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修真小说 > 吃播赢家 > 第217章 Chapter217
    白月支带人守在生死阵旁,南光书院的中分头校长却在同一时间带着人出去围剿那些东瀛学生。

    “奶奶的,竟然敢在我们的地头上撒野,必须就地处决,一个不留!”校长像只喷火龙,就差鼻孔冒气了,他平时虽然为人迂腐,还有点小私心,但是技术上绝对是一把好手,不然也不会被中书院派到南光书院来当校长。

    没有两把刷子,还敢来南光书院做校长吗!

    这些东瀛学生本来就是存了死志,根本没打算活着出去。为了整个大东瀛帝国的利益,他们宁肯牺牲自我!最后那只异兽和陆文修,不管谁死,对九州政局都会是一个无比剧烈的冲击,九州乱起来,他们东瀛就能从中牟利,用他们的生命换取国家利益,这个交易太值了!

    正是存了这样的心思,这些东瀛学生在撤退时,竟然全都是以退为辅,以进为主,逮住一切可能的机会击杀南光书院的老师,使出的招式也都是极度阴狠。

    这就逼得南光书院的老师也不再留有任何余地,两方一经照面,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罗茜茜在方果前去考试以后,心情一直不错,一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这个人,她就觉得畅快。她还没有傻到要去现场看一看,不过她见识过那些东瀛人的真实能力,远不像平时伪装的那样平凡,他们几乎个个是高手,所以她百分百确信,方果在他们手中必死无疑。

    在宿舍里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罗茜茜看到那些东瀛学生之前送给她的一件阴阳师服,想了想,便拿出来换上。她觉得东瀛人得手之后,肯定会立刻撤退离开南光书院,他们只怕没法再联系。那么如果她穿上这件阴阳师服,远远地站在他们撤退必经的路线上,如果他们无意间看到,是不是就能让他们更加了解她想要与他们合作的诚意呢。

    就算有人其他学校的老师和学生看到她穿阴阳师服装,也不能代表什么,因为作为一个“无辜”的学生,她又怎么会知道来学校友好交流的东瀛同学不是好人呢。

    将这件事仔细盘算了一遍,罗茜茜便穿着阴阳师服走出了宿舍,往教学区缓缓前行。然而很快她便察觉出不对劲了。

    这是怎么回事?这么多嘈杂声和吼骂声?

    好像是有人在交火?

    可是不对啊,不就是解决一个方果么,听那些东瀛人说,他们会用伪装的方法神不知鬼不觉将方果干掉,怎么会闹出这么大动静?

    罗茜茜心知不妙,忙转身想要往回走,然而就在这时,一道金光从她背后飞来,直接贯穿心脏。罗茜茜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觉得心口一凉,接下来那股冷意迅速窜遍全身,耳朵也听不见了,眼睛也看不见了,身体的感官完全衰竭……

    她这是……要死了?

    可是,怎么可以死呢?她还有那么多事没有做呢,她还要成为厉害的阵法师,还要去东瀛留学,还要……出人头地。

    她怎么能,就这样死了呢?

    罗茜茜仰面倒在南光书院的青石板地面上,心脏停止跳动时,她的眼睛依然大大地睁着,看向无边无际的苍穹,带着惊愕,带着不甘,好像在遥望着她那可望不可即的,无止境的欲`望。

    ……

    新中书令的就职典礼不同于封闭式的和谈会议,是完全对外开放的,类似于普通人世界直播技术的天光云影阵全程直播,市民们也可以来现场围观。此时中书院门前的广场人头攒动,就职典礼很快就要开始,然而中书院从里到外找不到陆文修的影子。

    “怎么回事,老陆怎么还没到?!”水行舟抓住一个人问。

    “您还没听说吗?南光书院昨天晚上好像出事了!”

    水行舟昨晚一直为了陆文修的这次就职典礼筹办,根本没心思关心别的,听到这里不由皱紧眉头,让那人将前后大概给他讲了一遍,越听眉头皱得越紧。

    天杀的倭国鬼子,偏偏在这时候捣乱!

    水行舟又心急又担忧,对上人群中齐峰鸣的视线,心里猛地一沉,黑下脸子大步向他走过去,然后一把抓住他的衣领,“你知道什么,对不对?他们说昨天你也在现场!”

    齐峰鸣挣开水行舟,冷冷瞥了他一眼,“我知道什么?我只知道,今天陆文修就算来了,这个中书令他也当不了。”

    水行舟:“你什么意思?”

    齐峰鸣:“呵呵,到时候你就知道我什么意思了。”

    眼看着就职典礼时间迫近,可是陆文修却不见踪影,下面的围观群众也开始议论纷纷,一些有门路的,甚至对昨晚南光书院的事也有所耳闻,只是这些事经过一传十,十传百,早就面目全非,到最后也没人知道具体的真相是什么。

    他们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东瀛小鬼子企图杀死联盟军司令,想要九州大乱。

    “就知道小鬼子不是东西!”

    “怎么就这么见不得人好呢!”

    “哎,听说陆公子为了救那个饕餮小姑娘牺牲了,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可恨噢,这些倭国阴阳师!”

    现场的议论声越来越大,突然之间,礼炮齐响,仪仗队奏乐,人群中传来欢呼声。

    陆公子来了!!!

    我们新的中书令安然无恙!!!

    在一片群情激昂中,陆文修站上了广场前的演讲台。

    台下逐渐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注视着他,殷切期待着这位史上最年轻的中书令,会带给九州怎样的崭新面貌。然而让人失望的是,这位新中书令的就职演说,似乎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甚至有人怀疑,他这份演说稿是照搬当年老中书令的就职演说模板!

    陆文修的就职演说发表完毕,台下只响起寥寥的掌声,夹杂着个别的嘘声。

    “接下来,我将公布新的政令,主要包括以下内容:第一,取消世家特权……”

    这第一条刚说完,台下便炸开了锅。

    天啊怪不得这陆公子的就职演说不咸不淡的,敢情是把大招放到这里了!

    取消世家特权?!他们耳朵没出问题吧?

    这陆公子难道不是世家的人?干嘛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第二,全面在九州通网,并努力建设九州独立网络……”

    这条说完,台下顿时响起一片欢呼声,其中大部分都是年轻的声音,显然这些人等这一天等得脖子都要直了。

    “第三,在普通人世界建立一千个五行之气补充点,以便异兽长期离开主城和故乡还能保持人形……”

    这条还没说完,无数异兽沸腾了!所有听到这句话的异兽,几乎是瞬间流出了眼泪。只有他们明白,这条法令意味着什么,又会给他们带来什么。

    那是更广阔的行动空间,更自有的天地,一旦落实,他们将再也不必看世家的脸色,只求能够在他们的领地补充一下五行之气,以防在普通人的世界里难以维持人形。他们将再也用因为担心被赶出九座主城而担惊受怕,只为了求得一个在这里生存的机会,不得不支付高额却质量低下的租房!

    “第四,将中书院内属于世家的部分席位,更改为异兽席位……”

    陆文修几乎是每说一条,都仿佛向人群中丢了个重磅炸`弹,到最后,台下竟是渐渐变得鸦雀无声了,因为人们此时心里全都在想一件事,为什么陆文修身为六大世家之一的陆家继承人,会颁布一份诸多限制世家权力的法令?

    而这其中最为震惊的,便是齐峰鸣。

    他几乎是从陆文修说第一条法令时,就已经完全呆住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他这个世家的人,要做出这么伤害世家利益的事?他就不怕世家不满,让他下台?他就不怕孤立无援,最后断送自己的政治前途?!

    齐峰鸣脑子完全是乱作一团了,以至于他都忘记了,自己已经安排人在今天的就职典礼上爆出陆文修杀害老中书令的证据……

    终于,陆文修宣读完所有新法令。

    人群中却忽然有人高呼一声,“大家不要被这人骗了!他满嘴为国为民,其实不过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黑心政治投机贩!我们的老中书令,就是被这个人杀害的!我有证据!”

    人们纷纷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说话的人是个年纪不大的瘦小男人,他艰难地排开人群,走上讲台,高举手中一个旅行包,对着台下说:“大家好,我是南光书院的职工,这是我从陆文修在南光书院的住处搜出来的,都是属于老中书令的遗物!”

    此话一出,举众哗然,但是也有人将信将疑,毕竟那人拿了一旅行包杂七杂八的东西就说是老中书令遗物,不是很让人信服。

    那人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智能手机,“这是中书院一个工作人员的手机,这位同志很喜欢普通人世界的东西,所以平时会玩这种手机。老中书令遇害那天,也就是中书院被不明黑衣人袭击的那天,这部手机一直被这位工作人员放在桌上,而且开启了录音模式,刚好录下了一段非常有意思的对话,大家要不要听一下?”

    说着,那人已经将手机的音频播放打开,并用阵法将声音放大,使广场上每一个人都能清清楚楚听见里面的声音。

    只听见手机里传出男人的声音,因为陆文修刚刚做了就职报告,所以现在大家对他的声音还非常熟悉,一下就认出来,手机里说话的人就是陆文修!只听音频的内容如下——

    陆文修:“老鹰死了吗?”

    另一个男人:“死了!”

    陆文修:“很好,带着兄弟们撤退,小心不要让人看见。”

    老鹰是什么?很明显,就是中书令的代号啊!

    台下轰然。

    铁证如山,陆文修百口莫辩!

    而此时站在人群中的,有一个穿着黑色大衣,侧脸十分英俊的年轻人,正注视着台上的陆文修,相信无数少女都会被这样的侧颜杀击中芳心。然而只要从这年轻人的左边转到右边,再看他的脸,绝对会被吓坏,素质稍微差一点的人甚至可能脱口而出,喊一句“丑八怪”!因为那原本英俊的脸上,居然划过一道长长的疤痕,刚好横亘右眼。

    这人正是陆文修的表弟,江清寒。

    江清寒看向陆文修的目光十分复杂,如今联盟军和中书院和谈,他已经不需要东躲西藏,所以他才来看表哥的就职演说。

    如今对他来说,也就只有这位表哥愿意承认他了。早在他投身联盟军的那天开始,他就被家族除名了。

    可是在这世界上,还有谁知道,他当初并没有真的成为联盟军呢?

    他本来是正经八百的中书院特级调查员,是受老中书令亲自指派,卧底联盟军,以配合中书院的工作。

    可是后来老中书令死了,再也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他成了两头不靠的孤魂野鬼。即便如今联盟军已经合法化,在家族眼中,他还只是个有辱门楣的混混。

    如果老中书令,真的是被表哥害死……

    江清寒眸色微沉,然而就在陆文修承受千夫所指,大家恨不能拿臭鸡蛋将他砸下台时,人群中再生异变。

    “咳咳!我听说,你们都觉得是陆家小子把我弄死了?”

    妈呀鬼!!!

    一个小孩突然哇哇大叫,瞪着那个从他身边经过的白发小老头。

    “是……是老中书令!!”

    “我的天啊真的是老中书令!”

    “老中书令没死?!还活着?那这录音……”

    “不会是什么人假装的吧?”

    老中书令背着手,迈着四平八稳的步子在众人的议论声中,慢悠悠走上讲台,他比陆文修矮了一个头还多,但是大师就是大师,气势摆在那里,并不是个头能够衡量的!

    “哼,你们这些人,我不在了就喜欢搞事情!”老中书令上台后,气沉丹田的一声吼,直接把那个上来曝光陆文修罪证的人给踹下去了。

    那些和老中书令熟识的人一看,心里的大石头终于放下了。

    这个画风……没错就是老中书令本尊了!就看那踹人的一脚掌握的火候,绝对没人能装出来!

    “中书令。”陆文修很恭敬地向老中书令行礼。

    老中书令摆摆手,“哎,我已经退休啦,现在你才是中书令,叫我老头儿!”

    陆文修:“……”

    老中书令:“来吧,相信大家伙现在已经很好奇了,为什么我会死而复生,为什么你会做那么多看上去挺蔫儿坏的事,你快好好和他们解释解释!”

    “是。”陆文修应声,然后面向台下那一双双好奇的眼睛,只说了一句话:“边境有敌侵扰,老中书令等一众前辈迫不得已抽身前往。”

    老中书令在那儿闭着眼睛听了半天,也没等到陆文修后面的动静,扭过头看他,眨巴眨巴眼睛,“说完了?”

    陆文修:“说完了。”

    老中书令怒,“你说完个屁!”

    陆文修:“……”

    “我来告诉你们这些窝里斗的蠢货吧!”老中书令在台上气得团团转,破开开始大骂上了,“你们一天天就惦记着这个把那个搞倒,那个把这个压制住,他奶奶的不知道老家门口都要进贼了么?好啊,我们这些老家伙一走,牛鬼蛇神都出来了,就差把这个好好的国家给放把火烧了!你们都干什么吃的?嗯?陆家小子好不容易将局面控制成现在这样,你们倒好,一群人出来小嘴巴巴的,又嫌弃人家没资历了,又嫌弃人家会算计了,呵呵……我到时让你们看看,到底谁没有资历,到底谁会算计!”

    老中书令不带喘气儿地一口气说完,然后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刺啦一声,扒开了陆文修的衣服!

    台下一阵惊呼,甚至还有女生兴奋地尖叫,然而,很快人们就安静了,因为他们看到了陆文修身上的那一条条狰狞的伤疤。

    “看到没有?这条,是守卫西南边境时留下的,这条,是东海岸被鬼子试探底线是留下的,还有这条,呐,还很新呢,上个月吧,差点被两个东瀛人活剐了,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小命!”

    老中书令每说一句话,都好像一条鞭子狠狠抽在人们的脸上,那些先前对陆文修表示的质疑和羞辱,此事全都卡在嗓子眼里,上不去下不来,如鲠在喉。

    齐峰鸣神情震动,看看老中书令,再看看陆文修,咬紧了嘴唇。

    台下有个记者在这时举手,想要提问。

    工作人员小声提醒:“不好意思,现在还不是记者提问时间。”

    记者却很坚持:“我相信这个问题不只是我一个人想问,台下所有人都很好奇。”

    主持会议的工作人员看向陆文修,陆文修却看老中书令。

    老中书令吹胡子瞪眼,“你看我干什么?!”

    陆文修对记者道:“好吧,有什么问题,请问吧。”

    记者:“我想知道,身为世家子弟,还是六大世家之一的陆家唯一继承人,为什么您要极力主张削弱世家的权力和利益?”

    陆文修知道,此时有无数世家的人正在看着他,他的回答对这些世家势力未来的动向至关重要。

    “世家在九州传承数千年,可以说,九州的稳定和发展离不开各大世家的全力扶持。可是如今时局变迁,世家的特权渐渐成了阻碍九州发展的绊脚石。九州需要,世家愿效犬马之劳,九州不需要,世家愿隐退蛰伏,这才是世家的风骨,也是世家得以长久传承的根基。”陆文修说到这里,不知想到什么,竟是露出一个浅淡的微笑,“正因为我是世家子侄,所以我才要限制世家,如此才可不负卿之信任。”

    齐峰鸣听到这里,终究是黯然失神,默默转身离开了就职现场。

    在这一刻,他似乎终于明白,他和陆文修斗了一这么多年,到头来才发现,他其实根本就没有和他斗的资格,在陆文修面前,他的那点小心思,被衬托得如此不堪。

    陆文修不愧是南光首席,时至今日,他终于承认,他输得心服口服。

    ……

    方果躺在病房里,全程从广播里听了陆文修的就职演讲,笑得别提多美了。

    “你们知道吗?我认识陆文修。”方果和同房的病友们显摆。

    病友们嗤之以鼻,“陆家的公子谁不认识?关键是你认识他,她认识你吗?”

    “认识呀!”方果点头。

    病友们:“切,你不就是个小网红嘛,还真以为九州人人都认识你呀?”

    方果:“可是他真的认识我呀……”

    病友们懒得理她了。

    方果躺在病房里觉得好无聊,明明没什么事儿了,大家偏要她继续躺尸,真是好难受呀!

    就这样无聊地躺了很久,久到方果都出现幻觉,看到一大盘一大盘的鲍鱼饭酱鸭饭卤肉饭在眼前飘……忽然,她闻到了一股特别好闻的味道,顿时精神了,稍微坐直了身体,目光炯炯地看向病房门口。

    逆光中,一个好看的男人拎着两个巨大无比的食盒走进来。

    方果口水直流。

    啊,她的美味来了!

    (正文结束)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就到这里啦,因为主剧情都交代的差不多了,不过还会有番外交代一些日常的东西~

    本书由 sunnyming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