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福晋威武 > 第175章 番外一:哈吉兰
    雍正朝的嫡公主足月生于雍正六年正月初五, 身为皇后所出,她是这天底下最尊贵的公主,又生于超霞满天之时,松格里本想给她起名叫嘎鲁玳或者佛尔果春,不管是凤凰还是灵瑞,这孩子都当得起。

    可在小名被称呼为红宝的四公主种过痘以后,曾经带着满朝文武等待嫡公主出生的女儿奴四爷, 非要给她起名哈吉兰,松格里翻着白眼制止未果, 红宝的大名也就定了下来。

    当然,松格里也并未多认真阻止就是了, 她知道四爷是听见了她在那个午后午睡前说的话, 亲爱之情吗?她并不反对四爷这种高兴到快忘了自己叫什么的行为。

    可允许四爷兴高采烈,不代表松格里允许自家男人飘起来。

    “万岁爷, 五公主, 皇后娘娘有令, 今日……琴瑟同德您二人……不得, 不得入内。”李福海这话说得腿肚子都快抽筋, 随后看睁着漂亮大眼睛可怜巴巴盯着他的宝主子, 他都想不管不顾的让二人进去。

    话说四爷没飘,李福海都要飘了, 不管是吓得,还是给他牛气的。

    毕竟古往今来,敢将皇帝阻拦在门外还活得好好的奴才, 他估摸着自己也算是蝎子粑粑了。

    “阿玛,你不乖?”三岁的红宝是不会觉得自己不对的,她坐在四爷臂膀上,捧着四爷的脸认真问。

    “……”咱俩谁不乖你心里没点儿数么?要不是你非得去划船,偷偷一个人跑出来,还用和硕公主的名头威胁奴才带你去九洲清晏,你阿玛怎么可能会跟你一起被拒之门外。

    “呜呜……红宝可怜,额娘,不要,红宝了吗?”红宝忧伤的趴在自家阿玛肩膀上呢喃,随后像是想起什么,兴高采烈抬起圆滚滚的小胳膊拍在她阿玛肩膀上,“辣鱼,鱼鱼!丸丸!要多!”

    红宝随了松格里的性子,小小孩子爱好吃辣,偏偏她又爱上火,一吃辣的就爱嘴巴起泡,每回疼得眼泪汪汪的是她,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更是她。

    四爷显然也是知道红宝这德行的,他沉默的扫了眼腿软的李福海,抱着红宝去了九洲清晏。

    在路上,苏培盛一直低着头不敢抬起来,就怕红宝跟他对上眼儿,直接央求。

    这宫里也没几个能顶得住这位宝祖宗撒娇了,他还是等四爷吩咐,自个再顺水推舟,对了还得让人准备绿豆汤,记得得放些蜂蜜,这位祖宗喜欢辣,也喜欢甜,还得把上好的芦荟膏子翻出来预备着……

    “苏培盛!”四爷冷淡的声音传过来,打断了苏培盛脑海里跑马的思绪。

    “奴才该死,奴才走神了……”苏培盛赶紧跪了下来。

    “……去让人准备四公主的辣鱼丸,记得,要‘辣’一点!”懒得理会这个不打自招的狗奴才,四爷没顶住自家闺女的眼泪汪汪,只能吩咐御膳房满足。

    谁叫这闺女净挑着他和松格里的优点长的呢,尤其是那双大大的杏眼,不但跟松格里的眼眸一模一样,还更加水润。

    吃了辣的上火眼泪汪汪让人心疼,可这不给吃眼泪汪汪要吃……也让人顶不住啊!

    好在苏培盛大部分时候还是个靠谱的奴才,他听懂了四爷那个加重的辣字是什么意思。

    “老刘你记得在这里面少放点辣子,看怎么吃不上火。”苏培盛亲自到御膳房这边吩咐。

    本来这天儿就热,小祖宗一上火万一哭起来出了汗,后背就得起痱子,到时候就不只是心疼了,大伙儿都得肉疼。

    “苏哥哥放心,奴才这几日没干别的了,就研究怎么辣得好吃又不上火了,这不后湖里又上来许多新鲜莲子,奴才一早就让人去了芯儿给浸上了,一会儿磨碎了拿蜂蜜一拌,甜辣口儿,保准四公主吃了不上火。”跟到园子里的御膳房刘总管笑眯眯摸着颤巍巍的肚子冲苏培盛保证。

    “成,你心里有数就行,那我就先回去了,这位祖宗下午跑的不少,估摸着饿厉害了,你加紧点儿。”苏培盛点点头,在刘总管一叠声的保证声中扭头回去了。

    “赶紧着!老季,你赶紧将绿豆羹整出来,最好做成奶酪样子,再给雕刻几个小动物,咱们这群人里就属你刀工最好了。”刘总管冲着一个又瘦又矮的太监叮嘱。

    “得嘞,瞧好吧!”老季应下来,大伙儿都赶紧忙起来,这两年多下来,大伙儿都清楚,谁要是敢怠慢了红宝公主,若说皇后和万岁爷那儿还能怠慢,那就洗干净脖子自个上吊去吧。

    红宝这顿饭吃的极为满足,平日里不辣的肉丸子松格里都只准她吃两个,今天她吃了四个!虽然她感觉不出来还是那两个的量,可毕竟数量上多了,小家伙就高兴了。

    “阿玛,要绿的鱼!”红宝指着颤巍巍又绿得通透,雕刻成可爱娇憨金鱼样式的绿豆膏软糯糯的叫着。

    四爷也没假奴才之手,亲自拿着勺子给红宝放到她专属的金碗里头。

    “苏培盛,赏御膳房一百两银子,做绿豆膏的奴才单独赏。”吃完了饭,抱着兴高采烈的红宝,四爷随口吩咐。

    苏培盛赶紧应下来,这种高兴事儿他乐意叫李良去露脸,也就直接吩咐自己徒弟去了。

    现在就是指望着这位祖宗赶紧玩一会儿,等好好睡觉,一觉起来,能不上火这才算完。

    到时候,让苏培盛拿自己的体己银子亲自去御膳房道谢都行。

    显然御膳房的奴才们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刘总管他们虽然高兴,还是客气送走了李良,都还提着心等着。

    这千里之行,至少也得开始行,想知道明天上不上火,也得这个祖宗肯睡觉才能有明天不是?

    可是祖宗之所以称之为祖宗,是因为让人恨不能心都捧出来的时候那是真想啥好的都给她,可若是她不肯乖乖的,那真是四爷都想管她叫祖宗。

    “阿玛,红宝要觉觉!”红宝跟四爷玩儿了一会儿,就开始揉眼睛了,她软糯糯的小奶音一出,四爷还分心看折子的眼睛就赶紧提了起来,奴才们更是如临大敌,气都不敢喘大了。

    “嗯,那阿玛抱着红宝睡。”四爷柔和到了极点的声音,若是叫后宫女眷们听了都恨不能立刻死了都不遗憾,连松格里有时候都心里发酸,可这声音完全没有打动困到莫得感情的宝祖宗。

    “嗯,还有额娘……”红宝眼眸迷蒙的仰头看着四爷,这话一出所有奴才们都感觉石头落地,又立马忐忑起来。

    这真是……果不其然啊!自从这位祖宗会说话开始,这都已经是常态了,接下来就该是老三样了……

    “你今天不乖,额娘不让你回去。”四爷摸了摸红宝软乎乎的小揪揪,轻叹了口气,也忍不住开始头疼起来。

    “没有!红宝乖!要额娘!”红宝努力睁大困倦的琉璃眸子,操着奶凶的声音强调,最后三个字已经有点哽咽的尾巴。

    “那你先睡,阿玛这就让人去叫额娘过来。”四爷面不改色的骗自家闺女。

    “骗人!上次,也骗宝!”红宝嘴巴撅起来,眼睛里头开始泛起水光来。

    “……”知道你还总淘气?谁给你的胆子?同样没什么数的四爷暗自腹诽。

    “那你趴在阿玛身上睡,阿玛抱你去找额娘。”四爷抱起红宝来,拍着她软乎乎的小身子,声音更柔和了些。

    不是四爷崩人设,实在是被折腾的多了,技能点不得不提高。

    “不要……呜呜……额娘不要,红宝了……呜呜,红宝,乖,告诉,额娘了……”说了半天红宝还是哭起来。

    她哭起来,不像弘晖小时候那样默默流泪,也不想弘旸那样声音震天,更不想果果那么上气不接下气,就是轻轻的,慢慢抽着气,眼泪一颗颗掉下来,人看起来特别难过,却只是小声哼唧。

    四爷和松格里都不明白,明明宫里头从来也没人这么哭,自家闺女怎么就研究出了这种……最让人心疼的哭法。

    “乖,不哭,你怎么告诉额娘的?”四爷让人给红宝披了层薄毯,他开始抱着红宝往琴瑟同德的方向走。

    “午睡,红宝,趴额娘,耳边……呜呜……说的。”红宝见四爷果真往琴瑟同德的方向走,这才慢慢停下哼唧,只轻轻抽泣着说。

    ……

    四爷心里准备过几天就让人去弘旸府里头揍这小子一顿,若不是他说的,自家闺女肯定不能想出这种法子!

    没等四爷走到棕亭桥,红宝就已经抽泣着睡了过去,四爷这才抱着她扭身往回走。

    “让人准备着蜂蜜水。”四爷轻声吩咐,苏培盛了然的点了点头。

    这一板斧落下来了,老三样也才刚刚开始啊……

    九洲清晏当值的奴才都心甘情愿又苦哈哈的动起来准备着,毕竟……对四爷怀里的小祖宗来说睡一觉很快,可对奴才们还是长夜漫漫啊……

    这可真是甜蜜的忧伤……苏培盛难得脑海里蛋疼的浮现出这么一句感叹。

    作者有话要说: 弘旸:不是我说的~呜呜呜~

    接了个小活儿,番外每天一更哟~

    晚上18点见~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游手好闲妞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