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那片蔚蓝色 > 第80章 第 80 章
    第八十章

    夜色朦胧, 凌晨四点的边境丛林, 是那样的宁静又幽深。

    偶尔风声吹过, 发出沙沙地密集轻响,在这样的黑夜之中,有种说不出的寂寥。这是个边境宁静的小寨子, 白日里瞧不出什么。可是当进入深夜中,竟会看见有人在寨子里走来走去。

    像是在巡逻。

    任宋带着人, 已经偷偷地摸了上来。

    但是当前面探路的人回来的时候, 摇头, “不行。”

    “怎么就不行了?”眼看着已经摸到了对面的大本营,却不能突击上去, 任宋立即着急地问道。

    回来的人往回看了一眼, 叹了一口气, “雷区。”

    登时,任宋倒吸了一口气。

    他抬头望着已经在不远处的小寨子,难怪今天佛域跟秦陆焯打电话的时候, 压根就不怕他查到自己的位置所在。

    这个地方不仅易守难攻, 而且前面还有一片雷区。

    里面的人知道怎么避开这片雷区,但是外面的人如果想强行闯进去, 压根就不行。

    秦陆焯走上来, 他今晚也跟着过来。当他看着夜幕中还隐隐闪着光亮的小寨子, 低声问道:“雷区大概有多大,能摸得清楚吗?”

    徐钢摇头,低声道:“我估计雷区还很密集, 要是想要强行过去,根本不可能。”

    任宋望着不远处。

    他是这次行动的指挥,所以他知道,大家都在等着他下达指令。

    于是他挥挥手,低声道:“雷区如果没办法避开,我们只能撤退。”

    最终,他们还是选择撤退。

    不过任宋还是派了两个人,在此处监视他们的动向。明天就是佛域所说的交换人质的时候,他们只要离开,这边监视的人,就能看到。

    一干人无功而返,自然心中格外憋屈。

    倒是任宋望着他们,安慰道:“虽然今晚没能提前把人救下来,但是我相信明天的行动,你们肯定能大获全胜的。所以现在,所有人都去休息,咱们养足精神。”

    众队员点头。

    第二天,当佛域的电话再次打过来的时候,秦陆焯接通电话。

    佛域看着外面已经集结准备好的队伍,扯了扯嘴角,低声问:“秦陆焯,你准备好了吗?”

    “阮明恒,你准备好了吗?”

    秦陆焯同样反问道。

    明恒没想到他会直呼自己这样的名字,他倒是有些感慨道:“我这一生,还是第一次听到别人这么叫我。”

    他是姓阮,但是父亲为了保护他,一直让他跟随母亲的姓氏。

    甚至在阮家大宅中,年少时他是极少出现的三少爷,而长大之后,他是神秘的佛域。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活在阴影之中。

    大概只有在美国的时候,他才能活得稍微坦荡一些。

    明恒报了一个坐标,要求在那里换人。所以在挂断电话之前,明恒还轻笑着提醒:“别怪我没提醒你,不要耍花招。要不然,我不会对徐佳宁手下留情的。”

    秦陆焯冷讽道:“放心吧,我也不会把徐佳宁的安危,放在你的良心发现上。因为良心这玩意,你没有。”

    明恒也不在意他的嘲讽。

    依旧轻笑着说道:“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我就放心了。”

    任宋立即让人搜索这个坐标,这才发现离这里五十公里的地方,原本有个矿山,但是因为过度开采,矿山已经在几年前废弃。而矿山当中的工厂设施自然也被遗弃。

    而且距离矿山大约三公里的地方,有一条河。

    所以明恒如果真的只是想要换人质,这条河很可能就是他的撤退路线。

    秦陆焯:“那如果他并不想撤退呢?”

    那么今天就是一场血拼。

    但是徐佳宁在他们的手中,即便知道今天是一场硬仗,但是谁都没想过避开。不管是多小的机会,他们都不会放弃每一个中国公民。

    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也要尽到百分之百的努力。

    于是在养精蓄锐之后,特种大队的所有人重新整理自己的装备,该带上的弹药,他们必须都得带上。

    不过因为这里就是中越边境,况且已经跟越南方面提前沟通过。

    这次不仅中国警方想要抓住佛域,就连越南警方也不想放过他。毕竟阮氏家族的犯罪集团,已经在越南境内,存在太久太久。

    交易的时间是在下午三点。

    但是他们十二点吃完午饭就提前出发。

    而留在小寨子里监视对方的两个队员,每隔十分钟就会发回来一次对方的动向,而对面一旦出动,他们也会提前给出警示。

    此时,小寨子内,阮勇看着明恒,低声道:“三爷,您最起码穿件防弹衣吧。待会要是真打起来,子弹不长眼,万一要是伤着您……”

    “那就是时也,命也。”

    明恒丝毫不在意地说道。

    阮勇望着明恒,满眼的不懂。因为在他看来,今天的明恒看起来似乎特别的不一样。

    他眼中有种决绝。

    三爷,他究竟在想什么?

    很快,明恒走了出去,他亲自跟雇佣兵的首领说了几句话。这帮人号称是世界上最厉害的雇佣军,所在之处,无不是血雨腥风。

    所以对于即将到来的战斗,丝毫没有放在心上的模样。

    明恒见他们依旧嘻嘻哈哈,自然也不会多做提醒。反正从他们接下这单生意开始,这帮人的命在他眼中,就已经不是命了。

    反正,那帮中国特种兵迟早会给他们教训,他又何必多说呢。

    很快,所有人从寨子里出发。

    而一直在监控他们的两个留守队员,赶紧把对方的动向汇报给任宋。

    此时已经在路上的任宋,冷静回复道:“好,我知道了。你们等他们离开之后再撤退,千万要小心,别被发现。”

    “对方来了。”

    等他放下通讯器之后,立即对着车里的战友说道。

    坐在后排的秦陆焯表情冷静,似乎一点儿没受到影响。反正这一仗迟早要来,既然已经在路上,再说什么也都是无益。

    他们选择在矿山附近的一个地方做休整。

    因为这个矿山被废弃了很久,所以即便他们跟越南方面求助,能找到的资料也极其的有限。不过在未知的环境之中作战,这对他们来说,并不算陌生。

    任宋同样派了一小队的人,先行去矿山那边探测情况。

    最起码要摸清楚对方大概的人数,以及矿山那边工厂基本的情况。

    这一去,就是两个小时。

    等所有人都回来之后,又传来一个好消息。当年矿山里面建造的那个工厂的平面图,被找到了,而且越南方面正在提供过来。

    当任宋收到平面图之后,立即将所有人都叫了过来。

    而现行去探测情况的徐钢说:“我看见对面还有外国人,估计是他们请来的雇佣兵。”

    因为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所以对方一出现,就特别惹眼。探测情况的小分队自然注意到了这帮武器装备格外精良的一小群队伍。

    任宋一愣,不过也不算太意外。

    毕竟就算明恒手底下人再多,但是那帮手下也只能算是乌合之众。他带来的这几个小分队,完全可以将他们击溃。只是如今又多了一群雇佣兵,看起来要重新制定作战计划。

    当明恒再次打来电话的时候,秦陆焯直接要求道:“我会带几个人进来,确保徐佳宁的安全。”

    “可以。”

    明恒轻笑。

    十五分钟之后,秦陆焯带着一个小分队的人,出现在矿区的大门口。此时矿区的门口,都是荷枪实弹的人。在检查了他们的车辆之后,领头的人利用对讲机跟矿区里面的人进行了对话,这才将他们放进去。

    车子一直来到废弃建筑物的前面才停下来。

    等他们下车之后,看了一眼附近,没看到之前所说的那队外国雇佣兵。不过秦陆焯他们也没在意,因为根据他们的计划,是先确保徐佳宁的安全。

    秦陆焯进去的时候,里面瞬间就已经有枪口对准他。

    明恒就站在当中,他直勾勾地盯着从门口进来的男人,扯了扯嘴角,“没想到你真的来了。”

    “我说过会来,自然不会失言。”

    此时,徐佳宁就站在明恒的旁边,一看到秦陆焯还有跟他一起进来的人,登时落下眼泪。虽然这一路上,明恒跟秦陆焯的联系都没避开她。可是她心底还是不敢奢望,会有人拿自己的命来换她的命。

    但是如今,看着他们真的来了。

    徐佳宁又突然后悔了,他们不应该来的。

    就在里面的秦陆焯牵扯住明恒的注意力时,外面的任宋也开始指挥小分队进攻。因为大门口是防守重点,所以他们设定了东南方向为突破口。

    这还是得益于越南方面提供的矿区平面图。

    这个东南方向有一个出口可以进出矿区,这是当时给矿区提供食品的通道,只是不知为何后来就被封住了。所以当他们过去的时候,果然,这里只有两个人在守着。

    而且那两人还在抽烟,用着越南话聊天。

    任宋挥挥手,立即有个矮个子队员窜了出来,如同灵巧的猫一般,踩着墙壁就窜了上去。当他掏出匕首的时候,从后面直接将其中一个人抹了脖子。而对面另外一个人露出惊讶的表情时,矮个子队员已经将匕首狠狠地插进他的胸口。

    两个人几乎是在瞬间,就被击杀。

    随后,任宋带着人从这里进入废弃矿区。

    外面依旧很宁静,而明恒望着秦陆焯,又转头看向徐佳宁,低声道:“我只要他的命,所以你让他们老老实实地带着你离开这里,我不会为难你们的。”

    徐佳宁咬了咬牙,没说话。

    秦陆焯倒是直接喊道:“威胁一个姑娘算什么。”

    他径直走了过去,明恒身后的枪都举了起来,对准他。他望着徐佳宁,安慰道:“你慢慢走过来,别怕。”

    这个时候,徐佳宁腿软地厉害,但是她也知道,自己不能拖后腿。

    于是两人慢慢走到中间。

    随后,两人擦肩而过,秦陆焯走向明恒他们的方向。阮勇怕他身上有东西,直接让人上前,准备先搜他的身体。

    但是就在两个男人刚靠近时,突然建筑物上面窗口,扔下几个东西。

    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句,□□。

    几乎是所有人都往后退了,但是此时烟雾四起,不是□□,是□□。

    明恒咬牙,正要喊开枪。

    但是身后却有个人,喊道:“别开枪,小心伤到三爷。”

    此时,整个建筑物内,都被烟雾笼罩着,根本看不清楚方向和身边的人。但是明恒在听到这声掷地有声的中国话时,咬牙道:“后面有敌人,开枪。”

    他这句话是用越南语喊的,所以一时有人开始开枪。

    但是随着不时传来的惨叫声,才发现都是误杀的自家人。

    此时,秦陆焯他们并不恋战,在救到人之后,众人直接开始撤退。只是他们刚离开建筑物,就遭遇上了正在往这边赶来的雇佣兵军团以及明恒的手下。

    双方一遭遇,登时枪声四起。

    任宋立即吼道:“顺子,刘洋,你们两个护送人质突围,保护她的安全。”

    随着枪声四起,还不时有人扔过来的□□,爆炸声响彻整个天际,就连身后的房子似乎都在摇晃。只是此刻作战的中国军人,丝毫不显慌乱。

    徐佳宁被两个队员带走,其他人呈战斗队形,毫不犹豫往外面开始突围。

    秦陆焯跟着他们同样往后撤退,大家都有意无意地将他围在中间。直到有个人像是察觉到什么似得,直接伸手推了身边的战友一把,吼道:“小心。”

    噗,但他话音刚起,还是被击中。

    他手上拿着的枪一下掉了下来,任宋吼道:“狙击手。”

    只不过他刚吼完,某处高地,一颗子弹应声而出,躲在远处建筑物内的雇佣兵狙击手,竟是在第一个照面中,被击杀。

    因为他率先暴露了自己的方向,因此,躲在高处的中国狙击手,立即将他击杀。

    战斗越发地焦灼。

    此时明恒也拿着枪,从建筑物内冲了出来,他立即对阮勇吼道:“不惜一切代价,都要给我抓住秦陆焯。杀了他。”

    此时雇佣兵军团的人,也在搜索那个价值两百万美元的中国男人。

    双方的战斗越发地焦灼。

    但是周围的敌人数量实在太多,不时有中国战斗队员被击伤,虽然尚且没有人失去行动力,但是如果他们真的陷入包围圈,只怕形势不妙。

    于是,任宋也不再犹豫,直接拿出对讲机,“行动。”

    没一会,不管是敌我双方,所有人都听见嗡嗡嗡地声音。随后所有人往天空看过去,就见有很多架无人机从一个方向飞了过来。

    就在无人机降低的时候,明恒的手下开始扫射。

    但是没想到,子弹打中无人机的时候,无人机竟是直接在空中爆炸,随着爆炸的冲击波,以及四处飞散的碎片,一下子击中了不少人。

    因为是空旷的场地,而且对方又有不少人是聚集在一起的。

    登时惨叫声四起。

    随后,没人敢再用枪去扫射无人机,但是他们没想到的是,即便他们不扫射无人机,但是无人机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冲着他们就飞了过来。

    竟是在靠近这些人之后,纷纷爆炸了起来。

    一时间,原本已经快被包围的任宋他们,迅速地打开了突围的缺口。

    奇袭的无人机军团,用大规模的杀伤力,将对面的人员减少了一半也不止。倒是那帮雇佣兵军团,不顾无人机的威胁,跟着冲了过去。

    双方互相开始射击。

    但是由于对面已经先失一名狙击手,所以当任宋把狙击手召回来,利用狙击手的火力掩护,他们迅速撤退到己方撤退交通工具所在的地方。

    只是还没到,明恒也带着人追了上来。

    但是,当任宋听到,人质已经被安全掩护离开时,他对着所有人吼道:“兄弟们,咱们反击的时候到了。”

    刚才他们之所以且战且退,就是为了掩护徐佳宁的离开。

    如今她走了,任宋他们便可以放开手脚。

    随着,任宋他们的反击,又配合天上无人机的优势,对面的雇佣兵竟是一下子减员过半。当又一名雇佣兵被击杀时,终于雇佣兵的首领望着身边已经越来越少的队员,吼了一句,撤退。

    他们这一撤退,登时火力少了一大半。

    对面明恒的手下,在看见这么强悍的雇佣兵居然都打不过对方,不少人也心生退意,不仅不再往前冲,还不停地往四下冲散。

    任宋见状,喊道:“别让他们跑了。”

    于是,他们再次追了上去。

    半个小时之后,任宋在通讯器里收到一个兴奋地声音喊道:“队长,我们抓住佛域了。”

    这一喊,任宋都兴奋了起来。

    随后,他们赶了过去。原来明恒他们准备从河边撤退,正好中了任宋之前的推测。在那里等候的中国军人,轻松将他抓住。

    等秦陆焯他们见到明恒的时候,他依旧还保持着镇定从容的模样。

    明恒一看见秦陆焯,便笑道:“来看看我成为阶下囚的模样?”

    “没那么无聊。”秦陆焯冷笑。

    不过他倒是真的打量了一番,“你不是说要把他们三个人的遗物交给我,现在,也不晚。”

    明恒望着他,“想要东西?”他突然大笑了起来,“你以为你抓住了我,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秦陆焯,你想要的东西,你一辈子都不会找到了。”

    他的眼睛里透着一股得意。

    秦陆焯不知为何,竟是突然响起,上一次,那个阿太就是在他面前突然爆炸。

    就在明恒停止笑意,安静地望向他的时候。秦陆焯大吼:“都趴下。”

    可是他这么喊着,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往前扑到。

    决绝的爆炸声,在原地响了起来。

    曾经神秘又不可一世地佛域,在这一刻彻底消失在人世间。

    营救任务圆满结束,其他人都兴奋不已。但是秦陆焯却有些失落,因为他想要找回三位烈士的遗骨,却依旧没能办到。

    或许就像明恒说的那样,他这一辈子都做不到。

    但是他没想到,徐佳宁在临走之前,居然提出要见他。秦陆焯自然没有拒绝,他一直对蔚蓝的这位朋友挺愧疚,毕竟她之所以被扯进这些事情,完全也是因为他的原因。

    徐佳宁一见到他,便说了句谢谢。

    秦陆焯摇头叹道:“是我应该说对不起。”

    徐佳宁笑了下,不过她立即又问道:“你是不是在找什么东西?”

    秦陆焯一愣。

    随后徐佳宁说,“我在被关押的时候,明恒曾经对我说过一个地方。当时我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但是我突然觉得,他跟我说的这个地方,就是你想找的。”

    秦陆焯本来也不信。

    但是当他真的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时,才发现,原来竟是真的。

    他一时竟觉得弄不懂明恒这个人。

    明恒想杀他是真的。

    但是他没想到,明恒会在最后还有一丝良知,竟真的将三个烈士的东西还了回来。

    直到后来,当再调查的时候,秦陆焯才知道,原来明恒竟已经是骨癌末期。他最后一次,确实是想杀了他,只是最终目的未能达成。

    于是,他选择了自我了断。

    一年后。

    一整条街都被堵了个正着,此起彼伏的汽车鸣笛声,车内,手机一直在响。于是开车的男人,接了起来,他说道:“我快到了,快了。”

    当车子终于在十分钟后在会所门口停下的时候,车内的人冲了下来。

    他大步往后走,只是刚到门口,就被穿着黑衣保安拦住了去处,保安恭敬地说:“不好意思,先生,请您出示请帖。”

    今天这个会所被人包了下来办婚礼。

    男人哪里有请帖,就在他准备拿手机打电话的时候,他突然指了指里面,说道:“看见那个照片没?我是今天的新郎。”

    黑衣保安一愣。

    随后他跟身边的同事一同转头往后看,果然大厅内摆放着新郎和新娘的婚纱照,再定睛一看,可不就是一个人。

    保安赶紧道:“抱歉,秦先生,我们失礼了。”

    秦陆焯这时候自然也计较不了这么多,冲着他们笑了下,便走了进去。

    当他到了里面的时候,正好撞上一个少年,一见他,哧地笑了下,问道:“你再不来,婚礼都要开始了。”

    少年刚说完话,就听到后面有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女追了上来。

    “季君行,阿姨让你看看你哥哥……”

    少女在看到穿着警服的秦陆焯时,登时不再说话了。秦陆焯本就长得英俊,此时一身警服,因为合身,将他整个人衬得高挑,一股子成熟男人的英俊味道。

    秦陆焯离开之后,少年转头,看着若有所思的女孩,登时露出桀骜的表情。

    他哼了一声,那张本来足够叫人惊艳的人,充满了傲气。

    随后,他丢下一句,“小花痴。”

    转身,双手插在兜里就离开了。

    少女站在原地,看着他,心底微叹了一口气。

    她只是想告诉他,他裤子的拉链没拉上。

    秦陆焯在结婚前三天接到了命令,原本秦克江想要亲自给方国辉打电话,可是最后还是被阻止。

    至于蔚蓝这边,一听说他有事情,想都没想,就让他赶紧去了。

    这不,本来说好昨晚能回来的。

    还是没赶上。

    等他换了一身新郎衣服,这才匆匆赶到蔚蓝的休息室内。此时盛装的新娘已经在镜子前坐好,原本挡在门口的伴娘是不许他进来的。

    只是秦陆焯让伴郎掏出一个又一个大红包,终于还是成功闯门。

    一进来,当他看见穿着洁白婚纱的姑娘时,登时心头一软。

    他走近,弯腰,望着她,轻声喊道:“蔚蓝。”

    蔚蓝抬眸,伸手在他鼻尖刮了一下,“你回来了。”

    “怕不怕我赶不回来?”

    蔚蓝轻轻摇头,她伸手揽住他的脖颈,低声说:“不怕。”

    就像之前相信你一定能平安回来一样,她也相信着,他一定会赶回来娶他。

    秦陆焯抬头,刚要亲上她,谁知蔚蓝往后一躲,竟是调皮道:“现在,还不可以亲吻新娘子哦。”

    秦陆焯大笑。

    但是却乖乖点头。

    婚礼按照原定时间进行。

    所有宾客都坐在草坪上,安静地等待着。直到音乐声响起,一身盛装的新娘披着洁白唯美的头纱,挽着父亲的臂膀,一步步地从走向新郎。

    许久之后,蔚蓝依旧清楚地记得那天的每一个场景。

    当他掀起她的头纱时,两人四目相对,他漆黑的眸子,像是要将她吸入眼中。

    她听不到别人的声音。

    只看得见他。

    以及他深情地说:“现在,我可以亲吻我的新娘了吧。”

    他的新娘。

    携一人,至白首。

    作者有话要说: 这本书完结了,只想跟一直追连载的小仙女们道歉。

    最后一个月的我,实在太差劲了,所以我决定近期内不会再开新书

    虽然我现在确实情况有点儿特殊,但是不想多说,只说一句对不起

    我会好好沉淀自己,待重新找回写书的热情后,期待我们再一次的相遇

    这是接挡的小甜糖,会在彻底找回状态后再回归的,如果女朋友们愿意,也可以提前收藏

    文案一:

    有人分别问季君行和林惜,年少时经历过最疯狂的是什么?

    季君行说:有个童养媳算吗?

    林惜回答:给别人当过童养媳算吗?

    十七岁时,季君行和林惜,相遇了……

    文案二:

    全国高校比赛中,林惜被身穿比赛服的男人捉住,众目睽睽之下,她黑色毛衣的领子被扯下,露出脖子上带着的银色链子,还有链子上坠着的戒指

    季君行看着戒指:你他妈戴着我送的戒指,想往哪儿跑?

    在年少时,遇到喜欢的人

    ——《时光与他,恰是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