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穿越小说 > 戾王嗜妻如命 > 第589章:诞子(正文完结)
    靖婉派人将他们送走之后,整个人又闲了下来,李鸿渊毕竟是初登基,很多事情还是要忙的,他陪靖婉的时间就没那么多。

    靖婉倒也不需要他时时在身边,一辈子待在皇宫里,肯定会嫌弃它小,但是,对于靖婉来说,现在的皇宫还足够的新鲜,可供她探索的地方不在少数,各宫除了洒扫的宫人,基本上都是空的,摆着手指头算一算,整个皇宫好像就只有那么几个主子,这一只手五个数,居然都还用不完,一下子感觉这皇宫好像大得没边了。

    所以说,后宫那么多的妃子,还是有点用处的,就好比让皇宫看上去没那么空旷?

    有点好处靖婉也绝对不会让她们进来的,就算是将所有的房子推了,也轮不到她们居住,好吧,这么疯狂的想法,也就是想想,还不至于当真付诸行动。不过,这没人住的房子,更容易腐坏,这每年花费在维护上的银子,大概要增加一大截,不过,这宫里的人多了,花费的银子只会更多,衣食住行方方面面,那绝对是个天文数字。

    所以还是空着吧,嗯,靖婉是个持家有道的好皇后。

    皇宫远比亲王府大太多,别地方不说,单单是御花园,就够靖婉发挥很久了,不过,现在不是动土的好时间,不过她时不时的溜达,有些东西可以记下来,到时候在慢慢的改造。

    因为地方够大,靖婉遛弯的地方也多,仔细的算算,差不多还有一个星期,肚子里的孩子就足八个月了,不过,按照前世的算法,是从最后一次例假,所以孩子差不多三十四周,整个孕周期是四十周加减二,不过通常在三十六周之后就没啥问题了,靖婉估摸着自己的状况,又明确的知道怀上的日期,说不得要四十周之后去了,倒是没啥不放心的。

    后宫里就她一个主子,又身怀六甲,孩子说不得就是皇上的嫡长子,未来的帝王,因为,靖婉现在可是金贵得不得了,所有人都围着她一个人转,知道靖婉不像以前那些宫妃,怀孕了基本上都窝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靖婉几乎日日出门,所以,每个地方都被打扫得干干净净,无比保证不会出现任何的意外情况。依照皇上对皇后的宝贝程度,当真有一星半点的不好,铁定都要血流成河。

    跟最初怀上的时候一样,周围的人都紧张着,靖婉本身反而格外的淡定。

    日子就那么悠悠闲闲的过,靖婉也如同李鸿渊的期盼,长了些肉肉,不过依旧不怎么明显。

    原本的秦淑妃,现在的秦太妃,时不时的到坤翊宫来看看靖婉,靖婉也时常去她那里坐坐,秦太妃是个宁和的人,虽然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年龄阶段,相处起来也很融洽。

    事实上,靖婉其实不是没想过让秦太妃也出宫去,某种情况而言,她待在宫中挺孤独的,而且没有孩子,如果有孩子的话,完全可以让孩子接出去荣养,乐成帝那些有儿子的后妃,基本上都如此,说起来,这应该是皇帝丈夫死了,没成为太后,没得到殊荣的后妃最好的结局了。

    秦太妃自己拒绝了,她在宫中已经习惯了,现在没有那些勾心斗角的,她自己过得倒是很是自在,再说了,“有人是想要留在这宫里的。”

    靖婉立即就明白了,秦太妃指的是皇贵妃,她想要待在离儿子近一点的地方,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如果她还活着,现在就是名正言顺的太后了,当然,她依旧被追封为太后,至于为什么不是皇后,这其实皇贵妃自己通过秦太妃透出来的意思,按照皇贵妃的意思,这太后的身份都不想要的,她不怎么想跟乐成帝有更亲近的关系,不过,新皇追封生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是孝道,李鸿渊对他老子就已经不孝到了极点,总要另外做点什么来堵天下悠悠众口,李鸿渊自己不在意,皇贵妃不能不在意。却也明确的表示,乐成帝死后,就将她的遗体从皇陵中移出来,重新安葬。

    最初的一段忙碌时间过去了,不管内阁还是六部的大大佬都补齐了,李鸿渊的空闲时间也多了,而且因为奏章大有改善,看起来很快,加之,李鸿渊不像他老子,什么都要抓在手里,他将大部分的事情都丢给内阁跟六部处理,他只需要大致的东西,但是,别以为这样就能糊弄他,当真怀着这样的心思,脑袋离搬家也就不远了。

    阮瑞中倒是说到做到,没多久就上折子告老,不过被李鸿渊给无情的驳回了,李鸿渊的性子摆在那里,说一不二,说驳回,就不是假意挽留,除非你是一只脚踏入了棺材,否则,就不要再上折子跟他对着干。

    李鸿渊当初说过什么,要将阮瑞中留着,彻底的榨干剩余价值,怎么可能这个时候放人,等到什么时候没用了,他才有可能收拾收拾东西滚蛋,不知道只当李鸿渊在这方面是不可多得的明君,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知道多苦逼。

    骆沛山安抚性的拍拍他的肩,老伙计,算了吧,现在他是皇帝,他是老大,一切都是他说了算,任你再能耐,也没辙。

    阮瑞中看着心情甚好的骆沛山,脸色黑沉沉的,个死老狐狸,别以为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有皇后娘娘在,你什么时候抽身都可以,很得意是吧?

    骆沛山现在,确实很得意。整个京城,不管是勋贵还是世家,有谁能比得上骆家荣耀呢?不过,骆沛山非常的识相,约束着家人,比之以前越发的低调,而做事却越发的勤恳谨慎,不轻易让人抓把柄钻空子。

    空闲时间多了,陪靖婉的时间自然就多了,如此,秦太妃来看靖婉的时间就少了。

    靖婉后知后觉的发现,秦太妃随时来陪她,应该是自家夫君的意思。

    进入二月下旬的时候,李鸿渊基本上就寸步不离的陪着他,原本他规定的就是五日一朝,也不分什么大朝小朝,除了早朝那点时间,连同折子都带回了坤翊宫。

    李鸿渊对靖婉依旧温柔得无话可说,甚至是绝对的百依百顺。

    他将自己隐藏得非常好,但是,靖婉还是在无意中发现了他的焦躁。

    都说怀孕的人容易得产前焦虑症,她没有,她夫君却有了,然而,靖婉却完全笑出来,揶揄他一下都不行。

    因为知道他为什么会如此,所以,剩下的只有满满的心疼。不过,她尽可能的调节情绪,心态倒还好,因为她知道,只有她好,他才能好,如果她受了他的影响,反而不好了,那就真的糟了。

    进入三月,龚九直接住进了坤翊宫,至于规矩,在李鸿渊那里全都是废话。

    而李鸿渊糟糕透顶的心情,臣子们的感觉尤为明显,但凡一点点的小事没处理好,就能惹得他大发雷霆,便是骆沛山阮瑞中他们都跟着有点哆嗦,不过,也差不多知道了根由,因为,骆老夫人以及靖婉她亲娘都被李鸿渊宣进了宫。

    这女人生孩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尽管让人担心,但是,担心到皇上这种程度的,还真是凤毛麟角。

    皇上对皇后用情至深,每每让人认为已经倒极致的时候,他总会告诉你,其实还不够。曾经的晋亲王是花心风流种,现在的元启帝就是个十足的痴情种,能将他栓到这般地步,皇后娘娘也是个能人。

    三月十二是李鸿渊的生辰,以前因为乐成帝被完全的以往,现在却是万寿,自然不可能再被忽视。

    可是到这个时候都还没动静,足见,元启元年的万寿是不会操办了,不过,元年的万寿就作罢,会不会不太好?

    临近了,还是有人提了那么一句,结果,差点就被李鸿渊给削了。

    至此,再无人敢提一个字。

    骆老夫人跟张氏,能在这个时候进宫陪着靖婉,他们当然也高兴,但是,也明显的察觉到李鸿渊在乎紧张过头了。

    她们跟靖婉这么说的时候,靖婉也很无奈,但是,有些事情又没办法解释。

    靖婉在李鸿渊眼里发现了血丝,也就意味着,他至少三天没真正的合过眼了,但是,晚上的时候,他明明都在自己身边,她却半点没察觉到,靖婉还能不知道这是离日子越发的近了,无论如何,靖婉都没办法再装作不知道,她以比较不舒服的姿势抱着他,额头抵着他的,“阿渊,我不会有事的,真的。”

    李鸿渊将她笨重的身子侧了侧,从后面抱住她,单手落到她肚子上,这时候也不再多掩饰,“当初就不该让你怀了他,就不该”李鸿渊一度觉得自己那个时候,一定是脑子坏掉了,才会干出这种事。

    “阿渊,你别这样”靖婉不知道要怎么安抚他,其实,他真正在意的是“她”的死,孩子只是一部分原因,如果她注定有这么一劫的话,便是不怀孕,可能也会是其他原因,他照样会惶惶不可终日,甚至因为不知道原因而更加的神经质。

    三月初八,连同了尘大师都进了京,入了宫。

    当夜,李鸿渊见了了尘大师,他身上骇人的气息再无半点掩饰,“大师,你告诉我,婉婉不会有事的,对不对?”

    “阿弥陀佛,皇上,贫僧便是现在这般与你说,你听得进去吗?”

    李鸿渊攥紧拳头,没错,他听不进去,不管别人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除非靖婉真正的没事的跨过这两日。“大师,婉婉若是有个万一,你知道朕会做什么的。”径直的起身,可是,他现在的气息收不住,不能去见靖婉,会影响到她。

    “阿弥陀佛。”了尘大师念了一声佛。

    李鸿渊就站在外面,天空的星辰倒是不错,而这一站,就不知道站了多久。

    “皇上,皇上,娘娘”

    李鸿渊甚至没听宫女讲话说完,就转身飞快的进去。

    靖婉发作了,在还缺些时日的时候,在饮食好好的,在没磕没碰的情况下,提前发作了,而这个日子,还真跟李鸿渊的前世对上了,那一刻的惶恐,几乎压得他窒息。

    李鸿渊将靖婉亲自抱到早就准备好产房里,是坤翊宫的暖阁。

    在级短的时间里,整个坤翊宫都动了起来,里里外外,灯火通明。

    不说是骆老夫人他们,连同秦太妃都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

    稳婆早早的就准备了八个,而太医也在第一时间全部被拎了过来。

    提前发作,其实不在靖婉的预料中,这一刻,她也觉得自己是不是有这么一劫。不过,她心里倒是没慌,笑看着李鸿渊,“这才刚刚发作,还早呢。”

    “肯定会很快生下来的,我陪着你。”

    靖婉默默的瞧着他,“好。”到底是没出口赶他出去,不管是守着还是没守着,只要自己没平安,他的内心就一样的煎熬。

    旁边的稳婆倒是想说什么,被龚嬷嬷一个凌厉的眼神制止了,让她们想起,之前就交代过,她们只需要协助皇后顺利诞下孩子,余下的,把嘴巴闭紧了,一个字都别说。

    “肚子饿,要吃东西。”靖婉蹭着李鸿渊,撒娇道。

    “好,马上让人准备。”

    其实不用李鸿渊吩咐,早就已经备上了。

    现在只是阵痛,也不算明显,靖婉还能忍得住,不过,吃东西的时候,还是李鸿渊一手包办。

    随着时间的推移,阵痛越发的明显,频率也越来越高,靖婉尽可能的忍着,还笑着与李鸿渊说话,只是那笑容越发的勉强。

    “阿渊,别怕,我会好好的,我们会携手白头”

    三月的艳阳已经高照,坤翊宫的暖阁里依旧没有太大的动静,然而,门外的长廊上,跪着一地的宫女太监,噤而无声。

    一群蓝服青革的太医候在门外头,没有旨意,甚至不敢动弹,一身僵硬。

    几名葱衫枣裙的大宫女端着热水茶盘忙进忙出,一个个急的满头大汗。

    皇后娘娘难产了,据说是盆骨有些小。

    李鸿渊在里面,骆老夫人她们在外间,坐立不安,急得不行。最后实在坐不住,直接进了产房,依旧被坐在靖婉床头的人晃了眼。

    李鸿渊什么都没说,死死的抓着靖婉的手,面色沉如水。

    其实,不用他说什么,屋里的人也知道,如果靖婉有个好歹,她们统统都会陪葬。

    靖婉断断续续地传出痛呼声,间有稳婆的安抚声,纵是隔着门帘窗帷,外面的人听了头皮发麻。

    “啊!”

    靖婉汗津津地躺在罗汉榻上,只穿一件宽松的衣裳,汗如雨下,身子都湿透,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

    “阿渊”靖婉有气无力地叫了一声。

    “在,在,婉婉,我在”李鸿渊缓了缓才应声,他现在整个人都是僵硬的。

    龚嬷嬷用干净手帕,沾着她脸上的汗,又端了参茶,拿小汤匙往她嘴里喂了几口。

    靖婉眼神飘忽了一下,又一拨痛楚袭来,死死的咬了牙忍住,因为他在,靖婉并不觉得疼痛有可怕。

    “娘娘,您疼就喊出来,千万别憋着,来,奴婢给您数着,您往下使力,就快出来了”一稳婆跪在床尾,一边帮顺产,一边劝道。

    靖婉却知道,这孩子,没那么容易生下来,明明在饮食上已经很注意了,就怕孩子个头大,不好生,没想到,她盆骨小,为什么没人告诉她这一点。

    “阿渊”

    “婉婉,你说,你说。”

    “让龚九进来,把孩子,取出来。”

    李鸿渊眼瞳骤缩,另外一只手,握得咯咯作响。缓了缓,松开,“好。来人,传龚九进来。”

    龚九其实早有准备,但是,他希望并不需要他出手,然而现在,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也没什么好说了,反而竭力的镇定。

    “阿渊,你出去,出去,别守着,出去”

    李鸿渊低头看她,片刻,“好。”

    李鸿渊像是游魂一样的出去,不过,就坐在外间,然而,没有人敢看他,那气息,实在是太可怕了,真心的祈祷皇后娘娘没事,不然,宫里只怕变成地狱。

    很快,靖婉就没了声音。

    然后没多久,就听到了哇哇哇的哭声,倒是让外面的险些落泪。

    然而,李鸿渊周围,半点不曾回温。

    孩子被洗干净包好抱出来,龚嬷嬷只敢站在李鸿渊三步远的位置。“皇上”

    “滚!”

    一个字,让无内无外的人,险些给吓死。

    一直等,继续等,一直到龚九出来,“皇上,娘娘平安。”

    李鸿渊周身的气息迅速回暖,而整个人也像绷断了弦,迅速的坍塌,“赏!”然后撑着起身,有些踉跄的走进内室,靠近床边,抓住靖婉的手,“婉婉”眼前一黑,晕了过去,然而,嘴角却带着笑。

    隐约闻外面传来“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正文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