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冷婚热爱 > 第357章 番外安余晨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几次从噩梦里起来,身边都空落落的,起身对着外边的夜色发呆。

    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了,总是梦到曾经的时光,总是梦到自己没经历过的一世。

    那一世,他负了她,像是被蒙了心,连她带着孩子死的时候都没多少的感情。

    可现在,报应算是来了。

    在身后的小尾巴突然不见了的时候,才发觉心慌,本来以为是她故弄玄虚,可却没想到,走了的人就是走了,甚至都不曾回头留恋的看他一眼。

    “少爷,您送的东西又被退回来了。”

    门口的佣人叹了口气,有些不忍的说道。

    自家大少从回来之后,就一直都像是修行者,沉默不语,很多时候都在发呆。

    哪怕知道苏家大小姐已经有了孩子,可还是不停地给她送东西,又不停地被送回来。

    几乎是个死循环。

    “放在那边吧。”

    安余晨揉揉头,沙哑的说道。

    原本应该是举世无双的陌上少年,可现在清秀的脸上只剩下了疲惫。

    后悔过吗?

    有的。

    有一个屋子里专门收藏着当初他嗤之以鼻的东西,全都是苏诺谙亲手做的,稚嫩的比划,还有那些青涩的语言。

    “少爷,老爷在底下等您,现在不下去吗?”

    佣人看着他又要进到那个房间,有些担忧的问道。

    那个房间从来不允许别人打扫,也不让人进去,只有安家掌权人派人强行进去过,后来闹得很不愉快。

    一向是温和得体的大少爷,竟然红着眼,发了疯的挡着,进去的人只说看到一些摆着的很旧的玩意,还有些信封,再无其他。

    这一闹,再也没人敢挑衅进去了。

    安余晨没管他的话,而是径直的进去。

    屋内很干净,干净到只有两个书架子,摆着那些当初苏诺谙送的东西。

    拿起一个照片,轻轻的摩挲,自嘲的笑了笑。

    如果自己之前做的梦里的事情都是真的,那现在算不算是报应。

    嘴角自嘲的笑容,终究是变得酸涩。

    楼下的安家掌权人,迟迟的等不到他下来。

    等到佣人回复的时候,才攥紧了手里的杯子,差点捏碎了。

    攥了很久,久到佣人都绷紧了身体,生怕这个杯子砸到自己身上来的时候,他才把杯子放下。

    长长的叹了口气,“当初,真的是我做错了吗?”

    在视频爆出来,苏家和安家都岌岌可危的时候,他拦着安余晨不让他出去澄清,就怕他把这些事情揽到自己的身上来。

    可唯独没想到,会间接的害了自己的儿子。

    哪怕之后安余晨自己出去澄清了,可却一直郁郁寡欢,整天都要去那个房间里,本来以温儒出名的人,却逐渐的沉寂下去。

    错了吗?是谁错了?

    佣人没敢说话,只垂手站在一侧等待吩咐。

    安家掌权人喃喃完了,才终于泄了气,“把相亲的都推了吧,他不想,谁都奈何不了他,算了算了,随他吧。”

    安家这一脉,大概是要绝在他这里了。

    ……

    安余晨果真是和当初说的那样,一直都没相亲,也没结婚。

    接手了安家之后,作风也大变,不再按照原先的做法处处挑拨用阴招来赚钱,而是真正正正的做生意,安家倒是比之前更加的红火起来。

    再加上安余晨本身的相貌,足够的成了很多女人心中的白马王子。

    只可惜这个白马王子却从来都不怜香惜玉,也没结婚的打算,那些怀春的少女就都可惜的熄了念头。

    “少爷,还是不过去吗?”

    安余晨几乎隔一段时间,就在学校门口的角落看着。

    眸子一直都是很淡很淡的,只是在看到学校门口出来的熟悉的身影的时候,眼里才像是有了活气。

    一个小男孩样子的,手里还牵着一个双马尾的小女孩。

    小男孩沉稳冷凉,和顾殷几乎是一个模子出来的性冷淡样子,而小女孩则是比较的欢脱,两个马尾辫跟着一甩一甩的,笑起来的时候,似乎阳光都在发亮。

    司机的话没得到回应,不过也懂了。

    这个小女孩的样子,和当初苏诺谙年少的时候一样,也是笑眯眯的黏在安家。

    “走吧。”

    安余晨收回视线,沙哑的说道。

    可还没等上车,小腿被抱住。

    刚才那个小女孩仰头看着他,澄澈明净的眼里丝毫不怕生,而是笑眯眯的看着。

    而那个小男孩则是紧张的跑过来,板着一张脸训斥,“不是说了陌生人不要靠近吗,你是不是还想回去被罚抄?”

    “这个不是陌生人,我认得你,叔叔。”小女孩还是仰头笑着。

    让安余晨的心里颤了一下,手没敢动。

    “我见过你好多次,你是一直保护我的保护神,是不是?不说话的话那肯定就是了,妈妈说世界上总会有个人保护你的。”

    “胡闹,你!”小男孩被气的冒烟,难得冷凉古板的脸上有些裂缝,“什么保护神,快点给人家道歉,根本没有……”

    就在小女孩泫然欲泣的时候,安余晨蹲下了身体,轻轻的揩拭了她的泪,声音很沙哑很艰难的从喉咙蔓延。

    “是的,我是你的保护神。”

    司机站在那边看着,喉咙更是哽的厉害,没有别人知道,可是他却意外的得知,安余晨的保险受益人还有财产的继承人,全都给了眼前的这个小女孩。

    大概是因为太像了,也大概是因为想要弥补什么。

    有些东西,错过了就是错过了,这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弥补的。

    “太棒了,我也很喜欢你!”小女孩不怕生,也不畏惧自己哥哥威胁的视线,伸手搂着他的脖子,整个人挂在他脖子上,嘻嘻哈哈的笑着。

    无论是眉眼还是肆意的笑容,都一模一样。

    安余晨有些恍惚,如果当初不是自己处处冷落她,如果不是故意把她逼成阴沉被人厌烦的模样,他们的结局应该也会不一样吧。

    右脸上落下一个柔软的吻,耳边是小女孩的欢笑。

    他才缓缓的扬起了嘴角,轻轻的抱着怀里的人,如视珍宝。

    其实,这样也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