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倦的前半生,时间对他很不友好,他几乎一直在争分夺秒地活着,担心死神随时会降临。

    在这后半生,他终于可以任由时间流逝,不再担心自己下一秒是不是要和这个世界告别。

    重新站在ACME的总裁办公室里,透过落地窗看着这座他再熟悉不过的城市,心情也和手术之前不一样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换了一颗心脏的原因,他总觉得自己看待任何事物的感觉都变了一点,以前他身边的一切不管是人还是事,大多都是黑白的,现在,这些东西慢慢有了颜色,一点点重新进入他的视野,他发现他已经可以倾注耐心到很多事情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只关心家族企业这一个使命。

    “陈总。”易则推门进来,一身深蓝色西装,十分精神道,“该出发了。阮小姐那边都已经准备妥当,只等您过去了。”

    今天,是他和阮西子的订婚宴。

    哪怕现在他已经不再急着和时间赛跑,却依然想要立刻和阮西子订婚,好像只有当她身上真的刻上了他的名字,他才能感觉到是安心的。

    微微颔首,陈倦很快抬脚离开,去接阮西子前往订婚典礼所在的酒店。

    阮西子这会儿,正被数名造型师围绕着,身上的衣服试了一套又一套,尽管她觉得每一套都非常漂亮,但造型师们还是你争我抢地说着衣服的不足之处,这样一来,累的就是她了,毕竟造型师只需要动动嘴巴,不需要劳累地去换厚重的礼服。

    美丽的代价是沉重的,那些轻飘飘的仙女裙并不适合订婚宴这种隆重的场合,更不要说这是陈倦那样高位人士的订婚宴了。

    阮西子看着全方位穿衣镜里自己一身白色鱼尾裙的模样,最近因为忙碌的原因有些消瘦,这份消瘦更衬这条裙子了,一名有些娘气的男造型师站在她身边无比激动道:“陈太太,要不是您是陈总的未婚妻,身份尊贵,我一定会请您去走我的秀。”

    阮西子现在对“陈太太”这个称呼还有点不适应,勾着嘴角尴尬地笑了笑,一名女造型师见她如此便推开了娘气的男造型师,替她整理了一下衣袂说:“可以了,我们一致同意陈太太穿这件,陈总看到您一定会非常惊艳。”略顿,她认真地说,“他一定会永远记住这一天。”

    阮西子微微惊讶地看着她,过了会笑着说:“那我结婚的时候还要麻烦您,让他也能永远记住那一天的我。”

    女造型师愣了一下,高兴地点头说:“没问题!”

    阮西子还没来记得再说什么,外面就传来匆忙的脚步声,很快易则便人未到声先到:“准备的怎么样了?陈总已经到了,马上进来接陈太太。”

    有人迎接着说:“已经好了,陈太太随时可以离开。”

    易则点头,抬眼望向阮西子的位置,这么一看就愣住了。

    紧接着他身后走进来的是陈倦,他几乎不需要多费工夫便看见了人群中最闪耀的那个人,如那位女造型师所说的一样,他恐怕这辈子都忘不掉这一天的阮西子。

    她穿着一条白色的鱼尾长裙,裙子像简约的婚纱一样,将她的身材勾勒的曼妙而优雅,她有些紧张地站在那里,耳侧垂下的长发遮住了她小半张脸,更具神秘美感。

    陈倦轻轻推开挡在身前的易则,易则后知后觉地让开,有点脸红尴尬。

    阮西子瞧见陈倦的动作,不由自主地笑了笑,她笑起来就更美了,陈倦几乎无法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其实,从他们最初认识彼此的时候,他就知道她很漂亮了,那时候他只觉得这是个虚有其表、狡猾阴险的坏女人,他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和这个看上去便心机深沉的女人扯上关系,却没想到,就是这个女人,让他得以重生。

    “可以走了么。”

    走到阮西子面前,陈倦曲起了手臂,阮西子嘴角笑意加深,直接挽住了他的手臂,吐气如兰道:“当然。”

    陈倦只觉得浑身的血脉都往一个地方聚集,这里是公众场合,这样的反应着实不太好。

    他克制了一下,虽然有些勉强,但还是撑着朝外面走。

    其实,此时此刻激动的又何止他一个人。

    还是小女孩的时候,阮西子就期望着有一天,可以有一个王子像现在的陈倦这样,将她带离充满负能量的家庭,带离那些伤人的流言蜚语。她也希望有个人可以带她感受一下家庭的温暖,那时候这些对她来说,只有做梦的时候才能实现。

    现在,当梦境与现实重合,阮西子忽然不知道自己身边的男人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她转过头,盯着男人的侧脸,他比过去瘦了一些,但依旧不减风采,更显卓尔不群。

    他身材挺拔,一身深灰色西装,系着领结,优雅、别致,风度翩翩。

    她见过很多英俊的男人,但没有一个男人像他这样夺人眼球,让人过目难忘。

    不得不说,陈倦真是美男中的佼佼者,也就像那些媒体在新闻上说的那样,陈倦可能是有钱人里最像明星的那一位,他的存在直接拉升了国内富豪颜值的水平线。

    能够嫁给这样一个所有女人梦寐以求的王子,真的让阮西子感觉很不真实。

    等到到了订婚宴的现场,感受着所有人的祝福与现场的典雅美丽,阮西子依旧觉得脚步轻浮,整个人虚而飘渺。

    为了证实自己没在做梦,她顺手掐了一下身边的男人,正和人说话的陈倦嘴角一抽,转头看着她说:“……你在暗示我什么。”

    阮西子没回答,只问他:“疼么。”

    陈倦扫了一眼刚才和自己说话的女性,他本以为她在吃醋,但现在看并不是。

    于是他如是回答道:“疼。”

    阮西子微笑:“那就好了。”

    这不是梦,这是真实的。

    陈倦很快猜到了她这么做的原因,无奈地摸了摸她的头,然后毫无预兆地轻轻掐了一下她的脸蛋,阮西子顿时皱了皱眉,抬手捂着脸奇怪地看着他。

    陈倦学着她的语气问:“疼么。”

    阮西子愣了愣,顺着他刚才的语气回答:“疼。”

    陈倦复述道:“那就好了。”略顿,认真地说,“这不是梦。”

    阮西子怔住,片刻,欣慰而安心地笑了。

    舞台下面。

    简然、苏现和严君泽坐在同一张桌子上。

    如果有人在意,或许会给这一桌放上一张介绍牌,上面写上:前男友桌。

    今天,是阮西子订婚的日子。

    她站在舞台上,挽着另一个男人的手。

    曾经,他们也在心中无数次想过,是否有一天,他们也会和那个男人一样,有能力和资格让她为自己穿上美丽的婚纱,让她的美丽完全属于自己。

    那些想法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惜都不能成为现实了。

    阮西子要嫁人了。

    嫁给别人。

    听着主持人的声音,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周围的人都在鼓掌,好像他们不鼓掌祝福,就代表着他们并不希望她幸福一样。

    那还是鼓掌吧。

    牵强地鼓着掌,简然嘴角的笑容苦涩极了,或许连他自己都没发觉,坐在角落处的他,当灯光集中在舞台上的人身上时,眼角湿润了。

    苏现的情况好一些。

    他放下手,端起桌上的酒杯,轻轻抿了一口。

    他最懂酒了。

    这辈子,最爱的也是酒。

    所以他没有和妹妹池苏念一样,继承父业去做珠宝设计师,而是开了一间酒吧。

    他喜欢放肆的夜生活,也是这样的喜好让他和阮西子越走越远。

    说句实在话,他们没结果,全都怪他。

    放下酒杯,苏现勾着嘴角笑了笑,最后看了一眼舞台上的阮西子,她的笑容已经不属于他,那就还是不要看了,再看下去,他怕自己会忍不住上去抢亲。

    想到这些,苏现跟简然和严君泽告了别,提前离场。

    严君泽回眸睨着他的背影,再转回头看看舞台上正相视而笑的男女,也慢慢起身离开。

    在他心里,还没办法很快赶走那个存在太久的女人,这个人已经不可能再成为他的爱人,因着这层关系,他们也无法妥当地成为朋友。那么,只能等时间来消磨这一切。

    他今后也许还是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她,无关感情,只是习惯,然后……愿她永远幸福,如今日一般。

    ……

    订婚宴整天都在忙碌。

    陈倦的身体刚好,不适合太劳累,所以晚间时候,他们全都在休息。

    靠在他怀里的时候,阮西子听到他喃喃地说了一句话,她当时怔忪了一下,没有拒绝。

    次日。

    她和陈倦一起到了看守所。

    昨晚,陈倦提议要去看看王烨和原小舟。

    其实,阮西子也想过是否要来见见这两个人,这两个害她不浅的人。

    她以为自己再见到他们的时候会愤怒,会讽刺,会嘲笑,会嚣张地指着他们的鼻子破口大骂。

    但其实都没有。

    她异常平静。

    然而,她越是平静,越会让对面的人情绪复杂。

    “来看我笑话吗?”

    王烨麻木地言语,尽管今天来探视的人是两个,可他的目光自始至终都在阮西子身上。

    陈倦适当地抬手遮住阮西子的脸,等王烨看过来才淡淡道:“谈不上看笑话,只是来送个消息。我和西子已经订婚了,正式婚礼会在三个月后举行,我想王总目前的刑期是赶不上了,所以就不给你请柬了。”

    听到他们要结婚的消息,王烨怔了一下,接着他忽然笑起来,笑得极为神经质,最后的最后,在狱警的威慑下,他停止了骇人的笑,黑漆漆的眼睛望向阮西子,在她面无表情地回望下,短促说道:“我已经在这里面呆了很久。我曾经想过自己为什么那么恨你。一开始,我觉得是因为你害我的公司走向破产,是因为你抢走了我的核心骨干……”他狰狞地勾勾嘴角,表情忽然间变得很无奈怅然,声音也轻了不少,好像一下子丢掉了所有防备和伪装,“可进来这段时间,我每天都在思考,我忽然发现……不是那样的。”

    阮西子惊讶地看着他。

    王烨低声说:“其实一直以来都是我在自己骗自己。不管是严君泽还是简然,他们的离开和你都没有直接关系。如果不是我自掘坟墓,深蓝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而我始终放不下,觉得这都怪你,不过是因为懦弱和不甘心罢了。”

    他抬起眼直视阮西子,这是自从他开除她以来,第一次没有敌意的对视,他语气复杂道:“西子,你可能从来没发觉吧,一直以来我都只是不甘心罢了。你知道严君泽喜欢你,你知道简然喜欢你,你甚至知道陈倦喜欢你,可你知道吗,我也喜欢你。”

    阮西子无措地看向陈倦,陈倦眯眼瞧着王烨,好像早就料到了一切一样,丝毫不惊讶。

    王烨勾着嘴角自嘲道:“我辞退你,只是想吓唬吓唬你,让你吃点苦头,然后再回到我身边,让你明白我对你的重要性。可我没想到,那会把你越推越远。我那天只是生气了,生气你眼里有那么多人,却没有我。你只将我当做一个上司,毫无感情,而我却傻乎乎地喜欢了你那么久……我一直在等你发现,但后来,我已经没有机会了。”

    他仿佛松了口气一样,浑身的戒备都消失了。

    “多谢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让我说出这些话。”他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阮西子,才再次看向陈倦,一字一顿道,“也谢谢陈总。陈总大约早就看出来了,所以今天才会带她来,对吧?”

    陈倦没有言语,只是拉着阮西子站了起来。

    王烨也站了起来,最后看了他们一眼道:“那么,就祝福你们新婚幸福。而我……今后,也不会再给你们添麻烦了。出狱之后,我会重新开始,届时还希望陈总手下留情。”

    陈倦挑了挑眉,目送王烨被带走,他握着阮西子的手离开,走出来的时候,阮西子反握住了他。

    “你是来替我解开心结么。”

    陈倦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外面太阳有点太,他侧过身,用自己高大的身影替她遮住阳光。

    阮西子表情复杂。

    后来,他们又去见了原小舟。

    比起王烨,她要简单许多。

    她只是不停道歉。

    不停哭泣。

    就像她最初的模样一样,胆怯,懦弱,又自卑。

    阮西子在她身上,仿佛看见了过去的自己。

    其实人这辈子,都会有做错的事的时候,如果她没有遇见陈倦,没有经历这一切,说不定她也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变成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但还好,她遇见了陈倦,她经历了这一切,她没有走错路。

    最合适的感情,应该就是如此吧。

    不会以爱的名义剥夺你的一切,而是带你走一条正确的道路。

    人生路途上,有那么多的分叉口,每一个分叉口都会带你走向不同的人。

    也许你会和遇见的那个人分开,也许你们不会长久,但不要紧,分岔路的尽头,也会有转机。

    所有的分岔路,都汇聚到了一条正确的路上。

    而那个正确的人和人生,只要你真心等待,它他就会来找你。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