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又软又甜像颗糖 > 第53章
    影视改编的事确定下来以后, 网站官博第一时间就公布了相关贺喜消息。

    宋再没事的时候翻了翻评论,看到有不少人都提及让陆零演男主角。

    更多人甚至已经关注了她现阶段连载文的影视消息,因为连载文是小狼狗的男主,大家的代入感更强一点。

    宋再看到以后还是忍不住给陆零提了一下,陆零大概也没想到她会有这个想法,第一时间是问, “你想让我演吗?”

    宋再笑了笑,“我又不是在试探你,是真的想问问你的想法, 现在不是有不少明星都跨行做演员吗?歌手, 模特也不少啊,你和袁珂没有想法?听说做演员很挣钱哦。”

    陆零松了口气,把外套脱了, 往沙发上一趟。他黑亮的眼睛盯着宋再, 宋再都不用他开口就知道他脑袋里想的是什么。

    她把头发一拢,柔和的面庞露出来,白皙的脖颈看上去很诱人, 她走两步也坐过去。

    陆零顺势把她拽倒,抱在怀里。

    他手臂力道结实, 将宋再抱得很紧, 目光毫不遮掩地直视,“我又不缺钱。”

    “说的也是。”宋再食指点着他的鼻子, 一点点往下滑, 落在他微软的唇上。

    陆零瞳仁变深的同时, 呼吸也跟着变重。

    他最近一直很忙,每次回来宋再都睡了,要不就是他根本没回来。

    宋再这么撩拨他,他前后没出两秒就给出了反应。

    宋再似乎还没意识到,她目光盯着陆零的唇,很专注,无暇顾及别的。

    “那你要不要把钱都给我啊。”宋再忽然有些想笑,她掀眸,视线落在陆零眼睛上。

    只一瞬,她就看出了别的东西。微微一顿,下意识低头,陆零摁住她的脑袋,不让她动弹。

    他动作太突然,宋再吓了一跳,随后磕磕绊绊地说,“你、你、你干嘛?”

    陆零不答反问,也没有别的动作,只是唇角勾出了一抹愉悦的弧度,眼睛眯着说:“你不觊|觎我的人觊|觎我的钱?”

    宋再扬唇一笑,捧着他的脸说,“对啊,姐姐在骗你的钱,你要不要心甘情愿上当受骗啊。”

    “要。”

    话落,陆零压上来。

    他唇舌滚烫,反反复复。

    呼吸像是着了魔,滚落在她柔软的脖颈上。

    屋内开着空调,热风卷着人体的温度,腾在上空。

    浑身上下所有的毛孔都不由自主张开了,宋再情不自禁地颤抖了一下,随后扬起脖子。

    她一举一动,弧线都漂亮的让人心动。

    陆零躺在沙发上,一下一下温柔地动。

    宋再细细地叫出声,像夜莺在唱歌,缱绻了整个夜晚。

    事后,宋再趴在陆零胸口。

    陆零睁着漆黑的眼睛,看着微亮的天花板。宋再无意识地勾弄他的手指,发现他一直在看天花板,忍不住问,“你想什么呢?”

    “想让时间走快一点。”陆零叹了口气,低头埋进宋再的肩窝。

    他张口咬了一下,不轻不重,宋再忍不住倒吸一口气,嗔叫了一声。

    她刚刚结束,嗓音还未恢复。

    又柔又辗转,像羽毛一样一下一下拨弄陆零的心。

    陆零精力旺盛,像结束不了。

    他腰间用力,又低又沉的声音卷着荷尔蒙的汗水,“也不用太快,两年就好。”

    他压抑着,很是渴望,甚至有些哽咽,“宋再,我好想娶你啊。”

    宋再眼前一片空白,她耳边无限环绕这句话。

    良久,她才掐着他的胳膊,凑到他耳边,一字一句,清晰地回答:“我也是,我要嫁给你,只嫁给你。”

    ……

    十一月份,天气已经很冷,温度偶尔会在零度边缘。

    宋再一到冬天就犯懒,饱饱睡的地方也从地毯变成了床,有时候陆零回来一掀被子,自己的位置被饱饱占了个全。

    他一边气一边绕到另一边,爬上床从背后抱住宋再。

    他连续忙了一周才空下来,宋再连载文完结以后就一直闲着,偶尔有灵感了刷一下大纲,没事做就去陪陆零。

    日子过得一天比舒适。

    十一月份中旬,陆零彻底闲下来。

    他特意空出来半个月假期,准备带着宋再回一趟家。

    宋再临到前一天晚上才拿到机票信息,看到机票信息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她顿了顿,把暖水杯抱在怀里,沙发角落窝成一团。

    南方冬天屋内湿冷,空调不间断地开着。

    之前客厅只有一块地方铺着地毯,陆零适应不了这边的湿冷,宋再就把整个客厅都铺上了地毯。

    偶尔天气晴朗,窗帘开着,落地窗前铺天盖地的金色。

    一室温暖,让人想待在这睡觉。

    虽说冬天到了,天气也有些凉,可两个人在家没有一个喜欢穿鞋子的,偏偏又监督着彼此。

    眼下,陆零沙发不坐,坐在地上。

    他盘腿而坐,长腿交叠,举手机的时候微微仰着脖子,眼睛里微微含着湿意。

    宋再小口地喝水,眼神飘着问,“什么意思啊。”

    “回婆家的意思。”陆零言简意赅。

    他那么直接,宋再呛得说不出话,好不容易平息下来又听他慢悠悠地说,“我妈说你那么好看,生的小孩肯定也好看。”

    宋再一句话也没说,水杯放在桌子上,把怀里的饱饱往他脸上一怼,跑了。

    晚上陆零专门截图始发地和目的地,两张一模一样的图po到网上,文字输入一个句号。

    【遥杳:恨嫁少年了解一下】

    【槭树下的比利:如果真的有穿越这回事,别人穿越是为了逆袭,我0是为了飞到两年后成亲】

    【阿柚:以前希望这小孩每天发一条,现在希望他闭嘴!】

    【梵希:闭嘴!一个句号也不行!】

    【傲娇玥:你有本事发自拍:)】

    【柒宝:隔着屏幕都闻到了我爷的得意】

    【小笙夕:翻译一下:我老婆跟我回家惹】

    宋再临睡前才看到这条微博,本来就睡不着,翻了翻微博评论更数不着了。

    于是从始至终从来没在陆零微博评论里现身的女主角终于发声了。

    一个表情。

    [胡巴目瞪口呆.jpg]

    ……

    这个天气北方已经很冷了,尤其陆零家在很北方,早早就下了好几场雪。

    宋再下了飞机就套上了羽绒服,她戴着帽子,围巾,帽子上还坠了个毛球,走起路来有些不稳。

    陆零穿得也不薄,但是他高,本身又瘦,所以就算多穿几件,也和常人无异。

    宋再嫉妒地戳他的腰,果不其然他没有任何反应。

    宋再幸灾乐祸地凑上去,“小孩,你才多大,就那么怕冷?”

    陆零打开车门,把东西一件件放在后备箱,然后让宋再上副驾驶。

    关门前,他弯腰,上半身探进车厢里,捏着宋再的下巴凑上去,柔软冰凉的唇贴上去,浅浅舔舐一分。

    宋再抓住他的手,讶异他的热度。

    还没问原因,就听陆零声音很淡地说:“反正没你大。”

    宋再:“……”

    陆零家就在市里,前两年新买的房子在郊区,距离机场不算特别远。

    一路上宋再看着外面,白雪皑皑,一如当年她见的第一面。

    这个城市给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干净。

    像陆零一样。

    她有些紧张,虽然不是第一次见陆零父母,但却是第一次那么正式的来他们家。

    这里是陆零的家。

    就像S市于她的意义一样。

    她长大以及每一次有变化的记录,都在这个城市里。

    路过一所学校的时候,宋再看着一个个穿的像企鹅的学生,忍不住笑着问:“你以前上学也这样?”

    陆零瞥了一眼,“差不多吧,以前比现在还冷。”

    也是,以前楼少,全球变暖也没那么严重,像这种常年低温的城市,应该更冷。

    宋再歪头看了眼陆零的脸,觉得他皮肤白应该和这边的地理元素有关。

    这边天气那么冷,太阳也不辣,每个人都很白的样子。

    快到地方的时候,宋再有些静不下心了。

    她昨天就很紧张,睡觉的时候都不怎么安稳,早上早早的就醒了,先是把饱饱送到唐朝那里,然后又去超市买各种东西。

    折腾了一个上午。

    本来以为能在车上睡会儿,结果刚踩到这片土地上,她就开始心跳加速。

    穿那么厚的衣服好像也能听到心跳声一样。

    不知不觉,就到了目的地。

    这次回来,陆零没有提前通知父母,但是昨天晚上通了一下视频,基本确定可以今天家里会有人。

    “到了。”陆零熄灭火,停了车。

    看着面前的小洋房,宋再不由自主地止住了呼吸。

    她终于理解了上次陆零的心情,这是真得紧张啊。

    “下来吧,我家没电梯。”陆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车了,绕过车头走到副驾驶旁,打开车门,笑着对宋再说。

    宋再知道他调侃自己也笑不出来,她苦着一张脸,有些不想下去。

    感觉腿脚都麻了。

    她可怜兮兮地看着陆零,陆零心都化了,他凑上去亲她,安抚她。

    碰到她手时,被她的凉意惊了一下。

    低头一看,手指都冻红了。

    她皮肤本来就很嫩,像被清水冲过的藕,现在像细细的胡萝卜。

    他皱了皱眉,不准备让她在外面继续耗着,“快点,天冷。”

    宋再挣扎,嘟着嘴去碰他凉凉的眼皮,“那你先把后备箱东西拿出来。”

    陆零不给她机会,“一会儿我出来拿。”

    宋再不满地瞪眼,很是吃惊,“你准备把我一个人丢在客厅?”

    陆零笑了下,扯了扯唇角,口吻有些意味深长,“那要不——卧室?”

    宋再二话不说,一巴掌盖上去。

    陆零笑着把她强行从车里抱下来,还没转过去,就听到有人说,“哎,老陆啊,你看这人,怎么长得跟你儿子似的。”

    宋再:“……”

    陆零:“……”

    宋再不由分说地让陆零赶紧放下她,然后拼命地扒拉两下帽子,甚至很郑重地拍了拍脸,随后转身。

    陆妈妈没想到真是自家儿子回来了,震惊地瞪眼,随后看到自己儿媳妇,激动地“呀”了一声,连忙跑过来。

    她拉着宋再的手,眼睛都笑没了。

    “我儿媳妇儿回来了啊。”

    宋再乖巧地点了点头,腰背站得笔直。

    陆零手还在她腰上,不冷不热地喊了声“妈”。

    陆妈妈瞧了他一眼,“哦”了一声,然后指使两个大男人搬东西,她拉着宋再的手往屋里去。

    屋里有地暖,进屋就能感受到一股浓浓的暖意。

    陆妈妈把衣服脱了挂在门口的衣架上,然后笑着对宋再说,“你别拘束啊,先把衣服脱了。”

    “哎哟哟,穿那么多,陆零怕冻着你吧。”陆妈妈继续说,“这边天气是很冷,不过家里都有暖气,不怕冻着。”

    “嗯嗯。”宋再点头。

    刚好这时陆零回来,他把东西往玄关一放,随后过来帮宋再脱衣服。

    宋再有些尴尬,眼神瞟了一下陆爸爸,微微笑一下,然后示意陆零一边去。

    陆零跟没看见似的,“我爸也经常给我妈脱。”

    宋再:“……”

    这能一样吗!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印证这个说法,陆妈妈本来衣服都脱了又穿上了,然后一脸严肃地朝陆爸爸抬了抬下巴。

    陆爸爸了然地过来给她脱。

    一时之间,宋再惊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虽然之前已经看到了陆爸陆妈的幽默,但没想到可以到这种程度。

    陆零居然一点幽默感也没继承也是挺让人震惊的。

    感觉所有基因都被陆伊吃了。

    晚饭准备就在家吃,这边天那么冷,吃火锅多一点,陆爸爸亲自下厨,把新鲜的菜和丸子都拿了出来,家里估计火锅底料也多,做起来很方便。

    饭前,宋再就去陆零房间里逛逛。

    时隔将近五年,推开门,好像什么都没变。

    床上的摆件,桌子上的饰品。

    都一点变化也没有。

    陆零把行李箱往屋里一推,宋再有些懵,“干嘛?”

    “你睡我房间。”陆零面不改色地说。

    宋再睁了睁眼睛,果断拒绝,“不可能。”

    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但那么直接多不好啊。

    陆零瞧了她一眼,“行,你睡陆伊房间。”

    宋再这才放心,继续观赏房间。

    十几岁的时候他的房间就充满冷感,颜色单一,衬的房间冰冷。

    像他的外表。

    寡淡无欲,也很难靠近。

    坐了一天的车,宋再感觉腰都快断了,她往床上一趟,舒服地叹气。

    陆零笑着压上来,他手搂住宋再的腰,一下一下给她揉捏。

    宋再舒服地闭眼,粉唇微张。

    陆零只是看了两三秒,就忍不住压上去。

    他轻轻含住,宋再睁开眼睛。

    四目相对,彼此的眼睛都恍若星辰。

    陆零只是浅尝,并没有深吻,他转而凑到她脖颈上,像瘾者。

    “终于等到你了。”他低声说。

    宋再不解,递去一个迷茫的眼神,“嗯?”

    陆零笑着,声音微颤,“很久很久以前,我就在想,你躺在这张床上,是什么样子。”

    应该是像孤独沉闷的灰色地带里,开出的那一朵纤弱又独立的粉色玫瑰一样。

    墨绿色的枝茎带着细小的刺,每当他伸手去摸的时候,她都会战战兢兢,含羞地收起刺来。

    用一生温柔来迎接他。

    终于,他拥有了她。

    ……

    十二月份的时候宋再作为编剧进组,剧组在首都,因为宋再档期已经完全定下来,前前后后要三个月,所以陆零也跟着定居在首都。

    两个人把酒店住成了一个临时家。

    起先宋再只是一个人过来,后来陆零把饱饱也寄了过来。

    当天宋再晚上六点多才结束工作,抵达酒店的时候推开门就看到门口放着一个太空舱背包。

    饱饱一张圆圆的脸抵着透明玻璃,迫不及待地想要出来。

    宋再看着它乐了半天,刚刚蹲下准备逗一逗饱饱,陆零就走了过来。

    他穿着烟灰色高领毛衣,黑色裤子。

    宋再手里手机还开着录像,她镜头一转,怼上陆零眼前,笑着唱道:“如果感到开心你就喵喵喵?”

    她唱着,还拿手去捏陆零的脸。

    陆零眉目漆黑,一双瞳仁明亮如月。

    他眼睛微弯,有黑色碎发掉落在额前,微微遮挡了他的视线,他头一歪,唇角翘起一分,开口细细地叫了一声,“喵~”

    宋再笑得不行,断断续续地唱:“如果感到开心你就汪汪汪?”

    陆零闻声抬手挡住镜头,声音略微低沉,带着几分笑意,“镜头对面全是单身狗。”

    前后没有二十分钟,视频被放到微博上。

    粉丝纷纷捶胸吐血。

    【小胖墩:???】

    【大梦想家:神他妈喵喵喵】

    【萌包子:对不起,这口粮噎到我了】

    【柒宝:我有一种特别祥的预感,我0可能要嫁人了】

    【96老阿姨:可以,这一口喵,喵我今晚都睡不着了】

    圣诞节的时候,陆零从日本飞到首都,得知宋再还有工作差点没掀桌子。

    宋再乐得不行,抱着他的头狠狠蹭了蹭,“闹什么脾气,你要是没什么事跟我去剧组转转?”

    “去干什么?”话是那么说,但是这人已经开始收拾自己了。

    宋再刚到剧组的时候,就有不少人暗戳戳打听她陆零什么时候会来探班,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宋再几乎没让陆零来过剧组。

    偶尔他想过来,宋再就偷偷摸摸趁饭点去找他。

    所以这次不打一声招呼就把陆零带来了剧组,对很多人来说无疑是一个大惊喜。

    现场不少人看到陆零都激动得不知所措。

    陆零习惯了这样的氛围,表现得毫无惊慌感,无视所有人猎奇的目光,跟在宋再后面。

    不管送再去哪,他都亦步亦趋地跟着。

    不少围观人看着笑。

    前前后后没有半个小时,陆零探班女朋友就上了热搜。

    与此同时,之前那个短视频又被翻出来,评论各种花式段子手。

    陆零因为短短一个“喵”字,粉丝量迅速上涨。

    吃饭的时候,宋再看到这件事,故意跟陆零说,“你这些粉丝有一般得分给我吧?”

    陆零把碗里的肉夹给宋再,然后掀了她一眼说,“要他们有什么用,好好看着我吧。”

    宋再咬着筷子乐。

    身旁有一些跑龙套的小姑娘来凑热闹,还有不少是陆零的粉丝。

    宋再看她们实在很激动,就和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粉丝们没想到宋再那么亲和,一时间都挤了过来。

    宋再没站稳,差点没摔了。

    陆零本来就在强忍,出这么一件事,当即脸色就变了。

    宋再瞥到他发黑的脸,及时凑过去亲了一下他的嘴角,言简意赅地安抚道:“我没事。”

    陆零表情依旧不太好,宋再就勾了勾他的小指。

    陆零这才作罢,看了一眼有些害怕的周围人群,声音略冷地说:“小心点。”

    宋再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有些想笑。

    晚上剧组放假,宋再早早结束工作,和大家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

    国内圣诞节也是热闹非凡,但凡有可逛的地方全是堵车。

    陆零一路上都看上心事重重的样子,宋再还以为他是工作压力大,就拉着他到处玩。

    今天人那么多,情侣更多,每个人眼里都只有身边人,无暇顾及匆匆过去的路人。

    陆零带着帽子和围巾,遮住了半张脸。

    宋再穿着黑色毛衣,外面套了件外套。

    她难得穿黑色,衬得肌肤很白。

    晚饭过后,中心广场有放烟花的。

    宋再和陆零过去转转,看着满天星辰,疲惫的身体都放松了下来。

    陆零牵着她的手,始终沉默。

    过去了一两秒钟,宋再才偏头问他,“怎么了?工作上面有事情?”

    陆零摇头。

    宋再歪着头,踮着脚去蹭他的脸。

    她摸了摸他的眼睛,摸到他的眼睫,掌心有些痒。

    一路痒到心房。

    今天这样的日子,她很想亲他。

    她扒了扒他的围巾,露出微红的唇。

    “想亲你。”宋再看着他,干净的眼睛里有绚烂的烟花。

    陆零弯腰俯身,把唇递过来。

    宋再笑着去亲吻,陆零像往日一样去牵她的手。

    渐渐的,宋再觉得有些不对劲。

    平时陆零都是牵她的手,今天怎么总摸她的手指。

    她想看看怎么回事,却被陆零一把扣在腰间,狠狠压下来,贴紧。

    宋再一滞,微微瞠目。

    无名指上,很凉。

    这种感觉,有些熟悉,又令她震惊。

    陆零这时才微微睁开眼睛,他乌黑浓密的眼睫,漆黑深邃的眼睛,垂眸时宋再看不清他的神情。

    他细细地亲吻,格外的温柔。

    一时间,周围所有的人和声音好像都消失了。

    宋再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也感受到了陆零的呼吸。

    眼睫毛上忽然掉落一颗白色。

    她眨了眨眼睛,融化了。

    是雪。

    下雪了。

    居然下雪了。

    微微有凉意沾到脸上,衬得唇舌格外滚烫。

    宋再不由得张开唇,喘了口气。

    她动了动指关节,有些硬。

    陆零始终拉着她的手,不愿意松。

    仿佛过去了很久,陆零才松开她。

    两个人唇间有银丝,一粒雪花飘下来,停顿一下然后融化掉。

    宋再看着陆零很红的嘴唇,不自觉歪了歪头。

    她笑着,眼眶滚烫,随后挥了挥右手,“你什么意思啊?”

    陆零咽了咽喉咙,有些发紧。

    他张口,声色哽咽,有些激动,“娶你。”

    “拿什么娶我?”宋再继续问。

    宋再以为陆零肯定会说一些“我有很多钱啊”“我有很多房子”“我可以给你买很多很多戒指”这样的话,却不想他顿了顿,面色严肃说:

    “拿我的下半生。”

    他说着,屈膝下跪,上身挺得笔直。

    宋再没有拦她,她垂眸看他,眨眼之间,掉了一颗透明的泪珠。

    周围已经有人发现,不自觉起哄吆喝,大声喊着“嫁给他”“嫁给他”,宋再没说话,也没点头,她等着陆零继续说。

    “宋再,你嫁给我吧。”他跪得神圣,眉目认真,一双漆黑的瞳仁像宇宙,浩瀚的让人过目不忘,“如果我对你不好,你可以打我骂我离开我,你离开我以后,我发誓我终身不娶,我一辈子,只为你活着。”

    他说得很清楚,每一个字,宋再都听得清清楚楚。

    印象中,陆零好像从来都没有那么清楚地说过那么长的话,他总是清冷的,无欲的,沉默寡言的,甚至是慵懒的,动一动手指都很费劲的样子。

    而此时此刻,他像一个骑士,心中存着万分柔情。他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带着冬日的沉厚,他把自己的心,取了出来,然后双手奉上。

    宋再想要说话,迎面吹来一股风,打湿了她的眼睛。

    她轻咳一声,这才说出话来。

    “你别终身不娶啊。”宋再蹲下身,拉住他的手臂,两个人缓缓站起来,“你还要娶我呢。”

    完。

    2018.0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