺见她站窗口不动,始终都与他保持着距离,窗外的阳光射进来,投在她身上,仿佛她身上也透着薄薄的柔和光芒,她微微垂着眸子,长睫不安的抖动着,见到他仿佛心里十分害怕。

    霍蔺一步步的朝她走去,行至跟前,楚璎正要往后退一步,被霍蔺及时的抓住了手腕,他凌厉的目光停在她的脸上,却又有无比的复杂情绪在里头,他声音中透着隐忍

    “怎么了,如今已是打心底里厌恶我了?”

    楚璎被迫抬起头来看他,她神色冷淡,对于霍蔺,既然他能对她的儿子下手,那他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说的,她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冷漠和恨意,她道

    “霍蔺,我和你之间早就已经势不两立,你是我夫君的敌人,便是我的敌人,我和你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你若是想要杀我,便早点动手!”

    谢君淮马不停蹄的回到京都,将霍太尉的人头交出,薛海扬也由皇帝亲自定罪了,他虽然知道事情依然还没有结束,可思妻心切,将事情交接好之后,便匆匆的赶回来,到府上后,红泪哭着出来告诉他,楚璎被霍蔺给带走了。

    谢君淮一颗心瞬间沉入谷底,他问清红泪霍蔺的去处后,转头就冲出府去。

    到了府门外,他正骑马前行,忽然间从远处来了一队人马,为首的是一位银甲的年轻男子,正是谢君河。

    谢君淮打马前行,与弟弟会合,原来长安在找寻不到夏浓和小平安之后,便当机立断的送信去宫中,请谢君河出来帮忙。

    京都内大乱子没有,无非就是几个守旧的文臣在朝堂上死谏,皇帝已经将这些还企图恢复旧制的臣子,革职的革职,下狱的下狱,处死的处死了,京都小小的动荡已经平复下去了。

    目前宫中又有武唯道协助,因此,谢君河便特地请旨出来搭救嫂嫂,皇上对此也非常关切,让他带了一队人马出来协助救人。

    谢君河与他说明之后,两人便一起前行,一路疾奔城外。

    一行人马不停蹄的赶到城郊的银杏林中,阳光射入林中,秋天的银杏叶在地上铺了一层金黄色,秋风吹来,落叶卷起,在半空中打了个旋,又落了下去,因为一行人忽然闯进来,惊飞了鸟雀,林中此刻十分安静。

    几人来到林中的木屋,谢君淮将屋内屋外都看了个便,却发现一个人也没有,只有那张木床上遗了一块帕子,谢君淮弯身将那块帕子拾起来,紧紧的握在手中,突出的指节泛着白色,他下颌紧绷着,强压着心中的愤怒!

    谢君河下令四处搜寻,禁卫军把林子都翻遍了,也没有看到半个人影,找了半天没找到,只好回来复命。

    谢君河见他立在床边上沉默不语,他知道兄长是担心嫂子的安危,嫂子自从嫁入谢家之后,不仅待阿娘如同亲娘一般,对他这个小叔子也十分关照,谢君河自然是一样担心,不过好在还没乱了方寸,他冷静到

    “兄长,林子中都找遍了,不见嫂嫂和霍贼,咱们还是去其他地方找找看吧,若是我没猜错,霍贼一定是往南走了,与北归的南军汇合,咱们只要往南追,一定能追到他!”

    谢君淮的目光从那块白色的帕子上抬起头来,他的目光冰冷锐利,仿佛要将人给射穿一般,即便是谢君河触到这样的眼神,也略微怔了怔,隔了一会儿,才听到谢君淮声音沉沉的道

    “不,他不会去南边…”

    不多时,谢君淮兄弟便领着人从里面撤出来了,由于没有找到人,只好离开。

    渐渐的,天色暗了下来,银杏林中一阵阵的秋风瑟瑟,忽然间,漆黑的小木屋忽然亮起来,柔和的光芒在昏暗的银杏林中非常耀眼。

    霍蔺在屋内站了一会儿,四下里看看,确定屋外并无半个人了,这才往墙边上走了几步,他将墙上一个斗笠掀起来,露出镶嵌在墙面上的一个青铜兽嘴,他将兽嘴上的铜环轻轻一拉,只见屋内的地板忽然裂开一个很大的缺口,他立马跳下去,进去不多时,便抱着一个人上来,此人身上绑着绳子,嘴巴被堵住了,正是楚璎。

    原来,这间木屋之下,便是通往城中太尉府的密道,霍蔺知道谢君淮会找到这里,他本欲带着楚璎回到南疆,去与南军汇合,就算打不赢这场仗,领着人马回到南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他迟早会卷土重来,不过若是现在就出去,势必会遭到两方人马的追击,一面是京城的禁卫军,另外一边是宁州城的官兵,到时候,他腹背受敌,逃脱的机会就少了,不若先在这林中待上四五日,等谢君淮等人无功而返,放松警惕之后,再往南边逃,逃出去的机会自然就大了。

    霍蔺将楚璎放在床榻上,并没有替她解绑,只是拿掉她嘴里塞着的帕子,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玉瓶,他将瓶塞拔开,把瓶嘴凑到楚璎的鼻子下方,让她闻了闻里头的气味,一会儿,楚璎便掀开卷曲的长睫,悠悠转醒。

    睁开眼,看到霍蔺的脸,楚璎的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霍蔺的手还搂在她纤细的腰肢上,楚璎微微蹙眉

    “放开我!”

    霍蔺对她的话恍若未闻,仍然固执的搂着她,手上的力道收的更紧,他将她往怀里带,直到贴着自己的身子,一手捏着她的下巴,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的脸道

    “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蛮蛮,我带你去南边,谁也别想从我手上将你夺走”

    说着,他的眼中便露出执拗疯狂之色,楚璎双手被反绑住,浑身都难受的很,神色却依然倔强的很,她咬牙道

    “你做梦,我死也不会跟着你走!”

    霍蔺知道她自小就任性娇蛮,打小他凡事都顺着她的心意,可这次霍蔺却不会惯着她了,他捏着她下巴的手微微用力,冷声道

    “由不得你!”

    话音刚落,木屋的门就从外面被人蹿开了,借着微弱的光芒,可看清楚外面男子的脸,那人一身铠甲,手中提着长剑,目光凛凛,正是去而复返的禁军统领谢君河。

    谢君河立在门外,目光看向被绑着的楚璎,露出关切之色

    “嫂嫂,你没事吧!”

    楚璎看到谢君河,双眸顿时一亮,摇摇头告诉他自己没事。

    确定楚璎没事后,谢君河的目光转到霍蔺身上,他冷声道

    “霍蔺,我劝你乖乖的将我嫂嫂交出来,或许,我还可以饶你一条性命!”

    此时,霍蔺手中的匕首已经抵住了楚璎的脖子,冰冷的刀锋贴着她细嫩的肌肤,楚璎感受到一阵凉意,只听霍蔺道

    “若是敢进来,我便杀了她!”

    谢君河自然是担心他伤害楚璎,一时不敢上前,反而是楚璎神色镇定,眼神冷漠

    “霍蔺,你有种便杀了我!”

    霍蔺当然不会杀她,有她作为把柄,谢家兄弟都不敢为难她,僵持之下,谢君河终于做出退让,准备马车,让两人离开,霍蔺用刀抵住楚璎的脖子,两人缓缓的走出去,楚璎见谢君河站在一边不肯动手,便焦急的说道

    “君河,你快点动手,他不敢杀我的,你快动手啊!”

    谢君河压制着怒火,他紧紧的握着长剑,克制着想要杀了霍蔺的冲动,摇摇头道

    “嫂嫂,我不能动手!”

    正当霍蔺挟持楚璎走到门外,忽然间银杏林中,火光顿现,从林子中走出不少人来,这些人浑身都笼罩在黑衣中,只留下两只眼睛,鼻孔和嘴巴没有被遮掩住。

    这二十来个黑衣人将他团团围住。

    其中一个黑衣人往旁边让开,他身后的人便朝前走来,楚璎看到朝自己走来的二人,吃惊的微微张开嘴,霍蔺的眼中也闪过一丝惊讶之色,随后又恢复冷酷无情。

    谢君淮扶着挺着大肚子的楚琳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楚琳还未成亲之时便已经怀了身孕,算着时间,应该也快临盆了,此时她身上穿着一件宽大的袍子,袍子上面还画了一个“囚”字,显然是刚从大牢里被人带出来的,谢君淮站在她的身后,手中同样用匕首抵在楚琳的后背上,他的目光却落在对面的楚璎身上,深深的望着她消瘦的小脸。

    楚璎不禁的叫了一声“夫君…”

    谢君淮听到这个声音,心都碎了,他柔声道

    “蛮蛮,别怕,我来救你走!”

    然后他看着霍蔺道“霍蔺,放了我的妻子,否则你的妻儿都会死在你的面前!”

    霍蔺只是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手上却没有松开楚璎半分,他冷笑道

    “这个女人,你想杀便杀,与我何干?”

    那个孩子的存在,不过是一个意外,他从来没有想过有这样一个生命来到他的人生当中,而且那个女人居然用这种无耻的方式来怀上他的孩子,得知孩子存在之后,霍蔺并没有任何喜悦,反而心中痛恨不已,他厌恶这个女人,同时也厌恶她肚子里的孩子,这是他人生当中最大的耻辱,所以,谢君淮以为拿这个女人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可以威胁到他?真是笑话!

    楚琳听他说完这句话,心里一阵阵发寒,她为了他,不惜牺牲自己清白的身子,为了嫁给他,她不惜和家中断绝关系,可这个男人对她却如此无情,就连肚子中的孩子,也无法打动他半分…楚琳苦笑,她为他做了这么多,最后得来的就是他的一句,与他无干?

    楚琳心口发痛,她朝谢君淮看了一眼,那死灰一般的眼神,让谢君淮怔了怔,他仿佛看明白了什么,只听楚琳低声道“我会将姐姐还给你”

    谢君淮相信了她的话,将她的手松开,任由她朝着霍蔺的方向,一步步的走过去,霍蔺没有动,因为他笃定,无论如何,楚琳都不会对他动手,他紧盯着她的脸,抿着唇冷声道

    “你过来做什么!”

    他说这些并没有半分用处,楚琳还是走到了他的面前,她忽然瞪着楚璎,脸上露出凶狠之色,恨恨的说道“楚璎,是你抢走了我的丈夫,你去死吧!”

    此时,她的手中不知何时又多了一个金簪子,抬手猛地朝楚璎的身上扎去!

    谢君淮看到这一幕,神色大变,他惊呼了一声,要出手已经来不及,霍蔺没想到她是想要杀楚璎的,这个疯女人,他咒骂了一句,抵着楚璎脖子的匕首,转过来向楚琳刺去。

    那把匕首正好刺入楚琳的肩膀处,楚琳手上一痛,金簪掉落在地上,身子也往旁边踉跄了两步,她伸手抓住楚璎的手,将她猛地拉到身后,说迟来那时也快,一支羽箭凌空射来,霍蔺听到羽箭破风的声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羽箭从他的后背穿透。

    霍蔺捂着中箭的地方,低头看那只掉在地上的金簪,再抬头看看站在对面的楚琳,知道自己中了这个女人的计,他怒瞪着楚琳道

    “贱人,我要杀了你!”

    他那凶狠的表情,将楚琳吓了一跳,楚琳往后退了一步,然而不等他持剑砍过来,无数的羽箭朝霍蔺的身上射去,霍蔺挥剑挡隔,趁着他手忙脚乱的时候,谢君淮赶紧上前去,从将楚璎从楚琳手里拉过来,他将人紧紧的按在怀里护着,然后带着她往安全的地方走。

    羽箭射完之后,黑衣人便冲上去,霍蔺身上早已经中了好几箭,可看到这些黑衣人,他脸上仍然没有任何惧怕之色,只是冷笑道

    “你们想要杀我,没那么容易!”

    说着,他边走边退,一边杀一边退入木屋中,他站在木屋门口,看着一群堵在木屋外面,想要杀了他的人,他浑身都在流着血,忽然仰头疯狂大笑了两声,隔着幽幽夜色,他看向被谢君淮护在怀里的女子,他道

    “楚璎,我霍蔺今日为你沦落至此,心中依然不悔,若是能让我重来一次,我自然还会这么做!”

    楚璎看着他站在门口,目光中充满无尽的固执和眷恋,她只感觉到一阵痛惜,她和楚琳,霍蔺之间,为何走到了今日这步田地,她不想去触及那狂热又执迷的眼神,她将脸埋在谢君淮的怀中,紧紧的闭着双眼。

    霍蔺最后看了她一眼,忽然间,将门从里面关上,随后他打翻了屋内的油灯,火瞬间将木屋点燃…

    楚琳看到这里,早已泪流满面,她跪倒在地上,无声无息的抽泣…

    火光中,她满脸泪痕,内心的痛,早已蔓延她的全身,她知道从此以后,霍蔺再也不会回来…

    她执着爱着的男人,终于走了,她的所作所为,都成了一场空。

    楚璎看到火光腾起的那刻,眼泪也不禁流出来…

    谢君淮先派人送走楚璎和楚琳,他和谢君河一直等到火烧完,在一堆灰烬中,有一具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尸体,尸体手中还握着霍蔺用的长剑,谢君淮命人拿起他的长剑,和尸体上挂着的玉佩,以及南军的兵符,回城交差了。

    得到兵符足以号令南军,得知霍太尉父子已经伏诛之后,南军也退回南疆去,短短三月,一场叛乱也就此平定了,朝中的百官也进行了一番大的清洗,旧族势力已不能再兴风作浪了,天下渐渐太平起来。

    清楚旧族势力,瓦解霍家势力,谢君淮功不可没,皇帝封他为郑国公,食邑千户,并称他为有勇有谋的“一代贤相”,然而这一切对谢君淮来说并不重要,他只要每日回府上,能看到妻子那张娇艳明媚的脸,与她那双温柔似水的眼睛对视,与她相依相伴,一生便已觉满足。

    本书完

    2017-10-26

    夜半栖蝉

    ------------------------------------------------------------------------------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到这里就结束啦,宝宝们对这个结局还算满意不,后面就不多写啦,感谢宝宝们一路陪伴,没有你们给我鼓励,我想我是很难坚持的,作者君其实不满意这篇的,但是依然有很多宝宝一直在支持,这让我很感激,预计大概十一月中旬会写新文吧,到时候 还希望宝宝们继续支持一下,这篇文有诸多遗憾,希望下一篇都能得到解决吧,最后,再次鞠躬,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