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屋 > 穿越小说 > 督主的初恋 > 第54章 完结
    毕竟是女性独立自主的新时代,还没毕业就结婚,宁迦总觉得不是什么好的示范。虽然她年满二十后,到底还是和段洵去民政局领了证,但在她软硬兼施(主要是软)下,这事儿没声张,婚礼则是等到毕业典礼后才举行。周围的朋友都以为她是毕业才结的婚。

    这个时候大宁王朝有限公司,已经颇具规模,旗下游戏《大宁王朝复国之路》一上市,就得到广大游戏迷的追捧,如今市场占有率在游戏行业高居第一,月流水几十亿。年轻人之间流行的开场白,就是“今天你复国了吗”。

    光这一款游戏就让段洵带着几个兄弟们赚得盆满钵满,摇身一变从之前的摇滚青年,变成精英人士。

    宁迦因为成绩优异报送了学校的硕博连读,上辈子的记忆成为她得天独厚的优势,让她在古代文化研究这条路上,走得十分顺畅。

    而宁家的米粉店生意红火,没多久就开了几家分店,一家人终于从筒子楼里搬出来,住上了高档小区的大平层房子。宁俊身体好了之后,学习突飞猛进,连跳两级,俨然有着神童天才的架势。

    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和段家更是不可同日而语,但两个孩子健康懂事,生意又做得顺顺利利,宁父宁母整天都乐呵呵的,还趁着婚礼举办前,给宁迦攒了一笔丰厚的嫁妆。

    婚礼这日,是六月底。天气晴好,万里无云。

    段父照着儿子“盛大”二字的要求,整整准备了两年多,那真是正儿八经的盛大。婚礼场地是市内最大最豪华的酒店(段家旗下的),迎亲队伍用了百辆豪车。若不是宁迦坚决反对,段父还打算按着段洵的要求,在电视报纸和网络上连登一个月广告。

    加长的劳斯莱斯车内,身着黑色礼服,带着领结,英俊得不同凡响的段洵,笔直坐在宽敞的后排座,作为伴郎的三个帅气好友,分别坐在他旁边和对面。

    紧挨着他的阿坦,一脸兴奋地看着外面流逝的街景,又看向身旁面无表情的新郎倌,道:“哥你真是干大事的人,结婚都这么冷静。”

    段洵抬起放在膝头的手,整理下领结,斜睨他一眼:“那当然。”又对前面的司机开口道,“师傅,怎么不开空调?”

    司机回道:“段先生,开着呢。”

    段洵皱眉道:“那怎么还这么热?把温度再开低一点。”

    苏达摸摸有些发冷的手臂:“新郎倌,你都两次叫司机调低温度了,再低我得感冒了。”

    阿坦也缩着肩膀道:“是啊,我也有点冷。”

    段洵道:“你们身体怎么这么差。”他又揪了揪领结,“明明就很热。”

    阿坦和苏达相视看了眼,又低头看着眼他刚刚放手的膝头上,似乎隐约有一点水迹。

    “哥……你是不是紧张啊?”阿坦支支吾吾问。

    段洵横眉一竖,冷哼一声:“笑话!我会紧张?”说罢双手握拳放在膝上,将目光看向窗外。

    与此同时,宁家的新房子里,贴着喜字的女孩卧室里,穿着白色婚纱的新娘子,身旁围着几个穿着粉丝伴娘服的女孩,几个人面红耳赤专心地盯着手机,是不是发出“快”“小心”之类的字眼。

    “哇哇哇!打了这么久,终于只剩一关了。今天咱们必须得复国成功。”葛瑶叫道,“宁迦,我辅助你。”

    宁迦点头:“好。”

    她们几个玩的正是大宁王朝的复国之路,宁迦平时学业繁忙,也就是偶尔打个游戏,游戏上线这么久,她还从来没打通关过。

    今日天没亮就起来梳妆打扮,实在是无聊,就和几个伴娘一块联机玩了起来。她今天选的角色是前东厂督主,没想到玩得非常顺利,连着过关,眼见着就要破城门,宣布胜利了。

    就在几个人玩得如火如荼的时候,门外响起吵吵闹闹声音,紧接着便是敲门声。

    葛瑶大声道:“等等!”

    阿坦在外面叫唤:“赶紧把新娘子交出来!”

    葛瑶不过大脑地脱口而出:“先让新郎倌唱一首东方红。”

    门外的苏达和阿坦,都忐忑地看向段洵,一面是怕他发火,一面忍住幸灾乐祸。

    嘿嘿,他们牛逼上天的老大也有今天!

    不想,段洵十分淡定地整整领结,走上前一步,清了清嗓子,开始唱起来。

    别是葛瑶,就是宁迦听到这声音,也愣了一下,继而又大笑起来。葛瑶一边紧张地操作手机游戏,一边哆哆嗦嗦道:“我是不是马上要凉了,以后段大神会不会追杀我。”

    宁迦乐不可支,道:“别分心,马上就通关了。”

    在段洵最后一句落音时,屋内几个女孩子的游戏也终于通关。葛瑶赶紧丢下手机,狗腿地跑上前,不顾旁人阻止,求生欲极强地将门打开:“新郎倌,请进。”

    段洵面无表情看她一眼,伸手递给她和旁边几个伴娘,一人一个大红包。

    葛瑶简直喜极而泣,夸张道:“罪无可恕的我,竟然还有红包,段神,你简直太好了。”

    段洵对周围的聒噪置若罔闻,目光直接落在床上的宁迦脸上。

    穿着白色婚纱的女孩,正笑盈盈看着人,美得不可方物。他喉咙滑动了下,抿抿唇,沉默不言地走上前,按着规矩,将新娘子的鞋子找到,然后单膝跪地,温柔地给她穿上,又低头虔诚地吻上她的脚背,然后对上宁迦漂亮的眼睛,笑着温柔道:“公主殿下,我来娶你了。”

    虽然已经在一起生活几年,但宁迦还是时不时会为段洵这张英俊得无可挑剔的脸而心跳加速。而这样仪式感的东西,只让她止不住感动到心口发软。

    这让她再次确切地体会到,这个男人是真的珍视他。

    她微笑着伸手揽住他的脖子。

    段洵将她轻松地打横抱起,标准的公主抱。

    宁迦想起上一世人生最后的时刻,他踏上城墙,握住自己的手说:“黄泉路上,内臣陪公主一程。”

    斗转星移,时过境迁,没想到此后的人生,陪她的人,真的是他。

    (全文完)

    ………………我是小番外的分割线……………………

    当天的洞房花烛夜,云雨之后,两人靠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宁迦终于想起来问:“对了,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正在贤者时间的段洵,懒洋洋回道:“这个不好说。”

    宁迦惊讶:“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都不知道?”

    段洵漫不经心道:“我之前又没有喜欢人的经验,哪里弄得那么清楚?”

    宁迦忽然对这事儿好奇不已,她推推他:“那我帮你想一想啊。”她回忆了下两人这辈子相遇后的交集,“是不是因为看到我在才艺大赛上的舞姿,惊为天人?”

    段洵瞥到一眼,道:“我上辈子就看到过你跳舞,有什么要惊讶的。不过肯定比这个早。”

    宁迦想到当初他十分笃定自己会得奖,想来是一早就看过她跳舞。她撇撇嘴,又问:“那是在酒吧里看到我勤工俭学,为我自食其力的优秀品格所感动?”

    段洵干笑两声:“一个公主跑去给人端茶倒酒,我没把酒吧炸了已经很克制,还感动?”

    “……”宁迦周周鼻子,哼哼唧唧道,“那到底是什么时候?难不成是这辈子第一眼见到我,因为感叹老天爷的安排,所以对我动了心?”

    段洵想了想:“好像也不是。”

    宁迦默了片刻,忽然睁大眼睛:“所以,其实是上辈子看到我殉国,被我打动了?”说着故意朝他身下看了看,啧啧道,“原来上辈子不是真男人的段督主就对本公主动了凡心?”

    段洵斜睨向她,阴恻恻一笑,翻身将她压下:“不是真男人?!”

    他确实不知道自己何时对公主动的心。

    也许是某个不起眼的午后,在宫中与她擦枪而过时。

    也许是那日春上枝头,他跃上墙头,无意间对她舞姿的惊鸿一瞥。

    也或者,是在更早的时候,小小年纪的他被大太监打得快要丢了小命,穿着鹅黄襦裙的小公主及时出现救了自己时。

    总之,一定是在他尚不知情爱时。

    不过这有什么重要呢?

    反正两辈子加在一起,他也只对一个人动了心。

    她是他永远的公主,他心甘情愿做她的裙下之臣。

    全部完结,下一篇写仙侠修真《错把反派当男主后》,月中开坑。