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他的小星辰 > 62、番外苏熙木 ...
    自从许言转到金融系后, 明里暗里给自己扫除了一大波情敌,还有意给大家营造了一种两人关系不正常的感觉, 还总是在大庭广众下做一些暧昧的事情。

    起初大家都以为是他们关系好,后来,有那么些女生无意间碰见过两个人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后, 两个人是情侣的消息便一传十, 十传百。

    本着大学恋爱自由, 老师们都睁只眼闭只眼, 男孩子们倒是喜闻悦见, 毕竟金融系一下子两大男神都成一家人了, 他们脱单的希望可是大了不少。

    女孩子们一开始很多都不能接受的,可是时间一长,每每看见像是韩剧里花美男一般的两人走在一起, 都会不由自主感叹一下画面美好。

    慢慢的就走上了腐女这条康庄大道, 并且越走越欢,越走越无法自拔。

    两人在一个班之后,许言就经常提出两人出去住的想法, 苏熙木知道他的用意,想也不想便拒绝了, 而且不论他用什么方法他也不动摇。

    直到苏熙木十八岁生日那天。

    当天下课后, 许言神秘兮兮的约了他。

    由于每年在他过生日的时候他都会送些别出心裁的礼物给他, 这18岁成年的标志想来许言也不会落下,说不期待那是假的。

    当看到许言那架几乎没怎么开过的车后,苏熙木不由得问道:“我们要去哪里啊?”

    “去了你就知道了。”许言眼睛里带着一丝蠢蠢欲动的光芒, 把苏熙木塞进了车里。

    车子远离了市区的热闹,在郊区宽阔的马路奔驰,湿润带着些许咸味的风迎面吹来,让苏熙木意识到两人来了海边。

    不久后,一栋外面缠着许多花藤的田园风别墅进入视线。

    藤萝随风飘动,淡淡的花香飘入鼻尖,夹杂着海风的味道十分别致。

    别墅大门外面站着一个老爷爷,看到迎面驶来的小车后,他朝着车子鞠了一个躬,把门打开。

    许言熟门熟路的驶入了别墅里,自然得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样,这让苏熙木也看出了些端儿,问道:“这是?”

    “你的。”许言朝着他邪魅的勾了勾嘴角,又道,“你小时候不是总闹着要临海而居吗?可是苏星辰又是只旱鸭子,叔叔阿姨老是宠着她。”

    苏熙木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那个时候他才三岁,其实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只是没想到只比他大两岁的他,记了十几年。

    父母平时对姐姐虽然是各种怼,可是却一直当做心肝宝贝暗自疼爱着,由于是苏家的儿子,父亲小时候就常常告诉他,要坚强要独立,以后要独当一面。以至于平时他和姐姐同时有什么需求,父母都会先考虑姐姐的。

    所以一直以来他都很羡慕姐姐,从来没想过,这种期盼的宠溺,从小到大都是面前这个人来给予他的。

    “你······”苏熙木转过头看着少年那张在他面前十几年如一日的笑脸,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许言却仿佛明白他的心思一样,揉了揉他的脑袋,“有机会宠爱你,我很幸福。”

    一向寡淡的人闻言,难得红了脸。

    停好车后,许言从后备箱里拧了一个袋子出来,从里面拿出了一坨颜色异常骚气,折叠在一起的东西递给苏熙木。

    “去换上吧。”

    苏熙木接过,抖了抖,一条荧光绿短小泳裤便展示出了他的全貌。

    苏熙木:“·············”

    见他一脸期待的盯着自己某个地方,苏熙木眉毛都忍不住抽了抽,刚刚的感动什么的一下子就荡然无存了。

    “快去啊!我们要下海,给你准备了惊喜!”许言说着眼睛亮晶晶的,仿佛带着无限向往,苏熙木听到下海便心动了,又打量了一眼眼前十分符合他喜好,一看就用心良苦设计过的别墅,他便拧着那条轻薄泳裤走进了更衣室。

    被丢在原地的人从袋子里掏出另外那条同款裤子,朝着更衣室神秘兮兮的笑了笑后,转身走进浴室。

    苏熙木裹着浴袍,步履闲散的跟在许言身后两三步,后者时不时回过头朝着他笑得暧昧,想要挨着他走,都被他防备的拒绝了。

    两人来到了海边,许言带着他直径走向了一辆纯白色的游艇,站在游艇的下面能很清晰的看到上面有一个小房间,那周围被挂了一些救生衣,潜水装备什么的,从小就喜欢大海的苏熙木顿时几步越过前面的人踏上了游轮。

    看着兴奋异常,在游轮上四处观摩的人,邮轮下的少年嘴角勾勒,媚眼如丝。

    他对着游轮旁边的管理人招手示意了一下,管理员立马恭敬的递了一把钥匙给他,随后敬了一个礼便离开了。

    许言抛着钥匙上了船,走近那道雀跃的身影后,他从背后抱住了他,在他的耳边蹭了蹭,诱惑道:“我们出海好不好?”

    “好啊!”沉浸在游轮带来的新奇中的人,完全没看到身后人眼睛里绽放出的狡黠的光芒。

    许言娴熟的驾驶着游轮,苏熙木盘腿坐在甲板上拿着相机不停地拍着照片。

    直到离岸越来越远,到了周围全是一望无际的海水的地方后,许言才停下了船,走到甲板上把小家伙揽进了怀里,修长的指尖挑开他微敞开的浴袍边缘,探了进去,朝着某处滑去,来回轻抚,声音带着一丝低沉隐忍道:“我带你潜水吧?”

    对他这一系列略带侵略性的举动,依照苏熙木平时的性格原本是要反抗的,可听他这么一说,瞬间什么都顾不上,冲着他乖乖的点了点头,“好!”

    两人就这样达成一致,换上了潜水的装备携手下了海。

    虽然喜欢海,但是潜水这种事情,姐姐和母亲都害怕,于是长这么大,苏熙木也只有在十岁生日的时候被苏谦言领着做了一次,可也就是那么一次,便在他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只是父亲一有空都粘着母亲,未满十八岁的他怎么也没能再下水过。

    可以说,许言完全就是投其所好了。

    平静的海面下又是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潜水经验很少,下潜的距离还不是很远的时候,苏熙木便有些抵不住了,可是又很想到深处继续观看。

    正当他有些乏力的时候,许言一只手拖着他抵抗着压力继续往下游,直到可爱的珊瑚群以及那些穿梭在其中的五颜六色的小鱼印入眼前,苏熙木激动的抱着旁边的人。

    许言轻轻拍了几下他的背安抚着,即使隔着防水镜,那股子温柔也毫无遮掩的传了出去。

    他指着想看的地方,他便带着他迎难而上,直到氧气瓶里储备的氧气快用完的时候,两人才双双上了岸。

    回到游轮上后,一同瘫倒在甲板上。

    望着同一片天空,心思却天差地别。

    沉浸在海底美丽的世界中,苏熙木脸上始终带着满意的笑。

    好一会儿后,心跳恢复了正常,许言撑起身子,挡住了他的那片天空,“晚上想吃什么?”

    往日精明的人因为心情的美好没有发现某人眼里那丝不同,扯开嘴角爽朗道:“你决定就好。”

    “哦?”许言笑了笑又问道,“我准备什么你就吃什么?”

    “嗯!”

    游轮慢慢的驶向了一座小岛旁边并停靠了下来,天色也暗了。

    “吃饭了。”温润的声音从游轮上的小房间里传来,苏熙木这才收了心,视线从像被洗涤过的星空挪开,朝着溢出橘黄色灯光的地方走去。

    现在想想,上船这么久了,他还没进去看过呢。

    苏熙木推开了乳白色黑边小门,刚踏进一只脚,就被人直接拖了过去,带着些炽热的唇印上了他的,他一惊,想要退开,身后的门便被关上了,许言把他摁在了门板上,手随心所欲的游走在他的浴袍里,唇上却一点也没松懈。

    虽然平时也被吻过不少,可是苏熙木潜意识觉得这次他吻得很不一样,总觉得有什么会发生,脸一红有些抗拒的推了一下他。

    没想到的是,身上的人一推便开了。

    许言眨了眨眼,一瞬间汹涌澎湃的欲望被温柔取代,他捏了下他红扑扑的脸,牵着他走近餐桌,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一般喃喃道:“走吧,累了一天早该饿了。”

    内心莫名生出了一丝危机感,苏熙木防备的打量了他好几眼,确实没在那双眼睛里发现更多的东西,这才坐在了餐桌边儿上。

    可是入目一瓶年限N久的红酒,又让他防备的看向了他。

    许言把倒扣在桌上的杯子翻了过来,熟练的打开红酒瓶子,扯开话题道:“明天我请了一天假,又带你去潜水吧?”

    伴随着红酒倒出的声音,苏熙木脸上的防备一扫而光,注意力全集中在了明天以及潜水这么两个字眼上,兴奋地点点头,“好啊!”

    “那陪我喝杯红酒吧,今天带你潜水我可累坏了。”许言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递了杯红酒过去,见苏熙木迟迟不接,他循循善诱道:“我今天很累,就算想对你做什么也是有心无力的,你不用这么防备着我,好不容易出海,就不想玩开心点?”

    苏熙木看他一副‘我确实很累很疲惫’的模样,想了想也是,毕竟潜水要用的体力是很大的,一路他即使被他托着的,他都觉得很累,就更不用说他了,而且,长这么大,他还没碰过酒,这好不容易满了十八岁,不喝总归是有点遗憾的。

    “干杯。”苏熙木接过杯子,朝着他碰了一个后,大半杯红酒便被他一口全喝了下去。

    许言:“········”

    倒是不需要他想办法劝酒了。

    他又给他满上了一杯,看出他有想推辞的意味,便举起自己的杯子,又在他的杯子上面碰了一下,款款道:“熙木十八岁生日快乐。”

    许言一饮而尽,苏熙木便也端起了杯子,一口喝干。

    小房间里充斥着淡淡的酒香。

    餐桌上的两个人气氛越来越和谐的吃着东西。

    许言不断的掺酒,一个个让人无法拒绝的理由翻出来,一杯一杯的敬着那个脸越来越红神志越来越模糊的小东西。

    酒过三巡,苏熙木也从最初的被动慢慢过渡得主动端起酒杯敬酒。

    几瓶红酒下去,许言满意的看着对面盯着他傻笑的小东西,怜爱的走了过去,带着淡淡酒味的吻印在了他的额头上。

    他盯着他,声音有些飘渺:“熙木,我们去休息了好不好?”

    苏熙木只是傻傻的朝着他笑。

    “今天你和我睡,好不好?”

    苏熙木依旧傻傻的笑着,没有回答。

    这般乖巧异常的模样,让许言眼里充满了毫不遮掩的炽热,把他从椅子上架了起来,自言自语道:“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对吧?”

    ···············

    他把他放在了床上,小东西自发的裹住被子盖上,只余下那双漂亮的眼睛,一动也不动的看着他。

    许言被看得邪火纵生,三两下脱了浴袍和那条骚气的轻薄泳裤,也躺了下去。

    怀里抱着爱了十多年的少年,心狂跳不已。

    揭开他的被子,在他醉意朦胧乖巧无比的注视下,颤抖的指尖挑开了他的浴袍,缓缓褪去,嫣红诱人的两点暴露在空气中,他埋头含住,轻舔。手也毫不停留的朝着贴身的泳裤滑去,来回在边缘探索。

    轻柔的抚摸让即使是喝醉的人也生出了反映。

    感受到手下炽热的凸起,许言的指尖顺着缝隙滑了进去,触到那处血脉喷张的东西后,他伏在他胸前的脸生出了一抹红晕,手环成一个圈上下□□着。

    “嗯·······”

    那个原本喝醉眼神乖巧的人,眸色忽的变得有些深沉。

    感到自己的手被握住,许言抬头就看见自家小东西有些急躁的表情。

    “别急,慢慢来。”他唇角勾了勾,正要帮他也脱下那条同款荧光绿泳裤的时候,往常含蓄的少年忽的坐了起来。

    “怎么了?”许言以为他对于这种陌生的感觉产生了不安,拍了拍他的屁股,正要安慰并且放慢速度的时候···········

    少年一把抓住身上唯一的遮挡物,暴躁的脱了下来,在许言有些诧异的眼神下,直接把他摁在了床上,俯身压了下去。

    “嗯·········”

    一阵出其不意的闷哼声响起后,暧昧的喘息声以及频率极高的啪啪声充溢在了小房间里。

    原本就微微晃动的小船,在这安静的小岛边上晃动的幅度越来越大。

    被狠狠压在身下的许言感受到身上某处从最开始的疼痛变得麻痹刺激后,始终一脸懵逼。

    没想到两人的第一次是这样的·········

    他家小东西平时怎么看也是个被压的命啊········

    这喝了酒·········

    还真的是·····堪比猛虎。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