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穿越小说 > 我不介意你慢动作 > 第89章 行路难,睡陆更难(完
    高考之前, 陆行最后一次给清若讲题。

    陆行这次每科压了差不多两张试卷的题量, 从一个月之前就陆陆续续再给她讲, 重点的知识点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给她讲,即便最后题目有偏差, 但是知识点会她也能做。

    陆行笔尖指在草稿纸上, 声音温柔, 语速很慢。

    讲完一个步骤转头问她, “懂了吗?”

    清若侧头看着他,眼睛有点楞。

    很明显已经走神很久了,陆行也不恼, 看了一眼草稿纸上的步骤,记下之前她给回应听懂的那步,等会再从那步开始。

    放下笔,目光含笑伸手轻轻捏了捏她的脸, “累了?我们休息一会。”

    他手指触碰到她脸上, 清若突然晃神, 视线还是没有焦点的, 整张脸呈现一种茫然的状态下意识的伸手来拉他的衣摆,“陆行, 我要是没考好怎么办。”

    陆行手掌包裹住她的小手,却没把她的手扯离他的衣摆,刚刚紧紧握着却没让她觉得不舒服。

    陆行回答很快, 没什么犹豫也没什么声线起伏,“别紧张, 好好考,我跟你报一个学校。”

    清若张了嘴,“你、你……”

    你了半天没你出话来。

    陆行看着她傻乎乎的模样有点好笑,伸手拍了一下她的额头,“合。”

    还真的合上了,清若闭上嘴定定的看着他。

    陆行挑了挑眉,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这是什么眼神?”

    清若摇摇头,不说话。

    陆行握着她的手,话语很诚恳,“即便我一题都没压中,你现在的水平,正常发挥,一本线是没问题的,何况你还有英语可以作为英语专业特招生。”

    陆行一笑,拉着她的手到自己唇边低头亲了一下,“小螃蟹同学没发现自己很厉害吗?”

    小螃蟹同学低头就咬陆行的手,“放开你的乌龟蹄。”

    陆行任由她咬着,她牙齿尖尖的磨着他的肉,陆行甚至在想,咬出血她是不是就得喝他的血了。

    不过清若没用太大力,咬了一口磨了磨牙就直起了身,甩开他的手哼了一声,“快讲题。”

    陆行把脸凑到她前面,眨巴了两下眼睛,“小螃蟹,我发现一个秘密。”

    清若正想推开他的脑袋,下意识的问他,“什么秘密?”

    陆行一本正经开口,“我可能有肌肤渴望症,看见你就想亲亲你。”

    然后就凑过来亲了清若一下。

    清若想都没想就是一巴掌扇在肩膀上,“正经点,讲题,我是要学习的人,你不要影响我。”

    陆行珉珉唇,触感还有她柔软温热的脸颊,于是半眯着眼,像是餍足好脾气的狼,点点头,“好,给你讲。”

    高考前一天,易沐芝和顾铭城都在家陪她,吃完晚饭也没让她看书,一家人在小区里的公园散了会步,傍晚的天气刚好,不冷不热清风拂面。

    回家路上顾铭城手搭在她肩膀上和她说,“别紧张,好好考,不管结果如何,我和你妈妈已经非常为你感到骄傲了。”

    清若侧头看他,疑惑的问他,“骄傲什么啊?”

    这两个字从父母的口中说出来,清若真的觉得很陌生,上辈子父母对她百依百顺,她虽然过了中二期之后还算比较正常,但是一直到她飞机失事前,顾铭城和易沐芝都非常头疼想让她在自己公司里上班,而她是个没定性的,全世界跑着玩,让她去认认真真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门都没有。

    顾铭城和易沐芝都笑起来,顾铭城拍了拍她的肩膀,而一边的易沐芝挽着她的胳膊,轻轻叹了口气,“若若,妈妈真的为你自豪。”

    清若一直在改变,一直在进步,最明显的就是,至少高中她除了一个晚自习,整个高中生涯再没有逃过课,每天早上那么早起,虽然抱怨,但是也能起来,每晚也都是下晚自习才回家。

    她的改变和进步,最高兴的莫过于顾铭城和易沐芝,何况她还有全国英语比赛拿奖,还有成为联合高中一班的一员。

    清若说那是陆行给她压题,但是陆行能百分百压中的题,无非数学和理科类,而文史类,还是需要她自己的理解才能做。

    而且她会开始考虑以后了,大学要学什么专业,她以后想做什么工作。

    私心里,顾铭城可能不太愿意他女儿高中阶段就经常和陆行在一起,虽然是补课,但是陆行到底还在少年,再收敛克制,看向清若的眼神和看其他人完全是两个概念。

    顾铭城原本是想隔开他们两的。

    但是易沐芝说得对,陆行太自律了,以他的克制和性格,能如此百般耐心所有读书以外的心思都放在她身上,很显然,陆行绝对不会做出伤害她的事。

    最明显的,清若在越变越好,易沐芝说,即便是谈恋爱,她也认了,他们都已经十六七岁了,早已经有了分辨是非好坏的年纪,他们那个年代,十六七岁都可以结婚了。

    如果两个人在一起,都知道现在的底线,而且是为了对方越变越好,那有什么不可以。

    易沐芝目光温柔的拨开她被撩起的头发,“考完试想去哪玩?”

    清若摇摇头,“没想过,考试完再说吧。”

    话题就此揭过。

    清若晚上上床的时间早,她其实压力不大,只是觉得,如果她没考好,没到帝都大学的录取线,陆行真和她报了一个学校,那挺对不起陆行的。

    潜意识里,清若从来没想过陆行只是随便跟她说说,不会为了她放弃自己的目标。

    他说得再轻松随意,但是他说的话,清若都很相信。

    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清若突然惊醒了,猛的坐起身缓了两口气之后打开了床头的灯。

    而后掀开被子,鞋也没穿哒哒哒跑到书桌边,把陆行之前给她讲的题翻出来,坐着开始看题。

    看着题又觉得哪里不对,总觉得今晚少了点什么。

    皱着眉想了想,哦,对了,手机。

    清若站起身到处找手机,房间里没找到,应该是在客厅里没拿上来。

    清若又哒哒哒跑下楼去开了灯找手机。

    她刚在桌子上拿起手机,楼上易沐芝他们房间门开口,顾铭城走到走廊边问她,“若若怎么还不睡?”

    清若仰头看着他一笑,“起来上个厕所,顺便下来喝口水,这就睡了。”

    顾铭城点点头,“快去睡吧,明早爸会叫你起床。”

    清若嗯了一声。

    顾铭城转身回房间,房间门没关,清若还听到易沐芝的声音,“闺女起来啦?怎么了?”

    顾铭城一边回答一边进房间关门,清若只听见个没事。

    清若撇了撇嘴,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没白嫩嫩踩在地板上的脚趾,她爹果然是个大老粗,要是陆行,肯定第一眼就看见她没穿鞋。

    关了灯往上走,按亮了手机屏幕。

    两个陆行的未接电话,短信陆行发了一条,其他的方璐、许明玉还有几个同学的,发来相互加油好好考试。

    清若看了眼时间,快十点了,按照往常的时间,这个点还没下晚自习,但是明天高考,也不知道她们睡没睡。

    不过清若想了想,还是一一认真回了短信,相互加油打气。

    回到房间把桌子上的题拿到床头柜放着,一边擦脚一边给陆行发短信。

    “睡了没?”

    陆行直接打电话过来了。

    清若接了电话,稍微有点意外,“你还没睡啊?”

    陆行的声音轻轻的带着点笑意,“你不也还没睡吗?”

    清若啧了一声,“我是起来上厕所。”

    “肚子不舒服?”

    清若听着他突然严肃认真的口吻,呀了一声,“没有。”

    陆行稍微舒了口气,“那快睡吧。好好休息。”

    清若嗯了一声,半响没动静。

    两边都很安静,陆行大概开着扬声器,清若听到他那边唰唰唰的落笔声。

    放轻了声音问他,“陆行,你还在做题啊?”

    陆行嗯了一声,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还不到平时睡觉的时间,我把这点题做完就睡。”

    清若哦了一声,又没下文了。

    陆行失笑摇摇头,干脆把笔放下,端端正正坐着,把手机拿到自己面前,低头看着上面的备注名和一秒一秒再增加的通话时间。

    声音里全是他的纵容的温色,“宝宝还不困吗?”

    清若看了眼手里的题本,老老实实回答,“我想再看一遍你给我压的题。”

    陆行啧了一声,感觉心尖一抽一紧的。

    亲不到人,他有点难受的珉了珉唇。

    “我想看你。”

    清若突然笑,“别说话,我看题,你做题吧。一会我看完叫你。”

    陆行嗯了一声,把手机放到一边,“好,那宝宝一会叫我。”

    清若打开手机的扬声器放到一边枕头上,自己半坐在床上。

    陆行不知道又在做什么题,唰唰唰的声音听着不像再计算像是在写字。

    清若突然舒了口气,觉得一直缺的东西总算是补上了。

    清若认认真真又看了一遍题,看完之后发现已经十一点多了。

    打了个呵欠,“陆行。”

    “嗯~”

    “睡觉啦~我困了。”

    陆行笑,立马停了笔,笔套盖上,“好。睡觉了。”

    清若把题本放在床头柜,关了灯,整个人捏着手机缩进被子里,蹭了蹭枕头,“晚安,老乌龟,明天见。”

    “晚安小螃蟹。”

    陆行差不多压中了百分之六十到百分之七十的知识点,其他的清若觉得自己也会做,只是不知道她做的对不对。

    所以考完之后她虽然自己感觉还行,但是谁问她她都不回答,因为心里没底。

    最后一科考结束,清若的考场教室刚好在陆行的楼上,清若从楼梯下来,陆行等在楼梯边。

    陆行又长高了点,这么站在一堆人里露出半个脑袋还多,清若一眼就看见他。

    陆行看着她笑,清若也对着她勾了勾唇,而后走下来把手里的书包递给他,看着陆行长长舒了口气,“我尽力了,听天由命吧,你可别怪我。”

    陆行没绷住笑得眉眼弯弯,一只手提着她的包一只手来捏了捏她的脸颊,“知道了,辛苦你了。”

    而后牵着她往下走。

    除了教学楼,空间开阔了,虽然人还是很多,但没那么吵了。

    陆行侧头和她说,“我明天带你去玩,晚上回家收拾行李。”

    清若哦了一声,“去哪啊?”

    陆行口吻淡淡,“先去英国,从英国在欧洲玩一圈,然后回来。”

    清若眨眨眼,再眨眨眼。

    陆行凑过来就亲她一下,无视周围看着他两个各种惊讶佩服的学生,带着她往外走,“大概半个月。”

    清若偏了偏头,把各种疑惑都先压下去,“嗯,好,那我回去先订机票。”

    陆行摇头,“不用,机票,酒店,玩的地方我都订好了,明早十点的飞机,我七点来你家接你,我们吃完早餐就去机场。”

    不不不、不是……清若诧异的看着他,“你订好了?不是要身份证号吗?”

    陆行笑,“小傻子,高考报名时候你填过啊。”

    清若,“……”不对啊,大哥,你这种何止是先斩后奏啊,清若再挣扎一下,“就我们两啊?你和叔叔阿姨说了没?”

    陆行点头,“说了。”

    清若,“……”那我没和我爸我妈说啊,刚高考完就要出去半个月,还是和一个男同学,清若用一种一言难尽的眼神看着陆行,总有刁民想害朕啊,她爸她妈会砍死她的吧。

    陆行紧紧握着她的手,两个人随着人流站在等学校大门开放。

    陆行面向她站着,“我和你爸爸妈妈说过了,怕你考试分心,没告诉你。”

    清若,“……”我可能不是亲生的,可能检测是假的,建议他们再去找找。

    好吧,清若皱着眉问他,“你哪来的钱?”

    陆行摸摸她的头,“想带你出去玩,尝试做了个简易软件,卖了点钱,之前各种奖金存了点。”

    清若目光惊悚,“……”服气服气,水土不服就服你。

    陆行眸光带笑,“跟着我吧,想要的都赚钱给你买,想去哪都赚钱带你去。”

    清若斜眼睨他,“我自己会买,自己会去。”

    陆行大脑袋凑过来蹭了蹭她的肩头,“那我觉得你需要一个永远给你赚钱的免费苦力。”

    清若推开他的脑袋,“陆行,你这人太俗气了,就钱钱钱的,有你这么追人的吗,就不能文艺浪漫点。”

    陆行虚心接受建议,“宝宝说的对。”

    于是开口和她说,“这世上所有人,我只心甘情愿赚钱给你花。”

    “……”这大哥没救了,但是……我喜欢啊。

    顾铭城和易沐芝在外面等着接清若,陆行的爸妈也来了,两家人在学校打了招呼之后分开。

    清若上了车,扯了个抱枕抱着,“爸、妈,我明天给陆行出去玩。”

    易沐芝点点头,“嗯,东西都给你整理了,你回去看看什么要添和哪些是不带的,你们两出门东西多不方便,衣服少带一点,穿脏了洗洗换换,也不冷。”

    清若冷漠脸看着自己的父母,果然是知道的,而且衣服迫不及待把她打包送出去的架势,于是哦了一声。

    易沐芝又拉着她的胳膊开始念叨,“在外面一定要注意安全,你英语虽然还可以,但是英国那边有他们的口音,遇到问题立马报警,别吃陌生人给的东西……”

    清若抽了抽嘴角,“我五岁啊,给我个棒棒糖就跟着走了。”

    易沐芝叹了口气看着她,话虽然没说,但是意思很明显,她就是觉得清若5岁。

    不过易沐芝想了想又道,“还好小陆在,你要听他的话,在外面人生地不熟的,别闹脾气,跟紧小陆,别走丢了。”

    清若别开头看向窗外,决定哪天拿陆行的头发去和顾铭城的检查检查,这绝对是又认错了。

    晚上清若在房间里整理行李箱,易沐芝敲敲门进来。

    清若蹲在地上仰头看她,“妈。”

    易沐芝应了一声,也过来蹲在她行李箱旁边,面对面看着她。

    清若低着头,把拉链拉起来一抬头就看见她妈放大版的脸,抽着嘴角往后退,“干嘛啊你。”

    易沐芝砸砸嘴,“那,若若,妈问你个问题,你和妈说实话啊。”

    清若不在意的嗯了一声,站起身到桌子边拿东西继续回来装箱子。

    易沐芝蹲着,两只手交叠握着,咳了一声,“就是,你,你和小陆有没有那个。”

    “哪个啊?”

    易沐芝啧了一声,声音有点凶了,“就是有没有发生不该发生的事?”

    清若正在思考防晒霜要带几瓶,脑子根本顾不上来,易沐芝说得不清不楚的,“啥啊?”

    易沐芝一巴掌拍在她手上,更凶了,“有没有睡?”

    清若抬头目光愣愣的看着她,“妈,你没吃药啊?”

    易沐芝想都不想又伸手来拍她,清若赶紧往后仰躲过。

    易沐芝继续问,“那就是没有了?”

    清若站起身,口吻也有点凶,“肯定没有啊,你一天脑子里装的是啥啊?”

    易沐芝咳了一声,心里对陆行好感度上升,对自己不成器的女儿……想打一顿。“你妈我这不是关心你吗,再说,你们这会出去,就你们两,十天半个月的,又是这个年纪……咳,比较躁动。”

    清若抱着手臂看着易沐芝翻白眼,“你才躁动。”

    不过,清若转念一想,对啊,现在高中毕业了,并且,她和陆行要单独出去了。

    啧啧啧,等等,等等……

    清若低头,挡住了脸上越来越猥琐的笑容。

    易沐芝苦口婆心,“若若啊,妈不是不相信你,实在是,你说你们这个年纪,但是吧,还要念大学才是正经事重要事是不。”

    清若差点没憋住笑出声,而后咳了一声,仰起头不客气的推着易沐芝往房间外,“我知道了,不会不会,把心放在肚子里,我收东西要睡了,你也快去睡了,别在这啰嗦。”

    清若把易沐芝推出房间,而后门一关,直接反锁。

    易沐芝还在那敲门,“若若……”

    清若压根没听,站在原地,握着拳头思考。

    嗯,她和陆行两个人,,嘿嘿嘿……

    清若越来越兴奋,感觉整个人都焕发新生。

    读书真的害人啊,她都读书读傻了,陆行天天在她眼前晃,怎么没想起来把他睡了这茬,嗯,太浪费太浪费了。

    还好,高考毕业,她终于又不傻了,太感谢她妈了,亲生的,妥妥的。

    清若太过兴奋,神经一直亢奋状态,一直到半夜才睡着。

    早上易沐芝来敲门说陆行已经来了时候,清若正在做梦。

    梦里被敲门声吵醒,烦躁的揉了揉头发,“知道了。”

    易沐芝让陆行先吃早餐,清若的先温热着。

    清若用冷水洗了脸,总算是缓了缓脑子。

    换好衣服整理好自己的背包拉开了房间门,“陆行。”

    陆行从餐桌站起身,“诶,在呢。”

    清若正在看着镜子拉自己的背包,想都没想就喊他,“上来帮我提箱子。”

    “好。”

    顾铭城神色诡异坐在一边,和厨房门口站着易沐芝对视一眼,两个人心思都颇为复杂。

    陆行哒哒哒上了楼,走过去帮她压下运动衣的帽子,低头亲了她一下,“没睡好?”

    清若疑惑的看了一眼镜子,看不出来啊,她还擦了防晒霜。

    陆行笑,又亲了她一下,“下去吃东西,飞机上睡。”

    陆行亲完她直起身去提她的行李箱,清若站在后面,看着他健硕的背影,啧了一声。

    陆行转过头,就见她目光幽深盯着自己的腰、或是……屁股的高度。

    要冒绿光了。

    陆行身子一绷,而后很自然的去牵她的手,“走吧。”

    清若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无意识的任由他牵着下楼。

    餐桌边坐着的两口子看着他们下来,目光更诡异了。

    去机场时候顾铭城和易沐芝从他们,陆行和顾铭城两个人站在后备箱放行李箱。

    顾铭城忍了又忍,没忍住,拍陆行的肩膀,故意用了点力。

    陆行正在提行李箱放进去,被顾铭城一拍,肩膀歪了一下,手上用了力托住,稳稳的放进去。

    顾铭城沉着声音,尽量压制着自己的抗拒,“陆行,清若还小,还只是个小孩子,就麻烦你多照顾了。”

    陆行心里绕了绕这话,咦,他没记错的话,他只比小螃蟹大着一两个月吧。

    不过,护崽的老父亲,能容忍他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不容易了,他和易阿姨两个人都是真的爱他的小螃蟹。

    陆行收敛了笑意,表情很认真,眼眸干净又清澈,和顾铭城对视,站得笔直,点头,“叔叔,我知道,我有分寸,会照顾好她的。”

    陆行比顾铭城还高了,顾铭城还想说点什么,犹豫再三,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清若原本挺兴奋的,上了飞机没什么事做没多大一会就开始困。

    陆行正在看书,侧头肩膀往她这边挪了挪,“睡吧。”

    清若嗯了一声,压了压自己的帽檐,而后靠着陆行的肩膀开始睡觉。

    陆行被她靠着的那只手臂就没动了,一直抬着书,用另一只手翻书。

    等着空姐路过,才轻声要了薄被,而后单手给她搭在肚子上。

    他肩膀硬邦邦的,清若靠着睡着了下意识的找软的地方,脑袋就不断往下滑。

    半梦半醒的,后来挪着挪着自己靠着陆行肚子上开始睡。

    陆行看了一眼她的腿,待会睡起来肯定是麻的。

    陆行把行程都安排好了,他们到达时候酒店的司机已经在外面等着接他们。

    清若睡了一路,陆行之后也睡了一觉,一点累的感觉都没有,准备把行李放下就出来吃东西。

    路上清若一直在想,陆行订的两个房间还是一个房间。

    然后她发现,陆行订的是小套间,里面两个卧室,一个卫生间。

    清若上辈子在英国待了快二十年,这会来到英国,亲切感和熟悉感满满的。

    一直精神亢奋。

    她之后和陆行基本是她不说,陆行不问,所以到了房间放下东西清若就开始兴致高昂,“我带你去吃好吃的,然后带你去玩。”

    陆行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眸,点点头,“好啊。先给叔叔阿姨打个电话,然后我们就出去。”

    之前都是陆行牵着她往前走,难得变成了清若牵着他往前走,清若一路说不完的话,一直在巴拉巴拉。

    陆行眉目含笑,安安静静的听着。

    两个人一直在外头又吃又逛到处晃到了晚上才回酒店。

    清若买了一大堆小东西,一进到房间就扔在小桌子上,整个人半趴在沙发上,“好累啊~”

    陆行把自己手里提着的袋子放下,走过来蹲着给她捏小腿。

    清若缩了缩,没太大动作,“干嘛啊?”

    陆行低着头认真给她捏,“一会泡泡脚,明天不会脚疼。”

    清若哦一声,懒懒的趴着,见他蹲着低着头黑黝黝的脑袋,抬起脚,“你坐着啊。”

    陆行从善如流坐在她旁边,把她小腿搁在自己腿上继续捏。

    清若躺着躺着都快睡着了,陆行弯腰过来亲了她一下,“起来洗洗睡觉。”

    清若嗯了一声,但是不想动,懒得动。

    陆行挑挑眉,清若又嗯了一声,还是不动。

    陆行失笑,“那我先去洗。”

    清若点头,“去。”

    能省一个字是一个字。

    陆行站起身,去他睡的房间里拿了衣服出来,清若趴在小沙发上,眼睛瞬间亮了亮,“你要洗澡啊。”

    陆行嗯了一声,而后直接进了浴室,关上了门。

    清若感觉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听着里面水声,蹭的坐起来哒哒哒跑到自己的房间里,行李箱打开开始翻睡衣。

    咳,她可是故意藏了一条真丝睡裙带着来的。

    又开始找各种身体乳,绑头发的。

    她这边还在左翻右翻,那边陆行已经洗完澡出来了,穿着宽大的运动裤,上面是是件宽松的短袖,拿着毛巾在擦头发上的水。

    见她人不在沙发上,房间门开着,走到房间门口敲了敲门。

    清若回头,“你洗完了?”

    陆行嗯了一声,也没看她翻得地上到处都是的东西,直接走过来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快去洗,洗完睡觉。”

    带着水露感还有清淡的香味。

    清若嗯了一声,陆行又毛巾按在头上擦着头发走了。

    清若收拾好东西,马不停蹄奔进浴室,关了门开始洗澡。

    陆行是十分钟以内能洗完的,但是清若慢啊,她觉得自己挺快的,但是穿好睡裙从浴室出来一看墙上的钟都四十分钟过去了。

    原本桌子上乱七八糟堆着的袋子已经被陆行收得整整齐齐摆在柜子上。

    陆行的房间门关着。

    清若挑挑眉,先抱着洗澡换下来的衣服回自己房间扔在脏衣篓里。

    而后又照着镜子拨了拨头发,然后仔细打量了一下,思考了一下要不要打个粉什么的。

    想想作罢,而后去敲陆行的房间门。

    “没锁。”

    清若扭开门,就看见陆行坐在书桌前,嗯……在做题。

    清若顿时话就干了,“额,你还不睡啊。”

    陆行放下笔转头看她,“做完这题就睡了。”

    清若吸了吸气走进去,靠近了她身上的香味就四散明显了。

    陆行嗅了嗅,而后站起身拿了一边挂着的干发帽过来,绕到她身后,包住了她的头发。

    稍微低头从她耳朵旁问她,“吹头发吗?”

    清若犹豫了一秒,“吹。”湿哒哒的头发确实不好受。

    陆行失笑,“坐着,我去拿吹风机。”

    陆行一走,清若瞄了瞄,而后心安理得,踢了拖鞋盘腿坐在他床上。

    陆行进来什么话都没说,很自然的在她后面跪在床上,“不舒服的话告诉我。”

    清若嗯了一声。

    陆行技术欠佳,但是胜在动作温柔,清若好舒服,超级想靠着他,没骨头似的往后倒。

    陆行以为她困了,手臂撑着她腰中间,关了吹风机,“宝宝困了?”

    摸了摸她的头发,“差不多干了,可以睡了。”

    清若小声的哼哼,继续往后倒,“你手臂好硬,别拦着我啊,我靠一下。”

    陆行收了手臂,把人抱了个满怀,被敷了一脸还带着余温散着淡香的头发。

    陆行想笑又有点笑不出来,拨开脸上的头发,抱着怀里的人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臂,“那睡觉了?”

    清若脑袋里好像有一个灯泡,蹭的一下被陆行这句话拉亮了,而后脑子里转了转,直接偏着身子倒在他床上,闭着眼睛没骨头似的蹭了蹭他的床,“我好困,我不想动了,超级累,要在这睡。”

    陆行跪在床上,弯腰摸了摸她的脸,有点心疼,“那快睡吧,明早睡个自然醒。”

    清若闭着眼没敢睁眼,就嗯了一声。

    等着人躺在旁边。

    结果感觉陆行站起来下了地上,穿了鞋,清若正在想怎么回事,就感觉人绕过来了。

    陆行把她抱起来,被子掀开,又把人放进去,给她拉好枕头被子,低头亲亲她的额头,“乖宝睡吧。”

    清若感觉床头灯被关了,陆行把吹风机拿走了。

    感觉脚步声在远,清若压着嗓音问,“你去哪?”

    陆行已经站在门口准备关灯,一只手拉着门,“我过去你房间睡。”

    清若,“……”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清若睁眼,没坐起来,软着声音喊了一句,“陆行。”

    陆行站在门口,耐心等着她说话。

    清若说,“我有点害怕,第一次出远门,周围好陌生。”

    陆行皱眉,大步大步走到床边,蹲下,握着她的手,目光温柔而紧张,“不习惯?那我们明天换个地方,还是不适应我们就回去了。”

    清若,“……”

    清若看着他紧张的模样咽了咽口水,而后破罐子破摔,往里面一挪,掀开被子,“你和我一起睡吧,有安全感。”

    陆行紧紧盯着她,清若也有点紧张紧紧盯着陆行。

    陆行突然失笑,起身弯腰亲她的额头,亲得很重,清若额头都有感觉,想着他嘴会不会撞疼了啊。

    清若觉得,有戏。

    结果陆行还是转身走。

    清若急了,直接坐起身尖着声音喊他,“陆行!”

    她有些气恼,脸上冒起了红晕,完全是气的。

    陆行惊讶的回身,挑着眉,“怎么了?”

    清若指着他,说不出话来,感觉自己气得想打人。

    陆行等了会没听她说话,又继续往前走。

    而后,在清若思考要不要起来暴打他一顿的时候,陆行关了房间门,上了锁,而后转回身手搭在灯上,“那我关灯了啊。”

    清若,“……”你TM要去关灯你倒是讲啊,你要气死爸爸是不是?

    清若觉得自己肯定气得脸白一阵红一阵的,拉着被子捂着脑袋砸在床上,不说话了。

    陆行挑了挑眉,大概猜到小螃蟹同学是误会了什么。

    没忍住,笑出了声,伴随着关灯的声音,还有清若气恼的警告声,“陆行!”

    陆行掀开被子躺在她旁边,清若还用手拉着被子捂着头。

    陆行把人抱到怀里,拉下她盖着头的被子,亲她的额头,温柔却虔诚,从额头到眉梢,到她眨巴眨巴的眼睛,鼻梁,鼻尖,最后是她的唇。

    陆行含着轻轻舔了舔,手一下一下拍着她的背,放开之后声音沙沙的在黑暗里撩人耳廓,“晚安乖宝。”

    清若被他一点点亲下来整个人都要冒出乖巧的小气泡了,搂着他的腰,脸颊蹭了蹭他的胸膛,“陆行~”

    喊了他一声之后,又隔着衣服亲他的胸膛,再喊,“陆行~”

    陆行搂紧怀里的金疙瘩叹了口气,“在呢,一直在呢。”

    清若仰头,亲他的下巴,伸出舌头舔了舔,还自己回味了一下,而后才贴上了他的唇。

    陆行低头,黑夜里他透亮的眼眸像是会反光。

    收紧手臂,任由她含着自己的唇亲,一下一下的拍着安抚她。

    清若放开他喘了口粗气,“陆行~你……我感觉到了。”

    两个人这么紧挨着贴着,小陆行越来越热越来越硬,抵着她硌得慌。

    陆行轻声笑,嗓音已经哑了,压着翻涌的□□,声线尽量控制平稳,“宝宝,我还有点舍不得,睡吧,以后给你补。”

    清若搂在他腰侧的手收紧,捏紧了他的衣服,视线紧盯着他说完话就珉紧的唇,“陆行,你爱我吗?”

    “爱,很爱你。”

    “陆行,你觉得爱是克制还是放肆。”

    “爱你,是克制。”

    清若闭眼,抱紧他,脑袋贴着他的胸膛,话语像是说给他的心听,“晚安,陆行。”

    陆行,我爱你,是放肆。

    清若已经很久没想起上辈子的陆行了。

    没有刻意,也没有故意,就是已经很久没想起了,即便想到上辈子的事,记忆也不容易再往陆行那延伸了。

    清若说不清楚,到底现在的陆行和未来的陆行是不是一个人,现在的陆行会不会成为未来的陆行。

    但是她很清楚,她或许喜欢未来的陆行,或许对于他的拒绝不甘心,所以越挫越勇,不到手不罢休。

    可是她爱现在的陆行,少年的隐忍与放纵的感情,刚刚好,是最适合她的,也有可能是因为她爱他,所以觉得他什么模样都会最适合的。

    陆昏君这个外号,最开始是陆行的大学同学叫的。

    陆行太有名了,帝都大学当年录取线第一名,开学第一次全体新生大会的新生代表发言人,入学一个月已经加入帝都大学最富盛名的软件教授团队,能不有名吗。

    最开始陆行的外号都是学神、大神之类的。

    关系好一点的舍友、一个团队的基友可能会开玩笑的叫他陆妻奴,但大多还是叫陆神。

    有次陆行他们的小组参加比赛,不是全国比赛,全世界性的比赛,比赛地点定在帝都。

    他们厮杀了三个月,终于以积分第一的成绩进入总决赛,总决赛就五个队伍,除开他们小组,其他四个都是国际上已经比较有名的团队。就这样还让他们积分领先处于第一位,可想而知这个消息当时在他们圈子里有多震撼。

    而后决赛前一天,清若约陆行第二天看电影,有部她期待了好久的电影第二天上映,清若兴致勃勃的约陆行第二天一起看电影。

    她喜欢晚饭后看电影,第二天又刚好周六,于是直接和陆行约一整天时间,她都安排好干嘛干嘛了。

    因为陆行平时比赛太多了,一开始清若还挺在意挺认真的,后来发现在意不过来,就放弃了。

    所以她只知道陆行在参加一个比赛,完全不知道第二天就是决赛,只是模糊有个印象一个星期前陆行说下周末带她去看他比赛。

    但是清若这记性,她自己都放弃了。

    陆行一听小螃蟹那么期待,而且她明显想粘着他了,也没和她提第二天要决赛的事,当即就答应了,并且说半个小时后在宿舍楼下等她,给她点时间收拾打扮一下,带她出去吃好吃的。

    半个小时,清若换衣服打扮,陆行给小组的人打电话,告诉他们他明天有事,不去了。

    大家的表情都是懵的。

    啥?这么重要的决赛,你说你有事不去了。

    其实决赛的东西是他们一早准备好的,但是明天的决赛,其实更多的是他们这个圈子的人都会关注,这个机会太太太重要了。

    众人听着陆行一点犹豫都没有的口吻,还以为家里出了什么急事,犹豫该不该问,怎么问,最后憋不住,就问了陆行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陆行声音里全是笑意,感觉话语都柔和了不止一个度,“嗯,小若明天想看电影,陪她去看电影。”

    “……”

    等、等等……我,我是不是耳朵出问题听错了。

    “……”

    嗯,我可能耳朵也出问题了。一起去看医生吧。

    陆行急着去宿舍楼下接她,也没功夫跟他们扯,就这么决定通知之后挂了电话。

    留下几个糙汉子在微信群里发了好几页的省略号。

    最后有人感叹了一句,“美色误君,古人诚不欺我。”

    被他这么一说,众人总算是又活过来了。

    “陆行好是没有生在古代,不然就他那脑子,让他成个反贼把皇帝撸了,自己当皇帝了,那顾清若说句要星星,陆行不得残害百姓给她搭通天梯才怪了。”

    “不不不,说不定陆行能提前带动古代人民发明卫星,造飞船探索宇宙,毕竟顾娘娘要嘛。”

    大家在群里说了半天,也没见陆行回一个字。

    很显然,接顾娘娘去了,陆皇帝和顾娘娘在一起的时候,能看手机?开什么玩笑。

    最后大家痛心疾首的感慨,“昏君啊!”

    陆昏君这个外号,由此而来,并且在往后无数次陆行要美人不要江山的选择中,这个外号越传越开越传越广。

    最后,全公司上下就连打扫卫生的阿姨都知道她们顶头老板有个响当当的外号:‘陆昏君’,至于为什么,看看陆行所掌控的庞大商业帝国,再看看公司名称:‘GL’。还有陆皇帝对顾娘娘那劲头,二十年哄得跟才谈恋爱两天似的,完全不带腻的。

    清若虽然一直听别人叫陆行陆昏君,但是她完全不知道怎么来的有这么个外号,问陆行他也不知道。

    直到很多年后,帝都大学校庆,当年陆行他们小组的成员基本上也都来了,校庆典礼之后大家坐在一起聊天,陆行和清若虽然坐在两张椅子上,但陆行一直握着她的手在自己腿上。

    时间有点晚了,清若穿着裙子,虽然有空调,但是礼堂又大又空,大门那一直有人进进出出的。

    陆行侧头轻声问她,“冷吗?”

    清若摇摇头,“不冷。”

    刚刚十月中旬,不算太冷,但是夜晚很凉。

    陆行皱了皱眉,脱了自己的外套站起身给她披着,又过去接了杯热水来给她,“乖,喝点水。”

    坐下之后商量的口吻问她,“再过一会我们就先回去了?”

    清若捧着杯子,嗯了一声。

    陆行就带出笑意,眉目温情又柔软,轻轻拨开她耳朵边的头发。

    清若喝了两口水,不喝了,杯子递给陆行,陆行接过站起身去送杯子放着。

    周围一群人不管是带着老婆来的还是带着老公来的,单身来的都表示,真的辣眼睛。

    腻歪了十几年了,你两不腻周围群众都看腻了。

    又有人看着陆行的背影念叨个陆昏君。

    清若来了兴致,问他们,“为什么这么叫他啊。”

    陆行小组的被这个一问又是感慨又是各个摩拳擦掌准备开始大说过去的。

    清若终于知道了这个外号诞生的过程,但是和她说的人都用一种‘你看你看,都是因为你’的眼神看着她。

    清若抽了抽嘴角,陆行又没和她说要决赛,她哪里知道啊。

    晚上两人回家路上,清若突然想起来,于是和陆行说了他外号的诞生过程。

    他们两自己开车来的,陆行开车,清若坐在副驾驶,侧着身子和他说。

    陆行听完也带出一点笑意,“好像是在群里晃了一眼,不过他们当时发了好多消息,我就给屏蔽了。”

    清若有点娇气埋怨的问他,“你当时怎么不跟我说啊。”

    陆行想都没想,“比赛多的是,你的每一次都比比赛重要。”就像清若问他要喝果汁还是咖啡时候陆行很自然的回答要果汁一样。

    清若愣了愣,看他认真开车的模样勾了勾唇。

    “陆行,突如其来的问题。”

    陆行嗯了一声。

    清若突然问他,“我们在一起多少秒了,三秒之后内回答,回答不出来就是不爱我。”

    陆行,“……”

    清若哼了一声,“你果然不爱我了。”

    陆行斜眼睨了她一眼,“媳妇儿,快到家了,你确定,要感受一波我有多爱你。”

    清若想起那些哭得差点叫爸爸的夜晚,怂了。

    缩着身子,怂包的开口,“不用感受了,我知道,我知道。”

    陆行笑得不怀好意,“但是你会这么说,就说明我做得还不够好,一会让你认真感受一下。”

    “……”

    清若泪眼婆娑的时候,咬着他的肩膀含含糊糊的开口,“陆行,你说的,爱我是克制。”

    陆行顿了一下,眼眸里全是炸开的□□和情深似海混在一起,好像一眼便能直直看进人的心底。

    “宝宝,我一直在克制呢。”

    “……”QAQ,你骗人。

    **

    这世间,

    青山灼灼星光杳杳,

    秋雨淅淅晚风慢慢,

    也抵不过你眉眼间的星辰。

    晚安,

    我的命中劫,

    我的心尖宝。

    ——【黑匣子】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感谢所有喜欢陆行和清若的小天使们。

    非常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