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都市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78章
    丝巾上的冰凉系在腕上感觉很突兀。

    林初萤试着挣脱了一下,没成功,不知道陆燕临怎么系的,她想回过头去看,也没看到。

    “二叔你想干什么?”她问。

    实不相瞒,林初萤一瞬间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是各种各样的不太妙的姿势,有那么一点刺激,又有点担忧。

    “物有所值。”陆燕临轻声说。

    “假正经。”林初萤手腕动了动,手指多次勾到一抹丝巾,但总是因为太过丝滑而没成功。

    最后干脆破罐子破摔了。

    男人大概都有某种技巧,能在各种各样的情况下都扭转情况,让自己得利,林初萤肩头圆润又漂亮。

    虽然没开窗,但空气太冷,她下意识瑟缩了一下。

    林初萤将头搁在他肩上,不死心地问:“真的没有休息室吗?万一你老婆这么冻感冒了怎么办?”

    她有无数个问题。

    “不会的。”陆燕临目光从她锁骨上滑过,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来,然后进了一扇不太明显的门。

    林初萤眼睛都睁大了:“我刚刚怎么没看见这个?你是真的在办公室里安了机关?”

    门内是精致而大气的设计。

    相当于一个一居室,卧室洗手间,只不过可能由于床上用品的颜色,看起来像是酒店。

    太隐秘了!

    “是你没发现。”陆燕临看了她一眼,“你路过这扇门五次,无视了五次。”

    “……”

    林初萤觉得他的眼神里透露出一句话。

    ——年纪轻轻眼睛就不行了。

    林初萤歪着头,从他胳膊旁边往后看,门内是卧室,门外则是性冷淡的办公室。

    温馨与严肃只隔着一道墙。

    趁着陆燕临去锁门,林初萤从床上坐起来,手还被绑在身后,这种感觉很不好。

    她撒娇:“二叔,你把我松开。”

    陆燕临面色不改:“是你自己送的。”

    林初萤一下子跪坐起来,为自己争辩:“我的意思是到时候可以挡住脖子,不是让你这样。”

    面对她张牙舞爪,陆燕临十分淡定,倾身靠近她,沉声说:“一物多用。”

    物尽其用。

    “……”

    现在的他像是一只撕开羊皮的狼。

    房间内的灯光是暖色,温度也比外面高,落地窗被纱帘挡住,陆燕临膝盖抵上床侧时,被子往里陷落。

    “其实吧,我今天是来当个真正的秘书的。”林初萤眨巴着眼,“没有想要让老板堕落的意思。”

    过度勾引,过度危险。

    “迟了。”陆燕临幽深的眸子看着她,唇角略显一丝笑意:“之前让你不要来。”

    都说了自制力不足。

    “我这么相信你。”林初萤感觉到他手指碰到皮肤的微凉,“二叔,老公。”

    “撒娇没用。”陆燕临非常冷硬。

    原本的束缚是将手系在背后的,这样子根本躺不起来,林初萤本来想着他肯定会解开的,结果压根没有。

    偏偏已经气氛十足,戛然而止不太可能,她水意盈盈的眼眸瞪了眼始作俑者,只能顺着他的想法来。

    这个姿势太过分,林初萤都不太能出声,抿着唇只偶尔溢出一两声低吟,长卷发散开,荡开弧度。

    陆燕临的手搁在腰间,托着她。

    到最后林初萤实在没力气了,撂挑子不动了,任陆燕临再怎么说话都不动,颇有罢工精髓。

    陆燕临坐起来扶住她,林初萤靠在坐起来的人怀里,恨恨地咬牙放话:“二叔你等着。”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等什么?”陆燕临低声问,暗哑动听。

    “等晚上睡书房。”林初萤瞪了眼他。

    实际上书房两个人都很少进,而且里面也没有床或者榻榻米,但是自古以来都这么说,她也这么用。

    “好。”陆燕临很顺着她。

    两个人在休息室里待了许久,里面没有钟表,林初萤最后窝在被子里睡了。

    墨绿色的丝巾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

    陆燕临伸手将床头柜上的手表拿过来,时间已经接近七点,怕是现在公司里没人了。

    早在一小时前,顶楼就不太安静。

    陈特助在下班前推门进了办公室,看到里面空荡荡的,一下子就想到了休息室。

    他直接退出去,假装自己没进来过。

    有个秘书凑过来:“陆总在吗?有份文件需要签字。”

    陈特助咳嗽两声:“现在不方便。”

    他虽然没说什么,但林初萤在里面,秘书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不少,又觉得不太可能。

    陆总可是个严谨工作的人。

    陈特助提醒:“下班了,不用送了,有什么文件明天再送,今天不用加班。”

    他这么一说,不加班的笑意就传达了下去。

    不多时,员工们就悄悄议论开:“肯定是今天太太过来,陆总要分出时间和太太约会,不加班好啊,希望太太以后天天来公司!”

    至于陆总和太太在办公室里做了什么,他们表示没看到也没听到,一切尽在不言中。

    ——

    晚上八点,林初萤才幽幽转醒。

    她醒来的时候有点迷糊,身上有点软,大概是今天实在太累了,不想动。

    房间里没有开灯,林初萤歪过头,看到窗边有个身影。

    窗外是夜幕星河,由于楼层过高,即使灯火通明,这里也不是能照到的地方。

    林初萤问:“二叔?”

    她嗓子有点软绵绵的,今天没有太出声,所以没哑。

    陆燕临转过身,向床边走来,“醒了?”

    林初萤摸了摸肚子,才发现手已经被解开了,说:“我有点饿,想吃……炸鸡。”

    即使没开灯,她也觉得陆燕临眉头必定紧皱。

    预料之中的拒绝没听到,她听到一声略低的“好”,差点没有反应过来。

    真答应了?

    这是补偿她的?

    陆燕临没听到后面的声音,倾身弯腰询问:“怎么了?”

    林初萤伸手摸上他额头,好奇问:“二叔,你是不是被调包了,还是被人穿了。”

    “……”

    陆燕临说:“没事少看点穿越剧。”

    林初萤收回手,又缩回被子里,“因为你以前都不准我吃的,把我手机拿给我,我来点个外卖。”

    陆燕临没动,“起床。”

    林初萤现在正是矫情的时候,赖在床上没动,半天看他是真的不想递手机过来,才慢吞吞地起床。

    漂亮的背部蝴蝶骨让人移不开眼。

    林初萤坐在那睁眼说瞎话:“没力气。”

    陆燕临将衣服都放到她面前。

    林初萤伸出手:“你不应该帮我穿吗?我今天这么辛苦,你怎么都不心疼我?果然男人都是拔x无情的……”

    “……”

    陆燕临就听她那小嘴叭叭的,颇有不动手就不停下来的意思,“你想让我给你穿这个?”

    他拿起bra。

    林初萤理直气壮:“怎么,你敢脱不敢穿吗?”

    “……”

    陆燕临觉得有些无奈,半晌还是坐在床侧,给她穿上,又伸到她背后给她扣上。

    林初萤故意说:“二叔挺熟练的。”

    陆燕临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练出来的。”

    这么一说,林初萤觉得自己反而气虚起来,下一秒又挺直背,她又没做亏心事。

    陆燕临又勾起内裤,“这个也要我帮你?”

    他放低了声音,轻柔如羽毛刮过林初萤的耳朵,令她耳垂滴红,一路蔓延到脖颈后。

    她一手抓过来,“算了,我自己来。”

    谁曾想陆燕临不给她了。

    林初萤又够不到,只能乖乖地伸腿,才到膝盖就一手夺过来:“这样就好了。”

    陆燕临颌首,没再说什么。

    他向来只给她穿过睡衣,都是她睡过去的时候,第一次这么慢条斯理地穿贴身的衣物,感觉上很温馨又亲昵。

    林初萤一下床又生龙活虎起来,兴致勃勃地说:“走吧,我们去吃炸鸡!”

    她拉住陆燕临的手,就要一起出去。

    等看到外面黑通通的,安静异常,林初萤这才想起来问:“现在几点了?”

    “八点。”

    “这么晚了你也不叫我起来。”

    虽然如此,林初萤看到公司里没人,倒是放心不少。

    之前准备被用来遮挡脖子的丝巾已经被揉得不成样子了,好好的一条丝巾只戴了一次就发生如此惨案。

    大概是为了照顾她,陆燕临走得不快。

    炸鸡是在回家路上买的,林初萤本来想和陆燕临一起分享的,“你真的不吃吗?”

    陆燕临眉眼微动:“不吃。”

    林初萤收回来手,一边问:“那你当初在国外的时候,一次也没有吃过吗?”

    “所以我学会下厨。”陆燕临解释。

    “二叔你太厉害了。”林初萤发出由衷的感慨,“炸鸡这么美味,你竟然都不想尝试。”

    养生的生活她不能理解。

    林初萤被拒绝后就只能吃独食。

    一个人吃可真是太爽了!

    ——

    半小时后,回到华庭水岸。

    林初萤这才有空打开手机,看到微信里好多条笑意,大部分是他们水群的,各种各样的话题。

    她在里面回了一条。

    陆尧几乎是下一刻就出现:【你现在才出现。】

    林初萤:【我在工作。】

    慰劳老板也是工作。

    陆尧:【我信你个鬼】

    林初萤:【怎么说实话都不信啊。】

    陆尧:【新闻上可都是说了,你去华盛后一直没出来,谁知道你在里面干什么哈哈哈。】

    林初萤对于他这话并不想回,不想带坏小孩子,转移话题:【小沈呢?】

    陆尧:【今天一直没出现。】

    林初萤惊疑了一下。

    她知道沈明雀今天有个拍杂志的活动,但是又不可能晚上加工,平常比谁都活跃,今天一直没出现不正常。

    林初萤琢磨了一下,觉得大概她又翻车了。

    对于沈明雀这个傻白甜的性格,她都无话可说,一开口就容易翻车,有心改但还是这样。

    林初萤都怀疑是不是太倒霉。

    今晚因为她临时想吃炸鸡,所以陆燕临就回来自己下厨,煮了一碗面,色香味俱全。

    林初萤吃着炸鸡,惦记着碗里的。

    客厅里弥漫着面香和炸鸡的香味,她吃完去洗手,坐在椅子上摸自己的肚子。

    “明天要重一斤。”林初萤嘀咕一句,又叹气两声:“都鼓起来了。”

    陆燕临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因为进了家里,所以外面的大衣已经扔在沙发上,现在里面是紧身的毛衣,这一下微凸的小腹就格外明显。

    陆燕临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

    大概林初萤也没意识到,这两天家里的套套都没有买,她也没那个记性,只会在当时提醒,但已经迟了。

    托陆燕临的习惯,吃完要消食。

    林初萤拉着他去露台上看星星,这边的露台上还有一个小型的温室玻璃花房,现在即使在初冬,也争奇斗艳。

    “当初我爸还说我会养死,这不是活的好好的。”她撇了撇嘴:“我要给打脸我爸。”

    陆燕临戳破她:“浇水施肥都是我做的。”

    自己这位妻子做的大概就是上来溜两圈,让这些花感受一下自己的美丽。

    林初萤理直气壮:“你做的就是我做的。”

    都是夫妻了还分什么你我。

    陆燕临沉默,随她说,拿着水壶给离得近的花浇水。

    林初萤拿出手机对着花房拍,露台上开着一盏不是非常亮的灯,花房内影影绰绰。

    她对了会儿,拍下了陆燕临的身影。

    林初萤坐在藤椅上,登录微博。

    热搜上前排还挂着她今天直播的新闻,不过因为几个小时过去,现在已经稳定下来。

    林初萤手指动动发微博:【说出这位月下美人是谁,揪十个小朋友送衣帽间一日游,任选一包包。】

    配图发上去。

    几乎是发出去后,分分钟几百上千条评论。

    【这是道送分题!陆总!】

    【陆燕临!我怀疑有陷阱,让我好好思考一下。】

    【陆总,陆燕临,林初萤老公……总有一个是答案!】

    【林初萤老公(大声)】

    【你老公!我看到了爱马仕在向我招手!】

    久久没有出现的沈明雀也转发了微博:【我能说我到现在还没有一日游过吗?陆总能让我实现这个愿望吗?】

    不仅发微博,还到微信上提醒。

    沈明雀:【@lcy 老板我不是你最爱的人了吗?】

    林初萤:【爱过。】

    沈明雀:【那可以求个黑幕吗?】

    林初萤:【?】

    陆尧看到这消息,出现发出一连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二婶你也有今天!】

    林初萤:【你完了。】

    微信很快提示:【陆尧撤回了一条消息】

    聊天界面顿时热闹起来,沈明雀从不放过这等机会,对于陆少爷而言,这已经习以为常。

    谁让他加了一个富婆群,里面除了他都是富婆。

    林初萤抽奖也是随意的,本身就是为了玩玩。

    陆燕临从花房里出来,看到她对着手机笑嘻嘻的,走过去她都没有发现。

    他站在她身侧,目光一低就看到了微博上的内容。

    林初萤感觉到,抬头看:“好看吗?”

    陆燕临觉得这是道危险题,肯定不是问花好不好看,很冷静地给出回答:“你好看。”

    林初萤噗嗤一声笑出来,扯了扯他衣角。

    时间尚早,才九点多,两个人在露台上坐下来,今天天气好,所以现在天上还能看见星星。

    而网上已经热闹起来。

    现在正是躺在床上玩手机的时候,网友们纷纷转发评论林初萤的微博,一回答就是好几个,生怕错过正确答案。

    本来以为这就是高潮,谁想到还有其他的。

    华盛集团官博时隔一段时间,晚上本该是下班时间,突然上线转发,并且加抽豪华大奖。

    一下子引爆了林初萤随意发的抽奖。

    这下子就连之前不怎么关注的路人都忍不住过来转发评论,没多久数据就直接爆上热搜。

    【希望陆太太能每天都这么败家!】

    【这要是能抽中!我直接跪地吃键盘!】

    【还是让我吃键盘吧!妹妹可以代替姐姐的!】

    【信女愿一生吃素,只愿成为幸运儿!!!】

    就在大家以为这大概就是顶峰的时候,天艺娱乐和林氏这才出现,又跟着加抽。

    如果真的被抽中,可能就是真·年度锦鲤了。

    这可是实打实的奖品,比之前弄出来的锦鲤还要自己花一部分钱多出太多好处了。

    而且还没有限制,自用或者卖出去都可。

    只不过天艺娱乐的官博被网友们调侃占据。

    ——【自家老板发的微博,竟然过了这么久才转发!是不是想要被炒鱿鱼了?】

    而这些,关了手机的林初萤已经看不到。

    她和陆燕临之间隔着一个木桌子,当初还是她买的,不大,三两个人喝下午茶刚刚好。

    “二叔,半年前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就是露水烟缘。”林初萤突然想起这事,支着下巴问。

    她又异想天开:“如果当时没有措施,恐怕现在就是天才儿子宝贝妈的寻亲之旅了。”

    “……”

    陆燕临本来想回答上一句的,没开口就听到了这一句,一时间有点哑口无言。

    他垂眸,稳重开口:“所有的推测都已经是过去式。”

    林初萤点点头,又兴致勃勃问:“那现在呢,现在你有没有后悔在巴黎的时候,招惹我?”

    她像只坐在好奇的小猫,会坐在阳台上看风景,深棕色的瞳孔中闪着几点碎光。

    陆燕临偏过头,在她的目光中眉眼温和而柔情,唇角稍微扬起,就开出了一朵好看的花。

    香气醉人。

    林初萤恍然出神,耳畔突然听到他低沉却掷地有声的回答:“从不曾后悔。”

    她撞进一双深邃的眼睛里。

    如今的嚣张反骨,抑或是张扬造作,都出自于他明目张胆的宠溺与偏爱。

    而她明目张胆的喜欢,带来无边柔情,令他沉沦。

    周围是夜空,就像晚上睡在休息室的时候,一歪头就可以看见落地窗外的夜幕,像是枕在星星上。

    也许今晚会做一个月亮味的梦。

    明亮,皎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