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儿子十四岁 > ☆、 第一百九十五、番外:孩子们
    程婧娆和靳紫皇的婚礼可以说是低调的奢华,为了避免被外界打扰,靳紫皇把婚礼的举办地放在了属于他自己的私人岛屿上,接送来往宾客统一都是直升飞机,这样在空间上的独立可以使婚礼更私密一些,保证绝对的安全。

    程婧娆这边的宾客不多,而靳紫皇也不想宴请太多的人来,他要是想请客人,不夸张地说,大约能请半个地球的名人政要来,他觉得这些都没有必要。

    来参加他的婚礼和不来参加他的婚礼,都是不会影响他们之间的利益合作关系的,所以,他请来参加他婚礼的,都是他真正的朋友和亲密之人,还有几个勉强活下来的靳氏族人。

    ——在靳家,能活下来的,都得用勉强来形容,都是经历过风霜刀剑的,活着是命大。

    当程逸先十分不愿意地把女儿的手交到靳紫皇的手里时,终于是控制不住一把眼泪,原先准备想说的话,一句没有说出来,只哭得伤心伤肺,看得人动容,程婧娆更是忍不住红了眼圈,要哭下来了。

    身为新郎的靳紫皇现在是不太能体会程逸先的心情,只能陪着红眼圈,直到有一天,轮到他有女儿的时候,他算是明白了程逸先当年把女儿送到他手上时的那份复杂到难言的心情了。

    他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哪个男人敢碰他女儿一下,他必把那男人千刀万剐。

    站在靳紫皇身边,算是给靳紫皇当伴郎的是程婧娆的宝贝儿子姜民秀,这其实与常理不附,但程婧娆有这个愿望,靳紫皇必须满足。

    何况他也不觉得这世间哪个男人能站在他的身边为他的伴郎,和他一起直视身披婚纱、美轮美奂程婧娆。

    ——白清洋那厮之前是冒着生命危险提过这个愿望请求的,靳紫皇只送他‘呵呵’两声冷笑,白清洋就被秦副总,噢,现在是秦总了,给拉走了。

    靳紫皇最终连婚离都没有让他出现,这种对自己女人怀着心思的男人,他没给扔太平洋去,都算是他当了总统之后脾气修养有了新一阶段质的提高。

    能亲身参加自己母亲的婚礼,这说来也是一件神奇的事了,站在靳紫皇身侧的姜民秀已经不能算矮了,可由于靳紫皇特别高,反而衬着他确实年轻稚嫩,看起来就是个孩童了。

    一身立领的黑色西装,内里打底的白色衬衫,都是高级订制,领口镶着的那颗闪亮的钻石,把他的俊秀映得熠熠生辉。

    他漆黑的瞳孔里,装着他穿着洁白婚纱的妈妈,再也装不下别的什么,这一刻里,他衷心地希望他的妈妈一生平顺、安享美满。

    无论多么盛大、多么奢华、多么感人的婚礼,都有落幕的那一刻,生活永远都是平平淡淡胜过吵吵闹闹的。

    靳紫皇知道程婧娆不喜欢人前显贵的风光,只喜欢背后低调的偷着乐,蜜月期过后,程婧娆海苔国、港城、留原市三地跑,靳紫皇也没有反对,他又何尝不是为了政事满世界的乱飞。

    偶尔有的场合要夫人陪同出场时,程婧娆都会端庄优雅地站在靳紫皇的身侧,一对壁人,倒也给海苔国的政坛带来一抹别样的丽色。

    靳紫皇日日夜夜盼着的小公主,程婧娆终于没有让他等到四十岁,婚后的第二年,程婧娆就有了。

    避孕未成功,一切都是天意,程婧娆苦笑了一声,只叹一声顺其自然吧。

    靳紫皇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兴奋得几乎从总统室里蹦出去,眼泪都要飙出淡色的瞳孔了,他多年的心愿终于得偿了。

    程婧娆只是不知道要怎么把这个消息告诉给她的宝贝大儿子姜民秀,她有这一胎的时候,她的宝贝大儿子已经十七岁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接受这么小的弟弟妹妹,哎,真是造物弄人,她重生的那一刻里,可没想过会遇到这个问题。

    这几年里,姜民秀在靳紫皇的学校里学习可是非常努力的,很顺利地从初中部升入到了高中部,平时,偶尔空闲,他们乐队还会去窜窜场子,在某些电视台露露面,唱他们自己的歌,也算是梦想和现实兼顾了。

    乐队里的几位哥哥硕士毕业,都留在了留原市,有两个工作的,独有江哥志气意满,竟又开始读博,家里有钱任性,不想着太早工作,主要是怕他爸拉他回公司里做二世祖,还不如跟着林教授学习园艺呢。

    他爸已经气得要把他这个逆子逐出家门了。

    刘涛的厨师学的也很好,跟随着学校的安排,已经到两个大型酒店实习过了,正在考证。

    这两年里,他妈已经很少这么郑重其事地与他谈论什么事情了,姜民秀大体猜到他妈要与他说什么了,毕竟他妈不想要孩子,不代表着他继父不想。

    噢,他直到现在也叫着靳紫皇‘舅舅’,大家也喜闻乐见,觉得他这么叫更好些吧。

    为了不让他妈难为,他先他妈开口了,“妈,你放心,我都这么大了,我什么事都懂了,我会好好照顾弟弟妹妹的,你不用担心我,即使当年没有那么多的事,你不和舅舅在一起,和别人一样的生活,那个人哪怕是我的亲生父亲,你也避免不了只有我一个孩子的啊。”

    儿子越长大越贴心,这般的懂事,令程婧娆措手不及,她一把抱住姜民秀,几欲哭泣地吼着,“不管妈妈以后有几个孩子,你都是妈妈这辈子的依靠。”

    姜民秀微笑着伸也手,紧紧地搂住他妈,他早就知道了,他妈妈何偿不是他这一辈子的依靠,惟一的依靠。

    程婧娆这一胎怀得不太顺畅,前三个月吐得昏天暗地,做为已经生过一胎的人,这样的痛苦是头一胎时,她没有经历过的,把个靳紫皇、姜民秀以及程逸先三个男人吓得手足无措。

    姜民秀更是没想到,当妈妈会是这种痛苦的过程,他妈有他太不容易了,想之前他还怪过他妈不来认他,他真是混蛋,简直心疼得不行,他妈吐的时候,就拉着他妈的手不敢松开。

    程婧娆瞧着儿子这副样子,吐完的间隙里拍着儿子的手说:“怀你的时候不这样,那时候正闹得鸡飞狗跳,我更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你从小的时候就是贴心的,这肚子里的小混蛋,不是个好玩意。”

    说完,还不忘了瞪一眼在旁边根本帮不上忙的靳紫皇。

    对于制造了不是个‘好玩意’的始作俑者,靳紫皇很无奈,他也没想到好好地喜事,让爱妻受如此痛苦。

    三个月之后,性别很快出来了,竟是双胞胎,有一个胎宝宝靠里,不太好分辨男女,另一个靠在外面的,肯定是女孩子。

    靳紫皇的世界一下子就爆炸了,他梦想中最完美的事情发生了,他有女儿了,而且还有可能是两个女儿,他的小公主,他黑白两色的瞳孔里竟被激发出一种前所未有的粉红色来。

    过了四个月,程婧娆的孕吐终于有所缓解,肚子也渐渐大了起来,俨然成了全家的重点保护对象。

    程逸先老当益壮,一马当先地带着外孙子,进驻了靳紫皇在港城的别墅,给女儿的孕期及生产坐镇,就怕还要忙着政事的靳紫皇会忽略了程婧娆。

    其实,他完全多想了。

    做为即将上任的新手爸爸,靳紫皇深知他在某些方面的不足,在程婧娆发现有孕后,全方位地弥补他在这方面的知识欠缺,不但每日里专研女性孕期种种,甚至已经把最先进的产房搬回了别墅。

    通过梅杰医生介绍,还把最好的一位妇产科专家请回了别墅,等着程婧娆八个月的时候,别墅里可以开一个正规的产院了。

    怀着双胎,又加上岁数过了三十,程婧娆确实辛苦,这一胎也没有当年她犯二怀姜民秀时那胎心疼她,她整个孕期过得都不太痛快,看谁都不顺眼,连带着靳紫皇都被骂了两回。

    大约只有儿子是安抚她的良药,姜民秀在的时候,是程婧娆情绪最稳定的时候,连着靳紫皇都要借着继子的面子,才能在程婧娆面前给点好脸色。

    后期的腿抽筋、腰疼、水肿、盆骨像爆裂的痛,几乎都让程婧娆偿了个遍,程婧娆觉得她这就是在地狱里玩了一遭出来的。

    到了九个月的时候,肚子已经非常大了,每天都要吸氧,怕是挺不到足月了,那位妇产科的专家也建议,还是提早刨出来吧,想要顺产是极其困难的。

    程婧娆接受不了肚子上有道疤的事实,再次把靳紫皇骂了一个狗血喷头,嫌弃他不会种娃,种的娃都是来为难她这个当妈的。

    靳紫皇相当无语了,他也不想这个样子啊,怀了一个孕把程婧娆的性子都快变成另一个人了,他特意咨询了那位妇产科专家,专定说这叫孕期综合症,生完就好了。

    靳紫皇几乎要谢天谢地了。

    程婧娆最终没有挺到足月,到底还是在一个靳紫皇和程逸先岳婿两人拿着八卦罗盘推算着的好日子里,挨了一刀,先后取出了一男一女,两个极其健康的胎宝宝。

    在接过孩子的那一瞬间,靳紫皇懵了,他至少有二十年没有过样令他头脑一片空白的懵逼感觉了,不是说小公主吗?怎么还会掺杂了一个臭小子呢!

    这个打击对他来说有点沉重,程逸先在旁边瞧上一眼后,就开始嫌弃,“这娃生出来为什么这丑,我记得民秀生的时候挺好看的啊,都是因为长得像你吧。”

    哪怕当时他有多么憎恨十几岁的女儿做出私奔的事,但女儿生产时,却是他这个当爹的全程陪同的,也就鉴证过两位外孙子出场的第一刻。

    老丈人无情地插刀,靳紫皇无话可说,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像他也不至于这么丑啊。

    好在妇产科专家连忙解释,“小娃娃生下都是这样的,慢慢就长开了,等过了一个月,那是花见花开、人见人爱的。”

    靳紫皇感激地看了一眼那位妇产科专家,又看了一眼在旁边站着帮他抱着儿子的继子姜民秀,希望又重回人间。

    现实往往是打击人的,靳紫皇在心里盼着女儿像妈的事终归没有发生,连着他儿子都不像妈,这两个孩子虽不是同卵的,但在长相方面却有着龙凤胎的默契,都是越长越像他了。

    等到龙凤胎长到五岁的时候,靳紫皇已经认命了,像他就像他吧,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好在女儿的眼睛还是像程婧娆多些,没有遗传他先天性瞳孔偏淡、色盲的缺陷,但是儿子……儿子连神情都和他如出一辙了。

    程婧娆对于双胞胎的教育采取放养,反正有靳紫皇托着呢,要教育成什么样子,当爸的很重要,老话不说养不教、父之过吗?

    她生娃的时候,伤了元气,补了好久才养过来,靳紫皇怕她带娃再次累伤,已经规划好了一切,专业的育婴师、营养师、教育师,甚至保姆都有一个团了。

    他们靳家好几百年的传承,在养孩子方面自然有他们的一套,他儿子将来肯定是要接手他的家业的,靳家这种技能都是从小培养,他自然不能放松对儿子的教育。

    靳家的双胞胎,男娃叫靳耀阳,女娃叫靳弦思,兄妹两个一胎出来的,性格却完全不同,靳耀阳天性就内敛,自带一种老成持重感,轻易不爱说话,靳弦思倒是活泼可爱,以一颗童稚心温暖托起靳紫皇积郁已久、无处倾泻的父爱来。

    靳紫皇宠女儿的程度几乎到了疯魔,不管去哪里,女儿总是要抱在身边的,那个劲头,连着程婧娆都没办法说他了。

    程婧娆发现在她生完龙凤胎后,她对自己的事业更加感兴趣了,留原市那家出版社已经不能满足她了,她开始对发展自己的本专业,突飞猛进起来,还建立了以教育为本的基金会。

    姜民秀高中毕业,成功考上了留原大学,对于没有接过他外公的衣钵研究古文,他外公是表示理解的。

    程逸先也看出来了,他这个大外孙子是没有那天赋做古文了,跟着老林头混花花草草倒也余生安逸平稳,挺适合他大外孙子这不争不抢不急不燥的性子。

    姜民秀去靳紫皇的港城别墅时很少,他大多有课业要忙,而且程婧娆一个月有几天还会在留原市,他只要和他妈聚聚不行,没必要总往继父眼皮底下跑,哪怕他继父待他比待亲儿子还好。

    这也不怪他继父偏心,龙凤胎中的那个男娃娃靳耀阳,性子实在有些难搞,老成持重,不爱说话是好的,但偏偏有魔鬼的心性,捣起乱、胡闹起来,那是连靳紫皇都很头疼的。

    毕竟没有哪家还在童年的娃,做起坏事来,可以和恐怖分子有一拼啊。

    每每遇到小家伙犯错,要挨批的时候,这小家伙都极其聪明,自己逃往飞机场,然后坐上飞往留原市的飞机。

    不要误会,他绝对不是去找亲妈程婧娆救火的,他是去找他同母异父的兄长姜民秀求救的。

    他从小到大得到的有效庇护,全是来自于姜民秀的,他妈根本不管他,说多都是泪啊,他爸打他屁屁的时候,他妈在旁边鼓掌,他一度怀疑他是捡来的,不是他妈生的。

    姜民秀一个月里总能接到一回他这位同母异父、小他许多的弟弟打来的求救电话,每次的理由都是推陈出新、翻花不断,原谅他的智商始终处于正常线,完全没有办法想像到像靳耀阳那种高智商娃犯出来的错,所以,每一次他都是叹为观止,唏嘘不已,怪不得他继父都要被亲生儿子气疯了。

    比如这一次,据说年仅八岁的靳耀阳小朋友一时闲极无聊,黑了他爸当海苔国总统的官方网页,把他爸一张半身抱他妹妹的裸照发到官网,占了一个满屏。

    靳紫皇愤怒的程度超过每一次,扬言抓到他,就把他的屁股打开花。

    “这真的不怪我,哥,”靳耀阳眨着天真无辜的大眼睛,望着来机场接他的姜民秀,很一本正经地说:“谁让他忘记我的生日,只记得妹妹的生日,好像我不是亲生似的。”

    “可是,你的生日不就是你妹妹的生日吗?”姜民秀一把抱起靳耀阳,往机场外面走,“你们是龙凤胎。”这没有错啊。

    “对啊,我们的生日是一天,他凭什么只带着妹妹去迪斯尼,都没有想着带我一起去。”

    小家伙正是羡慕嫉妒恨的年纪,对于父亲偏爱妹妹,他还不能够理解,只通过自己的方式博得父亲的眼球,哪怕这种方式很恶劣。

    “哥哥有时间,今天太晚了,哥哥订机票,明天带你去。”

    姜民秀正在读研,时间比较宽松,满足小他几乎一个成年的弟弟愿望,他自以为是应该做的,谁让他妈最近忙着公司上市,焦头烂额,没有时间关心他弟弟的小心思呢。

    “我才不喜欢去迪斯尼,我就是不喜欢他只带弦思去,不带我去。”

    靳耀阳的傲娇不知道是随了谁,姜民秀也是拿他没有办法,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爱怜的目光让靳耀阳一头埋进他的脖子里,还是他哥好,还是他哥疼他。

    程婧娆还是在小儿子又一次离家出走,孩子他爸打电话告状的时候,才想起来今天是她龙凤胎儿女的八岁生日的。

    她第二次做妈,明显比第一次还糙了。

    “他肯定又跑去找民秀了,你见着他要狠狠训他才行,你不知道这小混蛋都做了什么,我的官网,我的形象,还有女儿的私照,都贻笑大方了!”

    靳紫皇额头的青筋都要爆出来了,旁边女儿的哭声惊天动地,程婧娆觉得自己的三叉神经好痛。

    挂了靳紫皇的电话,程婧娆冷静了三分钟之后,决定给小儿子过生日。

    她这个当妈的对儿子虽然奉行散养政策,但她毕竟是学过教育的,又有过一次为母的经验,儿子这种生物,越长大越不能小觑。

    “民秀啊,你接到耀阳了吗?接到后,咱们直接去快乐城,我订了生日宴给他,你外公也过去。”

    小男孩子也是有尊心的,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总给他打屁股的爸爸鼓掌是不行的。

    “好,那我开车直接过去了,”

    姜民秀开的车是他二十岁驾照刚下来时,他妈送给他的一辆白色的小陆虎,这几年开下来,还算顺手,他一直都开着,哪怕日后他又收到他继父和他干妈分别送他的豪车,他也没有换。

    程婧娆想着安蔷和梅杰医生正好也在留原,就给他们两个打了电话,他们正好带着儿子在家闲得发毛,接到程婧娆的邀约马上同意,顺便又说尤菁菁和陈京飞也在家,一起叫来吧,大家人多也热闹。

    程婧娆当然同意,亲自给尤菁菁和陈京飞打了电话,她难道还不知道安蔷那点私心,安蔷家的儿子很稀罕尤菁菁家的小姑娘。

    这么一凑一张罗,竟也快十个人了,够给这个正处于严重心里不平衡的小家伙靳耀眼抚平羡慕嫉妒恨的了。

    知道母亲为自己准备了生日宴,靳耀阳还是很兴奋的,但别扭的小性子,就让他沉着脸,假装不高兴着。

    姜民秀停了车,把他从副驾驶里抱出来,像靳紫皇抱靳弦思那样,一路都抱着他,他小小细细的手臂缠在姜民秀的脖子上,这才心情好了许多。

    离着姜民秀很近,近到可以看清楚姜民秀脸颊上毫无存在感的汗毛,他哥长得真是好看。

    他上幼儿园的时候,他哥来接他,有好多小女生追着他问他哥的情况,哼,那些五六岁的小女孩儿懂什么,他哥是他一个人的,他才不会让别人骚扰他哥呢。

    程婧娆上一次见到小儿子还是半个月前,在海苔国总统府里,她小儿子一泼尿浇了他亲爹刚拟好的政务文件,气得他亲爹头发都竖起来了。

    她急匆匆从住处赶去救火,避免她儿子被气头上的亲爹,做出什么想像不到的暴力行动。

    靳紫皇算是知道为什么老人会说儿子是上辈子的情敌,这辈子生出来就是为了找你讨债的,他这生活被他儿子搅得一团糟糕。

    “来,我的两个宝贝儿子,快坐中间,今天你们是主角噢。”

    程婧娆像是没有接过靳紫皇的告状一样,笑眯眯地迎接着小儿子的到来,让姜民秀带着小儿子坐在宴席中间的位置,靳耀阳的旁边是他的同龄人梅杰和安蔷的儿子及尤菁菁和陈京飞的女儿。

    按着孩子们喜欢的口味,专门做生日宴的快乐城,给程婧娆推荐的套餐,程婧娆还是很满意的。

    根本不在乎吃什么样,只在乎有没有人重视的小寿星靳紫皇也觉得满意,在亲爹那里的亏空,总算是在亲妈这里找到了。

    这一席间,大人孩子都很开心,尤其是还未满十岁的尤菁菁家的小姑娘陈奕奕,她找到了人生的‘白马王子’——民秀大哥哥好帅噢。

    这点就让靳耀阳和梅杰及安蔷的儿子GUCCI很不满了。

    难道没有人看出来,他正在追求陈奕奕吗?陈奕奕干嘛好像看不到他,总要去缠着那个岁数比他们大好多的老男人,哪怕那个人是他的干哥哥,他也十分不爽啊。

    他的颜值哪里就不如他干哥哥了,他还特别特别聪明,在学校一直有小红花上榜的啊。

    小孩子们的风起云涌,大人们像是没看见一样,该吃吃该喝喝,轮着举杯碰酒,随他们去吧,孩子早晚会长大,他们早晚会变老,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适时的放手,就是福了。

    世界是个周而复始、没完没了、无限循环的圆,谁也没有阻天之力,程婧娆想的是她已经是这万物之中最幸运的那一个了,一次重生,一次悬崖勒马,让她有了此生的幸福,无论接下来的人生发生什么,都是她的运气了。

    她,很知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